叛徒

第289章 保卫

第二百八十九章 保卫

玛若这细胳膊细腿的,一看就不是行内战斗人士,加上她颇有些笑语嫣然又不像情报人员,莫森几人就认为是齐天林采的野花,没什么顾忌:“事儿就这么说定,月底之前到伦敦来报到,这是我的电话,明天下午这边有个专业技能演示大赛,有兴趣过去看看不?”

既然上了人家的船,就要顺人家的路,齐天林点点头:“那行,我这边手头有点事情处理完,明天下午去凑个数!”

莫森神采飞扬,比刚才听见齐天林说要去自己那边就职还要得意,使劲的跟齐天林握个手就揽着自己几个人走了,愈发得意自己的眼力,也庆幸刚才决定过来打个招呼。

这就好比足球俱乐部,你明知道这人有罗纳尔多的水平,路上碰见人家就告诉你我来你这儿成么?转会费都不要!而且有一个强力的队友就让自己的生命多一分保障,这大胡子差点没乐疯。

玛若伸头看看他们走远:“你要坑他们?”很不满刚才莫森瞧不起自己的小公司,这姑娘眸子里可没什么好眼色,有点鬼鬼祟祟的。

齐天林笑起来:“借用一下来做事,我可从来都没有出卖队友的习惯……走吧,我们还是别一直呆在这种地方,也要像正常的情侣一样去约会一下?”

玛若满意:“你现在是要开窍一些,变得主动了。”

可两人顺着经过民间交流展馆的时候,齐天林忽然就站住了,一家枪铺摊位上,枪支不多,但是齐天林就这么一瞥,就有些离不开脚了……

不为别的,因为那不多的十多支长短步枪里面,赫然靠立着一把让他有些过目不忘的枪,就跟他现在拿的那支改装M4有些类似特征的步枪!

对玛若歉意的笑一笑,就走过去,拿起那支步枪,入手就感觉非常类似,无论是枪支的前后平衡感还是几个活动部位的校调松紧度,跟自己那支步枪非常的类似,因为一支九十厘米左右长度的步枪,握手的位置其实是固定的,但是在加重加长等等各种改装以后,平衡感必然被破坏,高手改装师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一定会注意调配前后平衡感,让持枪者拿在手里好几个重点握持部位都能保持均衡,这是非常难的,一般人能做到射击位平衡就很难了,手中这把就跟自己那把一样,无论是护木的携行位,弹仓的握持位还是扳机射击的握把都能保持这种微妙的感觉!

所以把一支枪改得威力巨大或者重量变轻变小都是小事,重点是把一支枪在改好的基础上,还要能保证整体协调,这才是基本进入了高级的门槛,而手中这把,

绝对也是大师级的改装。

齐天林顿时来了兴趣,把这个枪铺的所有枪支都挨个试了一遍,那个一直默不作声的长头发矮个子坐在椅子上看他捣鼓,似乎不经意的碰了碰桌面上的价签,齐天林看了一眼,差点笑出声,怪不得这家枪铺有些门可罗雀,一般北美民间枪店限制销售全新的全自动步枪,全自动一般都是二手交流,但是国际枪械市场上的新枪行情,这种属于AR15系列的M4步枪一般也就一千美元左右一把,高级定制的两三千,但是这家店的枪几乎每一支标价都在八千美元到一万五之间!还不包括民间购买要交的添天价税,鬼才会有人买……

原来是这么高级的东西……

齐天林询问:“你自己改的?”

有些木讷的矮个子点点头不说话。

齐天林先把步枪照原样放好,他不太习惯拿着枪跟人心平气和的谈话:“为什么不找个大厂依靠着做,你就能到隔壁去卖,大把的雇佣兵愿意出高价买你的东西。”

长头发其实不太适合这样的矮个子,不过也许齐天林刚才小心仔细放枪的动作博得了好感,枪匠终于开口,有些沙哑:“我原来是给部队改,其他人都出事不在了,我不想呆在那里……”

寥寥几句,齐天林脑海中顿时就勾勒出一条线路,因为这是个不对等讯息的对话,他自己拥有一支应该是这个枪匠改装过的步枪,那来自一只海豹,那这个家伙之前起码就是拥有二级专业军士长也就是枪炮军士长的能力,也供职于海豹,其他人出事都不在,只可能是最近几年曝光的两支全军覆没的海豹小队……

是个跟自己差不多的可怜虫,不过这个枪匠一直都是在后方,所以才没有倒霉的随着直升机坠落导致全体阵亡吧。

齐天林点点头理解,干脆:“这里的枪我全要了,你给我个联系方式,以后我有需求直接找你?”

矮个子却摇摇头:“军方也这么要求过,我没兴趣了,不想改这玩意儿了,这是我刚办理完手续,剩下的一批枪械,特别到这里来处理掉,我就回老家,再也不碰这些东西了。”

齐天林有些愕然,但也能理解,说不定自己什么时候也会走上这条路,招呼玛若过来计算总价,填写支票,然后还要到工作台备案,表明自己是国外公司合法购买,才能在海关交接,以免流入北美市场,简单一句话,就是要在这个卖家和海关的共同监督下,看着这批枪械运走,才算完结。

约好第二天上午在海关一个指定的货场见面,只留下一支样枪寄存在展会工作台的齐天林就跟这

个不爱做声的矮个子握握手告别……

玛若有些好奇:“是好东西?”因为齐天林实际上是不具备在这片土地上持枪的资格,所以也没法射击检测。

齐天林牵着女友走出展馆:“用华国武侠小说的形容来比喻,就是绝世好刀啊……”

挽着手的玛若笑:“我知道你这才是好刀,对不对?”悄悄的用手臂碰了一下齐天林腋下的皮套,她也是见识过战刃锋利的。

齐天林点头:“时代不同了……冷兵器始终只能是在某些条件下使用,枪械在大多数时候还是要占优势的,不说这些,是看电影还是先去吃饭?”

结果最后的安排让玛若大呼过瘾,因为齐天林也没有想到,在多伦多,华国餐馆这么多,最关键的是,这些餐馆跟美国完全两码事,美国的华餐馆是出了名的挂羊头卖狗肉,根本就是被美式改革过后的所谓华国菜,完全被华国人大摇头,可是多伦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太多华国移民,完全就不是糊弄人的口味,基本上原始正宗!

所以齐天林就秉承带着女朋友好好见识一下正经华国风味的念头,从生煎小笼包、萝卜丝饼到羊肉串羊肉泡馍、肉夹馍,还来点山东大饼,总之就是一家家看起来多豪华大气的餐厅,两人就进去点些齐天林自认为有特色的小吃,吃了就换地方再吃,玛若完全就是控制住自己尝个鲜,大量的都被齐天林收拾了,最后这法西兰姑娘满脸惊讶的拿着一串臭豆腐爱不释手,说什么也不给齐天林:“太神奇了……看来所谓的全球只有两个国家人会做菜真是有道理的!”

实在是吃不下了,刚才看见那么多的菜单,都只能浅尝即止的蜻蜓点水,让这姑娘有些不想走:“我们在多伦多再玩几天走吧?”一双浅蓝色的眼睛在夕阳的映照下水灵灵的看着齐天林要求。

齐天林盘算一下:“待半个月?”他也蛮享受这样的时光……

姑娘没高兴得跳起来,只是柔柔的挽住他的手臂:“陪着我走走?”

不是什么豪华的购物街道,只是在多伦多一条不知名的湖畔雪道上漫步,天色已经逐渐昏暗下来,余晖金黄色的在天际挣扎着不愿下班,身边到处都是带点被映黄了的雪堆,树枝到处都是干杈,除了两人走路时候一点点压着雪的嘎嘎声,到处都一片宁静……

从湖边的这一头走到另一头,似乎还不过瘾,调转头又走,好久的时间,玛若才低低的开口:“喜欢这样跟你静静的走着,这就是我以前想过很多次的场景……”

齐天林没说话,只是伸手揽住姑娘的肩,天气还是有

点冷,他不在乎,姑娘穿得可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

玛若舒服的往他怀里靠了靠:“那时就想着,想想罢了,你是个粗胚,说不定拉你来这么走走,你还嫌麻烦……”

齐天林想想也对,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转变得比较这样了?

玛若有点吃吃的笑:“我想不是安妮对你影响了,就是你那个老婆……也好,我来享受成果?”

齐天林也嘿嘿笑。

玛若索性把自言自语发挥出来:“其实从小我就喜欢这样胡思乱想,自己自言自语,嗯,如果不是这样,估计也不会对你花痴了,你不在公司的话,我也想回去念书了,把公司还是交给苏珊来管理,夫妻店嘛,你不在就不叫夫妻店了,我就去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嗯,在巴黎也方便能等到你回来……哦,开着恩佐去上学是件多么拉风的事情,我都要考虑是不是要从亚亚他们那里调一个小黑妞给我做保镖了,你是不知道他们那帮人训练起来有多么狠,那些小姑娘就跟蒂雅是一个模子倒出来,一天到晚刀枪不离身……”

絮絮叨叨的轻言细语一直从湖边持续到小咖啡厅,再到电影院,最后直到在齐天林的怀里慵懒的入睡……

齐天林低头看着她脸上有些淡淡的笑意,只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值得来保卫这一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