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90章 宅

第二百九十章 宅

第二天一早的枪支交接转运,齐天林就没有让玛若一块儿:“码头上风大刺骨的,你就在酒店好好休息一下,待会儿我完事儿就来接你午餐后去莫森他们那边,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我们自由活动了……”

姑娘舒适的在白色乱糟糟的被窝里面露出有点纤瘦的肩膀,撒娇提要求:“把窗帘拉开,让我享受下雪景的悠闲……”这姑娘是有点酸不拉几的文艺范儿。

齐天林只给她拉开一条缝就吃吃的笑着跑了,玛若像个抓狂的小猫儿跳起来拿枕头砸他,自己身上又没什么衣物,不习惯,还是缩进被窝里偷偷笑,恋爱不就是这样么,很满足……

齐天林这边的寒风也真的很满足!

风非常大……

因为还要呆些日子,齐天林那辆自己租着开过来的道奇皮卡就没有去退掉,前两天酒店就在展馆的隔壁,所以这车基本就没动过,齐天林开到海关在码头附近的保税港区就把身上的战刃跟战锤摘下来藏在座位下的一个储藏格里,因为那里面有比较严格的金属探测,他也不愿节外生枝,反正这辆大皮卡就停在没多少车的大厅外面,随时都能注意到。

矮个子也已经到了,轻轻的摆摆手,就坐在接洽区域的沙发上,齐天林看他没有什么交流的意向,自己也不主动打搅,点点头坐在另一边等待办事人员。

事情简单快捷,到外面呼啦啦吹风的货场,当面点清那些枪支的数量跟型号,齐天林还出示了唯一那一支滞留出境的展会证明文件,那支枪会随着其他东西走,就不需要原枪主到场了。

双方签字画押,这批武器就被打包送走,不属于这一片儿国土管辖了。

齐天林跟矮个子握个手点点头走出大厅,登上自己那辆特别高大的皮卡车,就看见矮个子挠挠头朝另一边走去,那边靠近稍微繁华一点的路边,可以招出租车。

齐天林刚把车开出停车场,驶上还不宽阔的支马路,因为余光还锁定那个矮个技师,就瞟见一辆体型同样庞大的SUV就从街对面一下转过来,飞快的靠在路边,后面宽大的车门嘭的一下打开,两个带着墨镜穿着米色风衣的男子就跳下来,动作敏捷的就朝矮个子包抄上去!

这是一个标准的抓捕行为,齐天林甚至能远远的看见其中一个风衣男敞开的风衣里面西装上袋还挂了一片什么证件?

纵然是特种部队的后勤人员,并不刻意要求必须具备和战斗人员类似的战斗素养,这些起码的反应还是有,那个矮个子一个转身就往停车场跑!那两个风衣男居然马

上就拔枪跟在后面追!

齐天林立刻不着痕迹的靠边隐藏在路口停车,轻手轻脚的关上了车门,弓着身子快速的在停车场外面路边停着的车之间穿行,并且四处打量停车场周围的探头,很不幸,周围有相当多的监控设备,谁叫这里是海关重地呢?他甚至能瞥见办事大厅里面已经有持枪的护卫开始警惕的往门边走来观察情况。

只要对方是什么政府人员,假如齐天林进去,对方就可以查监控视频,从他驾驶的车辆找到他的身份,所以他只能判断矮个子大概奔跑的方向,顺着墙根绕开停车场,从后面绕行过去拦截。

于情于理他都应该伸手帮一把这个矮个子,但前提是不能暴露自己,这几乎也是他之后几年要做的暗中对抗行动的基本原则。

因为那边不是停车场出入口,SUV就没能立刻驶进去,反而是齐天林这边稍微有点迎上去的感觉。

齐天林紧紧的把自己贴靠在一个墙角边,观察周围应该没有什么监控设施,似乎耳中就能听见急促的喘息声,那个矮个子技师刚从他面前的拐角跑过去,被他一把抓住甩到自己身后,后面两个明显节奏感好很多的脚步声就跟上来了……

瞬间放过第一个,齐天林一个跨步脚下一绊就把第二个放倒,手上一个沉稳的手刀,就把这个家伙软绵绵的放倒在地,手上一支手枪一下磕掉在地面往前摔飞了,也让前面一米多的那个风衣男反应过来,一个快速的原地反身据枪,基本就没有什么停顿,正要扣动扳机,齐天林已经欺身上去,一个带点咏春的双手格挡,这么一别,就把对方的手枪打掉在地,接着一连串的连击,把这个人放倒!

然后齐天林没什么停顿的在对方腰间和小腿处一摸,果然有个随身刀具,拔出来按住对方金发寸头的头部,对准咽喉部就是一刀!

不因为别的,这个持枪风衣男看到了他的脸……

用自己的膝盖压住对方还在挣扎的身体,几秒钟时间就停止了挣扎,转头看着那个有些脸色剧变的矮个子指了一个方向:“往那边逃!第四个路口有辆灰色道奇皮卡!”

矮个子却过来经过他的时候,捡起一支手枪,才匆匆的跑掉,齐天林也拣了另一支,把尸体拖过去跟那个打昏的叠在一起,等了两分钟没有听见那辆大型SUV跟过来的动静,才从容不迫的整理一下环境,清理对方身上自己可能留下的痕迹,快速钻进屋后消失了……

但是等他过去自己的皮卡车边,却没有看见任何人的踪迹,地面湿漉漉融化的雪迹也掩盖了脚印的存在,齐天林摇摇头,就

当自己看错了人,只能期望那个矮个子不要被抓到逼供出自己。

只是他打开车门,刚把车钥匙插上,就感觉有异,一点风声,一把手枪就朝他的头上袭来,齐天林从后视镜里能看见那个躲藏在后排座位下的矮个子正翻起来,单手持枪的动作完全来得及躲开,但现在他的首要任务是离开,就根本不管不顾接着就凑在他头侧的手枪,发动汽车,快速的离开了这个街区,起码十分钟以后,才开口:“我救了你,你就用枪指着我?”

矮个子脸上有些焦急:“我不想杀人!你为什么一动手就杀了他?”

齐天林理所当然:“他看见我了……我救了你,他们一定会顺着找我的麻烦,所以就必须干掉他,传说瞳孔最后瞬间的视像会保留?我该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的……”

矮个子看看手里的手枪,有些泄气的收回枪,快速的在宽大的后座上分解开,稍微看了看:“是海军系统的人……这是支后勤六部改造维护过的P229,这些该死的家伙……”

齐天林从自己腰间拔出另一只扔到后面:“这支呢?”

矮个子都不用拆开看了,拿起来稍微观察一下:“枪号都是一组的,都是一伙的。”满脸的沮丧。

齐天林又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一个皮质证件卡看一眼也扔到后面:“嗯?NCIS?海军罪案调查科?你是海军部队出来的?”这是他刚才从尸体身上扯下来的,不过后面这句就是明知故问了,海豹小队的枪械技师,肯定隶属于海军。

矮个子不说话了,慢慢的拾起那个证件卡,有些皱眉,齐天林从后视镜里观察他:“怎么,觉得我不该杀人?”

矮个子还是不说话,微微的摇了一下头,顿了一会儿:“很谢谢你帮助我……但我再也不愿意回到那个杀戮中间去了……”

齐天林点头:“我明白,我没指望从你那里得到什么,需要我的什么帮助?你想去哪里,或者说你在什么地方有补给点,我把你送到那里去,绝不跟进你的行动……”

矮个子有些意外的抬头:“我是枪械维护的专家,你不眼红?”

齐天林点头:“眼红……但我也是个人,要不是有些什么原因,我早就放弃到处杀人放火的生活了,枪械真不应该是生活的重心。”

也许这两句话稍微让矮个子有些放松了警惕,但还是严谨:“我算是逃兵……卖那批枪就是为了筹钱,我想躲到山林里面去隐居……”说这话的时候,这个看起来似乎已经有四十岁的中年长发白种男人脸上居然有点天真的表情。

齐天

林不意外:“美国你没找到窝?我给你介绍一个地方吧……在魁北克,应该不太容易找到那里去,是我的一个战友,他已经死了,那栋房子空着的,你可以住到那里去待一段时间过渡,剩下你想怎么着再另外考虑……嗯,昨天那张支票,你最好还给我,我现在另外去取一笔现金给你,你去使用这张支票的时候就会暴露身份……”

然后他就从后视镜看见矮个子有些所有所思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智能手机,娴熟的按动:“给我说说你那个地址?”

齐天林脸色大变的靠边停车,一把抓过手机,拆开后面的电池板跟手机卡:“你不知道手机定位,你怎么被他们找到的?你没有接受过基本的反侦查培训么?”

矮个子茫然:“我从来不参加战斗,一直都是在各个流动基地工作,我是因为改造了一支枪送到DMR(物资战备后勤局)参加一个比赛,就被招进去的,没有服役经历,我只改枪……在那里改了十三年的枪……”

齐天林翻白眼,迅速的启动车辆:“你能从某个海军基地携带那么多枪支潜逃出来,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矮个子轻描淡写:“我十几年都从来不出枪房,无论基地调配到哪里,我都不出门,整个小队死完了,他们几乎都忘记还有我这么一个人在枪房里,番号被取消,地方要移交,才想起有我……要不是我带走了这么多枪,他们都不会发现我走了……”

十三年?这得有多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