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91章 组队

第二百九十一章 组队

齐天林看看时间,把车开进一个相对安静的停车场,转过身正儿八经的对后座这个矮个子开口:“你如果自己来逃,三天两头就会被抓住了,我今天下午在会展中心还有个比较重要的事情,你等我完成了以后,我送你到魁北克去,行不?”

矮个子皱眉:“会展中心,你是要用那支留下来的步枪做什么?”昨天他就好几次用比较奇怪的眼神打量齐天林存放那支步枪。

齐天林不隐瞒:“我是个PMC,就是雇佣军,下午跟其他雇佣兵公司有个交流,试过你的枪,我肯定不会再用什么次等货色去,所以下午捣鼓完,我基本就有空,而且今天多半那个海军罪案调查科会找到我,我先把你放在某个地方等我,你绝对不能跟外界有任何联系?”

矮个子却有些希冀的表情:“我下午也去看看?”

齐天林啼笑皆非:“你不是要隐居么?”

矮个子表情却有些严肃:“就当是看看他们最后的表演,他们死了以后,这些枪在我眼里也死了……”宅男嘛,总会有些不一样的思维模式。

齐天林没解释自己也许也弄死了一个你的战友:“那行,我们先找个地方给你化化妆……”

最后玛若被齐天林叫下楼的时候,还有些娇嗔:“干嘛不上来……嗯,这两位是?”

齐天林神态自若:“美国海军罪案调查科的,找我询问点事情……我们是法西兰沙漠鹰综合风险管理服务公司……和你们询问的人只是在枪展上认识,交易完毕,按照当地海关要求进行了最后的交接,我就离开了……之前不认识,谢谢……”

对方确实也是例行公事的来查询一下,因为无论什么记录上来看,齐天林在走出大厅以后就驾车离开了,海关人员也证实双方基本没有什么交流,应该互相不认识,可是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杀掉一个同事,那个苏醒过来的家伙一口咬定就是那个逃走的马格西姆袭击了自己,因为自己看见他转过去,然后自己就被打昏了,事件有点陡然升级,当然之前的等级也不低,一个军械方面的行家要是落进其他国家手里,譬如华国,可不是什么好事儿,现在看来幸好,这是个华裔南非人,也是为法西兰的公司服务……

玛若等两个穿着风衣的家伙离开,才奇怪:“发生了什么?”

齐天林耸耸肩:“不是我们操心的事情了……先吃饭,嗯,现在我们就不到外面去吃,有些情况有点改变,待会儿结束了这个聚会,我们有一次小小的山间野游,怎么样?”

玛若是真的有

点兴高采烈:“嗯!有安排就是进步……”

莫森这边才是真的有安排,就在展馆旁边,有个专门设置的靶场,这几天都是固定时间段就打得噼里啪啦。

齐天林带着玛若到服务台取出那支步枪,步枪上居然被固定了一个GPS定位器,不能离开指定区域,所以北美也不是像有些人传说那样毫无顾忌的可以买枪用枪,总是有些法律条款的,毕竟步枪协会也不愿落人口实,这几天禁枪团体倒是偃旗息鼓,一般都会在枪展来搞点什么抗议活动秀存在感的。

已经剪掉头发,染了一头黑发,皮肤被加重抹了一层颜色,打扮得像个亚裔的马格西姆换了一身打扮,齐天林还很不容易的帮他买到一双内增高马靴,让他原本只有一米六几的个头看起来一米七十多,加上换了眼瞳颜色戴上一副镜框,还真不容易认出来。就在服务台边等着,然后默不作声的远远跟在齐天林两人背后走进靶场,齐天林为了不让他那张参展商的身份卡暴露,把自己的VIP卡给了他,打电话让莫森出来接自己。

里面很大,周围就跟球场似的,在入口方有这么几层的阶梯看台,马格西姆默默的就走上高处,端着一杯热饮坐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场内,玛若也被齐天林专门买了一件大衣裹住,笑眯眯的坐在看台上,不过她就是接近选手区的位置,根本不关注里面赛区的状况。

这个场地就是专为枪展临时建立的,快两百米的射击距离,单边用轮胎跟泥土高垒了一个长长的堤坡防弹,所有的射击都只能朝着这个方向,然后可以是购买了枪支或者大厂家的客户过来试枪,也可以是某些组织IPSC射击运动的比赛场地,再有就是莫森他们这样由PMC公司组织的专业射击技能比赛了。

因为要到场准备,所以之前一个包场的IPSC比赛就没有结束,跟PMC的这种军用枪械完全追求战场使用不同,接近半个世纪以前才开始流行的所谓实用射击运动在军方人员看来简直就是一群玩家在扮家家,很是不屑,可是这种项目在普通爱枪民众当中的流行程度还是比较高,毕竟不是谁都需要上战场的。

玛若就看了几眼很感兴趣:“哇……这么多美女,这么漂亮啊?”

的确是,跟齐天林他们使用的各种军用枪械以及身上多半都是灰扑扑的多袋裤迷彩装打扮不同,IPSC的枪手那叫一个花里胡哨,穿得就跟赛车手似的,一支支手枪更是闪亮银白,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枪把,亮晶晶的瞄准器,夸张的弹匣和上膛器,总之怎么鲜艳怎么来,而且参与这种运动的女选手都打扮得格外漂

亮跟精干,哪像安迪跟蒂雅这种女PMC灰头土脑的巴不得把自己融进周围的观众当中去。

齐天林白眼:“这些枪都是为了打靶的,根本不能用在战场上,太娇贵,而且实际战斗中,谁会傻不愣登的站在那给你当靶子?”

果然,一大帮PMC都是抱着看美女的心态在那看了一阵,对对方的射击技巧实在是有些嗤之以鼻,不敢恭维,但是也不喝倒彩,挺有公德心的只看看。

齐天林打开自己那个手提枪包,取出那支跟自己那把几乎一模一样的M4改装枪,不起眼,但是莫森偶然经过拿起来一掂量就睁大了眼:“好东西!”

齐天林得意:“昨天你们走了以后我去淘的……”

莫森简直追悔莫及:“明天!明天我也去认真的找一找……规矩你知道吧,这次几家公司有五六十个新报名的人手,都要演示一下实际操作,你就是走个过场,随便打打,我可跟你说了,我已经把你的职务都确定了,待会儿填张表我带回去,别反悔!”

齐天林点头:“嗯,我那边确实就是小了点,始终没有什么高强度的活儿,我再不多打打,就废了……”对大多数枪手来说,在处于技战术高峰时期,如果老是做一些护卫的简单活儿,真的会很快荒废,所以他这个理由真是很容易被接受。

齐天林跟好些个PMC都顺手抓了桌上的头套戴上,这些常年游走在枪战中的人一旦拿起枪就下意识的对自己有个遮掩,就跟他们上了战场一样,不愿露脸。

其实这种小演练测试,非常的简单,就是各自选择长短枪,在靶场内有一个快速的机动射击,在场的除了观众,都是行家里手,无论你在应聘书里面说得天花乱坠,你有什么辉煌的经历,只要拿上枪在练习场里面走一遭,就一目了然是什么水平了。

齐天林没有手枪,马格西姆看见他随意的在武器桌上挑选了一把带快拔套的P226再拉开检查了一下就装上弹匣挂在腰间,有些皱眉。

没有裁判,只有一个手拿电喇叭的家伙在招呼几十名PMC入场,顺便就在进场口签署一份免责声明,所有有关自己进入以后产生的失误,都是自己负责!也就是生死状……

因为都是实弹射击,和同样也是实弹的IPSC不同,那个随时都有一个裁判跟在持枪者背后,同时也只有一个人在跑动,无论危险性还是出现不可预知的状况都小很多,而且IPSC几乎全部都是持手枪在射击。

这几十个人可都全部携带了可以高速连发的步枪,腰间或者腿上都挂着手枪,乱糟糟的一字

排开,因为人多,相互之间的间距就非常的小,齐天林也忍不住皱了一下眉,这样出问题的几率非常的大,看来筛选PMC的初级测试真的门槛有点低。

果然,随着电喇叭的呼叫,所有枪手齐刷刷的把步枪端起来时候,齐天林的余光就发现水平真的参差不齐,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一步……

一声“Fire!”

几十支步枪就开始哗啦啦的喷射火舌,打得对面作为目标的一辆破车千疮百孔,齐天林只是轻轻的扣动扳机尝试射击了一个三连发,就把注意力放在观察周围的枪手,其中一些面部的紧张状态和过于兴奋的表情说明根本不是什么久经战场的老手,他又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小步……

果然,这一个弹匣的射击刚刚停止,喇叭就响起来:“请听到号码的尽快退场……”这一下,起码就刷掉了一半的人!

余下二三十个人,就被要求对着八十米外的十多厘米盘子大的圆形钢靶做一个简单的移动射击,这基本上就是一般军人跟特种部队的区别了,没有几千发子弹的练习,根本无法做到驾轻就熟。

而很多一般部队,根本就很少训练这种快步移动射击……

齐天林还是中规中矩的端着步枪一个三连发就熟练的打掉一个钢靶,退到一边……

马格西姆看得有点得意,玛若也得意……

又有十来个人耗费一个弹匣,都没有在移动中打到,又出场……

最后十来个人被要求随意的两两组合,快步移动两百米,从双人步枪交替掩护射击,到最后的手枪射击,每组一共二十个靶点……

齐天林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被四五个人拍了肩膀要求组队!

剩下的都不是庸手,自然能看出来谁有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