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92章 快感

第二百九十二章 快感

齐天林也不是傻子,挑选了一个之前测试中明显比较老练的家伙作为伙伴。

因为这个双人组合测试是非常有危险的,在单人射击的时候,枪手只需要对自己的武器掌控负责,而双人组合,就毕竟有很多的交叉换位,就必然会有枪口在你周围经意不经意的对着你,在急速奔跑,快速射击的时候,一个稍微的手指轻微颤动有可能就会在你身上打出几个窟窿来!

这种乌龙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随意的两两站好,齐天林就伸出食指跟中指指向地面,似乎在模拟两条腿走路,那个家伙没什么疑问的也伸出两只手指在他旁边,似乎也在走路,齐天林的双根手指就快速的交替起来,然后停顿,翘起食指似乎在射击,然后歪一下……

那个临时搭档的手指也灵巧的跟上,两人几乎快速的在一个很小的空中范围就把整个攻击线路做了一个模拟的演练,都是熟手,只是需要确认一下不同的训练体系下面对于走位习惯的了解,毕竟每个人的国籍不同,枪支形式和出枪方式都不同,这种极其讲究配合的演练因为是实弹,就开不得一点玩笑。

果然,有一对经验不是很丰富的组合上去就发生两人快速移动转身的时候撞在一起,还好都是行家,枪支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引起场边一阵哄笑,特别是那些在前两项剔出来的PMC,并没有退出射击场,一长排的站在内场墙边,抱着手,有认真的,也有不忿,还有嫉妒……

这个是有卡时间和计算击中目标的,因为二十多个靶位,按照这些PMC的习惯,步枪基本都是三连发点射,所以分摊到每个组合上,必然一个弹匣就不够,这还得是每个点射都要打掉钢靶的前提,那么就必须要换手枪或者换弹匣,这个就看射击者自己的习惯了,总之全部靶位击落,看总耗时。

轮到齐天林跟那个搭档出场的时候,场内真的有点安静,因为开始之前几个人找他搭档的动作都看见,现在显然是要看看这两个人能打出什么样子来。

这种演练式的射击,齐天林就没有穿战术背心,连备用弹匣都只是随意的别了一个在腰间皮带上,比起其他PMC在腰间挂满了快拔弹匣套,慎重其事的样子,他这样略显随意,连这两个弹匣都是临时在弹药桌上拿的旧弹匣,被他随意的用胶带粘了一个拉环在下面,方便摘取,这些随手小细节就让周围的PMC看得频频点头,只有老手才会把战斗功效放在第一位。

一声哨响,齐天林跟搭档就窜了出去,出乎意料,两人之间的距离相当的远

,几乎是呈平行线路攻击,和之前的组合尽量靠近的方式完全不同,这也就罢了,两人之间还飞快的进行交叉,所以跑动的距离比之前的人都要长,但是好处也就显现出来,因为距离比较远,两人之间的动作就可以尽量舒展,不用担心对对方造成什么心理压力,而且一旦交叉,必定在交叉瞬间,靠前那个停顿射击,身后那个枪口指地埋头跑过,非常的规范!

加上两人的射击技巧明显熟练,都是熟悉的嘡—嘡嘡三连发,第一发测试弹道,后两发命中目标,这个窍门基本可以保证三发子弹至少有一发会击中目标!

但是齐天林的动作却格外引人注意,因为他基本都是第一发击中,后两发快得追上把掉落的钢靶还要打开一点!

这个难度高得不是一点半点,简直有点炫技的感觉了……

所以一些掌声就开始响起,这是看出了门道的内行忍不住喝彩,连一贯自诩为神枪手的IPSC射手们也开始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一身灰绿色户外打扮的矫健身影。

中间还有几处障碍,分别是用木板模拟一个小小的窗口或者掩体,其中一个是模拟车底射击,之前很多人就在这个地方浪费了时间,因为掩体面积非常小,射击口也小,两者都要兼顾,还是两个人配合,难度可想而知,齐天林之前用手指就给这个搭档做过一个叉开的动作,现在搭档冲过去双脚叉开就控制高点窗口快速射击,以此同时齐天林还有四五米就有一个快速的斜身倒地滑行,几乎是堪堪从搭档**滑过,手中的步枪在滑过距离地面只有十厘米高的窗口时候,清脆的射击,然后身体一个滚翻就弹起来扑向下一个射击点,连他的搭档都有些惊呆这样动作,楞了一下才跟上……

掌声一下就热烈起来,因为之前的射击技巧可能看不懂,但是这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真的很干净利落,甚至有个家伙端着摘下弹匣的空枪都在场边试着学一下,有点摇头。

果然在各自打到第十个目标时候,步枪三十发弹匣打空,齐天林有一个快速的甩枪动作,之前他挂着一个很廉价的长绳两点枪带就有点引人注意了,因为在各种配件日新月异的现在,光是背负步枪的枪带,都经历了很多代产品,从上上个世纪到华国最早那种最五六式步枪上的帆布两点带,到八十年代西方流行的三点带,再到上世纪末常见的单点带,最近几年已经很少有人用单点带,而是更为复杂但却非常方便使用的多点变化枪带,他这种老古董很少见了。

因为在一般思维中,两点带除了可以背负在背上比较稳,任何时候对射击都不方

便,在几十年前不讲究快速射击的时候也许不重要,现在一条枪带就可以让射击速度快捷一两秒,也许就是决定生死的一两秒。

可齐天林这个动作非常少见,双手把步枪往空中一扔,两点带特有的稳定性就把步枪一下拽到他的背上耷拉在屁股一段的地方,而顺着这个手上动作,齐天林已经在腰上一抹,一支P226就被拔出来,开始进行快速的双发点射!

这个动作全部是在跑动中完成的,几乎所有的观众都只是看见他手上一晃,就已经从步枪变成手枪,而且整个上半身居然还有一个往搭档身前遮挡的动作,因为那个搭档正在给自己的步枪更换弹匣……他这是在习惯性的用自己给战友做掩护!

这种战友谁不想要?

可是齐天林这支临时随意选择的P226不知道是保养还是枪支零件有问题,在打到第三发子弹的时候,抛弹口噌的一下就卡住了一枚弹壳!

这就是俗称的卡壳,但是比死火儿(子弹不击发)好处理,齐天林飞快的用双手交替在滑架上一挂就弹开这枚弹壳,可是这支枪真的有些问题,刚打两枪下面的一粒子弹又卡住了!

齐天林不得不再次调整弹膛,这种都称之为叫SOFT故障,意思是当场可以解决的,算是让观众们见识了一下这个PMC的全面性,不过后面几个靶位他就没有射击了……

因为那个搭档动作也麻利,换好步枪弹匣几乎是抢着就冲到齐天林身边帮他快速射击压制打掉了最后几个钢靶,两人才结束射击,站在原地等报时……

报出来的时间让全场都吸了一口气,比其他组合基本上快了一半!

因为他们是最后一组,就相互笑着握握手,开始往外面退场,外面的观众也开始往铁丝网的护栏上靠过来,想看看这个带着头套的高手尊容相貌,一些PMC公司的人事人员也开始进场对自己新招聘的人开始分头沟通,可能有些技战术上不能满足的,就不得不被刷掉了。

这才是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齐天林把有些憋气的头套拉开一点露出嘴,口中跟搭档寒暄,两人都手上熟练的关闭枪支保险退掉弹匣,清理弹膛余弹,这时候训练时候的必备功课。

就在时候,那边的PMC中间似乎就产生了争吵,两人抬头望过去,一个面红耳赤的白人男青年正在和一个穿西装的工作人员大吵,手上也有些推推攘攘的动作……

“凭什么我就不能进公司做战斗人员,用枪谁不会!”

“我是没上过战场!但是一定要上过战场才能杀人

么……”

就这么剧烈的吵闹几句,那个刚才第一轮就被齐天林看着觉得属于过于兴奋的菜鸟PMC居然就端起了自己的步枪,对着那个工作人员大声的嚷嚷起来!

训练场跟靶场都有一个奉为金科玉律的四原则:第一假设每一支枪都已经上膛有子弹!

第二枪口不得指向任何人体以及不准备射击的物体;

第三除了射击的瞬间,手指不要放在扳机上!

第四射击的时候必须确认枪口跟靶位以及靶位背后没有任何不能射击的物体!

看见那个男青年手指已经搭在步枪扳机上,几乎全场的人都紧张起来,这所谓的金四条是每一个练习射击的人,在端起枪踏进靶场时候都会被不厌其烦的提起无数次,又时刻牢记在心的东西!

所以遵循第一条,几乎所有人在完成射击以后,都把自己的步枪手枪的弹匣摘掉,再把膛内的最后一发子弹退出来,这都是习惯,几乎北约军方的士兵绝大多数都已经养了条件反射的习惯,就连士兵之间开玩笑比试更换弹匣都要先给对方看看我的弹膛是空的。

所以这个男青年周围几乎所有人的枪支都是没有子弹的!

这个越来越激动的男青年居然在愤怒之下就扣动了扳机……

对着那个一脸惊恐正在闪开的工作人员扣动了扳机!

也许正是工作人员脸上那种惊慌失措的表情让他更有一种释放暴虐的快感吧,高高在上,一句话就关闭就业大门,却现在在枪口之下天壤之别……

这种快感几乎可以等同于兴奋剂,让人在一瞬间根本没有了什么自制力,只会放任自己的情绪和行动朝着肆无忌惮的方向滑去!

和人们祈祷的不一样,这个家伙的枪里是有子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