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95章 白眼

第二百九十五章 白眼

其实雪夜或者雨夜最美满的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醒来,还是舒舒服服的醒来,看见外面的恶劣自然环境,真会觉得自己有种幸福的美满感,而两人早起的晨间运动更是把这种美满感推到了极致,让玛若非常眷念这种感觉,主动要求干脆就在这个显得有些与世隔绝的地方多呆几天。

齐天林自然没什么意见,可是等他过了几天过去找到马格西姆告别的时候,那家伙居然就让他带走了三支手枪:“我还在习惯新的生活,连看电视的时候,我都习惯手边拿着个枪管稍微锉一下什么的……”

齐天林是很奇怪,他进屋就看见这个家伙在客厅摆开了一张工具台,甚至还增加了一些之前他没有看到过的工具和配件。

马格西姆发现他注意到,很有点不好意思:“习惯……真的是习惯,昨晚到镇上去试着看了看,有卖工具的地方,我就打算把枪柜里面的几支枪都摆弄一下,这三把手枪你带走,都是属于战斗进攻型的,我调节过扳机力量,击针也不容易折断,更不会有卡壳之类的故障出现,指向性和精度都有提高……”只有说起枪械,这个家伙才满脸的精神抖擞,话才稍微多一点。

齐天林叹口气:“你这还叫隐居?等这几支枪都改完了,你做什么?”

马格西姆嘴硬:“到时候就知道了!我还可以折腾炸药!”

齐天林不强求:“那你就自己试着看看吧,总之记得不想这么过就给我打电话……我先走了,我去地中海,那里可是鸟语花香的地方,没这么冰天雪地。”

马格西姆不受诱惑:“我知道你是个不错的人……祝你幸运……”

齐天林就毫不后悔的错过了这个也许可以成为自己最强臂膀之一的超级枪匠,转头就游览着靠近魁北克了……

萨奇跟亚亚他们的抓捕活动还有最后一组在魁北克,前面两组都很顺利,只是萨奇在电话里提到杰夫经常晚上呀呀呀的到处爬来爬去的找人,说不定就是找齐天林,说干脆见面把孩子先甩过来,他们也好继续去办事。

至于那只熊,一直到玛若带着点又爱又怕的表情去触碰,这只有些傻乎乎的小熊还趴在一辆皮卡车的车斗里呼呼大睡,为了不干扰它的冬眠活动,萨奇一帮人干脆就让这只可怜的小熊露天过活,只是在上面盖了篷布。

亚亚有些小心:“我们还去问过当地猎人,说小熊还有两个月才会醒过来?”这个热带来的小黑,这些日子算是第一次看见冰天雪地,被冷得够呛,而且以他的知识面,怎么都无法理解一只动物居然要睡好几个月的觉……

这算是截胡么?

齐天林嘲笑:“你碰一碰都不敢……随便你吧……嗯,人家可是给了你一部车。”

玛若这姑娘顿时就吃人嘴软,又好奇的看萨奇他们那部大型商务车:“怎么这么多行李箱?”

齐天林头疼:“抓的人嘛,扔外面嚷嚷两句不是很麻烦?说到底这也是绑架呢……”

萨奇负责的介绍:“从温哥华带过来四个,这两家都抓到两个,加上最后的一家,估计得十来箱。”

玛若脑海中只能浮现出一个画面:“你们该不会是把别人分尸了装在箱子里吧?都是用这种箱子的。”

齐天林拉走她:“才没这么多事儿……走了走了,我们去干活儿,你呢?是回酒店还是跟着我们去看看?”

玛若义不容辞:“我也是公司老板嘛……还是要到第一线去体恤一下民情的。”

最后她的任务就是坐在巨大的皮卡车驾驶座上把风,还煞有其事的弄了个特工耳麦把一部集群电话连起来,坐在车上看着空荡荡的社区。

对,就是空荡荡,跟在华国或者法西兰都不同,加拿大真的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整个人烟都集中在靠近美国一侧,各种社区也都是密度很小的散布房屋,所以到了晚上真有点人烟稀少的感觉。

这一户的院子就特别大,翻过院子就要在宽大的草坪上穿行大约好几十米,齐天林跟两个小黑从三个方向快速靠近,耳机里传来萨奇三人在外围的声音:“这些家伙还是很警觉的,上次有一家的屋檐下安装了跟警局连线的红外线警报器,我们一翻进去就触发了,还好我们动作快,一分半钟解决战斗,刚刚撤离,联动的警车就和我们擦肩而过……”

这家显然也有什么安排,因为他们刚刚在草坪上穿行了不到五米,房间里的灯就亮了!

萨奇简直是在通讯器里开始嘲笑起来:“宾果!你们中奖了!看看这户人家采用了什么高科技吧,抓紧时间,快快快……警察叔叔马上就要到了!”

这就是面对非专业人员的不紧张感了,比如有了这种突**况,对方如果是战斗人员,第一反应是保持黑暗,等放近了再袭击,而一般平民的第一反应就是开灯,却不啻为告诉对方,我知道了!

既然暴露了,齐天林三人就基本上半挺起胸急冲了,冲进草坪的三人都没有使用枪械,本来是想静悄悄完事儿,现在只有硬来了,还有五六米冲到房屋跟前,齐天林一个急停背转身,扎个马步双手交叉放在胯部,亚亚面对他快步的冲过来,一脚就踩到齐天林的双手上,齐天林往上

这么一扔!

小黑就跳落到二楼窗前的斜顶屋檐上!

耳机里又传来萨奇的掌声:“精彩精彩,你们可以去演马戏了……”

玛若怯怯的声音:“什么事情?我在街面上看不到?”

另外两个东欧人就嘿嘿嘿没心肺的笑……

图安也是如法炮制,两个小黑就跟蜘蛛人似的灵巧翻落在屋檐上,随手拉开之前就观察到的一扇似乎半开没有人住的窗户,切入进去……

齐天林自己也不闲着,直接切开门锁,就看见一个华裔男子手持一把步枪,满脸紧张的看着他:“你!你们是什么人!”资料显示这是一个女性省厅级高官举家外逃,从女儿女婿到外孙、弟弟妹妹接近七八口人,全部都是她原来在位时候的既得利益者,就连那个七岁左右的孩子都算是小小年纪,享受了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触碰到的荣华富贵……

眼前这个应该就是她的女婿了,齐天林看着他的手使劲儿的抖,枪托都没有抵肩这么横端在腰间,明显就是很少受到枪械训练的样子,只是把自己的眼光往他身后看了看,做了一个表情,这个持枪男子就下意识的回头一看,被齐天林靠上去就是一个劈砸很难过,疼得对方松开手中的枪,被他轻巧的接过来,单手钳住对方的颈部:“枪是个危险的东西,不熟悉就不要乱动……权力也是一样。”就这么单手把对方几乎举离了地面,因为拇指跟食指卡住了气管跟血管,对方手脚顿时就失去了动力,开始有些陷入有点昏沉的状态。

就好像举着一件大衣一样,把这个男人举着进了灯光通明的客厅,才发现六七口人全部在这里,有些瑟瑟发抖的看着玄关这边!

齐天林简直是觉得好笑,这样的担惊受怕的生活,过起来还有什么意思?把手中的男人往他们中间一扔,对萨奇要求:“进来吧,已经基本搞定……”然后楼梯边就传来那种灵敏的轻巧移动声,不用看都肯定是亚亚他们,也有点楞的探出头:“楼上没人……咦?全部在这里?”

齐天林也好奇:“你们全部跑到这里来干嘛?”用的是华语,那个坐在餐桌边尽量保持镇定状态的老妇人可不就是照片上的高官么,身上穿着睡衣,似乎还在竭力的控制自己的表情,摆出一副审视的表情,但显然看见两个黑人的时候,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老妇人声音略微颤抖但在掩饰:“你们要干什么?我们没有多少钱……”

齐天林笑起来:“严厅长,我们是来抓人的……钱也要,我在问你为什么一有动静全部都跑到这里?”

就这么一

句话,几乎完全击溃了老妇人的侥幸心理,脸上的**怎么都没法控制了,肉眼可见的看见剧烈抖动起来,完全没法回答齐天林的问话。

齐天林只好转向另一个男人,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靠在墙边一直一动不动:“你说说?”转头吩咐亚亚:“你们可以上去抢劫了……马上要撤离……”两个小黑喜出望外的就奔上楼,门口已经传来萨奇他们的脚步声,有点重。

面对齐天林的枪口,那个男人语速很慢但清晰:“我们已经听说老张被抓了……最担心的事情总归发生了……”老张就是萨奇他们这几天抓到一个高官,跟这个厅长是一个省的,原来之间还有联系。

齐天林正想问问你们是不是搞了个贪官协会,闲下来聚会打麻将都应该打多大……萨奇三人就雄赳赳的提着一个箱子进来了,因为这里人太多,就没必要那么多箱子来装,先弄走再说,两个东欧人娴熟的上前开始用塑料结套栓脚,让两腿之间的距离最大只能六十厘米左右,走路没问题,一跑就摔跤……

严厅长有些愤怒:“你们这是侵犯人权的专制行为!”

齐天林翻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