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96章 天知道

第二百九十六章 天知道

齐天林拉过那个唯一被拖进来的箱子打开,随机拿的,结果是温哥华那个吴建中的女儿,不到三十岁的姑娘被胶带严严实实的封住,唯独一双惊恐的眼睛陡然看见光线,一阵不停的眨,不知道是惊慌还是被光线刺激到了,眼泪不停的就开始流……

还是那句话,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齐天林扣上箱盖锁好:“这是你们等会儿的待遇,谁都逃不掉……人权是在政治斗争的时候用的,其他时间都闲扯淡!”

然后就看见亚亚跟图安一人提着两个大箱子下来:“所有的文件跟财物相关东西都装上了,楼上衣柜后面还有一个保险柜。”

齐天林跟萨奇做了个手势,自己就跟着亚亚上楼找到那个保险柜,熟练的切开,满满的好几种现金,应该是预备再有什么突发事件好用的,美元还是最多,下面除了一些文件以及一大包护照证件就是几个移动硬盘,齐天林随手找了个小皮箱全部装上,挥动战锤把战刃切割的光滑面全部都砸烂,避免警方把这些特别的痕迹联系串案,等他下楼下面已经开始把被反绑塞住嘴还连成串的一家人往外带,连那个现在已经十一岁的孩子也挣扎着被萨奇抱着一起往外走。

全部都送上那部商务车,打开车门看见里面层层叠叠的箱子,这一家人的表情更加惊恐,软得脚都迈不开,还是东欧人毫不怜惜的直接扔上去全部挤在后面,留下三个人在后面监控,这部车一溜烟就开走了。

把门锁也砸烂的齐天林回到自己车上,玛若正在逗弄已经醒过来的杰夫:“搞完了?没有什么火爆的场面嘛,我还以为跟电影里面一样要怎么惊天动地呢!”

齐天林不跟这外行解释,发动车就跟着离开,玛若看见他随手扔在后面的皮箱,好奇的打开看:“哇……你们这是抢劫了银行么?”眼睛里满是闪亮的金色钱币符号。

齐天林一边观察另一边街口开始出现的闪亮警灯,一边回应:“这只是现场所得,待会儿还有审讯大会,你要不要参加?”因为萨奇跟亚亚他们根本都不会华语,前面两家抓住了人也没法搞审讯,所以还得齐天林待会儿自己来。

玛若抱着杰夫,表情有些奇怪:“我看见刚才有个十来岁的小孩子也被抓上车了?”

齐天林看看她点头:“有些不人道?”顿一下:“不然怎么办?就把这个孩子扔在那里?那才是最不人道的,先弄走吧,未成年人其实未见得就是多善良,已经在这个家庭浸染了这么些年,该明白的事情都搞明白了……”

果然到

了地方萨奇就抱怨:“那个小孩儿真叫一个骄横,不是乱骂就是乱咬乱踢,最后不得不用胶带提前捆起来!结果本来还好好的一家人差点没暴动……”看来平时真没少娇惯,家里的小天王啊。

这是那个在东海岸安排偷渡的公司后勤准备的一个码头仓库,最后的出发点就在这里,齐天林和萨奇他们都会跟着船走,算是都趟一下路,以后就会常驻这边了。

玛若一下车抱着杰夫,就觉得很有感觉:“够阴森,够暗淡……是可以拿来搞审讯。”然后她就抱着小孩儿躲在角落黑暗里看热闹。

车是直接开进仓库的,两个东欧人下来关上七八米高的滑轨大门,亚亚跟图安把严厅长一家人赶下车,他们的脚刚一落地,就听见后面大门发出砰的一声关闭,就好像关闭了他们所谓的自由世界,眼前周围的昏暗,只有一小块区域的雪亮,更让他们看着这边靠墙站着的齐天林真的是各种眼神都有。

那几口箱子也都被拖下来,都被打开透气,已经整整被折磨了大半个月的林高官原本就瘦,现在更是瘦得似乎只有一口人气儿了,吴建中一家人稍微好点,但是在箱子里面的待遇都一样,另外两家四个人只被关了十天不到,气色稍微好点,但是那种已经濒临崩溃的神色就挂在脸上……

因为刚才发现孩子也被捆绑起来,最后爆发出一种狂躁想夺回孩子的严厅长一家人顿时就呆住了,从这几个已经奄奄一息的男女身上,他们似乎看到了自己接下来的遭遇……

齐天林指挥把吴建中一家三口的胶带拆掉,甚至允许他们自由的走动,就在旁边还有一个临时卫生间,一张桌子上有食物也可以去随时食用,这一家人就好像难民一样,根本就不看周围有什么人,自顾自的就赶紧上厕所,吃东西,还会很有经验的只少少的吃喝,减少代谢,然后才略有余力看这边,一脸讥讽的看新遭殃的人。

齐天林指一指这快乐的一家人,面对那四个新粽子:“看见没,这就是交代完毕以后一身轻的后果,基本上就可以摆脱这种状态了,不然就跟那位似的,一直这样保持下去,因为我们必须把你们榨干才会交给国内……我可信不过国内的那些人到底为什么找你们,所以反正要死要剐都跑不掉了,何必在国外这个时候还要被折腾一顿呢?”

已经莫名其妙根本不闻不问的就捆绑在箱子里好些天的四个人,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才能带动头部使劲的点,这才挨个撕开嘴上的胶带,齐天林就拿过亚亚递过来的文件袋,分别对应着拿出一张张银行卡以及文件进行询问……

两家

人都是国内外逃的典型,一个是国企高管,一个是金融高管,资金量不是一般的大,合起来超过十三个亿!

齐天林摇头:“全国人民每人都能分一块钱了……”然后才招手要过一部手持POS机,开始刷卡验证,真没人敢隐瞒什么了,那种无穷尽的黑暗感受,一个人苦熬在一个狭小空间的苦难感,没有斗争没有问讯,只留下一个人无止境的胡思乱想,真的会让人发疯,要不是萨奇每隔三四天才放开十来分钟上厕所进食,真的早就崩溃了……

这个过程就持续了整整两个多小时!

严厅长一家人就浑身打颤的在旁边看着……

也许他们设想过被抓住是什么样,在所谓的警局,有狡辩,有倚仗,有官官相护,还有人情,法外情,总之他们应该是超脱于一般法律的一群人,他们遵循的是另外一套心照不宣的律法。

可眼前的做法完全超出他们的想象,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当人,已经剥夺所有作为人的尊严以及生存形式,就是漠然的把他们当做货物,懒得费力气来斗智斗勇的审问,不说,那就这么捆绑难受着吧,还不是想说就可以摆脱眼前的遭遇,还得看运气好什么时候来询问,所以,抓紧每一次坦白的机会吧。

齐天林还转身恐吓:“接下来也许有一个比较长的时间阶段,一个月左右,你们可以尝试挑战这种人体生存极限……”招招手让图安去把林高官的胶带拆除了,这个倒霉的家伙是绑得最长的,松开以后,身上只有一件绒衣绒裤的他几乎四肢都无法改变形态了,依旧那样蜷缩着一动不动,图安可没什么耐心,抬腿就一脚把人踹散,然后呈一个怪模怪样的大字躺在地上只有喘气儿的份了。

亚亚赶紧跳过去,掏出自己的手机摄像,这是从温哥华就开始准备了,因为有点录像在手里面,也许以后的审讯工作简单一些,贪官太多了,这个工作做起来也太累,还是要讲究方式方法,尽量变成一个流水线作业的事情。

齐天林都觉得自己这个恶人造型真的可以深深印在这些贪官脑海里面了,转身表情尽量和蔼的对着严厅长:“你的外孙十一岁,脾气可不太好,我们只有给他买个小一点的箱子才能保证他能学这位林总一样老实……”

被封住了嘴的老太太真的满脸通红,眼睛里似乎都能喷出火来,齐天林无动于衷:“您别跟我摆这样的表情,没意思,决定说了没,决定了就推选一位出来说,没决定,那就看看我是多少天以后才有空来逼问你们了?”招招手一个满脸恶相的东欧大汉就过来开始撕开胶带准备绑人,他们还真的去

批发了一箱便宜的黄色胶带,就是味儿挺大,估计不是什么环保产品,让这些养尊处优的高官们可不好受了。

老太太使劲的点头,齐天林伸手撕掉胶带:“有一句废话,我就马上先绑一个人!”

能做到高官的,都是聪明人,还是绝顶聪明的人,果然准备说什么的严老太一下就憋住,调整了一下思绪:“我看到介绍说我有二点五个亿,其实……”

齐天林摇手:“我不关心这些废话,我要的是你现在的所有财产点,包括不动产,暴露的和没暴露的,现在我必须要绑一个人了……”说着随意的指了一下她的女婿,那个东欧人真是熟练的就上前撕开胶带开工,齐天林不顾眼前老太太满眼神色剧烈变化:“您别跟我玩儿你们那套官场上的把戏,我们只会杀人,收钱,赶紧的,我们真是每分钟几百万上下,别浪费时间了,待会儿还要单独审问你的其他家人对印有没有隐瞒呢,下一个就拿你女儿捆上了……”

看着被他摆出来的一叠叠银行卡和文件,老太太终于竹筒倒豆子挨个报上密码跟用户数据,齐天林才没兴趣听那些狗屁倒灶的官场事件,谁关心那些事情了。

没人性的绑架犯齐天林,就这么把所有外逃财产资料清查到手,才挥挥手把这一家人全部捆绑起来,面对老太太简直惊诧万分到怨毒的神情,他也无辜:“不是我不讲信用,而是这是你们必须要经历的东西,这样才能和你们以前做下的事情有个因果报应,你总要有个静静反思的时间嘛,对不对?……你们早就忘记你们还是一个人了,一个有点良知或者底线的人,真以为自己是神?祈祷早点回国获得解放吧,说不定你们还有做人的权利,天知道国内会怎么处理你们呢?”

他是真的对这种高高在上,汲取民脂民膏的家伙一点人性都不想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