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97章 事业

第二百九十七章 事业

把这五家的东西收拾起来,齐天林对那些硬盘,U盘等等数据媒介一概没有多大的兴趣,全部直接标注上来自哪里然后整理成一包封好,萨奇也点头:“我们是雇佣兵,不掺杂什么复杂的东西在里面最后一起交给他们就是了……”

交接地在非洲……

因为华国在非洲也有相当多的工程公司以及多重身份人员,在那边华国也算是苦心经营了好多年,拿着白花花的银子顶着国内民众相当多的压力跟不满,建立了不少的政权关系,所以先把人放在那边算是一个海外监狱,观察一下国际舆论,确定没事儿以后再不声不响的把人转移回去。可是在齐天林眼里这些用钱或者工程建立的关系,在美国和北约强大军事力量和无孔不入的情报人员面前,就是一张脆弱的纸片,连号称非洲第一强国的利亚比都被人家兵不血刃的推翻了,再有多么铁的关系都形同虚有,国内有些外援的思路还真是要调整一下了。

只有所有涉及财产的东西全部在沙漠鹰公司去交接划分,毕竟现在总量不小,分成比例虽然不高,结算数字也是很可观的,而且还有一些不动产可以所谓的代管,那也是笔不小的收入。

玛若难得没有去关心那满满一箱的各种银行卡以及资产文件:“你们都要一起偷渡去非洲?”

齐天林理所当然:“每个人都去看看那边,跟华方的人交接一下,以后就轮流过去了,不用每次都这么多人,何况以后还不一定都是从加拿大这边出发呢。”这些外逃的贪官全球最多的还是在北美,然后就是澳洲一带,不过藏得比较深的就在南美跟非洲了,反而是欧洲最少。

玛若有点好奇:“我也跟着一起去看看好不好?还没有去过非洲……”

齐天林舍不得:“你以为偷渡是什么好过的日子,都是货轮,能住在船舱有床就不错了,大多数时候都直接在货舱里面睡觉的,你还是带着钱回法西兰,我让苏珊派人去接你……”

玛若正要说什么:“我想陪……”她的电话就响了,在这个有点阴森的仓库里,还吓了她一跳,拿出来一看很惊讶:“是安妮?”接通谨慎:“喂?”

果然是好久没有听见的公主音,彬彬有礼而不容置疑:“你跟保罗在一起?听他夫人说你突然就在巴黎没了影子,蒂雅问公司的人也都说不知道你去了哪,只有苏珊说你在加拿大?”

玛若被一连串的询问还有点打个措手不及的感觉,面对似乎从电话里面都能传过来的气场,举手投降:“嗯……他说了要陪我旅游一下的,你们,

你们也知道的……”

安妮的口气还是有点硬:“那把电话给他,我可不敢随便打电话找他,谁知道他在干嘛……”

玛若居然吐着舌头偷偷摸摸的就把电话给齐天林,还用手在自己头上画了个王冠的样子,表达了自己对权贵阶层的不满,齐天林都是每隔几天跟几位姑娘通话的,只是这些天陪着玛若就觉得专心点,没怎么主动跟其他三位姑娘联系:“喂……还好么?”

安妮的腔调有点急迫:“赶紧回来吧……陪我回去,要参加婚礼……”

齐天林吓一跳:“我们的?”

安妮终于笑了:“你想得美!赶紧的,我姐姐……王储那个……”

哦,是下一任女王的婚礼,齐天林第一反应:“我们带点什么礼物?”您还以为是乡里乡亲朋友同事参加婚礼?

安妮也啼笑皆非,开始那点有些焦急的心情一下就不见了:“你个乡巴佬!赶紧回来……我在巴黎等你,事情多得很,我们家兄弟姐妹第一个结婚的呢!”

那这事儿就比偷渡强得多了,齐天林转头就跟萨奇交流安排这事儿,亚亚觉得去非洲不都跟回家似的,更轻松,保证一定配合业务二部完成任务,他现在居然挂了个业务三部经理的头衔。

杰夫也只能跟着偷渡帮走,还有小熊跟那三支马格西姆新改造的三支手枪也是,齐天林把这些东西一一给两位业务部经理交代好,最重要的是交代那一箱子的钢盔一定要妥善保管的带回公司,才跟玛若带着一箱子财产文件飞回欧洲去。

在飞机上,他算了一笔账这次的北美之行收获颇丰,光是现金就有三百多万,除去分给萨奇亚亚他们的五十万,从大家姐那里,五处高官手里面,越南帮的财务室他都有不小的收获,更别说箱子里那些林林总总的数百张银行卡,这些来自华国的贪官还真是爱存钱。

玛若一直捂着嘴才能慢慢阅读那几张手写的银行卡金额跟密码单,那些数字让这个艺术学院辍学女生瞠目结舌到难以置信:“苏珊说这些人是腐败分子,但也有可能是政治斗争,但是看了这些金额,我就相信无论怎么他们都不是什么干净的人了。”

齐天林点头:“是啊,这些人总会找这样那样的理由推卸责任,政治迫害啦,身不由己啦,总之就是为自己开脱,说到底还是利用权力掠夺财富,所以我做得心安理得……”

玛若还是有点小摇头:“抱着杰夫的时候,才觉得小孩子是真无辜……嗯,不过那个十来岁的小孩儿也真是骄横得可以了……”那个小孩本来是没有跟那一家人一样

捆绑成粽子,却毫无顾忌的闹翻天,萨奇一怒之下就把他也捆绑起来,亚亚的态度是再闹就干脆放小孩血来喝……嗯,那不如绑起来好。

等到在巴黎机场降落出来,居然三位姑娘都在外面等着接机,远远看上去,安妮的个头最高,柳子越差一截,蒂雅再矮一点,穿着打扮也是风格完全迥异,安妮是最标准的休闲风格,一件白色衬衫下面打个结搭配细长的牛仔裤,也只有她这个个子才可以把这么简单的服装穿出模特的味道来,脚上倒是有意无意的穿着一双平跟长筒靴,搭配外罩的机车短皮夹克,还是显得格外的高挑,金发有些蓬松的扎在脑后用一顶长舌棒球帽压住,再带了一副硕大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不然欧洲公主就很容易被认出来了。

不过也许就是她这样轻松随意的打扮才让人少跟她的身份联系在一起,看见这边走出来的两人,习惯掩藏控制自己言行的她,只是轻轻的抬起右手在脸旁边挥了挥……

柳子越就干脆迎上来了,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保持那种都市丽人风格,只是稍微少了一点OL的味道,一件米色的风衣,双排扣加上肩章,穿在她丰盈的身材上既有一种干练的修身,又有一种蕴含的风情,露出来的小腿上一双同色款的高跟鞋,使整体保持和谐,最后才在领间露出一抹淡紫色的衬衣,成了最好的点缀,似乎现在的她随着心境的变化,发型也在转变,盘起来的黑发很有些成熟韵味,但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她这么走过来的急切表情……

玛若没跟柳子越说就自己悄悄跑去了加拿大,现在莫名的有点不好意思,居然躲齐天林背后,柳子越没时间跟她计较,笑着正要伸手抱齐天林的脖子,就被蒂雅一下给挤开了……

安妮在后面顿时就笑得哈哈哈,很得意:“我就知道有这茬儿,不上当……”

这次就不知道是不是有安妮的鬼主意了,蒂雅居然去搞了套西式学生装来穿,就是那种白衬衣加灰色羊毛衫再加灰色毛料百褶裙,外面罩一件黑色小西装,居然还打了根领带,下面破天荒的从膝盖上面就露出腿来,穿着一双平跟的圆头皮鞋,整个样式非常简单,可就是青春无敌,一股子少女青涩的气息搭配满是喜悦的脸跟栗色长卷发,就好像一只灵动的小猫!双手就挂在了齐天林的脖子上……

还好齐天林这么走出来,远远看见三位已经在被人偷偷打量的姑娘时候,就有先见之明的戴上了墨镜,干脆就伸手托住已经打算张开腿挂自己身上的蒂雅,轻轻的在她脸颊上亲一下,才转头在柳子越的脸上也亲一下,还要赶紧抱着蒂雅上前一步,安妮

才笑吟吟的微微前倾身体,接受了他在自己脸颊的一吻。

玛若是真没什么醋意了,嘿嘿嘿笑着走到柳子越身边:“我们公司出差……顺便,顺便……”

谁曾想,柳子越脖子一梗,哼哼两声:“这一招!我也学了……”

玛若惊讶:“你要干嘛?”

柳子越有点得意的笑:“我还不是可以办公司,既然我都出来了,为什么不能利用这个机会搞点什么产业呢?”

玛若顿时想起齐天林告诫过她这个正牌夫人可是做事业的高人:“你要怎么做?”

柳子越抬头看看已经被齐天林放下来,却依旧挂在他手臂上一起推着行李车的蒂雅,再看看低声跟齐天林沟通紧急状况的安妮,确实也不想去打挤,转头笑着说自己这些日子的安排:“我已经申请注册了一个传媒公司,接下来就会调配国内的人手过来,正式开始营运,主要业务就是制作各种从华国人视角看出去的欧洲旅游以及房产节目,然后在国内去卖……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过来小小的当个股东?”一脸表情看就笃笃的要准备赚钱。

玛若这半罐子赶紧摇头:“保罗说你厉害……我还是守好我那一亩三分地好了……”

刚刚在北美赚了数百万美元的一亩三分地!

口气其实也真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