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99章 感觉

第二百九十九章 感觉

第二天一早就上路的安妮不停的扭头看齐天林,齐天林表情尽量镇定:“很奇怪?”

安妮有点皱眉的笑:“感觉我似乎在跟另一个人交往……”

因为一早起来,神清气爽的柳子越就打开一个琳琅满目的化妆箱给齐天林开始化妆了,她说是因为公司肯定需要这个,自己逛街时候看见就买下了,实在是最顶级的专业化妆套件,所以在齐天林还没回来,听安妮说齐天林这次去参加婚礼需要掩人耳目的时候,她就自告奋勇的跳起来承担这个业务。

柳子越的化妆技术确实深厚,谁叫她天天都要在化妆间跟两三个专业化妆师磨蹭两三个小时,都磨蹭了这么多年了,何况以前一个人时候就化妆玩儿,等稍微有了点名气就更要学着化妆变样出行,所以说到这个技巧上,安妮那种基本都是依靠外在装备改变形象的技术,还是要被甩出好几条大街的。

染发是必须的,柳子越居然给弄了一个有些花白的灰棕色头发!说这是现在最流行的深浅比例控制在七三开,特别是花白的部分集中在两鬓,这样会显得有点沧桑又不会老气,齐天林本来要抵抗,温柔的柳主播献上一个吻:“乔治布鲁尼就是这个发色,我很喜欢……希望以后你能保持……”好吧,那就认了,不过最后玛若看见居然也犯花痴的模样,证明确实有看头。

眼瞳也变成深棕色,整个肤色抹了点化妆油颜色就深了不少,那种晒伤妆的健康色,叮嘱以后每天早上起来抹就可以,特别注意耳后手腕颈项等地方不要露馅,关键是必须要卸妆水才能洗掉,所以不用担心擦在白衬衣领口上。

然后就是眉形被柳子越心狠手辣的用镊子拉掉,齐天林赶紧照镜子看,嗯,还好没有马上长出来,让以为他是照镜子看形象的柳子越哈哈大笑,也才引来了安妮跟蒂雅,玛若是最后才开车过来的。

齐天林是真没想到眉形的改变对人面部的变化这么大,原来颇有些平淡而靠紧的双眉这么一修理就显得锐利许多,柳子越索性给安妮传授:“记得早上给他在上眼眶补点妆衬托眉毛,因为亚洲人的眼窝都比较浅,这样一弄亚裔的感觉就会削弱,这个非常重要……”

安妮看得叹为观止,赶紧点头,于是补妆的任务就被她继承了下来,所以现在才有这样的感叹。

齐天林身上都已经换成了安妮买的比较正式深灰色细条纹休闲西装跟领带,除了出任务,齐天林真的很少穿西装,加上玛若选的手工皮鞋,安妮一只手撑住自己的下巴侧头上下打量他:“女人其实也是视觉

动物来的……玛若这小狐狸年纪小小眼光倒是独到……几年前就看出你居然也可以收拾出来?”

齐天林只好回应:“没有丑男人,只有懒男人……”

安妮轻声笑不停:“上次要是你这副模样回去,估计我爸妈还以为我找了个什么绣花枕头……”

齐天林伸手握住她的手,有点认真:“我想好好的追求你……希望你给我这个机会?”

安妮果然习惯这样的对话,也认真的展展眉落下低眼帘,贵族化的一个小动作:“那我就等待你的到来……我的骑士……”

两人毫不起眼的坐在飞机公务舱里低声用华语交流,安妮依旧是棒球帽加墨镜,齐天林也戴了一副黑框眼镜,加上增高鞋垫的变化,真是认不出他就是那个战地上的华国仔了,听到安妮的回答,张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握住她的手,静静的闭上眼,一起飞跃欧洲上空……

苏威典皇储玛丽公主的大婚,自然是举国上下都要当成一件大事来做的,至少会有两位数的国家元首和两千名国内外名人参加观礼,其中还有来自全球仅存的十八个王室的成员到场,所以这些天的斯德哥摩尔国际机场简直就是全球大批记者云集,希望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那些深居浅出的顶尖名人,一般的娱乐明星……不好意思,还轮不上号。

安妮在即将到达以前才到卫生间换了身衣服,一套稍微正式一点的小套装,跟齐天林的色调几乎是一样的,直到飞机降落,两人才戴上墨镜跟着熙熙攘攘的乘客一起走下飞机。

记者的专长就是几乎熟知各种名人的外貌特征,只要乔装打扮不是很专业的隐瞒,一般都会被他们认出来,何况很多娱乐明显那个叫乔装打扮么?刻意招人显眼才对吧?

所以推着行李车的齐天林跟安妮刚刚走出来,就被记者认出来,齐天林脑海中的感受就是,哪个部队的增援战术有这些记者这么强,基本就是无往而不胜了。

确实是,从一开始发现他们的两三个记者开始,五六个,十多二十个,最后几十上百个,几乎所有混迹在机场的记者都开始围过来拍照,如果说这一两千的名人当中要排个热点榜,炙手可热却为了爱情突然销声匿迹的索菲娅公主绝对可以排进前十,加上是大婚玛丽公主的亲妹妹,那就应该进前三了……

齐天林的动作比上一次好点了,知道伸手揽住安妮的肩膀防止她被汹涌的记者给撞到,安妮感受到了,很有点小惊喜的抬头看他,这点互动起码又引发了数百次快门……

心情大好的安妮摘下墨镜,落落大方的站到

一块媒体墙前面,哗啦啦的十多二十个麦克风就成排递到她的身前,一长排送麦克风的记者就跟骑士半跪一样,脸齐天林面前都有不少,这货终于挤出点笑容,搭配欧洲公主和煦的微笑,好吧,又拍照,反正现在都是记忆卡,不在乎胶卷成本了,真是个大发明。

安妮开口的时候,记者外面就是围观民众,机场大厅二楼靠栏杆也密密麻麻都是人,原本喧闹的场面顿时都安静下来听她说话:“我谨代表我的姐姐以及我的家人,非常感谢各位来到斯德哥摩尔,欢迎你们来到这个美丽的城市和国家,希望你们有一个美好而值得回忆的经历……”标准的外交辞令……但是却换来周围一片掌声。

记者们就开始提问了,这个是有规矩,绝对不是乱糟糟的随便发问,那是文娱明星喜欢搞的小把戏,这是正统记者,都是轻轻举手,公主点到谁,谁说话:“能介绍一下你们这段时间的生活么?”

安妮脸上顿时就露出一副幸福的微笑:“感谢大家的关心……最近我们俩的工作跟事业都有一些发展,非常繁忙,但是感情却在不断的加深,希望这是一个好兆头,也希望能像我的姐姐那样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也许笑容现在还有做样子的成分,但是话语却一边说,一边看着齐天林,显然是希望他能明白心意。

谁知道,齐天林居然咳了两下,似乎是要说话,一大把的麦克风立刻就转过来,新闻人嘛,都明白公主更多时候还是要保持姿态,中规中矩不会出错,反而是这种新丁很容易出新闻的,之前几个被挤到这边的记者更是喜出望外的赶紧占据最佳位置。

齐天林是真有点嗓子痒,提了两口气,看见安妮也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就硬着头皮:“安妮不但是位美丽的公主,更是个值得疼爱的好姑娘,我在学着感受她的美好,希望能走得更远……”看了看记者们期盼的目光:“我说完了……”记者们依旧一动不动,齐天林只好:“我很喜欢她……”

记者们还是不动……

安妮觉得更有趣了,笑容更盛,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看齐天林的热闹。

齐天林只好来行动,伸手抱住安妮就在她脸上亲一下,哗啦啦的闪光灯跟快门声,总算满意了……

齐天林这土包子居然还伸头让记者给他看拍的效果怎么样,安妮一时好奇,也伸头过来看,两人的头就这么靠在一起,这种不经意的亲昵动作,才是记者们最喜欢的,又一阵哗啦啦的拍照声……

为了照顾各地的名人们,皇家侍卫们长期有车在机场排队接送,安妮大概要回来的时间也是通知

了的,不过没有具体的航班号,所以等这个简短的媒体见面会之后,几个侍卫就过来把两人护送到车队边,齐天林却拒绝了侍卫搬运行李,自己就动手把几个箱包提上车后座,然后跟司机商量了一下,就过来为安妮打开车门送上车,自己开车走了,理由是,我就是保镖,就没有安全的问题,何况安妮也不喜欢车队张扬的样子……

记者们的感受就不一样了,这段时间迎来送往的名人,有几个这么平易的?追着拍了不少照片,看来值得写一写了……

安妮终于放松的靠在椅背上,转头看着开车的齐天林:“知道路吧?”

齐天林指指脑袋:“认路是保镖的基本要素……”

安妮就眯上眼躺舒服一点:“我很喜欢你刚才的表现,比以前又自信和展开了一点点,虽然还不够,但是我很喜欢你这种为了我做出的努力改变,加油!”

齐天林确实在努力改变:“一般来说女朋友或者未婚妻说这种话的时候,是不是应该给点什么奖励?”

安妮简直是惊讶的睁开眼,笑着就探过身来给齐天林的耳边啄了一下!

好像都在享受这种恋爱的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