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00章 看点

第三百章 看点

戴眼镜的皇阿玛还是没什么表情,只是看见齐天林花白的头发才眉毛抖了两下,安妮请安过后,等侍从官离开,才赶紧汇报:“主要是我喜欢……逼着他染了个头发,看起来成熟一些,毕竟要见大众嘛。”

皇后娘娘倒是一脸玩味的看着齐天林,齐天林就当敌人用机枪指着自己,脸皮厚厚的端坐,目不斜视,安妮指挥:“赶紧把东西拿出来!”

齐天林就像个傻女婿似的,连忙打开脚边两个已经经过了好几次安检的箱子,取出一些在巴黎跟加拿大购买的华国零食外加各地土特产呈上,皇后才笑:“以前我年轻的时候就好吃……周游各地就是为了尝尝什么地方风味,自从结婚以后就没有那么方便,只好委托这个带点,那个带点……”说得自己好像深闺里面没法跟外界联系的怨妇。

古斯夫塔国王碰一下眼镜,看齐天林:“你现在……还在继续你那些危险的工作?”

齐天林腰板挺直,回话尽量有礼节:“嗯,就当做是冒险探奇吧,这份工作回报还是可观的,我也希望能给安妮提供一个比较优越的环境,嗯,在平民看来比较优越的环境。”这倒是,富豪贵族们热衷当冒险家的倒不少……

国王皱了一下眉开门见山:“你之前那个离婚手续办理好没有?”

齐天林正要作答,安妮一把拉住他:“这件事情我们还在协调当中,已经请那位夫人到巴黎来了,保罗也打算把自己那家公司交出去另开辟新的事业,我这边也已经开始控股伦敦的一家球会,所以接下来我们的工作生活重心都在伦敦,所以您就不要操心了,好么?”

球会?这倒是很意外的事情,算是超级球迷的古斯夫塔顿时有点诧异:“球会?你哪里搞到这种东西的?”

安妮嘿嘿笑:“不是英超啦,那个动不动就要上亿英镑的资金,我就是控股了一家三级联赛球会,他帮我弄的,正在酝酿改革,希望这次能跟席格叔叔谈一谈,能否借点球员……”那是体育大臣。

古斯夫塔居然有点羡慕:“你还真是自由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老太太居然坐在旁边就开始磕华国的北方糖豆,嘎嘣脆,一点没皇家气质,搞得齐天林很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晚上两人坐在齐天林的房间才开始有点议论,安妮看着齐天林的眼睛:“要是我不阻拦你,你是不是就打算把你不离婚的事儿给抖搂出来?”

齐天林点头:“我想用很认真的态度对待你,所以我就觉得不能隐瞒。”

安妮先笑笑才捂

头:“对待一般家庭也许可以用这种方式,我这样的家庭就必须有余地,你这么一说,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他们就只能直接拆散,而只要不说穿,就还有斡旋的余地……”

齐天林也做个头晕的表情:“家庭政治?”

安妮做个翻眼睛看人的表情,很俏皮:“不然你以为呢……”

齐天林有点感叹:“我以为皇阿玛皇额娘很严肃,结果可能有点模糊混乱了。”

安妮斜靠在一张贵妃榻,精美的描金白色边雕花非常细致,绝对不是世面那种压模的大路货可比拟的,绝对手工打磨雕刻,优雅的舒展了一下:“政治是无所不在,在家庭在人种,在宗教和生活习惯中,都是随处可见的,举个简单的例子,我要是不离开皇家这个圈子,就永远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绝对不可能跟你结婚……”

齐天林点头称是:“我这种二婚男人还三心二意,肯定不允许……”

安妮笑着靠在椅背上摇头:“是人种和信仰……首先我绝对没有歧视人种的意思,但是实际上的事实就是这样。”

齐天林只在东南亚混迹过,除了觉得大汉民族历史悠久,五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之外,就只知道印度的所谓种姓制度:“婆罗门不能下嫁?那你姐姐怎么找了个平民?”这次玛丽公主的夫婿是个健身教练,已经很有轰动效应了,齐天林在飞机上也听安妮随意提起过。

安妮摇头:“区别很大……”伸手随意的把自己披散开的铂金长发扬了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齐天林老实:“性感,美丽……”

纵然是在上课,安妮都吃吃的笑起来,勾手指让齐天林坐过去,赏赐香吻一枚:“有进步……不过不是今天的课题,这就是血统……这是最纯正的盎格鲁种族血统的标志……也就是你们常听说的日耳曼民族的一部分。”

齐天林捣乱:“你姐姐就不是,她是棕褐色的。”

安妮轻打他一下:“那是因为我母亲是德墨混血……我接受了我父亲的基因比较多,这也是为什么一直都有呼吁应该我来继承皇位的呼声原因,在某些人的眼中,种族比什么都重要,顺便说一下你那个小女朋友应该就是红褐色的发色,在法西兰人中比较少,属于英兰格系,比较不受欢迎的,所以她染成黑发倒是挺好,而我这个姐夫起码还是个苏威典人,也起码还有比较纯的血统。”她什么时候偷偷观察过玛若了?

齐天林无所谓:“什么事情都有人捣乱的,不理就是了。”

安妮又打他一下:“不理?种族问题一直都

是我最深恶痛绝却又真实萦绕在欧洲上空的阴影,你以为二战雅利安血统的鼓吹论和前苏联在东欧搞的混血主义都是无中生有?这些恶魔不过是暂时躲起来等待时机罢了……你以为我们卡尔玛家族就真的只是个招牌,只是表面上这点弱不禁风的虚架子?欧洲这些王室千百年来积聚的力量绝对不是表面这点……”

齐天林做紧张状:“你们家这些秘密给我说了不会灭口吧?”

安妮笑骂着就拿膝盖踢他,因为齐天林正坐在贵妃榻的中部,她腰旁边,被齐天林抓住了,顺便就帮忙揉揉她的腿,挺舒服的,就继续上课:“我跟你表述的意思就是,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我父亲干的时候就非常大的阻力,但起码我母亲是德裔,才勉强过关,有很多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希望我能够延续血脉,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看见你就觉得你可以帮我摆脱这个束缚的最大原因……”

齐天林好笑的摸摸自己头发,安妮不满的动动脚,他赶紧又去揉腿:“没想到我这个黑发还可以吸引公主的喜欢?”

安妮帮他普及知识:“其实在欧洲最为高贵的就是两种发色,纯金发和黑发……你别得意,不是你们亚裔的黑发,是古罗马血统,亚瑟王的黑发……”

齐天林做昏迷状:“亲爱的公主,您就放过我吧……我就是个耍刀弄枪的粗人,您跟我讲个什么欧洲血统,我知道您要下嫁我很艰难……您真的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我会一辈子把公主殿下捧在手心的!”手上的动作真的温柔了很多。

安妮笑得恬静:“我要说的意思就是,我们也许一直都没法正式结婚,你要有这个心理准备,所以你就没有必要把你那些事情给皇阿玛交代,你就做好一个男朋友以及你该做的事情就是了……”

有点惊讶的齐天林还是适应简单的安排指令:“我现在该做的事情是不是就是给你捶腿?”

安妮顺势就稍微侧转一点身体:“别的地方也可以按一按……”

齐天林就真的起身弓腰专心的帮安妮按摩,安妮趴着也不闲,双手叠着垫在下巴下体会:“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比较自然的身体接触?”

齐天林记性好:“海里那次才是第一次!”

安妮忍不住就伸手无意识的在他腿上挠:“嗯……你还偷偷的揩我的油。”

齐天林现在动作可老实了,一板一眼,安妮看着他的眼光就愈发柔顺,慢慢的也不做声了,全身心享受。

齐天林觉得自己这也算是五好男朋友了,可等到第二天上午看见那个玛丽公主的未婚夫维特拉,齐天

林顿时就觉得自己啥都不算了……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这位未来的苏威典亲王,也就是女王的丈夫,相貌堂堂五官端正,也带着一副黑边框眼镜,身材同样魁梧结实,当两姐妹和两个男人都站到一起的时候,还真有点让人怀疑着两姐妹的审美观是不是太雷同了一点。

维特拉非常的彬彬有礼,说话显然就是受过严格的皇家训练,等齐天林跟他友好的握手寒暄了两句,就被他带笑的指出了好多处礼仪错误:“啊,你真的会庆幸你的太太不是皇储,说起来当年我是打算追求安妮的,结果安妮顺手就把我介绍她姐姐了……”

齐天林对这种不端架子的人就比较待见,他们这是在斯德哥摩尔大教堂做最后一天的全家彩排,然后参与的人有贺兰和诺威的公主作为伴娘,还有旦麦的王子作为伴郎,齐天林跟新郎是身份最低的两个人,非常的心有戚戚焉……

只因为安妮拒绝任何安排给她的男宾,自己也不太情愿的齐天林就只能硬着头皮上场,尽量一动不动的站在尽量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充当背景板。

可是传说中欧洲公主非他不嫁的影子骑士终于没有遮遮掩掩,怎么可能会不引人注意?

这已经是八卦报刊以及各种正式媒体,在婚礼进行式上列为除了新婚夫妇之外最重要的炒作看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