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01章 婚礼

第三百零一章 婚礼

齐天林直到自己好不容易退到礼堂侧面,才听见那个一直对安妮从小照顾的侍从官史丹利在他旁边轻声说:“维特拉先生已经接受了八年的贵族教育……”

八年?!

齐天林差点被吓得跳开来,叫他这样训练八年,还不如去拆八颗炸弹!

确实是,维特拉因为连大学文凭都没有,也是玛丽公主非他不嫁,所以不得不宫廷侍臣们手把手的教导他如何像贵族一样吃饭说话、站立行走,让他掌握上流社会的种种礼仪,更因为他以后就是代表苏威典形象的亲王,这个母亲只是乡村邮局分信员的农家小子接受了多国语言培训,以便将来陪同女王出访时候能够自如的交流,还接受了历史和政治学教育,配备一个专门的公关团队进行形象设计……

齐天林听完这些小报告,史丹利是警告又是提醒的话,就完全能理解维特拉刚才对他说的那句话了,不是皇储的安妮,确实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史丹利似乎是无意的一句话更是印证了安妮昨晚的论述:“宪法规定,每一位皇室直系成员的婚姻,都必须通过议会的批准……那位诺威公主的未婚夫就是被发现跟一位女星有染,结果宣布解除婚约……”

齐天林这铮铮铁骨的战士头一回有点想当逃兵。

眼前的玛丽公主比安妮的块头还要大一些,北欧姑娘嘛,都是这样高头大马的,可能是急于嫁人,刚刚走进大教堂,就被长裙绊了一下,幸好维特拉身体还算过硬,硬生生的一个弯腰拉住,才让新娘子不至于在婚礼前摔个大马趴,安妮和绝大多数皇室人员一样,居然都能够保持脸上表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齐天林想笑,被安妮在他的腰间狠狠的扭了一把,总算是忍住了。

直到晚上,安妮还是在延续自己的讲课:“今天你都看见了,其实这次婚礼,也就是一个各国王室之间的大聚会,多少年都是这样了,只是以前还带有相亲的功能,现在越来越多的平民进入到了这个圈子里面,以前基本上都是王室成员内部通婚的……这样才能保持相对的血统高贵和纯洁。”

齐天林用自己贫瘠的血统学知识反驳:“近亲结婚是容易出问题的!”

安妮嫣然一下:“没错……但是这句话只说了一半,另一半就是,近亲结婚肯定会有一定几率导致基因突变产生遗传病,但是近亲结婚保留优良基因的可能性也更大一些,所以高回报必然有高风险,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基因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东西,为什么亚亚的运动基因就比玛若好,而玛若的艺术细胞为什么又

比蒂雅高,这些千百年来都是王室最关心的东西……”

齐天林撇嘴:“可是那么多王子王孙病怏怏的……”

安妮不屑:“那是因为个人自律能力低下,不能在这样优良的环境条件下锤炼自己,后天搞砸了这份基因,所以你也就能明白为什么王子公主大多数还长得不错的原因了,这就是多少代的基因沉淀下来的结果。”还是有点自恋的。

齐天林笑呵呵:“这个我倒是不反对……”接着就又上前帮忙做按摩。

安妮依旧是那个舒适的动作,尽量回过头看着他在自己身上操作,把自己的半张脸都埋在手肘中间轻声:“我给你反复灌输和强调这些,不是想说我跟你在一起有多么难得,做出了什么牺牲,而是想说我早就厌倦了这一切,讨厌这些让人要发疯的禁锢,我发自内心的想做一个王室的叛徒,跟你在一起享受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停顿了一下:“只有你,才对我这么无所顾忌,只是单纯的对我,也不太在意随之而来的那些麻烦……”

齐天林手上温柔,表情就有些精彩了:“能得到你的褒奖可真是难得了……”

安妮回送一个媚眼:“你还得努力……”

可是齐天林怎么努力,在真的婚礼现场还是觉得非常吃力,人家维特拉接受八年的培训真不是白给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延展到整个人身上的气质,这些王室人员们就是那么明显的与众不同,齐天林这家伙怎么看都摆脱不了身上那种灰头土脑的感觉!

柳子越都忍不住对着电视点评:“这还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你看看他已经尽量把背脊挺直了,可眼光还是那么有点偷偷摸摸……”

玛若端着点水果,笑得开心:“不知道为啥,看着这个我就觉得乐。”

蒂雅有些不满:“他那是职业习惯,在评估周围的危险!”课程上可没少教这个。

蒂雅是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去参加这个婚礼的,本来按照道理来说,她作为安妮在非洲的慈善行为目标,怎么也应该在这样的场合出现的,可这姑娘一句话就封死了路:“见不得那些假模假样的场合,叫我去了没准还要出什么问题!”

联系到她一贯有点不按理出牌的习惯,万一在婚礼现场又拔出枪还有什么来,安妮就不得不放弃带着她一块同行的打算,不过现在貌似安妮也更愿意就两个人在外面。

玛若也回来这家著名的酒店入住了,之前也不过是随便找个理由不都扎堆在一起,谁愿意那种几女一夫的感觉了,只是齐天林走了,貌似有两个熟人一起看看现场直播

也不错。

柳子越还是有些摇头:“上次在机场的那个记者会就基本上是老齐的极限了,他还是没有受过太多的礼仪和肢体训练,当时我还羡慕,想回头我也携丈夫参加什么国内的娱乐活动走走红地毯,现在看来非要拾掇一下才能带出去了.”

玛若就一直眉毛小跳跳的看她,不吭声,心里只觉得还是跟自己最配。

老实说几乎所有在收看电视的观众,都有点这样的感觉,那个传说中光彩夺目的欧洲公主,居然就找了这么一个毫不起眼的家伙?

有种东西叫做明星范儿,有些人似乎天生就是为了在水银灯下展示风采,而有些人平时看着是那么漂亮英俊潇洒,一旦上了电视屏幕就看起来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维特拉作为新郎,好歹看上去也高大英朗,这些年的培训,更是让他显得落落大方,一举一动都很有些点石成金,脱胎换骨的感觉,哪里还有原来那个平民小子的模样,在跟玛丽公主入场的时候,还有一个似乎很随意的躬身帮公主捡起长长裙摆的动作,在崇尚男女平等的苏威典公众中间,几乎是瞬间就引发了很多掌声。

而齐天林呢,从跟安妮走下豪华房车开始,他就似乎有些僵硬的动作,几乎是一板一眼的在按照那些皇室礼仪动作带着安妮走在长长的教堂前红地毯上,没有熟练的招呼跟媒体交流,只有一双似乎不停的在周围扫视的眼睛,完全没有身为公众人物跟周围互动的自觉性,总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来行动。

接下来更多璀璨夺目深居浅出的王室成员开始一一出现,旦麦女王夫妇、西牙班王储夫妇、诺威王储夫妇、越旦王后跟公主……无一不是彰显王室成员的那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和风采,让观众们的猎奇心理得到了最大满足,也越发显得齐天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媒体也有点捉狭,不停的把镜头在两个公主的平民伴侣上交替切换,明目张胆的进行比较,更加显得齐天林黯淡无光。

现场的安妮似乎也注意到了这种状况,那种习惯性的维护就跟当时在瓦伦家族宴会上一样,似乎又要展开自己的羽翼挡住这些目光和镜头,愈发的显露自己的笑容,希望能够更加减少别人对齐天林的压力……

一贯在媒体面前娴熟睿智的索菲亚公主真的是有些关己则乱了,她不这样还好,越是这样,就越发衬托得那个男人木讷而无趣,媒体似乎更加喜欢这种对比,索性给了更多关注给这具有巨大反差的一对,连结婚的正主儿都不去看了。

反正那都是大家猜都猜得到的场景,哪里有这么

戏剧性的二公主两口子这么有趣?

所以给在齐天林和安妮身上的镜头就格外多了。

整个婚礼的流程比较复杂,首先这个时间是三十多年前古斯夫塔国王跟王后结婚的同一时间,表达了一种欧洲人最在意的传统的延续,同样也是在斯德哥摩尔大教堂举行主教主持的婚礼,然后一对新人就会开始乘坐敞篷皇家马车进行巡游……

齐天林跟安妮作为直系亲属,也要乘坐敞篷礼宾车跟在后面一起巡游!

安妮看着跪在大主教面前的姐姐,没有寻常人家那种姐妹情深,痛哭流涕的表情,只是从嘴角低声给齐天林传音:“我跟你说,这个婚礼……是每个女人都盼望的事情,我倒是要看看你最后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不要宏大,也不要什么规格,一定要符合我对浪漫的定义!”

如同芒刺在背的齐天林一个劲尽量保证自己不要翻白眼撇嘴,对枪口的敏感还是让他知道有无数的镜头对着自己,学着开始神游天际:“婚礼?办几次?”

真是个复杂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