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02章 火

第三百零二章 火

不光是柳子越跟众多电视机前的观众,连各个电视台的主持人跟评论员都有些开始拿这个毫不起眼的家伙开玩笑了:“看来欧洲公主在选择自己影子骑士的时候还是应该再擦亮一点眼睛,目前看来这个年轻人完全配不上我们的安妮……”

“如果索菲亚公主还是继续执迷不悟的跟这样一个年轻人在一起,恐怕她在民众当中受欢迎的程度就会直线下滑了……”

“国王和王后现在显然还没有注意到公主跟骑士的窘态,我相信他们回头一定会重新考虑王室对这段感情的支持程度了……”

“我也赞同某位资深人士的说法,对于现在的苏威典王室来说,玛丽公主的婚事已经成为一个布景板,第一次以比较清晰面目展示在我们面前的这位传说中的影子骑士,才是这次婚礼的最大缺憾,完全不能胜任这样一个公众人物的形象。”

“据消息灵通人士说,这位影子骑士上一次亮相在贵族圈子里面,就表现出对礼仪和礼节的匮乏,似乎只有一些莽撞的粗鲁行为,这样的做法真是让整个苏威典王室,乃至整个欧洲皇家贵族都有些蒙羞……”

“看来我们可以把那个著名的冲进瓷器店的氓牛这个称号送给这位影子骑士了……”

“不不不,不能称他为骑士了……骑士是忠诚礼仪和信仰的综合体……他身上完全没有体现出这样任何一点东西……”

如果说语言可以杀死人,那么自己还茫然不知的齐天林早就被这些电视里面的各种评论杀死了好多回,连开始听得笑眯眯的柳子越跟玛若,逐渐都有些拉长了脸,一脸的不愉,有些不耐烦起来,隐隐有点同情那个一贯趾高气扬的安妮……

这次被齐天林拖累得不少的安妮。

不过公主本人没什么格外的情绪,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婚礼的整个过程,偶尔给齐天林一点指令,该怎么做怎么走,就好像牵着一个牵线的木偶一样,两人随着一大群著名宾客开始跟在新郎新娘的身后走出教堂了……

跟在新郎喜娘后面的是国王夫妇跟那一对村公所的父母,他们被很快送上了一辆四轮马车,就因为为了避免这对同样不具备公众气质的夫妇,国王夫妇陪着他们一起就不参加巡游,改由安妮公主两人一起陪伴。

唉……齐天林就要接受更多的讽刺了,还好他自己听不见,这就是柳子越跟玛若最大的感受,蒂雅只看热闹,才不听配音呢,塔塔被她带到了巴黎,笑嘻嘻的帮猴子挠背:“他们应该把小猫带上嘛……”

齐天林确实没有什么不

自在,唯一不习惯的就是这副黑框眼镜的镜片是透明的,让他不能更灵活的躲在墨镜镜片下东张西望观察周围局势,对于他这种人来说,人越多就越紧张,那种不可控性就越强……

他身上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绷紧的皮肤,让安妮愈发心疼,轻轻用手偷偷在他的手臂内侧抚摸:“不用担心……有七千多军方人员和两千多警察在履行安保,你就不要太紧张了,有三千多记者看着我们呢,脸上稍微自然一点好么……”

齐天林有点苦笑:“我就是见不得人多啊……”还是知道伸手扶着安妮登上敞篷礼宾车,只是正要放开安妮的手绕到车另一边,安妮就哭笑不得的捏住他的手指:“你不是保镖,是我的男朋友?”齐天林才恍然大悟……

前面大约十多米就是新婚夫妇的黑色镶金边四轮敞篷马车,如同童话一般的在几匹大马的牵行下,在周围道路两旁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中开始了巡游,然后就是一组马队跟在马车礼宾车之间。

后面才是各国政要名人的礼宾车,但都不是敞篷了……

安妮继续指挥齐天林:“来,试着点微笑……朝着十一点方向,下巴略微抬高点……”

齐天林真想翻白眼了……穿越整个城市到王宫的这段巡游真是要了他的狗命!

嗯,他还有狗鼻子,在马队背后那种特有的马匹味道中,齐天林忽然一下浑身的神经和肌肉都紧张了起来,他闻到了一丝丝硫磺硝石的气息!

来自爆炸物引燃线的气息!

没有任何时间的延误,几乎所有人都在现场或者电视中看见那个礼宾车后座上的男人突然站起来,一把抓过身边的公主,没有任何跳跑或者离开的迹象,就是展开自己的整个身体,摁下安妮的头在自己怀里,尽量用自己的全部身体包裹住同样高大的姑娘!

然后几乎就在所有人刚刚惊诧莫名的看见这个动作,少数没有来得及转过来的镜头刚转过来聚焦,一个突发的爆炸就发生了……

就在大约十五秒钟之前,一封邮件发到了苏威典通讯社以及苏威典国防部,抗议苏威典派兵参加了阿汗富作战,以及对先知亵渎……

所有的部门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爆炸就发生了……

巡游是在斯德哥摩尔的市内大道上,这一段是那种碎石块铺就的路面,就没有其他铺装路面那么一旦埋藏过东西那样明显!

明明苏威典军方在之前几天都对这几条路反复的进行过检查啊!

这个不知道是定时还是用遥控引爆的炸弹终归是爆炸了!

并没有电视电影中常见的那样惊天动地,就是突然的迸发,就好像一个大气球炸开似的,几乎肉眼可见,那个车厢底部的地面一下就绽开来重重的撞击到礼宾车的底部,以安全性著称的礼宾车瞬间就被从中间扭曲着崩开一个口子!

然后,然后就是滚滚黑烟跟尘雾弥漫笼罩了那一部车,几乎所有的镜头都在那一瞬间有个颤抖,真实的把这种震撼传达给了电视机前的所有观众……

柳子越几乎是第一时间就一下伸手咬住了自己的手背!泪水却没有像尖叫声那样被堵住,几乎是无声的一下就从眼角浸出来,那种正处在幸福当中,却突然被斩断夺走的巨大落差感,让她觉得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崩塌……

玛若突然就打翻了自己的水果盘,浑身一软就要滑下椅子……伸出手下意识的想抓点什么,却连嗓子眼都被堵住,亲眼目睹自己爱人消逝的那种视觉和心理的双重打击,让她几乎濒临崩溃边缘,双眼死死的盯住屏幕,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开始剧烈颤抖……

蒂雅就是目瞪口呆,手指停留在塔塔的身上,一动不动,瞪大了眼睛,口中喃喃:“IED么?战区么?”对她来说,这样的场面反而没有那么巨大冲击……

也许正是因为严格的搜查或者管制,埋藏在地面下的炸药并没有太大的量,这种带有政治宣告意图的行为,炸响就是胜利,至于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对效果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所以礼宾车整个开始腾空不到三十厘米高的时候,齐天林已经把安妮牢牢的抱在怀里,把那个身躯使劲的往自己怀里拽,蹲下自己的双腿把安妮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因为那一瞬间的火药气息,说明只能是来自地面的袭击,他的身体和双腿就成了安妮跟车底以及炸弹之间的阻挡……

那一瞬间,他没有思考是不是自己的身体能够抵御这样的爆炸,自己的秘密是不是要暴露在千百万人面前,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保住自己怀中人的性命,用自己性命去换取也在所不惜……

在安妮看来,从齐天林突然起身抱住她的一刹那,身体只有那么零点零几秒的僵硬和不解,但是看到他眼中的急切一下就全身放松下来,把自己完全的交给他,她已经太熟悉这种由他来掌控所有局面的状况了,随着爆炸声响起的时候,这姑娘心中居然满心得意:“哼!哼!哼!”

齐天林把安妮抱得非常紧!就好像一个毛线团一样的紧密,只有越紧,所有的震荡波才会都在他的体内消除,而不会让自己的身体再去撞击安妮,姑娘的一双长腿都被他的双腿牢牢夹住,力图把

所有的冲击力全部用自己的身躯吸收,那一霎那的撞击几乎让他五脏六腑都错了位!一口鲜血噗的一下就吐到安妮的雪白的颈项上,也吐到她那件浅香槟色的高级礼服上……

爆炸无非就是两种伤害,一是爆炸本身的冲击波,另外一个就是爆炸造成的碎片伤害……

这辆特制的沃尔沃高级礼宾车是没有装甲底盘的,毕竟在欧洲大陆已经多少年都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但是厚重的欧洲车系还是比日韩车系的钢材要扎实一些,何况还是王室用车,整个底盘并没有完全崩断,只是两侧骨架上的车门被扭曲着撕开,甚至还压住了地面爆炸飞溅物,让整个爆炸没有对周围十多米外的民众产生更大的伤害,只是车头和前排是正对爆炸物,被一下炸开一个洞,驾驶员半边身子都削没了!

这股冲击波也就是齐天林遭受到的最大挑战,冲击波和金属器件同时拉开了他的背部,撕开一道道伤口……

同时也崩开了底盘上的供油系统,管道里的汽油就被引燃了!

所以接着滚滚硝烟的就是冲天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