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03章 回宫

第三百零三章 回宫

大火的好处就是可以把车辆周围的浓烟粉尘都收敛掉,黑烟只在火焰的上方……

几乎所有的主持人那一刹那都有点口吃,一下就给憋住了,然后反应快的能强抑兴奋做沉痛状:“索菲亚……我们的索菲亚公主……”对新闻人来说,最怕就是没新闻,有新闻才有收视,收视就是一切……

反应慢的还在哆嗦:“我的天……我们看见了什么,我们……这……”

但是几乎所有人在这个时候都看见嘭的一声,一只脚就把礼宾车的侧面一扇门给踹掉,那个平时光可鉴人的车门已经被烧得开始漆面起泡,但起码还完整,却被这样一下踹飞,掉落到好几米之外!

一只同样原本光亮现在灰扑扑的皮鞋伸出来,接着就是破烂残缺的西裤,接着几乎所有人,所有对着电视机和在现场的人,都看见,一个浑身破烂到处都冒着青烟火苗的身躯,抱着一袭浅香槟色的公主裙,那么彪悍的从滚滚浓烟和熊熊火焰中出现了!

随着爆炸声,连前面的玛丽公主殿下和新郎都惊得转头观看,当看见那辆黑色的礼宾车卷入爆炸和火焰之中,未来女王的眼中顿时充满泪水,难以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无数的安保人员几乎是毫不顾忌可能产生的二次爆炸,奋不顾身的冲向那辆礼宾车,可是就在他们冲过去的时候,已经有一道身影抱着他们万般牵挂的欧洲公主,就那么突然冲破火焰站起来了……

然后那个万人景仰,一贯在镜头和民众面前都是气态雍容,仪态万千的索菲亚公主,全身蜷在那个如山一般魁梧的怀里,正一脸嘟哝的娇憨模样,尽力弯腰到处扑打男人身上的火苗,丝毫没有注意自己的裙摆也在起火……

让无数人在悲情,惊喜,诧异之余差点笑出一声来!

齐天林扛住了那重重的一波撞击和伤害,才让缓冲的身体放松,那一瞬间就用嘴盖住安妮的嘴唇,保证她屏住呼吸,不要被爆炸产生的气浪引起呼吸道感染,然后才强忍伤痛尽量起身,踹开车门跳下车来!

两条裤腿已经只有一条,那条被气浪冲刷成条状的裤腿似乎都能看见他的大裤衩,上身的礼服更是变成了条缕不齐的破烂,这就是冲击波的典型症状,所以基本上被炸死的人,只要不是被直接炸掉,都是**……袖口还完整,但是整个背部已经全部撕扯开几乎全部都是血糊糊的一片!那就是被车体上的各种物件炸起来在他身上拉出的结果,至于他的体内有没有什么小碎片,那就不得而知了。

其他地方全部都是黑一

块灰一块的污渍,特别是他的脸上,也被擦出了一道血槽,当然最醒目的就是公主雪白颈项上的那触目惊心的鲜血,公主的脖子看上去现在灵活得很,那就只有是他……

但是就算这样,那个抱着公主的男人,还是迈开坚实的双腿,一步一步的抱着公主离开了那个火焰高飞的车体,带着惊呼声,掌声,欢呼声四起的现场背景声音,直到十几步外被几个冲上来的安保人员接住……

他的背影身后,那个油箱终于被引爆的礼宾车发出了第二次连带爆炸,不过仅仅是油爆,威力更小,但是火光更加冲天,背景更加绚烂!

让齐天林抱着安妮跟这些近身的安保人员一起一蹲身,可就是这么一蹲,他就起不来了……

来自全球各地的电视记者们,几乎不需要导演,不需要特效就拍下了这么一组充满个人英雄主义的镜头……

那个在感知到了危险,用尽全身力气,义无反顾去保护自己公主的骑士!

几乎所有人都看见了齐天林在那一瞬间的动作,既然他能感知到,他起身就完全可以逃离现场,但是他的反应却让几乎所有人都感到由衷的战栗,一种觉得幸福的战栗,他尽可能的展开自己的身体挡住所有的危险,保护身边的女人……

那一刻,无关乎公主或者骑士,只有一个男人跟女人之间的荡气回肠……

齐天林确实是疼得浑身都要散架,火焰更是加剧了他的疼痛,安妮一被别人接过,他就脚下一软倒了下去,理论上来说,那一瞬间他的腿骨是震断了的,背部的体内,如果是一般人,应该都震碎了……现在是在恢复还是别的啥,都是他全凭意志力坚持到极限了……

带着几乎全场的惊呼,安妮拒绝了安保人员要把她拖离到安全区域的企图,脸上满是紧张的扑回去,刚才齐天林在最危急时刻表现给她的轻松,让她现在感到一种由衷的后怕,尽量扶起齐天林的上半身,手足无措的到处扑打火苗,试图按住看起来在流淌的血液,一滴泪水终于滴下来,接着是更多的泪水,看着怀里这个已经被烧得有些焦头烂额的男人……

原来自己毫发无损的代价就是他这样一身的伤痕!

原来在那个时刻还给自己一个笑容加拥吻的他承受了这么多的伤痛……

安妮这一刻的心中真是有一万匹马在奔腾啊!

如果说安妮之前在所有民众眼中最深刻的印象是那个在夕阳下为战地上的尸体悲天悯人的欧洲公主,那么从现在开始,她这个抱着自己心爱的人,有些无助,有些惊慌,但却充满不离不弃的形

象就完全牢牢的占据了所有人的脑海……

那一刻,她不再是那个遥不可及,高高在上的欧洲公主,只是一个在大家身边抱着自己爱人有血有肉的邻家女孩……

如果说之前在阵地上那个用便携式摄像机拍摄的欧洲公主,跟她那个一直伴随在身边的影子骑士还只是一个比较模糊的形象,现在无数台高清设备下的这个场景,这个已经看上有些奄奄一息的骑士和他的公主,就好像一记狠狠的耳光抽向那些之前还在得意洋洋,谈天说地的言语……

什么叫忠诚!

什么叫品德!

什么叫爱情!

什么叫生死与共……

什么叫执迷不悟……

为什么索菲娅公主会毫不眷恋的离开贵族圈子,跟随这个默默无闻,笨拙得有些木讷的男人……

在生与死的关头,那道影子用自己的生命诠释了什么才叫情义无价,而不是那些华而不实的礼仪,风度,那些狗屁不如的东西……

只有用自己生命护卫的东西才是最真实的情感……

的确,有些人是适合在闪光灯光彩体面的生活,一笑一颦都可以牵动观众的心,那不过是戏子,可是有种人就是平时毫不起眼,一旦在关键时刻爆发出来的一霎那真的是光芒四射,亮得简直让人不敢直视!

可以说有多少人在电视机前那一刻都忍不住热泪盈眶,使劲的摇头,真心希望这不要演变成一场悲剧……

又有多少女性在电视机面前本来打算见识一场公主嫁平民的喜剧,结果见证了一场名为生死的爱情,那一刻,那一对身影真是赚足了眼泪!

柳子越跟玛若先惊后喜,现在又大悲,居然伸手抓住对方的手,一起目不转睛的看电视屏幕,似乎这样相互能够得到一点力量,手指还越扣越紧,似乎手指节都有发白的迹象……

蒂雅不紧张了,看齐天林冲出来,就抱着塔塔起身,转头藐视的看这边俩姑娘:“好了好了……没事儿了,在战场上他三天两头都这样的,不用担心了,过两天就好了,我去给塔塔洗个澡……”然后不多一会儿就听见卫生间里传来塔塔呼天抢地的求救声……其实她还是有点紧张,现在拿塔塔放松情绪了……

两个万分紧张的姑娘才对视一眼,惊觉怎么手抓在一起,跟触电似的弹开,都有点泪眼婆娑,就都有点不好意思,可又真的担心,赶紧掉头回去看电视……

根本就没空去思考蒂雅的奇怪反应跟举动。

安保人员冲上来围住两人,另外一些抓出便携式灭火器就冲上

去密密麻麻的扑灭礼宾车上的火焰,快速的拉开一张折叠的反光布盖住残骸以及前座那位司机的遗体。迅速的包围这个事发地点……一切痕迹都是要留待专家分析的。

应急预案迅速启动……

马队立刻上前围住敞篷马车,遮住所有可能的危险,不顾玛丽公主看自己妹妹的焦急目光,就让这一对新人赶紧离开现场直奔王宫而去。

后面几乎所有的礼宾车都配备了大量的军警人员开始包围安全,其实主要也就是爆炸物,高点全部都是各种狙击手,不可能有别的袭击方式,除了自杀式爆炸袭击……

安妮根本就听不见也看不见现场的行为,眼里就只有怀里这个身体,生怕齐天林跟电视电影里面那样突然一个抽搐就一动不动了,所以她的眼睛才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齐天林的脸,用自己带着长到手肘的丝绸手套轻轻在他脸上抚摸,轻轻的低声呼唤:“保罗……保罗……齐天林……天林?”

齐天林本来想开个玩笑说公主吻一下或许自己就醒了,可身上实在疼,况且情况也危急,他可不愿到医院去被发现一点伤都没有,那样的结果,被认为是怪物都是轻的,要是被认为这场爆炸是他的苦肉计就好笑了……

所以勉力睁开眼,用尽力气憋出几个字:“赶紧……回宫,就我们俩,不要医生!”说完他就觉得这句话怎么这么武侠呢?

安妮这个时候是百依百顺了,抱着他起来,她劲也不小,一声喝令:“赶紧安排我带他回王宫,赶紧的……”

纷乱的安保人员立刻调来一部大型越野车,安妮根本就不让人碰到齐天林,把他放在放倒座位的后排,自己高大的身子也蜷在这里背对车头,一个劲的催促前面的侍从:“快!快!回宫!”

嗯,真有点武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