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04章 马上

第三百零四章 马上

于是所有能在电视当中看见的转播就结束了,只能转到各种评论席上,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话语都没有放在了玛丽公主夫妇身上,对那个之前一言不发的低调身影就是铺天盖地的溢美之词:“从我们刚才看到的角度,这位影子骑士真的是充分展现了他所具备的专业素养,这里我们要援引一位专业人士的评价……”

“作为我们专业的特种人员或者军方人士来看,这位安妮公主身边的男士一定是某个著名的特种军方部队的退役成员,结合之前他有关的消息,说他是一位安全承包商,那就更加证明这位先生的战术素养非常高,当然我们不排除在那一瞬间,有感情的成分……”

另一家电视台就主打感情牌:“一定是感情!他跟安妮公主之间的感情才会让他在那个时刻有超越一般人的行为举动,试问我们所有人,有多少人在那一刻有那样的勇气,不逃走,展开自己的身体去保护自己的爱人?”口气简直咄咄逼人,这肯定是一位女主播,柳子越再一仔细看,这可不是那位杰西卡女士么?心思被岔开一点,拉玛若看。

杰西卡话音一转:“所以说到这里,我就不得不说,我真的在那一瞬间就爱上这位影子骑士了!屏幕前的观众们,姑娘们,你们有我这样的同感么?”

电视前的两位姑娘几乎是同时呸了一声!

然后柳子越的电话就响了,吓了她们一跳,赶紧拿起来接听,居然是安妮:“我们已经到了王宫,他醒过来了,说自己没有大碍,叫我先打电话通知你们……怕你们在看电视……我……我……”

柳子越听她声音急切,心里却放下了大石头:“那就好……我们也不好过去添乱,你们赶紧处理,能走就早点过来……你,你也多保重。”

安妮有点抽泣:“我……我想说,对不起,我,是觉得如果因为我,导致你们失去了什么,我会很内疚……”这有点二的公主,那颗善良的心是真高于一般人的。

柳子越明显也有点吃惊,但是尽量控制语言跟表情:“我跟玛若在一起,你们都没事就好,不要想那么多……赶紧去照顾他,早点,回来……”

玛若专心的凑近耳朵在旁边听,柳子越还开了免提,所以她也参与一句:“让保罗准备一个签名本,来看望他的名人都签个名!”

安妮终于笑了,哈哈哈的就答应着挂了电话,柳子越也笑,转头看玛若:“这倒是个好主意……我现在心情很好,晚上怎么庆祝一下?”很多细细的情绪还在品尝,但是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很想让她笙歌

一下。

玛若转转眼珠,脸上也有抑制不住的笑容:“那……我请客,阿伦杜卡斯餐厅?”一直都听说那里号称最贵,跟齐天林这粗胚去简直有点牛嚼牡丹的感觉,现在这样有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去,貌似很合适?

柳子越显然也听说过,眉毛一阵好看的展动:“蒂雅……你玛若姐姐请客了……准带猴子进场不?”蒂雅才抱着湿漉漉的塔塔过来。

玛若笑得趾高气扬:“开着恩佐去吃饭,不许进也要进!”

柳子越顿时好奇:“怎么坐?”恩佐可是只有两人座呢,那么贵,居然只能坐两个人,真是没天理。

玛若更加趾高气扬:“你抱着她跟猴子不就成了!”

于是瞠目结舌的第一高档餐厅的侍者真是有些纠结的接待了这三位驾着豪车,却又带着一只穿着衣服带着棒球帽猴子的年轻美女……

于是总在姑娘们欢乐刷卡的时候,齐天林在苦难,被安妮抱着进了她的房间,在此之前齐天林从来都没过来这边,规矩上也不太允许,毕竟没结婚,现在安妮可有些不管不顾,丝毫不顾及一身炭圆似的齐天林会不会把洁白的床铺弄脏,把他放在**,就要跳起来去喊医生,却没曾想齐天林招招手:“别……别去喊,你去多拿些绷带和夹板过来,别人问就说我这种军方人员不能随便接受什么医生的资料。”动作一如正常人一般轻快,对他来说,最痛苦最难受的一段已经过去了,现在他就是一个完好无损的家伙了,要马上跳起来打套拳都没一点问题。

安妮有点奇怪,但是绝对百依百顺的就探头出去给外面等着的一大票侍从提出了要求,又锁上门回来,开始有些好奇的看着挠头的齐天林。

是啊,对齐天林来说,是有些挠头,他能瞒过那么多人,可怎么瞒过自己的身边人呢,想了又想,招招手:“你,过来坐下,我给你说点事情……”

安妮袅袅的走过来,轻轻的就跪在床边,双手放在床边,反正有厚厚的羊绒毯,眼中看见齐天林肩头已经结成血痂的伤痕:“我的骑士……现在应该是我的爱人了,对吧?”眼光中浓浓的情思谁都读得出,齐天林当然也不例外。

想一想,他干脆就伸手把自己肩头的血痂一下撕开,在安妮的一声惊呼中,就看见里面干干净净,一点伤痕的白印都没有!

外面立刻就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安妮跳起来,过去开门,死死挡住不要人进来,只接过绷带和夹板:“保罗有保密身份,受伤不能接受外界治疗,我会给父亲解释……”然后又关上了门,把巴巴赶来的御医

给挡在了外面,自己三步并作两步的跳回齐天林身边:“怎么,怎么回事?”

齐天林有点无奈的笑容:“也许就是你说的基因,我有这种愈合的基因……”说着他拔出腋下的战刃,在自己的肩头轻轻的划了一刀,就对安妮演示了一把什么叫自愈,高速自愈。

这个有点二的姑娘捂住自己的嘴,睁大了那双漂亮的深灰色眸子,楞了好几秒才支支吾吾:“你……你是吸血鬼?”满脸的认真。

齐天林哭笑不得:“老子是华国人!”

安妮居然伸手接过战刃,齐天林以为她要试验,就亮出肩膀给她,结果这二姑娘给自己手指一拉,一道口子,血就飚出来了!

没什么意外的飚出来,安妮惊呼:“不是刀可以止血呢!”

齐天林差点没晕倒:“我给你说了是我自己的基因这样……来,等会儿再说,我去洗澡,自己缠上绷带夹板,总之你可以把这些血衣交给他们检查,保证是我的血,但是我不愿被科学研究……”

安妮果然非常人,站起来点头:“那当然!自己家的好东西就不能外传,这在王室都是家训……”伸手就要扶着齐天林起身,齐天林心里石头落地,一跳就起来:“不用扶,我现在好得很……”

安妮恍然大悟:“哦……怪不得!怪不得上次约翰叔叔说你中了两枪,结果你没事儿人似的……哦!怪不得!怪不得蒂雅一直都说你根本就不怕,原来她根本就说的是事实!”

齐天林捂她的嘴:“小声点……好了,好了,待会要是非要来看就麻烦了,我先去洗干净了包扎,把东西都留在一边……”

安妮有要求:“我帮你!”反手就挂在他脖子上,刚才的心理冲击还是有些大,现在乍然听见他没事儿,突然有种大轻松的感觉,就完全不按照平时风格的有点撒娇,何况无论齐天林有没有自愈的能力,爆炸一瞬间的心理感受让她有些从未有过的幸福感觉,现在想释放一下。

齐天林啼笑皆非:“我现在好手好脚的,啥都能自己做!”

安妮低头看自己的裙子:“我也脏了!一起洗……”确实脏,浅香槟色的长裙被到处都蹭上污渍,裙摆跟几处皱褶花更是被火苗烧掉了一些,这也就罢了,安妮还一把拉散自己的头发:“你看看看……头发都烧掉了……我要洗头!你帮我洗……”索性就抱在了齐天林的身上。

齐天林不耽搁时间,一伸手就把安妮抱起来,安妮的手就一下挂在他的脖子上,个子太高,脸就靠在他的脸旁边:“你那样对我,我很幸福……”

天林单手打开巨大的公主卫生间门:“你是我的女人嘛,我保护你是天经地义的……”

安妮就被这句话打倒了,不说话的近距离观察他脏兮兮的脸颊,琢磨点什么,就是不松手……

齐天林力气大,单手抱着她到处开水,安妮有要求:“用浴缸,不许淋浴!”齐天林看看那个浴缸,只觉得自己在渝庆那个别墅,说起来还是当地最高档次,嗯,他和柳子越那个主卧,还没有这个卫生间大,至于那个浴缸,两米见方的一个扇形冲浪池,也对,小浴缸,安妮的脚恐怕都不能伸直,日本的浴缸就常常很小,倒也适合那个岛国女人的小象腿。

等待注水的阶段,齐天林还在安妮的指挥下,到外面找衣服,拿绷带夹板,总之就真是一副比健康人还活泼一百倍的样子。

却浑没注意到被他抱在怀里的姑娘,把脸颊靠在他的耳边,随着他的动作慢慢摩擦,一张脸是越来越红,抱着他的手也越来越紧,直到热热的气息呼到他的耳边:“我要马上变成你的女人……”

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