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05章 大恨

第三百零五章 大恨

哪有事事都遂人愿的,安妮难得感觉这么好,可刚刚把双方身上的衣服剥完,双方算是第一次坦诚相对,外面就山呼海啸的敲门了……

声音不大,就是细密得很,一直敲……

让打算忽略这个声音的安妮根本无法集中精力研究生理机能……

齐天林忍不住嘿嘿嘿的笑起来,安妮可是一个比较追求完美的姑娘,这么完美的时刻,完成一个有点纪念意义的事情,结果一直打搅!

安妮简直有些火冒三丈!

随手抓起浴缸边的一张毛巾裹住自己就跳出来,反而是齐天林一把抓住她:“多半来人了,还是包住我再去开门……”

安妮想想也对,七手八脚的就开始到处乱弄,主要是把头部跟四肢胡乱的包住,夹板也乱用,总之就只露脸出来,最后颇有些僵手僵脚的齐天林还是安妮给抱上床的,这姑娘情绪调整能力强,一脸的笑:“说好了,可跑不掉,等这一档子过了再继续!”

拿被单把齐天林盖住,已经换上了睡袍的安妮才稍微规整一下自己,过去开门,结果外面居然是国王夫妇!

耐心真好,两人这会儿起码也折腾了十多二十分钟,夫妇俩就这么在外面敲了十多分钟?一代平民国王的称号真不是白来的,比一般爹妈都还温文尔雅,不过安妮也绝对不会出现怒气冲冲开门大吼的场面,这皇家气度还是真不一样,不是一般咋咋呼呼的小爆发户可以比拟的。

当妈的还激动点:“你没受伤?他……现在怎么样,怎么不去医院?”

安妮以退为进,干脆把爹妈让进屋里来:“他经常受伤,有自己的处理方式……上次约翰叔叔他也中了两枪,你们是知道的,他也是自己治疗,这种事情还是不对外的好。”然后就把那个**的木乃伊给现在父母面前。

还是没有一般人家的感恩戴德或者情绪激动,国王依旧保持那种风度走过去,只是周围没外人,还是伸手用几根手指快速跳动的敲了敲床边:“这样……能行么?”

安妮卖大力丸:“他们这种人都是枪林弹雨的,这种事情很常见了,您也知道那些国家训练钢铁战士了,残酷得很。”

王后就随意的拉了个墩子,应该是安妮平时用来换鞋或者搁脚的,粉蓝色圆形的,她就坐在上面在床边,伸头看看齐天林勉强露出来的一点眼部:“能听见我说话么?”

齐天林就佯装艰难的把眼睛眨巴两下,王后点点头:“作为母亲,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既然爱她,这就是你应该做的,我

很喜欢你这样的做法,作为一个女人说,我也很欣赏,所以你得向我保证,以后会一如既往的这样对待她?”

齐天林就再眨巴几下……

国王就这么站在王后的身边,很挺拔,头发基本上都白了,随意的看看床尾那边散布着的一堆血衣跟破布片:“身为王室,这样的事情对我们来说也才是家常便饭,安妮跟你在一起,也好,起码让她一生无忧,好了……我们就是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后面的事情我们会处理,先休息吧,安妮自己知道安排……”对于王宫来说,这个时候才真是像小孩子受了委屈面对父母,想要什么都可以。

安妮赶紧恭送父母出去,王后打量一下她的睡袍,小声:“你这……没穿内衣?”开口能瞥见点什么。

安妮有点红脸,她这当妈的可是超级人精:“慌嘛……好了好了,待会儿的晚宴我就不参加了,我想陪着他。”

王后理解:“看情况吧……现在街上可是一团糟,之前还没炸,侍从官就给你父亲通报了有警报,还没来及说什么,然后马上另一个侍从就过来通报你们被炸了,你不知道那会儿我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安妮抱住比自己略矮的母亲:“有他在……我永远都是被保护的……”然后有点咬牙:“是谁?血统精英分子还是极右翼?又或者是我的疯狂粉丝?”

王后撇嘴,不过很优雅:“还能是什么,民族主义极端分子,已经基本锁定了,从英兰格过来的一个阿拉伯人……甚至有网站和组织已经宣布了对此事负责……”

安妮有点狂躁:“我……这算什么?”

王后摸摸女儿的发丝:“谁叫你生在这个家呢?好了,去照看他吧,我算是能明白你为什么非要跟他在一起了,我也喜欢这种踏实人,你父亲就这样……”

安妮看看站在两三米处不疾不徐的等着太太跟女儿说话的老国王,想起他那点风流韵事,突然就笑起来:“对对对……真的很像!”然后就恭送额娘跟皇阿玛离开,自己才欢欣鼓舞的跳着回来锁上门坐到床边,还在咯咯咯的笑。

齐天林演戏演全套,难得拆身上的东西:“怎么?”

安妮就咯咯咯的拆他的绷带:“我妈说你跟我爸挺像,真是以后我看要是你的夫人跟女朋友还有小萝莉曝了光,我正好拿这句来堵她的嘴。”

齐天林笨拙的伸手挡她:“你干嘛呢……好好说话。”

安妮手上灵活:“你说干嘛,刚才被打断了,现在好好酝酿……”

齐天林嘿嘿笑:“不着急嘛……待会儿万一又有

什么人来,难得又裹绷带,烦死人。”

安妮有自己的看法:“情绪、时间、意义都刚刚好,所以就要抓住机会画一个完满的句号或者感叹号!”

齐天林继续挡来挡去:“我也想,可你不觉得外面人挺多,要是你欢喜起来想叫两嗓子,不是挺憋?”

安妮哼哼:“我这里静音好得很……赶紧的,别磨蹭,你现在都被捆成这样了,哪里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齐天林一边躲避一边回忆自己看过不多的书:“这个情节怎么就跟韦小宝被建宁公主给折腾那段挺像的?”

安妮有看过这种经典武侠小说:“对啊,我去找个什么来点火烧烧你?”还边说边舔自己的舌头!

换上了睡袍,现在两人一阵嘻嘻哈哈的逗玩,大开领的斜口就有些敞开,颤颤巍巍的山丘自然就给齐天林看见,安妮低头瞥一眼,满意:“不错吧?”

齐天林是真有点反应了,伸手抱她:“满意……满意极了,就算你不是什么公主,都满意!”

安妮真是从没这么顺从过,斜倚着就靠到木乃伊上,不慌着解绷带,声音有点变沙:“和我想象的差不多……我的骑士……嗯,接下来,我们就应该尽快有个孩子,看看我们这样优良的基因,会不会延续到孩子身上……啊,我是多期待这件事了!”公主总是比较擅长计划。

齐天林浑身绷带抱着她还是觉得蛮有手感,扭过自己的绷带头看她:“你怎么对我这样的体质不感到惊讶?”

安妮正在练习迷离眼神:“这有什么惊讶的,历代帝王传说中,这些无法解释的事情还少了?没有点这样那样的诡异事件,根本就无法写就整部欧洲王室历史,就更别说那些吸血鬼和古城堡里面的传说了,别打岔……我……这样算不算性感?”

齐天林不回答,直接就用绷带露出来的嘴亲上去,还别说,满是纱布中间露出这么一张嘴,亲吻的感觉还真符合安妮对于浪漫特别的定义,心满意足的眯上自己那对茶色的眸子,轻轻的把同样金色的长长眼睫毛在齐天林的纱布上刮蹭,她的嘴唇没有柳子越那么丰厚,和玛若同样属于比较纤薄的,但是又没有玛若那么长,齐天林真是下意识的心里就做了个小比较,蒂雅还没有这么正儿八经的品尝过,就暂时不参与了。

可是嘴上的动作还是激烈啊,齐天林的手也开始在安妮的身上四处游动起来,真的没有内衣,腰间的带子这么一松开,真是放开了让齐天林肆意轻薄啊,特别是那纯绒的睡衣,格外的柔和,衬得姑娘的皮肤也格外光滑,只是齐天林带着纱

布的粗糙手指这么摩擦过去,就激起公主的一阵小扭动。

安妮还睁开眼,有点小喘息的看齐天林,声音有点诡笑:“公主这个身份……有没有催情的成分?”

有!当然有,不是有很多人都对明星什么的感兴趣么,何况公主了,还是大名鼎鼎的欧洲公主,而且还是这么情投意合的状态,让齐天林这颗男人的心脏真有些澎湃,拉着安妮的脸靠到自己已经被安妮胡乱扯开,露出些皮肤的胸前,让她听自己的心跳:“激动得很!”

安妮就继续拆卸工作,口中不耐:“那你还不搞快点?”

是啊,她都能看见齐天林的腰腹下面绷带下面隆起了一块,还吃吃笑着去碰了碰,她对这事儿了解程度可不少,眼波里都能淌出水来了,轻轻的摇摆着拉开自己的睡袍滑到手肘上,露出了白皙完美的上半身,下面金色的小草从也若隐若现……

好吧,齐天林确实来状态了,虎躯一震,真打算试试自己能不能屈肘弯腿直接把绷带给绷断了,就听见公主那扇大门又开始哔哔啵啵的敲击起来!

安妮简直大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