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07章 确立

第三百零七章 确立

宴席开始以后,安妮还在给自己的空位子整齐的摆放刀叉和餐巾,表示自己随时在她的身边,甚至中间还偷偷的抬起头对着镜头做了个俏皮的笑脸,也被全世界关注这场婚礼的观众们捕捉到了……

真是值得祝福的一对。

可齐天林就饿着肚子了,无所事事的伸手刨过安妮床头的电话,艰难的拨号给玛若:“吃了没?”真是华国最流行的问候语。

玛若很有点惊喜:“没事了?”

齐天林无聊:“饿着呢,你呢,让你担心了,不好意思……”

玛若居然回答:“是我们……我们现在一起在外面吃饭庆祝你们劫后余生!”

柳子越听见这话笑着抬了一下眉毛,正在帮蒂雅轻轻的舀一勺看起来就跟艺术品差不多似的菜肴,塔塔原本是绝对不允许进来的,只是打扮得实在整齐,玛若又表示自己会负责,对方看在摸不清来路的大富豪,也就应允了。

可蒂雅用小勺尝了点味道:“一般般,没有胡子给我弄的东西好吃……”随意的就把一碟三百多欧元的奶油蜗牛递给塔塔了,对她来说才是真的超越了钱这个概念,可以随手把恩佐送给玛若,也不介意那个庄园要不要算自己的产业,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在那个最艰难又是最难忘的岁月之后,都已经变成身外之物。

柳子越有些认真的看着她:“今天他的状况,你不担心?”

蒂雅转头看她,现在关于礼仪她还是要进步了很多:“担心肯定有,但是他一直都是这样在生活,以前你也给我看过他在孟买的录像,对你来说,也许就是这两次,可他除了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其他日子天天都这么过,所以我还是决定这次他回来,我就跟着他一起去上班……”现在她也拿到了一定的从业资格证,貌似可以外出打工了。

玛若也在炫耀这边的美食:“味道确实……嗯,什么时候我们俩也来?”这姑娘打起电话就容易沉浸到个人世界。

齐天林越听越饿:“我一个人躺在病**呢,安妮去参加婚宴了,饿死了……”

玛若顿时有点小内疚:“真的?我能做点什么?”

齐天林笑:“陪我说话?”

玛若悄悄看对面:“你老婆在呢……”真有偷情的感觉。

柳主播耳朵多好:“当我不在……你们好好聊聊,帮我问候他的身体,蒂雅,把猴子的皮绳拉紧点,别让它溜下椅子去。”

这可是著名的米其林三星级餐厅,算是评价拥有绝顶美味的佳肴,通常一道菜都是数

百到一千多欧元,所以来来去去的无一不是达官贵人,一般的游客都没这个底气儿进来试试,这么一只猴子坐在那里,还是让走过的食客很有点惊讶,还好亚亚一直把塔塔教得好,坐得还挺端正,其实蒂雅给它带上皮绳也不过是为了给餐厅看,平时这家伙就够听指挥了。

看着小姑娘自己随意的切点蛋糕自己吃点,掰一点给塔塔,柳子越深思熟虑:“你就打算这样陪着他一直在那些地方厮杀?”

蒂雅学着有点成熟的撇一下嘴:“胡子说过,我们都是适合那些地方的人,回到这种文明社会都是来度假的,只有在那里才有我们的生存法则。”

柳子越真有点嫉妒了:“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想法的?”

蒂雅不用回忆:“从他把我救回去开始,我就是他的了,我理所当然的应该跟他在一起,你不用询问我关于你们的事情,我没什么看法的,他要怎样就怎样,我只在乎他。”

坐在豪华餐厅里,这个依旧穿着一条黑色长裙,随意的带了一顶棒球帽和战术墨镜的小女孩儿,即使吃饭也只是摘下墨镜挂在胸前,随口淡淡的说着自己的感情,一点没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让柳主播真有给她做个专访的冲动:“听起来是一段很美好的感情,只可惜是我的丈夫,算是个瑕疵,其中最难忘最美好的是什么?”

蒂雅终于笑起来:“喏……就是吃的,是他让我重新有活下来的念头,也开始吃上东西,然后吃到好吃的,只是无论怎么样,我都觉得只有他那时千辛万苦给我弄来的一点吃食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这些东西不过都是好看罢了……”随手就把沉甸甸的金属小勺扔到盘子里,她是真对这些口味的东西没多大兴趣,真不是矫情。

谁曾想突然一个掌声就在两人背后响起,吓了她们一跳,蒂雅更是右手就放在了裙边,差点跳开来转身。

一个带着圆眼镜的大厨站在她们背后鼓掌:“小姑娘年龄不大,倒是说出了美味的真谛,对人对心才是真的美味……来来来……这是今天赠送一份王冠蛋糕……”他推着一个金属小车,上面摆满了五寸的半球形蛋糕,无一例外都在顶部有个小小的皇冠。

后面居然还跟了解说人员:“这是为了庆祝苏威典玛丽公主大婚准备的特别赠品,今天每张桌子都可以享受这份美食,而且是由杜卡斯先生亲手送上!”

叽叽喳喳的玛若也注意到了这点,兴奋的在电话里结束:“好了好了……这边有因为安妮她姐姐的赠品,嘿嘿 ,我们吃蛋糕了……帮我谢谢安妮,真是沾她家的光了……谢谢

玛丽公主……”

跟各国达官贵人没少打交道的头号御厨显然也听见这几句话,眉毛一阵乱跳,不知道这位十足平民气质的姑娘是在开玩笑还是拉虎皮,笑着指挥副手奉上蛋糕就到下一桌了……

齐天林也终于等来了安妮,毕竟他从电视上也看见安妮偷偷起身跟姐姐和母亲耳语两句就从后面的幕布消失了。

这姑娘提着几个纸袋就回来了,关上门眉飞色舞:“总算是逃出来了……”

齐天林脖子都伸长了,安妮才斯条慢理的开始从纸袋里往外拿东西,居然先就两根蜡烛,然后她自己的房间五斗柜上就有一对看上去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古董烛台,专心致志的把白蜡烛给放上去装好,齐天林都饿死了:“喂……我等着吃饭呢,搞什么蜡烛!”

然后再拿出来的居然是一束花,粉红色,安妮还得意:“在我桌子上偷的,几乎所有人都没注意到,嘿嘿,沾点喜气……”齐天林差点没背过气!

然后才是从一个纸袋里开始掏吃的,两只龙虾,个儿挺大的那种,直接就放在纸袋上,上面的汁水还在闪光,然后鹌鹑蛋加蔬菜加萝卜汁又是一道菜,只能把纸袋给卷起来摊开,最后也是这样摊开,牛肉烧土豆加西红柿跟胡萝卜还有白菜!一锅烩的……

齐天林其实现在可能耐饿了,只是心理上真饿得很,不知道是不是大面积的修补恢复身体耗费了太多能量,抓过安妮笑吟吟递过来的银叉,用手指扒开嘴边的纱布就开始大快朵颐:“你怎么都没说给我弄只烧鹅回来?啤酒呢,再弄点啤酒,多带劲?”

安妮就笑着从最后一个纸袋里面拿出一瓶香槟酒,还有两个用纸袋裹好的高脚香槟杯,根本不借助男人,就熟练的嘭一声撬开瓶塞,倒上酒递过去,齐天林咕嘟一声就全部喝了,安妮才不在乎他遵不遵守什么喝酒的品味,又给他添上,齐天林又咕嘟,当成饮料润喉,反而是安妮自己照足了规矩礼仪一点点抿,满脸满眼都是笑意的看着他吃。

齐天林不自在:“看着我干嘛,打哪弄的这些菜?味道一般般……”

安妮还是笑:“婚宴就是这三道菜,我每样给你弄了点……”自顾自的就点蜡烛,还关了灯,笑眯眯的端着香槟酒杯,自己喝自己的贵族酒。

齐天林鄙夷:“我们华国我从小就听说过笑话,国宴是四菜一汤的标准,但是每个菜都是七八个拼盘,你们这傻不拉几的也太不讲究变通了,都公主结婚了,还这么抠门,赶明儿要是我们结婚,我说还是请我们华国的厨师来搞四菜一汤,保证叫好又叫座。”

齐天林正在抓着大龙虾劈叉呢:“随便……”然后看看手里的虾子想起个典故,笑着看姑娘:“咋了,你今天晚上打算把我煮了?”指指两边的蜡烛。

安妮摇头:“不了……事不过三,再来一次,我就不知道我会不会有什么心理阴影,我在伦敦订了房,从这儿走,我们不回巴黎去伦敦,度一个周末再回去?”

齐天林含着虾子钳点头,含含糊糊:“好!回头我也要去伦敦的承包商公司报到,以后估计回来就是伦敦跟巴黎两边跑。”

安妮端着酒杯靠着他玩杯子:“那就这么了,我就不去巴黎跟她们凑热闹,你回伦敦就过来看看我?”

也在试图通过不太正式的方式,把相处的方式方法给确立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