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08章 大松一口气

第三百零八章 大松一口气

确实安妮也没法做啥,连同床共枕都做不到,晚间是有侍从过来守着齐天林的,公主必须另外找地儿睡觉,搞得齐天林也只好绑着绷带睡觉……

因为绑着绷带不得不多停留了几天,总不能这样活蹦乱跳的就走了吧,所以这几天真是齐天林最难受的几天,每天都只能躺在**,接受来自各种达官贵人,社会名流的看望,搞得他觉得自己像只动物园的猴子……

安妮倒是习惯,笑眯眯的坐在他旁边,没人呢就坐在那给齐天林念英文版小说,说这是最典型的贵族化生活方式,差点没把齐天林的牙给酸倒。

不过陪伴猴子的自然就是狮子,小猫终于被牵过来……

快两岁的小猫,已经有正常狮子的体型了!浑身缎子一般丝滑的土褐色皮毛,安妮还得陇望蜀的撇嘴:“要是是一只黑色的就漂亮了……”然后就被恭恭敬敬的请出了她自己的卧室。

这是一头小母狮,没有蓬头的长毛,只有略微疑惑的眼神……

这些日子它都是被单独豢养起来的,这些皇家园林有的是饲养各种大型动物的经验,只是小猫略微特殊一点,分外的安静,这也是安妮要求了之后,被同意在她不在场的前提下带过来的原因。

齐天林能说话,礼貌的要求把小猫的链子扣好在窗台固定以后,就请饲养人员离开,关上门,他才慢慢起身过去笨拙的解开小猫脖上铁链:“还认得我么?”

身长一米六左右的小猫体态安详,没有什么焦躁的情绪,解开以后也没有什么剧烈动作,只是先侧卧倒下再把那健美的上半身略微侧过来看着齐天林,真的就跟一只大猫没什么区别,可这个接近狮身人面像的著名动作实在是说明它还是一只非洲狮。

齐天林也不着急,就笑着溜回自己的**,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这只大宠物,似乎他的动作提醒了小猫什么,这只陆地上最强大的肉食生物有些摇摇摆摆的起身,慢吞吞的朝床边走来……

其实在狮子的群体中,齐天林知道雄狮是什么都不会做的大男子主义,傻不愣登的,只会吃,从捕猎到生育全部都是雌狮在干,起码在非洲都是这样,小猫这种体型这样的年纪正是狮子最迅猛最强壮的时候。

于是眼前这只狮子疑惑的眼神只持续了不到几秒钟,就突然上半身腾起扑过来!

齐天林瞳孔都放大了一下,差点伸出拳头准备先下手为强,可是他那鹰隼一般的眼力看见小猫的爪子尖一下就收进了狮掌里!

再看看那似乎没有什么暴虐之气

的灰绿色大眼睛中似乎流露的是喜悦,齐天林就提心吊胆的硬受了它这一扑,反正对他来说只要不咬,绷带夹板也可以抵挡一下,再受点伤也没事儿……

可是小猫完全就错误估计了自己已经长大的体型,欢天喜地的就扑进齐天林的怀里企图撒娇!

一只巨大的雌狮子撒什么娇!

顿时就把公主**的床褥被单搞得一团乱,还把自己那甩长的舌头带着大量的唾液在齐天林脸上**!搞得齐天林不厌其烦:“搞什么!不刷牙!这么臭……给我滚开!给老子滚!”挥舞着自己的绷带手脚把小猫踹开!

小猫越发来劲,也许从小的宠物生活加上塔塔跟亚亚的潜移默化,在那跟着齐天林一年左右的流浪航海岁月里,这只大狮子压根儿就把自己当成了一只猫,欢天喜地的就在**地毯之间跳来跳去,不停的往齐天林身上扑,多久没有人没有猴子陪它这么玩了,那得多兴奋,把齐天林的胸膛撞得那叫一个碰碰响!

最后实在忍不住,拽着小猫到卫生间去,因为外面的东西看着都是贵重物品,实在是觉得有些心疼,带进浴缸里面给小猫扎扎实实的洗了个澡,还用刷浴缸的刷子给小猫挤上一整管牙膏刷了个牙,小猫就使劲的张大嘴,生怕咬住了他。

最后齐天林还是忍不住要跟安妮炫耀的心思,打电话把她叫进来,偷偷摸摸的安妮过来一看见自己乱成一团的卧室就瞠目结舌:“你们这是打了一场架么?”她是背着动物管理员进来的。

齐天林抱住小猫的狮头,这家伙有点跃跃欲试:“它把我当成它妈了嘛……”也对,当时离开狮妈妈就是齐天林在给它喂奶,蒂雅那会儿的脾气可不算好,动不动就打骂小动物的。

安妮也有点惊叹这么大的小猫,试着坐在齐天林旁边,慢慢伸手摸这只土褐色的狮子身上柔滑的皮毛:“要把它带走?”

齐天林摆个无奈的表情:“这次不太可能吧,回头安排好了家再把它弄过去。”

安妮盘算:“伦敦不太现实吧?”

齐天林摸下巴:“还有只熊呢……我得想想……”

安妮还没听过这茬,很好奇……

可就算是有小猫天天厮混,一周时间,齐天林确实就忍不住了,大清早等安妮一来就要求走人,安妮其实也期待自由,找了套厨师的衣服,够胖,就把齐天林连着绷带给穿起来,只解开脸上的,给父母说了一声,两人就坐在她的闺房化妆,小猫没事儿的就趴在旁边扇尾巴。

按照柳子越的叮嘱,安妮坐得端端正正,用眉笔和眼影笔在

齐天林的额头轻轻描涂,毕竟眼部是最能体现一个人面部特征的地方,现在的齐天林算是真的一战成名天下晓了,现在外面还不知道有多少的摄像机跟镜头都对着这里希望能够捕捉到他的样子,毕竟那段在宴会上播放的录像,事后被各种八卦媒体转载和分析,得出结论,影子骑士应该就是躺在索菲亚公主的**!所以人应该还是在寝宫内部,何况这些天这边的礼宾车真是川流不息,大多数参加婚礼的贵宾都到这边来走了一遭,因为一般情况是国王夫妇在王宫那边送别的,来寝宫就比较特别了,于是这边也就成了蹲守的重点,希望能够获得任何一点小道消息

齐天林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这张脸,安妮为了干净利落的出发,就把所有的头发紧紧的收到后面挽起来,前面看着就跟剪了个短发似的,有点简单的三七分,只是额前有一缕这么斜掉着,有些高雅中的俏皮,也让她那个本来宽阔干净的高额头多了几分生气,眉毛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刚刚无意的自己修过,很宽,可是因为她的铂金色发色不明显,除了增加点贵气,没什么帮助,倒是反衬出眼睛的格外大,怎么形容呢,以齐天林不多的文化知识来形容这双眼睛,就是两个平行四边形!

茶色的眸子在眼睫毛和眼白的衬托下,定定的就只看着他,从那明亮的光影之间,齐天林甚至能从眼眸的深处读出自己的模样,像个哈哈镜似的。

安妮的脸型应该说是属于倒锥但下巴略微有点方的脸型,除了端庄的感觉就是显得很有自己的主见,可是齐天林这么破天荒的仔细打量,才发现她一贯被长发遮住的耳朵居然有点怪怪的。

怎么说呢,就是那种有点外翻,上缘外角又有点尖角的样子!就好像长耳鹰鼻的精灵!

齐天林就赶紧看鼻子,鼻梁有点长,非常的高,而且是顺着眉头这么一路下滑翘起来,绝对没有难看的中部隆起,也绝对没有他想象的鹰钩鼻头,只投下一点点阴影在安妮的人中,也就对着那双粉润微红的嘴唇

似乎所有的情感都集中在了这一双嘴唇上,上缘平平的有个漂亮的小曲线,下缘才是完美的半圆形,不知道用了什么唇彩还是自然天成,那些许的反光一下就引诱齐天林伸嘴过去盖住,用自己的嘴唇去感受那份润泽。

也许是这种氛围,这种画眉的感觉让齐天林分外的柔软,无论他的唇还是他的动作……

安妮拿着化妆盒跟化妆笔的双手,极其自然的就滑开挂在齐天林的脖子上,闭上眼拉起点嘴角的笑容,享受齐天林这突如其来的亲昵,试着把自己的唇轻轻的启开,放齐天林

这贼子进来游览。

只是齐天林苦于自己的绷带手臂不能折弯,不能好好的在安妮的背上游动,只能这么跟两根筷子似的夹住姑娘,搞得安妮很有些痒痒,不过投入的状态之下,忍住了……

可是就在两人的热吻刚投入一些,小猫就跳起来,欢天喜地的在拥吻的两人周围打圈,一副对两人亲热感到眼热,强烈要求加入的表情,动静非常之大,搞得安妮白着眼就打开齐天林:“坐好了!我一定要找个只有我们两人的世界去生活,绝对不能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来打搅我们!”

莫名其妙的小猫就歪着头非要钻进两人之间的腰部,安妮还是有点毛骨悚然:“把你的宠物撵开,我还是赶紧给你弄好出发了!”

最后是在依依不舍的小猫颇有些撒娇的怒吼声中,两人匆忙告别了国王夫妇,搭乘一辆王室车辆,直接奔赴机场,新婚夫妇没法告别,在外面度蜜月呢。

飞上天空的两人终于都有一种大松一口气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