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09章 融合

第三百零九章 融合

伦敦依旧是那么的阴雨绵绵,海洋性气候让这里中是湿漉漉的感觉,从齐天林下飞机开始就觉得有点阴冷,虽然这里的实际气温并不算低,这一点跟他的老家渝庆有些类似。

安妮明显兴奋:“这里就是我的第二个家了,我打算扎根在这里发展我的事业。”

齐天林好笑:“之前你去华国也是这么说的。”

安妮嗤之以鼻:“谁让你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你不在,我呆在那里有什么意思?”

齐天林满足:“真是感谢您的抬爱了,怎么安排的?”两人现在正坐在一辆出租车上,按照安妮的指点,直奔大伦敦区的东部,也就是那个著名的奥运会区域一带。

安妮辗转拿下的这个俱乐部是伦敦第三级别球队,也就是在英超下面英甲之后的英乙球队,一九九五年曾经以五英镑的价格售出,买家比较神秘,是一家体育推广公司,买下以后却花了不少钱来操作,很多人都比较好奇这样一支球队哪里来的资金,现在安妮逐渐破译了这个密码。

英超的球队大多数都是入不敷出的,球员太贵了,英甲跟英乙反而稍好一点,一方面有联赛的运营费用,另一方面可以卖球员给顶级联赛,而且这个国家有相当深厚的足球理念和传统,一个人从小爱上某个球队,很多都会终生喜爱,无论这支球队是社区小球队还是英超的超级大球会,跟成绩和规模无关,重点是那份爱戴的感情。

而这支从来没有升上过英超的小球会老板就是一个在非洲种植咖啡的农场主,生意倒闭之后,他就开始卖出自己手中的股份,只是最后象征性卖掉最后一份的时候只写下了五英镑的合同,而那位利亚比首领的儿子正是农场主的一位债主之一,所以手里一直握有大约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当时也投了一笔钱成立了一家由他的足球圈子人员组建的体育推广公司,核心的三个人是知道这件事的,所以也在运转,但是利亚比战乱起来以后,所有有关利亚比首领家族的事业和财产都被冻结,这个辗转了很多空头公司才成立的体育推广公司居然躲过了所有经济封锁,没有被暴露出来,这三个经理人也不敢让自己被那个臭名昭著的家族联系起来,所以安妮正是发现了这个机巧,才开始慢慢吐出其他球队的一些股份,集中了一些资金不动声色的,从几个不太在意这家俱乐部的股东手中,买下了总共百分之八十的股份……

所以当安妮意气风发的突然带着那些神秘购买下的股份外加那个隐秘的账号出现在这里,并宣布了自己的身份时候,三个知情却绝对不敢打

翻自己饭碗的体育专业人士简直如沐春风!

谁愿意在朝不保夕的暴政王子手下当高管了,跟着这种百年王室的公主,还是最著名的欧洲公主干活儿,简直是天差地别!

只是这只球队面前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没球场……

因为它原来的球场被拆掉重建了一座巨大的体育场,也就是这次奥运会的主体育场!

八万人的超级球场,就算这个小球队拿回这个球场的使用权,以它平均每场比赛三千到五千的观众,嗯,其中还有很多是友情观看的免费观众,真不知道如何能赚到最起码的修缮维护费。

本来有个方案是跟一支英超球队共用,可人家瞧不起!

安妮轻声的给齐天林讲述了这些小故事,出租车就停靠在了一片三层小楼的前面,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以齐天林的观念来看,几十上百年来,除了二战期间对这里有过伤害,都说不上是伤筋动骨,这些社区早就发展得极其适合人类居住了,跟华国目前还在大干快上的到处都是大兴土木有很大区别。

红褐色镶白边的小楼上有一个红色的徽章,两只飞龙相对站在一个标有1881字样的足球上,这就是拥有超过一百三十年历史的莱顿东方俱乐部,一个一直都在各种传说中跌宕起伏的俱乐部。

其实那个五英镑买的只是俱乐部的名号,光是这片地产就价值不菲了,当年也主要是靠这些地产卖了钱还债,不过眼前在玻璃门里面开门迎接的居然是亨克!

这个高大强壮的PMC自从给安妮当上了保镖以后决定专心做这件事,跟公司申请再也不做别的业务,按照日常收费每周两万英镑的价格带了两个小黑一心一意的守护本国的公主,一看见齐天林,就忍不住上前两步抱住他,使劲的摇了摇:“感谢上帝,感谢是你在她的身边!”安妮去齐天林那就是他送到机场算交接。

齐天林也报以微笑:“王室有没有格外加强点什么?”虽然已经被抓到的那个阿拉伯人表述整个事件是随机的,并不是非要针对安妮公主引爆,但是王室现在对王室成员的安保工作都提升了一个等级。

亨克撇嘴:“里面就坐了两个非要跟着加入我们小组的家伙,是苏威典SSG的家伙,口口声声说加入我们公司都可以!”以前他参军的时候曾经想加入这支苏威典特种部队的最强队列,没能如愿,山不转水转,现在两个SSG的家伙归他指挥了,哈哈。

齐天林伸头看看,这个大厅算是接待室,后面是一片落地玻璃,外面就是一块标准的草坪足球场,所以玻璃外面还

有一层铁丝网,有一片小小的看台,现在这里就是训练场兼带比赛场地了。一群年轻人正穿着红白两色的球衣在场地上面训练,初中时候简单接触一点足球的大兵哥羡慕:“看上去,这里倒是一份很舒适的工作哦?”

亨克笑着点头:“也有健身房,我们可没停顿训练,有详细的训练科目,反正球会也有比较完整的身体监测设备和体能教练,对我来说,是份美差,希望老板能够成全我以后一直干下去,退休了在球会做个看门的都成!”这个原来只想开个酒吧的雇佣兵自从跟着齐天林遇见安妮,就再也不愿挪窝了,毕竟他才是正儿八经的安妮的子民,那可崇拜了。

齐天林笑:“现在老板是玛若了,你跟她说去……我跳槽去宙斯盾了!”

亨克满脸诧异:“你不管我们了?”

齐天林摇头:“我们始终是一家人嘛……我得去一个更大的平台才能保证沙漠鹰有更好的发展,这件事回头你也给马克他们说说,别误解了我的意思,我不能把所有的视线和焦点都落在公司身上,毕竟我们公司不大,也许太过招摇不是好事情……”

亨克有点明白的点头……

两个小黑崇拜的就是齐天林了,一男一女,都穿着球会的标准T恤跟运动裤,一脸严肃的站在旁边,T恤的右侧后方有个隆起,表明是有装备的,目光不停想跟着齐天林,可训练教导又让他们必须跟着安妮,一点没有亚亚他们那帮小子的嘻哈风格,蛮严谨的,齐天林笑着过去给两个小黑一起抱一抱,两人才有点欢欣的笑,亨克得意:“跟着我训练保证比跟着亚亚有出息……”

安妮笑眯眯的看着齐天林跟这些熟人打完招呼,才勾勾手指让他跟上:“下面是会客室跟休息室,外面还有一栋楼就是运动员宿舍跟健身房什么的,这就是我们俩的俱乐部,全部都属于我们!”很有满足感,您有个数千万的城堡都不去好好打理来折腾这个五英镑的球会干嘛?

齐天林提醒:“还有百分之十是别人的呢。”

安妮无所谓:“那都是散户,当年前任主席送给自己家人或者朋友的点点滴滴罢了,何况谁敢跟我争?上楼来看看吧,办公区……”

居然还真有那么十来个雇员在上班,不过好像认不出戴了墨镜和棒球帽的欧洲公主,只是有个女孩儿在前面带路直接到后面的一间办公室,一个四十多岁的白人男子正在忙碌的打电话,听见打开的门扇上敲击声,看见安妮,顿时满脸堆笑,三言两语挂掉电话就跳过来:“知道您出了事情,非常的担心,又不知道该表达什么……”转头就

看看依旧花白头发,但是已经拆掉了所有绷带跟夹板的齐天林:“这位就是……伟大的骑士先生?”眼神恰到好处的热烈,一看就是个在商场上打滚娴熟到骨子里的家伙。

安妮笑着介绍:“我的骑士,保罗,就不用多介绍了,这位是杜克,是他一直在保证这支球队在这两年没有什么支撑的情况下,依旧能有小小的盈利,非常能干的一位专业经理人。”

齐天林学着有笑脸握手:“不伟大,您帮她支撑摊子才伟大……”这是真心话。

杜克笑得爽朗:“能为她做事,这是我的荣幸……我非常期待能对外宣布的那一天,想想都觉得激动,我们的广告收入起码都可以变成一个天文数字,之前可是为零的。”

安妮笑得淡雅:“快宣布了,但是出了这件事,你也要考虑到这里会不会变成一个被袭击点,或者周围社区会不会担心被我连累?”

杜克大包大揽:“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附属小镇,算是伦敦东部外围的小地方,来来往往不会有那么多的问题,应该是整个社区都会因为您感到荣耀吧,而且拉动这一带的经济是肯定的……”

安妮有老板派头:“那你先考虑一下步骤吧,我带他到上面去看看……回头我们再开会商量,帮我问其他人好……”

上面一层楼就是她的地盘了,除了前面留给亨克以及小黑作为寝室兼保安室,后面就是她的住所,又带半个露台,看来安妮还真是喜欢这个东西,齐天林也很满意,觉得可以挂上绳索作为紧急撤退的后路……

一个是浪漫,一个是战术,各有各的道理,却能逐渐的融合到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