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13章 开始

第三百一十三章 开始

雇佣兵,其实是世界上第二古老的职业,嗯,第一古老是妓女。

每个国家都有过使用雇佣兵的历史,说到底,雇佣兵就是为出卖自己的军事技能,从后殖民主义时期最繁荣的雇佣兵市场,到企业化的现代死人保安人员,再到背靠合法政府但永远不被承认的 “可拿来当替罪羊的士兵”。

雇佣兵的本质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但是不得不承认,现代雇佣兵的根源就在英兰格……

这个曾经被称为日不落帝国的殖民者国家,拥有罄竹难书的雇佣兵血泪史,但是不可否认人类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战争史,只有不停的战争战斗,才会促进各方面的发展,雇佣兵这个行业也在英兰格不停的顺应世界潮流产生变化,并适应现代战争的特点。

齐天林一大早离开那个王室隐蔽行宫时候,居然在大堂看见了一个红褐色头发的年轻人,仿佛是这个国家的王子,不过他目不斜视的就匆匆离开了,只是因为自己的眼力太好。

坐在这个周围墙面上挂满各种士兵半身像的会客室里,齐天林没有半点的不适应,反而饶有兴致的站起来,看看他们头像下面一点简单的文字介绍和生卒年月,脑海里就逐渐能勾勒出这个公司征战过的大约方位。

很明显,会客室桌面上一份可以随意查阅的公司简介就阐述了这家全称为宙斯盾防务风险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超级PMC公司的大概状况。

冠冕堂皇的公司业务范围是面向全球企业及个人客户提供风险识别、分析和规避服务,提供在线恐怖主义数据库、研究与情报、安全行动和技术服务。

这个公司目前仅仅在伊克拉就驻扎了一千二百人!

在阿汗富、巴林、伊克拉、肯亚尼、尼尔泊以及美国设有分公司以及办事处。

相比之下沙漠鹰真的就好像一个三岁小童。

而宙斯盾在业界最有名的业绩就是2004年在著名的黑水公司四名PMC雇员在伊克拉费杰卢被烧死以后,接手了一份五角大楼三亿美元的合同,接着就在2005年成功的保证了伊克拉总统大选的成功,一个雇佣承包商公司,居然能够保证一系列的选举活动在那个地方得以顺利举行而不受恐怖主义活动影响,宙斯盾的综合实力可见一斑!

所以接着敲敲门跟莫森一块儿走进来的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西装气质男,也是用这样的事件作为交流的开场白:“你也看到我们公司拥有多么彪悍的成绩了,所以你这样的强悍战士加入我们公司,应该是一个双赢的

结果。”

齐天林只是礼貌的笑着点点头,对方明显是有什么话语内容要表达的,莫森更多时候只是作为一个技术层面的陪同,坐在旁边,而且齐天林毕竟也是他招揽的人。

果然,对方客套完以后,就双手五指对顶,把双肘放在金属骨架的沙发扶手上,上半身靠在后背上,表情有些玩味:“你知道我们英兰格的公司跟美国公司有什么不同么?”

齐天林跟着保罗这个标准的英兰格佬的时间够长了,有点笑意:“非洲跟荣誉……”对方的表情很精彩,有种挠痒痒挠到了位置上的得意!

跟美国这个非常依赖石油,简直是有些石油毒瘾症的国家不同,英兰格人对中东的感情远不如对非洲的觊觎,这个长期被他们殖民的黑色大陆一直都被他们各种各样的冒险家们视为后花园跟冒险乐园,所以齐天林拥有丰富的非洲经验以及南非国籍这就让他们有种不一样的认同感。

的确,英兰格这个没落的国家总是用一种复杂莫名的眼光看待自己那个强大的盟友,在他们看来,美国人就是把一切都当成生意来做,战争也不过是生意的一部分,所以战争的每一个局部都可以分拆开来像生意一样外包,无论是后勤,战斗还是驻扎,一切的一切从军官到总统再到国防部长,都是一个个生意人,不过话说回来,从私人承包商公司走上总统以及国防部长的情况真是大有人在。

而英兰格人这种骨子里流露出来说的所谓荣誉感也是基于他们统治了非洲很多地方,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连对齐天林之前所属的那个南非大公司都有些不屑。

有了这么一个由头,被莫森介绍是公司股东之一的这位执行官最后才比较随意的询问:“你知道我们宙斯盾公司在业内就是以资料库见长,关于你的资料,有很多的空缺点……我们就需要核实了,当然,莫森也私下给我透露了一下你居然就是那位影子骑士,所以我想苏威典的王室方面也一定审核过你这个来自东方国度的年轻人?”

实在是齐天林这个原来的祖国有些敏感,作为意识形态上的不同阵营,怎么都会被怀疑一下,但是齐天林的过往真的是无可挑剔,简单的叙述了一下自己叛逃金三角的经历,有些无奈的耸耸肩:“王室肯定审查过,你们可以跟王室安保主管安德森先生沟通一下,昨天晚上我们还在伦敦市西郊完成了一桩针对这次爆炸事件的人员逮捕行动,当然是在没有警方参与下的行动,至于说华国,今年在履行阿汗富的联合国合同时候,我才是第一次回国,持南非护照回国,见到了我的母亲,当然还是在一个静悄

悄的前提下,因为在华国的层面,我已经是个挂在墙上的烈士……”说着他还拿手指了指周围墙上的那些相片。

执行官没有表达什么意见,只是在文件夹上做了一些记录,就起身跟齐天林握手:“会谈只是一个例行公事的接触,我们公司奉行的是一种家庭式的相互关怀,所以祝你在宙斯盾公司有个美好的前景……”然后就笑着离开了,一切都跟一家什么广告公司或者建筑公司的面试差不多。

莫森就要轻快很多,过来勾肩搭背的跟齐天林往外走:“上面的人都是这样,你这次在苏威典干的事情可真有点惊天动地了,这才多少天,你怎么就没事儿人一样?”

齐天林表情丰富:“运气!当时背靠着副驾驶的座椅,那是特制的,里面有凯夫拉跟钢板,我的后背紧贴着,就被挡住了……”真实的状况是他的后背正好在前座两个座位之间,可不然怎么跟这些人解释呢?

莫森显然很满意他这个解释:“有运气就好,希望以后能把好运带给我们,来这边,这是我的办公室,现在在那边也给你弄了套桌椅,面积是小点,但是我们又不是白领,就是偶尔回来时候摆个样子,伦敦我们是没有训练营的,因为所有人手都是高阶人员,技能熟练,所以都在各个战地或者分公司才有训练营,最近我们第七部大多数业务都集中在叙亚利,有没有兴趣过去?”

也对,上次,他就是带队在进行叙亚利的反对派大会维护,估计很多工作都在围绕那里。

齐天林表达是无所谓:“之前我是参加过叙亚利的那个潜入计划的,在里面呆一个月到处搞行动,有点无趣,基本上就是看政府军跟反对派逗着玩儿,如果能有伊克拉或者阿汗富的我也许更愿意出尝试一下。”

莫森点头翻开一份合同文件递过来:“那边主要是一到四部在负责,我们也只有一两个小队在那边,我协调一下,这是你的薪资,两个部分,首先是基本年薪十五万美元,然后就是出勤薪资,按照每次合同结算,怎样?”在业内,这已经算是比较高的基本薪资,何况齐天林并没有英美两国的服役记录,那才是很多高薪的硬性标准,齐天林这个已经能基本持平了。

齐天林摇摇头:“我自己还有一摊子事,公主那边以及苏威典都有些事情要做,所以基本年薪我就不要了,总而言之我就是随喊随到,尽量难度稍高点,几个热点地区我都不忌讳,最好不要有领导行为,因为我就是单纯的战士,并不太擅长指挥,免得坑了队友。

莫森使劲点头:“说到前面是最好,反正这边我是尽量想跟你一

起行动的,有这样的战友无论成功率或者最后生存的几率都要大很多,这部手机是我们公司内部人员使用的集群电话,有里面也有部分地区和部门的电话,你可以随时跟我联系,这段时间你都在伦敦陪着你的欧洲公主?你这个身份我只向高层透露了一下……”最后的问话才有一些男人之间的鬼头鬼脑。

齐天林笑:“她收购了第三级别的英甲球队莱顿东方,这段时间都在伦敦捣鼓这个,我可能也在这边陪她吧,法西兰会去得比较少好。”把修改过的合同签名以后,齐天林就正式成为这家西方主流PMC公司的高级雇员,直接从第七防卫部的副主管开始自己的一份新的职业生涯。

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就不再是一个孤零零单打独斗的小佣兵,他已经凭借自己的战斗力跟实力背景,得到主流群体的认可,可以进去这个一贯对红色政权严防死守的阶层。

对他的内心来说,这才是他沉下来进入另一个群体的开始,也是他慢慢试着开始操作自己那张逐渐编织起来大网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