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14章 期待

第三百一十四章 期待

莫森先带着齐天林去照相制作证件,然后到各个部门看了看,等转悠回来,一套整齐的证件就送到了他的手中,简而言之,他现在有了在英美两国以及欧洲合法持枪,以及一些民事豁免权的资格,而在那些热点战区,基本上就是肆无忌惮了,虽然没有传说中的那个子虚乌有的杀人证,但是对这些大公司的PMC来说,正儿八经的只要觉得自身安全受到威胁,就可以无所顾忌的开枪自卫……

齐天林的长枪干脆寄存在公司,并且熟练的给自己指定了一系列的装备,以后只要某个地方对他有需求,自己过去就可以,装备自然有公司负责运送,而且连日常维护都是全包了。

背靠大公司的感觉还是真不一样的……

整理完这些,齐天林才跟个上班族一样,搭乘一辆出租车回俱乐部,站在窗明几净的落地玻璃前面,看着外面绿茵场上奔跑的运动员以及看台上面全家出动的社区球迷们,恍若跟自己那个战斗的世界完全是不同星球的感觉。

安妮端着一杯咖啡给他送过来:“很安宁祥和的感觉?”这姑娘就绝对不会把昨晚的浪漫癫狂都写在脸上,也不会在这种公众时分显得格外甜蜜。

齐天林谢谢一声接过来:“还是你看上去最符合这个场景……”确实,安妮穿了一套运动服,脚上一双白生生的运动鞋,头上的棒球帽跟运动眼镜都有效的遮盖了一下自己,而且胸前挂着的吊牌也只是简单的行政人员,并没有显示出有什么格外的不同,只是这种青春飞扬的感觉,真的很适合体育运动的感觉。

安妮有些成就感的指着外面已经开始有点散场的球场:“喏,这场比赛就是这周的联赛争夺,很刺激,只能说是勉强惨胜,我已经在苏威典那边租借了几名球员,两周后就可以上场支援,欧洲球员是没人数限制的,这是短期的计划,长期的就是从非洲救助孤儿培养,愿意打球的打球,不愿意的还可以做别的……就是尽量不要去做你那一行。”说这话的时候居然有点小心翼翼,跟昨晚之前不同,还是有点心理上的细微变化。

齐天林笑着喝一口咖啡:“那当然,谁愿意一生下来就拿着枪战斗?但是恶性不改爱杀戮的还是送我那去吧……今天有什么安排?”理论上来说他俩过完这个周末,齐天林还是要返回法西兰整理一下事务,才正式的开始自己的新战斗生涯。

安妮确实有安排:“待会儿陪我去吃过晚饭,看一场英超……那就是我的理想了,你要帮我达成这个梦想!”

齐天林挠头:“听说英超动不动

都是几千万的,我这么一个小小的雇佣兵能干啥?”

安妮居然有心眼:“你……不是还有包钻石么?”

齐天林匪夷所思:“你还打这种主意?我可是听说你也有一千六百多万欧元的继承权?”

安妮哀叹:“别说是遗产,就算真有一千多万,真要到英超这种级别,能干个啥?还是指望你好了……那么多的钻石你都可以满不在乎,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私房钱没有被玛若给清算?”大眼睛有点忽闪忽闪的盯着自己男朋友,她上次有跟苏珊联手狙击石油期货市场,所以对齐天林的身家现在也是有点大概了解了。

齐天林嗤笑:“你自己去想办法吧,钻石躺在巴黎的一个银行保险柜里,如果你搞定了销售渠道的事情,就拿给你去折腾,不过以我不太明了的财务知识来说,你这样的做法好像不是很专业吧?”

安妮顿时就让他领教了一番什么叫专业:“那当然!主要是通过我的渠道把这些钻石转成合法的东西,然后才能变成不动产!利用这些不动产去抵押,去获得流通资金的投资,总之钻石还是妥妥的躺在那里……”很有点喜笑颜开的样子,是啊,要做大手笔的事情,她也不一定需要钱,就需要点资产就好,总不能真拿她那个尊贵的公主头衔去做什么交换吧?

齐天林是真的不介意这些东西,只是看着那些已经洗过澡,三三两两交谈着跟站在路边的亨克打着招呼,穿着便服随意的走出球场边驾车离开的球员们,才有些感触:“其实跟一般人来说,球员也就是一份稍微有点不同的工作?”

安妮多冰雪聪明的:“你今天去签了雇佣合同,是不是也觉得是一份更特别一点的工作?”

确实有些特别……

几天后齐天林站在沙漠鹰公司那个训练场的时候,更加真实的有感觉了。

二十箱的枪支设备都已经运到,这是第一批交货的枪械,军火其实大多数时候都是现卖现生产的,只有AK这种东西才到处都是仓储品,他手里这种最新型号的马萨达步枪,就绝对不会是库存货……

新型的战斗步枪现在动不动就是枪族或者系列化,简而言之就是一支枪更换上不同的配件,就可以变出不同的形式来适应不同的任务,这样一来可以保证成本降低,二来在战场上几支坏枪也可以轻易的拼凑一支好枪出来。

而马萨达这种高端的新枪,就更加厉害,齐天林采购的配件当中居然有一套可以在AK系列和M系列步枪之间转换不同弹匣的套件,因为这世界上最有名的两种系列步枪最大的区别就是弹夹安装模

式,由此也延伸出两种阵营,比如华国的步枪迄今为止还是属于跟AK系列比较接近的非按钮式……

也正是这个特点才让齐天林最后下定决心采用这个厂的产品,谁叫沙漠鹰公司里面的战斗成员无论非洲还是东欧成员都比较倾向熟悉AK的操作方式,而马克等欧洲国家的PMC们又更喜欢掌握M系的方式呢。

每箱五支步枪,二十多个各种肤色的PMC很兴奋的在射击场上不停试射,确实无论操控性还是便携性,这些新枪都很好用,何况原厂又做了专业调校,虽然比不上马格西姆的那种水平,但是已经超出市面上销售的好太多,比起军队公发的更是天差地别。

冀冬阳打了一个弹匣,找了个空,就退到后面齐天林的身边:“国内相关部门有人想跟您约谈一下……”

齐天林却摇摇头:“我没有兴趣。”

冀冬阳有点愣:“谈什么你都不问?”

齐天林带点笑容:“谈什么?”

冀冬阳自己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们俩就是军方的人,隶属于所谓的蓝军部队,有关方面在获知您的身份以后,给我们的命令就是尽可能的学习外军以及承包商的战斗以及生存方式,并没有情报方面的任务,那种人很少是我们军方的人。”已经在一起有段时间了,齐天林从来不问他们来自哪里,他们也觉得不用藏着掖着,在请示过上级以后还是决定对齐天林开诚布公。

齐天林还是那种笑容,端着步枪简单的做空枪瞄准,确实很舒适:“核弹的事情,你们还是汇报上去了吧?”

冀冬阳表情略微紧张:“那个太过重大,我们必须如实汇报的。”

齐天林点点头:“嗯,那玩意儿就是我的倚仗了,你可以给他们说我要是丧心病狂,指不定会把这东西用到什么地方,所以千万别想威胁我……我也没有太多合作的意思。”

冀冬阳有些不理解:“为什么呢?就算你已经不是华国人,有一个国家帮你,什么事情都要好办很多。”

齐天林笑着摇头:“那么沙漠鹰的公司头上就应该插上一面华国红旗了,那就不是一家PMC公司,而是国有企业了,整个PMC都会排斥这里,一个难能可贵对外可以做点什么的渠道,就被扼杀了……”

冀冬阳似乎明白了什么,好一会儿没说话:“您觉得应该怎么做?”

齐天林点头:“不联系,不会面,不交流,心照不宣,尽量不要增加华国人的东亚面孔,你知道我说的意思,我不希望我下次回来看见,你跟向左带着一帮华国老爷们儿在

干活儿,那时候,你们就都该走了,树大招风,既然国家最喜欢韬光养晦,你给那些搞研究课题的人说说,也许他们就明白了,让他们来制定一份计划,你们也要注意尽量减少联系,谍报工作其实是无所不在的,我不担保这个现场的人就有谁是情报战线的,包括你。”

冀冬阳咀嚼一下含义,试着询问:“这也是……您不让我跟向左参与那个贪官抓捕工作的原因?”

齐天林的点点头:“华国人出现在任何事件当中已经就比较抢眼了,如果还跟外逃贪官联系在一起,就跟容易跟那个政权联系上,我希望的淡化处理,越淡越好……”

冀冬阳却听明白了,神色有点异动:“您这是,有自己的计划?”华国人就这样,越是淡定,就越是感觉在下很大的一盘棋。

齐天林就笑的爽朗:“你认为应该是怎么样的计划?我一直都说过,我只是个雇佣兵,我希望能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可能的保护我的家人我的公司,然后才是我的祖国。”

心中那些匪夷所思的思路,怎么可能开口流露?还是深藏在心底吧。

总有一天会结出累累硕果的……

齐天林还真有点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