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15章 所谓叛逃

第三百一十五章 所谓叛逃

但是齐天林还是顺口问了一下:“你跟向左,谁比较熟悉维疆东突的事情?”

冀冬阳不犹豫:“我!我以前就是西北军的,参加过上合组织的反恐演习,也研究过那边的历史缘由……”

齐天林点头:“嗯,这次在斯德哥摩尔炸我的恐怖分子,有一个是东突的,女的,人已经交给苏威典方面处理了,没什么好果子。”

冀冬阳下意识的有点急:“弄到手就应该交给国内啊,就等着抓这种人!”

齐天林笑:“我不可能开口跟华国有什么关联的,另外我不懂政治,但是国内考虑的方方面面太多了,总是要顾忌这样那样的,对吧,好久都没有出一位敢打敢拼的领袖了,改革开放以后歌舞升平的日子过得太多了,还是等着有机会我们自己打吧,待会儿我拿一包东西,都是在那个东突分子那里搜到的,我看不懂,你拿去。”

冀冬阳才有点压抑不住的兴奋:“谢谢!”

齐天林顺便咨询:“东突跟日本有什么关系?”

冀冬阳熟悉,娓娓道来:“凡是针对华国的,日本人都喜欢做,还在解放前他们就捣鼓这件事了,收留了一个突厥苏丹的儿子,打算让他出任维疆王,然后现在东突分子也把日本作为一个外逃落脚点,只是因为跟维疆的方向比较远,所以还在中欧一带比较多。”

齐天林翻白眼:“他们还真来劲……萨奇过几天才能回来,人已经在非洲交货了,重点的是他要带十六顶钢盔回来,温哥华越南帮的事情你肯定听说了,是我做的,那十六顶钢盔就是在他们的办公室发现的战利品,你给我好好的把这些东西保存好了,下次我到华国的时候,再带回去,给他们找个家……”

冀冬阳先惊讶,再诧异,最后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凝重,有些抖动,想举起来敬礼,又看看周围的人,最后向后退了一步,干净利落的立正,使劲的挺胸,似乎想把自己所有的情绪都表达到这个简单的军人动作中,牙关咬得很紧!

齐天林点点头就放下枪,跟等在另一边的玛若讨论这些枪械的分**况。

蒂雅自然也回到了训练营,颇有些新奇的摆弄了一阵新枪,负责枪械的后勤人员还给她特意用这款枪的配件组装了一支短小精干的PDW(个人自卫武器,介乎于手枪跟冲锋枪之间)。小姑娘试了几次射击,确实有很强悍的表现,决定就把这个东西作为自己以后的主要装备,但是以前的枪也舍不得扔,要好好的保存起来。

只有柳子越依旧在巴黎,她在电话里倒是说现在就跟放风筝似的,保持足够长的线,

能拽回去就行了……

于是齐天林在接到莫森打来任务电话之前,足足在气候宜人的穆尼呆了一个多星期,才在蒂雅颇有些嘟嘴的表情中离开。

因为这次一来是齐天林到新公司的第一次随队行动,不可能自己带着什么人,何况还是个年轻少女,容易引起的联想也太多了,二来这次工作颇有点机密性,连齐天林都只先告知了一个集结地点和一个很高的价码,没有具体的任务介绍,所以,小姑娘就只有抱着那只现在很有点跌跌撞撞的小熊,已经被取名叫做阿棕的北美小棕熊,满带幽怨的看着他。

直到许诺下一次一定一起出任务,蒂雅才勉勉强强动身先去柳子越那里看看,因为那里已经派了一个四人小组作为安保人员,维护她那个经常在外拍摄的电视节目公司,虽然不携带枪支,但是对付街头流氓或者别的什么已经绰绰有余。

只是齐天林没有想到,他刚到达位于土其耳的一处民宅,所有的手机等物品就被要求交出来,齐天林本来就有戒心,只随意的带了一部新手机上缴,还是进行了严谨的无线电检测,保证他的身上再没有任何的无线电通讯设备。

莫森一直全程陪着齐天林:“每一个这次行动的人都这样,必须的,绝不是针对你一个人。”

齐天林是真没什么情绪:“准备的事情越细致,做起事情来才越有成功率,这个我理解。”

那就好……莫森等繁琐的检查完毕以后,就拉着齐天林到一张桌子前面,展开桌面上的一部笔记本电脑,方头方脑典型的军用笔记本,非常的结实,还是日本货。

打开屏幕,一张突厥风格的脸……

莫森介绍:“实在是有些重要,所以必须要你来,三十万欧元的价码也适合你出手,免得收了钱把事情搞砸了,可不光是公司丢了名声,认识不?”

齐天林不爱看电视:“不知道,中亚的?叙亚利的?”上次到叙亚利搞潜入计划化就是从土其耳这边进入,这次又过来,不过按理说抱上大腿了,反而不是在什么军方基地,而是这么一个偷偷摸摸的地方。

莫森把画面往下滑,更多的图片就这么显示出来:“你看看吧,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他带过来……”说得文雅,就跟齐天林抓贪官一个道理,绑架!

不过只看了一行文字,齐天林就乐出声来,这可是两码事儿:“叙亚利的国防部部长?我们有多少人,过去绑架人家一个将军?还在战争状态下的一个主权国家国防部长?”

莫森表情认真:“兵行险着嘛,别人都觉得匪夷所思,其实也

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恰恰是国防部长,他的行踪才是明显的……只有四个人,我都没资格去……另外三个人是外聘的,只是借我们公司的壳,所以你才是我们公司的代表。”

齐天林一下就明白了:“国防部长叛逃?这三个是现役的?要是翻船了,任何方面都不会认账?”原来从伊克拉、阿汗富、利亚比到叙亚利这些一个个政权风雨飘摇时候,那么多叛逃高官的事情是这么捣鼓出来的?以前齐天林看新闻就有点纳闷,按说那些国家那个时候应该早就把这些高官都盯得死死的,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叛逃出去,原来都是有这些人在背后做手脚帮忙护送,甚至直接绑架然后宣称是叛逃啊……

可以想象,一个当权政府的国防部长居然反水,这个政权确实就扛不了多久了。

莫森没做声,只点点头:“一句话,你一定保命,只配合不冒险,具体战斗计划都是他们在制定的,你跟着就行。”

齐天林简直是叫苦不迭:“老莫!你这不是麻子是坑人!战场上战斗摸舌头跟这种到人家首都去绑个将军国防部长出来完全两码事啊……”内心却一阵惊喜,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获得信任,居然能接触到这种干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任务,当然也不排除带点考验的意思,更往深处阴谋论一点,要是一个华国人死在攻击总理的现场,那可真是扑朔迷离了。

不像齐天林这么瞬息之间脑子转这么多,莫森居然有点摸下巴笑:“第七部这么多人,战斗力你最强,其次你又在叙亚利呆过,何况你在我们公司也是生面孔,万一出事儿,我们也好翻脸不认帐,不坑你坑谁,去吧去吧,要是你出了事,公主我帮你照顾……”

齐天林抬脚就踢人,看起来都满四十岁的大胡子跟个大叔似的跳开:“我再给你去争取点价码?不过他们以为我们派出去的人就是凑数的。”

齐天林摇头:“算了,一分价钱一分货,收了更多的钱就得做更多的事情,就这个价码吧,我的东西呢?”

莫森指指墙角:“都给你带过来了,其实也别想得那么复杂,在打内战呢,而且这个国家的战斗非常奇特,一直都是犬牙交错的,双方阵地不停转换,出了事儿一定跑快点……他们损失了还有更多人手,你可是我们部的顶梁柱。”

齐天林又给他一脚笑骂:“你就是这么对你的顶梁柱……”走过去打开自己的装备包开始一件件的检查,除了觉得很多东西都是崭新的,大多还是满意,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一支刚才被检查过的手枪,也放进去,这是萨奇他们回来时候,把马格西姆给他改造的三

支手枪也带回来了,齐天林只留下一支P229给自己,其他的都跟那一批改造的高级长枪一起,作为公司的镇店之宝,让各位员工以及经理们口水连天的试了一下,打算作为每年年底的年终奖来逐年颁发给成绩优越的家伙,搞得这些人一个个嗷嗷叫,兴奋得很。

P229在特种人员里面比较少见,这种手枪主要是美国海军的一些非一线战斗人员在使用,比P226稍微短一点,更方便隐藏,其他跟226都一样,所以齐天林打算携带这支手枪作为自己的第二手枪,眼前这个装备包里面两长一短,一支他最习惯的SSG69狙击步枪,那支马格西姆改装过的加长管M4步枪,还有一支公司配发的带消声器P226手枪,外加战术背心以及服装都一应俱全,只是他看到旁边还有一个大包,打开一看,一套黑色的橡皮服包裹着,难免有点惊讶:“潜水?”

莫森点头:“他们三个更习惯走水路进去,而且那个将军先生最近会到一个近海城市巡查,有潜艇接送的,把你送走,我就带人空投进去,我们会在其他周边地区争取搞点什么动静出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便于你们的行动。”

看来真不是一个小行动了,齐天林这边的四个人,不过是尖刀中的尖刀,只发出最后的一击,整个周边还有很多的配套计划,很多人都在围绕这个计划行动,只是不知道又有多少生命会在这个不知道谁制定的狗屁计划中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