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16章 硬头皮

第三百一十六章 硬头皮

齐天林没有任何跟外界联络的机会就被送上一架军用直升机,在冷雨夜里被扔到起码离岸好几十海哩的海面上!

要不是看见离他不远处有一艘黑影瞳瞳的潜艇剑桥,齐天林真要怀疑,自己这是不是有什么小心思被发现,这是要对他处以极刑了。

两个水兵熟练的用套索把他跟两包装备拉上去。

水兵身上的徽章跟潜艇舷身上的标记,都说明这是属于美国海军的……

只是在他进入潜艇以后,正在用水兵递过来的干毛巾擦身,他所有的衣物又被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连他只穿着内衣的身上也被用无线电检测器都走了一遍,至于那两包物品,更是连弹匣都被取出来看了看。

齐天林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不悦,简单点说,就是面无表情的看一帮明显不是水兵的家伙专心的折腾,那两包东西根本就是莫森给他准备的,除了那支P229手枪。

没有任何问题以后,才放心的给齐天林敬了个礼,还要他在一份保密条约上签字,最后的落款就是美利坚合众国国防部!

居然辗转混到这个份上的业务来了……齐天林真觉得大公司就是厉害啊。

在一个海军少尉的指引下,齐天林来到一个舱室,三名看上去颇有些不修边幅的汉子,正散坐在椅子中间,倾听一个军衔是少校的家伙分析状况:“再等待十七个小时,贾拉尔将军就即将到达阿马市视察,因为最近这里的反对派武装攻势很猛,据悉他会带上国际记者团一同前往,显示国家目前对这一城市的掌控力。”

看见他,舱内的四个人都转头行注目礼,那个少校明显是情报官,还翻了一下手中的资料,才给其他三人介绍:“宙斯盾防务服务公司第七分部的行动组长,保罗。嗯,熟悉中亚以及前线作战,娴熟的阿拉伯语,有过在叙亚利的战斗经历,擅长狙击跟侦察观测,是各位这次的助手,南非人。”

这边仨完全没有那种身为军人的严谨感觉,居然还吹了一声口哨,其中一个络腮胡还不屑:“宙斯盾就只有这样的人手了,还是个黄皮猴子?”

齐天林点头笑笑,不理会带点嘲讽的挑衅,随意的拉开面前一把带小翻板桌的椅子坐下。

那边三人显然是经常在一起执行任务,对他确实没有什么关注度,连那个情报官也不太在意这个不起眼的家伙,也笑一笑,继续自己的情报分析,身后的投影幕布上不停的闪现一张张画面跟卫星地图:“由于海滨城市比较不确定因素很多,也许是叙亚利的官方也在防范高官外逃,所以贾拉尔将军只会在这个距离

海滨大约一百公里的阿马市停留不到一天的时间,这就是各位行动的短暂时间。”

三位乱七八糟服装的家伙在谈正事的时候,一点吊儿郎当的精神都没有:“那么狗屁不通的行动计划是怎么设定的呢?三个人,面对起码三百人的总理卫队跟上千人的装甲护卫队?”带脏字似乎也是这些特种部队的传统,因为他们经常被要求说话粗鲁一点不要带有军方风格,这样在进行渗透式的行动时更不容易暴露,所以基本上各方面也能容忍这些家伙说话的特别风格,当然这位有点东亚长相的小胡子已经自动把齐天林剔除在行动之外了。

情报官果然很习惯:“分析以往总理以及国防部长到各地出巡的视频资料可以得出一个规律,这位贾拉尔将军一般就是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在室外视察以及会见民众接受欢呼,让记者们拍摄,另一部分就是回到酒店进行记者招待会,然后这位已经六十三岁的老人忙碌完以后,都会稍事休息,最后才离开酒店直接返回首都。”

三人当中一直没开口的,似乎有点以他为首感觉,带点满脸胡茬的家伙才点头:“怪不得最近一个月要求我们反复演练一个新组建的室内近战环境,就是这个酒店的模拟场地?”

情报官打个响指:“嗯,确实不可能让各位在路上狙击这样一个戒备森严的车队,只能是请各位待会儿潜艇到达指定区域就出发,开始登陆,然后尽快接近阿马市,进入这座城市现在唯一的星级酒店,也是国际军事观察组一直入住的这家阿马酒店,伺机劝降……”

这边三人顿时有些哗然:“伺机劝降!说得倒是轻松!我什么时候有过劝降的能力了,阿拉伯语我都说得不利落,不过那个模拟场景我们倒是练得想吐了……”所以说怪不得不带齐天林玩儿,人家早就在开始做准备,只是消息封锁得严密,连自己人都不知道目标是什么。

情报官居然笑:“各位有详细的执行计划书,会照着来么?自由发挥不是你们的队训么?”说着还是详细的列出了一张行动计划书跟好几张地图。

毕竟是面对一位国家的将军,详细的计划跟事前的周密训练都是必须的,这份详细的计划书精确到分秒的做法,是让四个战斗人员都有点嗤之以鼻,现场瞬息万变,只能是尽量控制可变性,哪能这样一环扣一环这么精密的,任何一环出错,整个就没法进行下去了,这样的计划制定者,最好还是去当个做表的工匠,别来干军事谋划。

好吧,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连齐天林一起,都在仔细的看这份分发到每个人手中的计划,只有两个内应,

一个隐藏在记者中间的外国人,一个隐藏在酒店里面的反对派奸细,都是在这次事件后不能暴露的,会尽量事先按照计划做好进入以及撤退的安排……

所以这么看下来,这场天方夜谭一般的谋划似乎也有成功的可能性?

齐天林正在沉思,就听见其中那个络腮胡咕哝:“上次在利亚比劝降,比这个容易得多吧?”看来这种事情他们是真没少做,只是不知道他们劝的是哪一位。

情报官已经不参与了,就端坐在旁边当个问讯台,那个话比较少满脸胡茬的站起来:“不是第一次执行这种任务了,鼓动的话我就不多说,这位……保罗?我还是介绍一下,我叫洛克,这是丹尼斯,那是布鲁克斯徐,希望你在这次行动中不要拖我们的后腿……难度其实说起来比他们抓拉胡子还是要低一些,毕竟,拉胡子是在暗处,我们是针对一个明处的高官动手,何况这种人很多在被俘以后,大多都会心甘情愿的投降配合,有时候,官员的忠贞还真的比不上一条狗,那么重点就在潜入跟撤离,保罗你负责外围?我们三个人是配合习惯了,而且之前也演练过相关的CQB场景,负责进入酒店。”

齐天林点点头,仔细观察手中的卫星地图关于周围的高点……耳中听着洛克关于在酒店内部行动的做法详解,颇有些叹为观止,常年打仗,打各种仗的美军,已经拥有了无可比拟的丰富经验,积累的一大批熟练技能的军人,特别是这样的基层小队指挥官,这才是最宝贵的财富,相比之下,那个好几十年都没有打仗的华国,真有点不是对手。

最关键的是,从言语之间听来,这三人似乎还跟上次抓拉胡子的人不是一个系统的,那一次传说是海豹干的,不知道这三人隶属于哪个部队。

准备的时间总会比较难耐,但是这些无数次经历过类似场景的战士看起来都没那么凝重,讨论会完毕以后,分别都集中在一间舱室检查自己的装备,齐天林想一想,还是把所有的枪支都带上了,甚至额外在一般携弹量大约三百发的基础上,又找潜艇上增加了三百发,还都是带弹匣的,让一直观察着他的洛克脸上都有些动容。

因为两长两短的枪支就是快十多公斤,三百发子弹加上弹匣又是十来公斤,再加上其他防弹衣战术背心,水袋等周边装备,重量就轻易超过三四十公斤了,虽然美军一般士兵的携重甚至接近七十公斤,但是那是非战斗携重,一旦进入战场,特别是他们这种非阵地战的特种战士,还经常都要长途跋涉,都是身上的重量越轻越好,像他这么做的,不是没有经验,就是确实有这个强悍

的负重能力。

只是最后站在舱室里面的四个人,每人都起码携带了五六十公斤的装备,因为都有一整套潜水设备,其中还包含不产生外溢气泡的LAR-5密闭水下呼吸器和脚蹼,齐天林除了跟他们差不多的潜水装备,就另外多领取了一套通讯装备,这是他唯一没有携带的东西。

都把大量的陆上装备用防水袋全部装起来弄成四个大包,各自只留下一支步枪跟手枪,加上潜水刀,跟一般的蛙人不同,他们都没有穿潜水服,而是直接把脚蹼挂在腰上,背上呼吸器和配重块,等待舱室里面那个广播不断播报距离目的地距离……

跟着他们照做的齐天林一直都没有说,他其实没有受过太多的潜水训练,潜泳不是他擅长的事情啊!

这个山贼一直都是山野部队训练啊,潜水装备倒是使用过,莫森看他战斗力强悍,就以为他跟西方特种兵一样,都是三栖的呢……

齐天林还真觉得有点硬头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