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17章 声音

第三百一十七章 声音

这种潜艇潜入然后再放人上岸的形式,有很多种,早期的是上浮到海面附近,或者从鱼雷孔进出,但是等齐天林跟三个潜水蛙人一起爬上舷梯,进入一个舱室,就顿时明白,还是利用美国海军所特有的小型潜艇登陆,真真是觉得有点戏剧性了……

在上一次,他不是风急火燎的持枪追杀导演,导演就是被这样一艘微型MK6潜艇接走的么,现在风水轮流转,居然他又被这样一艘潜艇给送回叙亚利来,说不定还是同一艘呢。

四个人都站在这个在潜艇背部外加的一个一人多高的长方体微型潜艇舱里,从下面的舱室爬上来以后,关上密闭舱门,他们四个人还处在一个全玻璃的小隔间里,看着外面微弱灯光下轨道上的微型潜艇,不得不说齐天林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也算是个人生中不同的体验对不对?不是所有人都能坐这个东西嘛。

不过随之而来他的压力也要小很多,毕竟有这样的交通工具,就不需要太长距离的潜泳了,只需要照着看他们怎么做就行。

后面的舱门没有急着打开,先开启的是水流通道,让舱室慢慢的注水,这样等舱门再打开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大的冲击力和压力,而他们站的这个封闭透明小间更是让他们在水完全充满,后舱门打开以后,才慢慢的加水让他们适应这种水压,也让齐天林这个初哥都没有太大的不适,不过他起码也是有过潜泳经验知道使用设备,再加上强悍的身体,居然也没让洛克看出什么破绽来。

有着东亚面孔的小胡子布鲁克斯徐可能是个好几代前就到美国的华裔,他这种面孔的特种人员现在在中亚非常吃香,稍微一打扮就没了西方嘴脸,安全性高很多,所以他看来对这种事情也熟练得很,跟洛克做个手势,就打开舱门走出去,水中的失重状态并没有影响他们的行动,络腮胡丹尼斯也跟着出去,洛克和齐天林拖着行李跟在最后出去。

布鲁克斯徐跳上MK6,熟练的开始操作,丹尼斯拿着两根荧光棒当交警,指挥他小心翼翼的把潜艇顺着轨道滑出去,齐天林跟洛克就把东西一包一包的放上去,帮忙下苦力推,推进器要到完全离开母艇才能启动。

MK6说起来就好像一块每个角都倒圆的长方体大面包,前面是没有舱盖的,等推出了舱室,丹尼斯还动手把母艇上的大舱门关回去,利用水下头灯,才能勉强看见MK6尾部的推进器开始旋转,三个人才纷纷跳上去找到座位,没有任何灯光照明的微型潜艇其实就是个水下推进器,在大型潜艇不能靠岸的情况下,静

悄悄的就把他们送到了海边!

和上次到海边接人不同,这次是潜入,还要撤离,所以布鲁克斯徐娴熟的把MK6停靠在岸边附近的水下十来米的海**抛锚固定,四个人才在水中拉出自己的大包,穿上脚蹼开始顺着夜间的海水浮出水面!

其实潜水服最大的作用是保证体温,只是这一趟他们上岸的时间非常快,所以就没有穿,到了岸边,把呼吸器关闭,再把脚蹼拆掉都绑在一起,隐藏在一块礁石下用石头盖住,各自背着大包,端着一支步枪就警惕的上岸了……

很快建立一个临时滩头阵地,轮番更换湿衣服跟装备,因为就算是再铁打的战士,这样湿漉漉的冬日晚上行走,迟早也是要生锈的,所以等换装完毕,四个人基本上就是当地反政府武装的打扮,换下来的物资也小心的藏好,然后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五个小时以后,太阳初升,齐天林已经趴在阿马市一栋破旧的高楼顶层的房间里,狙击步枪装上消音器,校调好距离跟标尺,这时也没有多少的风,所以三百米外的射击应该是很轻松的事情。

街对面斜着就是阿马酒店,洛克等三人已经趁着凌晨拂晓时分的夜色,在指定的地方拿到几件打杂厨师的衣服换上,把枪支放在厨房用品的推车里,堂而皇之的从没有多少警戒的酒店后门就进去了!

阳光有些懒洋洋的洒在这片战火胶着的土地上,难得的静谧,完全掩盖住了下面隐藏着可能爆发的战斗跟危机。

齐天林还在回想早上几个小时的经历……

一直以来,齐天林都秉承一个基本的底线,尽量不杀害平民,他也知道这有点五十步笑一百的意思,倒不是为了自己心中那点所谓的善恶观,而是不希望自己沉沦到那种杀戮的快感当中去。

杀人真的会上瘾的……

因为战场上是没有什么法律的,一条生命跟另一条生命之间的区别就是谁拥有更强的战斗力,所以这些基本上已经是这个星球上最强作战能力的战士,几乎是可以肆无忌惮的在战场上杀人,那种把别人的生命掌控玩弄在自己手中的感觉,真的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沉迷上瘾,就好像那些拥有权势的官员容易陶醉自己的权力中一样。

半夜为了快速到达这个不到一百公里外的城市,他们在那个预定的海边小城搜寻交通工具,一辆半夜时分在运送鱼类的车辆,被他们用放在路上的石块拦停,阿拉伯语最熟练的齐天林正要上前假意交谈弄昏司机,布鲁克斯徐就从另一边突然出现,突然就用手枪一枪把四十多岁的司机爆头,弹头自己就从齐

天林头侧二十多厘米地方穿过,溅了他半张脸的脑浆!

他没说什么,只是擦擦脸,把尸体拖到后面的车厢藏在鱼堆里。

丹尼斯跟洛克没有任何的反应,直接爬上车就离开,只是洛克似乎看见齐天林衣服上的痕迹:“他有两个战友在阿汗富被平民告发,死了……”

齐天林理解这种不留任何活口保证自己安全的做法,何况还有别的情绪在里面,所以不吭声,但还是有点不以为然的,因为他们摆明了应该就是一天左右的来去,不是非杀不可的……

不过也就是闲暇的时候想想,不到一个小时,就开始陆陆续续有军车过来,还是装甲车先到,但是不知道是为了躲避记者粉饰太平,还是为了降低敏感度,基本上到达一批就散开一批,持枪的军人纷纷进入周围的大街小巷,连装甲车跟军车都散布到周围,齐天林就手里拿着一张跟洛克相同的平面略图,一边在上面标注,一边通过耳麦报告各个军力集结点,让他们在酒店室内也清楚自己周围大概的兵力分布。

当然,齐天林也看见有不少军人进入了他潜伏的这栋楼!

齐天林选择的是一栋七八层楼,一层楼有二十多间房的空楼,枪战频发,城市里面能逃远点就逃远点,叙亚利的战斗跟有些国家不一样,因为政府军跟反对派争夺的都是城市地标,力求扩大自己的控制范围压制对方,所以凡是有点亲戚关系的,都尽量往偏远地方躲,反而安全得多,所以跟上次来差不多,齐天林很容易就选择了这栋方便观察的楼房。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对方也许为了防止狙击手进行搜索,所以当发现这些军人进楼以后,他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只是,最后却从那支自己携带过来的唯一物品P229手枪弹匣中,退掉上面的九发子弹,退出下面两粒类似子弹的东西,放进自己的衣兜装好,重新多压上三粒子弹。

一般这种P229是12发的,他为了不因为弹簧过压引起供弹故障,都是少装一发,也许要战斗了,每一颗子弹都要填满准备。

在墙边凌乱的家具中,他娴熟的攀爬到破碎天花板之间的一个吊顶夹层中去,这也是他选择这间屋的一个原因,大多数房间都没有这样的吊顶,这户人家装修的风格有点外国风味,所以有这么一个可以隐蔽的地方,只是一般人要是没有他这样把战刃叼在嘴里,也会把这个石膏做的吊顶压垮了……

对讲机里,齐天林还通过耳麦在轻声给酒店那边汇报情况,因为纵然是躲在夹层里,他这个角度还是朝着窗外,能看见大街上的情况……

反而就是美军大量在特种部队当中装备的这种降噪耳麦,就跟那种夹在头上一边一个大包耳的大耳机似的,耳朵不能直接听到外面的声音,是通过一个拾音器采集周围的声音,好处是在战斗中任何爆破音都会自动关闭拾音器,保护耳膜,所以在通话中的他,就有点听不见外面的声音……

不太熟悉这个美军内部型号耳麦的他,不小心关掉了拾音器!

一边专注于观察街面,一边还刻意在倾听楼道屋内声音的他,疏忽了这个他很少用到的耳机细节,以为自己的听觉范围内非常安静……

直到一个极近的声音从他的身下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