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18章 来了

第三百一十八章 来了

这是两个持枪士兵漫不经心走进来,顺便在柜子里翻腾一下的声音!

齐天林是考虑到痕迹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在柜子上踩着上来,而是从破烂的砖石上面借助战刃翻上来的,所以没有在下面留下什么明显的刚有人呆过的痕迹。

之前他也有想过,毕竟一栋空楼,上百个房间,对方军警就算来检查,也应该是草草的看一下没有人就要去下一间,所以他才不前不后的选了中间的这么一间。

可是任何事情都是这样,计划不如变化的……

首先是他戴着的这个把小声音放大,把大声音变小的耳机被关掉了拾音器,就让他直到士兵走到室内才惊觉,其次就是这两个士兵居然聊着天,就抽着烟在他下面的窗边不走了!

齐天林这个时候就是竭力的在回想自己身上有没有什么会突然发出声音的东西……

如果他这样被发现,一旦有枪声,可以想象那个什么将军也许就会放弃过来了,倒是变相的搅乱了这次行动,可那不符合齐天林的长远目标啊,他还是想在怎么既不影响自己的任务完成,又不影响宙斯盾公司的前提下,当个优秀的搅屎棒!

那几分钟,真有点难熬,齐天林忽然想起了被自己绑上胶带,装在箱子里的那些贪官们,也是这样一动不能动,自己似乎是被现世报了!

浑身的触觉跟毛孔似乎都打开了,平时觉得挺舒服的衣服,似乎到处都有点痒痒,双手的姿势也不顺当,总有点别手别脚的感觉,枪支更是在一手远外的地方,胸前的P229被压住了,带了消音器的P226在腿侧,可双手都在身前拿着地图跟防水笔,为了对话,战刃被倒插在后颈窝,就因为错听了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他就没能在对方进屋以前做好各种准备,从身体到枪械……

只能这么僵持着,齐天林戴了一张这个国家平民跟反政府武装常带的红白格子围巾,这还是玛若给他买了,要求他经常带在身边的,正好符合这里的风土人情,就围上了,按照阿拉伯人的习惯扎了个头巾再围住脖子,巧妙的就遮住了脸,只露眼睛,现在一动不能动,汗水就开始流出来,全浸在围巾里。

他肯定不是害怕,就两个小兵,他这么硬沉下去,什么都不要,徒手都可以格杀这两个人,关键对方是成建制的来定位保护酒店的,要是不走了就烦死人了,而且一旦发现少两人也麻烦,对不对?

所以汗水纯粹是一种浑身肌肉紧张状态下的生理反应……就跟他这个时候突然莫名其妙又想撒尿一个道理。

齐天林不得不开始神游天际,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尽量把自己的视线看远一点,关注街面上的动静。

两个士兵闲聊着居然还就不走了,施施然的在窗边,伸头给下面什么地方挥了挥手,就靠在那里,这让脸朝着窗户的齐天林不得不赶紧又往里面退了一点点,似乎带动了石膏板轻微的响了一下,让他身上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直线距离就两米不到,似乎呼吸声都能听见,经历过这么多次狙击潜伏的齐天林也不经常有这样的感觉,手指似乎都在不停的小跳动,极力压制自己想干脆跳出去把这俩干掉的冲动!

不过战斗就是这样,不光是尽情的搏杀,也有这样的忍耐,忍耐自己的各种冲动……

齐天林似乎在不停的回收自己的肾上腺素,缓慢而有节奏的无声做深呼吸……

这个过程居然一直就持续了快两个小时!

两个士兵似乎站累了,还转身靠着窗台这么坐下来聊天,把步枪这么随意的抱在怀里,几乎就是跟齐天林面对面,只是中间隔了一块薄薄的石膏板,他们毫无意识的目光不知道多少次扫过天花板……

齐天林听他们从女人聊到长官,再到政治宗教,真是能说,最后似乎街面上传来用电喇叭的呼叫声,他们才拍拍裤子起身伸出头去看了一下:“要来了……”才似乎慢悠悠的出门在楼道上跟其他人呼应两声,但不知道走远没,齐天林还是只能保持那个姿势,只是终于伸手打开了耳机上那个该死的拾音器开关!

确实是要来了,齐天林虽然躲在石膏板里,但从缝隙里也能看见下面的装甲车辆跟运兵车基本上都没有停在街面上,但是路边的持枪士兵还是整齐的几米一个展开,做出列队保护的态势,然后又是两部装甲车,跟着几部记者的车,中间混杂了两部运兵车,然后几辆大型越野车,以齐天林的经验看来,这多半是带防弹功能的,一般的RPG打上去都能勉强防得住,后面又是运兵车跟装甲车,中间又混杂了几辆记者车,总之就是二十多辆的车队轰轰然的就抵达了。

不过好笑的事情,一些跟在最后面蒙着大棚的卡车居然放下来几十上百穿着平民服装的男性,从少年到老人都有,拿着各种各样的标语跟国旗,熟练的在军警的指挥下,冲过背街小巷,绕到酒店正面……

这些高官身边的部队还是精锐,有条不紊的把车用大口径机枪朝向不同的方向警戒,车队速度一降低,几部大型越野车前后都跳下来几个穿着西装的保镖,跟着其中一辆车慢跑,还有几个就直接挂在前后的越野车踏板上,警惕的张望着

四周。

动作还算专业,但是这种适用于和平区域的保护方式其实不太应景,在战区里面,这样的做法,等于就告诉某个隐藏起来的狙击手哪一辆车是正主,当然也不排除这些人在混淆视听,真真假假谁说得清楚呢?

齐天林就没法展开自己的狙击步枪,只能这么看着,然后通过自己的通讯系统极其轻声的通知洛克:“到了……”

其实在高点就能看见,所谓的巡查或者展示,就在周围的区域,那些看起来好像是本地民众的男性们挥舞标语跟国旗迎着越野车跟记者车开始热烈的表演……

在几个身材魁梧的保镖贴身遮挡下,一个六十来岁银灰色头发不算太多的老头下了车,比较胖,脸型有点像个冬瓜,留着银灰色的小胡子,一句话,看上去就很有官相。

齐天林禁不住就模拟了一下自己的狙击,调整呼吸,假想自己似乎端着一支步枪,正通过瞄准镜观察那个头颅,轻轻的吸气、呼气……突然停顿屏息,手指轻微而平稳的移动……

然后他就听见从自己的十点钟方向传来一声开瓶塞似的闷响,砰!

谢特!

居然真的有狙击手!

什么时候反政府武装也盯上了这个该死的国防部长?!

齐天林真是心中大骂,然后顿时就看见整个街面一片混乱,自己楼道上也传来无数纷乱的脚步声,叫喊着下楼!

虽然没有望远镜,但是齐天林在那一瞬间是清晰的看见贾拉尔将军身边的保镖中,有一个人反应特别灵敏,一下就撞开了将军,用自己的身体承受了那一颗子弹!

另一个保镖一把接住已过花甲的老人把自己当成垫子,一起摔在地面,另外两三个保镖立刻就覆盖在上面形成肉盾,这几乎都是各国政要保镖的基本功了,首先是遮挡,然后是观察确定,接着才判断撤离方式,是上车还是包裹住VIP躲避……

齐天林一边用步话机给洛克报告自己看见的场景,听着那边也在低声的大骂,一边拉过自己的狙击步枪,准备在这个时候冒险进行狙击速射,对车队造成一定的火力压制感,促使他们放弃上车……

当然这种车是没有必要打轮胎或者玻璃,只有循着那些打开的窗户进行射击,不到三百米的距离,齐天林还是有把握控制在一个盘子大的精度!

不用了,他的手刚把步枪滑到身侧,一枚RPG火箭弹就从七点钟的方向划空而来!

带着尾焰,尾焰后面还有白色的轻烟,简直就拉出一道完美的指示轨迹,直指那边一栋七层楼高的破楼

,距离也就三百米左右的样子!

而且还是那栋楼的楼顶,齐天林似乎都能看见有小黑点在亡命发射以后,转身就跑!

那个狙击手肯定还在寻找机会,齐天林看看那边更多的杂乱楼房,根本来不及去做视线搜索跟反制了……

轰的一声!

火箭弹稍微有点偏出,击中了一辆保镖的越野车!

开始挂在上面,踩着踏板的保镖倒是敏捷的看着火箭弹跳开了,车内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起码司机是没跑掉,随着爆炸声一下就燃烧起来!

街面上就好像突然拥挤起来,无数的军人从各个角落涌出来,在指挥下冲往火箭弹的方向……

齐天林不管这些,爬出天花板,回到自己之前的观察狙击位,端起自己的狙击步枪快速瞄准,把十字线一直锁定在那个冬瓜头周围,只要他被转移上车,说不得就要开枪射击保镖了!

一句话,就是不能让他这么从这里逃掉,必须进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