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19章 阳光下

第三百一十九章 阳光下

洛克在对讲机里听见他的行动报告跟意图,终于传来一声:“GOOD!”

这是个很不规范的动作,其实有点类似奥运会那些气步枪运动员的动作,双脚分开齐肩站立,左手托枪,尽量用手肘放在自己的腰胯上稳定,右手除了食指放松,其他四指紧紧的攥紧步枪,因为是不定时射击,所以他的呼吸故意被加快,减少间隙,这样随时都可以暂停,等待那一击……

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得楼道上是不是还剩有什么政府军士兵,那支同样带了消声器的P226被放在面前的窗台上,如果有人进来,说不得就要近战……

但是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在下面的保镖群里面,那个之前帮将军挨了一枪的保镖没死,居然爬了起来,捂住肩部的伤,指着射击来的方向大喊,其他人也把这个讯息传递到军人中,自然也有人在往那边包围过去。

因为狙击手还在,所以这些保镖迟迟不敢起身,只是建立了一个三层保护圈,除了压在将军身上挡子弹的,一米左右一圈五六个面朝内遮挡视线,其中有两个甚至立刻展开了防弹板,防止高点的狙击手射击,然后就是两三米外十多个围起来面朝外防止任何持枪或者爆炸物靠近的人……

齐天林一点不着急,只是稳稳的把枪口跟瞄准镜锁定那中心的一块,等待对方的反应……

耳机里洛克不停的在询问状况,因为按照计划,他们会躲藏在某个通风管道里面,看不到外面的状况。

其实这个时间只持续了不到三十秒钟,那些保镖似乎商量好,就拉起将军起身,齐天林看到他们有朝着汽车运动的企图,立刻就是一枪打在一个保镖举着的防弹板上!

弹头的冲击力让对方的黑色防弹板都抖动了一下,一声大喊,几乎所有人又趴下去,刚被拽起来的将军又被压住!

因为这些看起来颇有经验的保镖应该能判断弹道,齐天林就不敢随意的打人,这样打在一块移动的板子上,一时半会儿对方是没法判断他的角度,何况这支SSG69加装了消声器以后,既没有多大的枪声,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气浪。

但是这无声的狙击,明显就有区别于之前那个狙击手,说明现在起码有两个人在狙击,让保镖们顿时非常紧张,索性把包围圈缩小一点点,中心压住将军的几个人开始把将军盖住拖拽……

往酒店拖拽!那里毕竟才是最近的一个大型建筑物,里面也复杂,方便安排。

记者们在第一时间都冲下车了,有跑进酒店的,也有依托车辆

不要命的进行拍摄的,所以这边的一切互动都在记者们的忠实记录下,军人们跑来跑去在周围维护,却也不敢靠得太近,其实有经验的军人才明白,这个时候越是做着忙碌的样子跑动,才越不会被狙击手选为目标。

这就是狙击手最让人痛恨的地方,因为不知道他躲在什么地方,一击必中,说不定就会突然夺取一个人的生命,所以有些战地上一旦发现狙击手大概的位置,不惜调动火炮进行覆盖轰炸。

齐天林不怕,因为他够隐蔽,略带沉稳的汇报状况并提醒:“已经成功把他们调动进酒店,但是看目前的状态,不一定会在高级套房……”

之前的计划是他们三人隐蔽在国防部长一般会选择的高级套房通风管道里面,等老人周围安静下来再实施行动,现在一片兵荒马乱,而且危险随处都在,估计将军是不会在这边休息了,只是暂时躲避,随时都可能离开……

眼看着今天这个行动有搞砸的趋势……

不过齐天林的活儿基本就算完成了一半,剩下的就是专心看着酒店后侧,他的三点钟方向,那里有一部面包车,那就是内应之前就停在那里的撤离工具,他现在就是是要保证这部车的安全,并且随时播报外面的状况。

剩下就看里面的了,他又没个现场直播的画面。

不过轻轻的查探了一下外面,这栋已经被整体检查过的大楼一点没有问题,所以除了楼下守着的军人,基本上就没人了,齐天林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待会儿,这帮家伙就算顺利出来,可不会等他慢慢收拾行李。

狙击步枪被拆成枪管跟枪托两段,比M4步枪还短,都放进一个毯子里面裹住,齐天林抿一口背上水袋里已经被体温温热的水,咬一口能量棒,转头看看下面的状况,就只剩下聆听耳机里面的声音了。

工作中,洛克等人就没有对齐天林有什么格外的隔阂,这也是常情,在一次行动中,就算是多一条狗,也会有一定帮助,何况多这样一个宙斯盾提供的高手,所以耳机中也有轻微的呼应,毕竟那边三人之间的通讯,齐天林也能听见:“保镖来搜查过……”“我这里也搜过……”“米突……”

三个人没有在一起?

齐天林明白他们果然修改了行动计划……

外面市区里面的枪声开始此起彼伏,偶尔还有爆炸声,下面的政府军士兵倒是一直保持警戒状态,把酒店围得水泄不通。

终于在耳机里传来那个丹尼斯的声音:“宾果!我摇到大奖了……”很轻的低呼一声,就没有讯息,洛克就指挥布鲁克

斯徐:“准备掩护接应……”

那个亚裔的家伙应承一声,也没了声音。

齐天林有点好奇他们的具体做法,因为之前在潜艇上听见他们讨论最后的抓捕细节时候,用了很多代号,比如娃娃鱼手法,五号香槟之类的说法,让他听得云里雾里。

只是这个时间就一分一秒的慢慢过去了。

从上午十点左右车队到来,原定十二点左右举行记者会并顺便进个餐,现在下面不到十二点已经把街道清理得干干净净,那些之前拿着国旗跟标语的平民也潮水般的撤离,记者们似乎也都躲进了饭店看状况,只是不知道那个国防部长如何解释目前的态势。

很有耐心的时间一直静悄悄的保持无线电静默,甚至有可能对方三人会临时关闭无线电,因为有些严格的保镖甚至会在进入一个房间就做一次无线电讯号检查,只是现在在战地,不知道会不会这么严格。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大约快一个小时,忽然从耳机里传来丹尼斯的声音:“小猫已经睡觉!”

然后就听见洛克开始分派:“外围尽快到位!我最后,按照顺序撤退!”

齐天林根本不管对面内部发生了什么,把头巾拉下来一些盖住耳机和腮边的麦克风,在腋下挟着那卷毯子开始快步的轻声下楼,简直是飞身下楼,因为他这边有七层楼,步行下楼的距离可就比较远了,对面那位将军一定不会选择什么高楼层,越低越安全……

所以他简直就是一路飞跳这下楼,战刃被叼在嘴里,右手挟着毯子,左手握着P226,还要尽量抓住栏杆,在飞速掉头的时候保持平衡,只是下到二楼就不得不放慢脚步,因为下面已经传来士兵们交谈的声音……

处于亚热带的叙亚利阿马市这个时候的阳光还是明媚的,冬日里面晒在身上有些暖洋洋的感觉,所以士兵们都靠在墙边,对于他们来说,每天都在与这样的事件和枪炮声为伍,慢慢的也就没了敬畏心,习以为常,至于刚才将军差点被刺杀,对他们来说也是高层的事情,他们只关心待会收队了以后吃什么午餐……

齐天林正准备把毯子包背上背部,用M4步枪随时准备杀出一条血路冲到对面的巷子奔赴停车场,就听见外面再次传来一声沉闷的爆炸声!

然后外面路边的士兵们就喧闹起来:“饭店爆炸了!”

饭店?

接着外面的士兵脚步声就开始纷乱起来,显然有些人已经离开刚才的路边要么躲藏起来,要么就是奔着酒店那边去了……

齐天林心下一动,放下手里的毯子

包,轻手轻脚的下去,刚过楼梯转角,就看见一个士兵转身冲进来,手中的AK步枪端在手里,突然看见眼前站了个平民打扮的人,吓了一跳,措不及防之下,双脚居然有个类似刹车的动作,但毕竟是军人,还是条件反射的端起手中的步枪,这些战地的士兵AK步枪的保险片一般都是打开的,眼看手就要扣动扳机,齐天林就抢先开枪了!

毕竟他是等在这里的,以静制动,P226的消音器只是轻微的噗噗两声,这个士兵的脸上就正面绽开两个枪洞!只是被消音器降低了初速的子弹没有击穿后面的头骨……

齐天林已经放下了东西,现在就赶紧上前两步一把扶住倒下的尸体,顺带连那把AK步枪都接住,往回拖到楼道,随便进了一户门,把外面的毯子包收进来,才开始换衣服。

把对方的灰绿色军装剥下来,脱下自己的平民打扮服装,很多政府军也戴着这种红白格子围巾,正好用来遮掩挂在脖子上的耳机,然后他就背着毯子包,手里拎着AK步枪,有点漫不经心的站在楼道外,慢慢的试探着把自己暴露在阳光下!

乔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