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20章 娴熟

第三百二十章 娴熟

其实在战场上,很多正规部队的士兵包括特种兵都有点避免穿对方的制式军装,这似乎是个不成文的规矩,其实在国际公约上是能找到条款的。

侦察兵或者战斗人员做平民伪装无所谓,但是一旦伪装成对方军人,基本上被发现就不会拥有所谓的战俘人权了,大多数时候都是格杀勿论。

只是雇佣军们多半也是这种下场,所以做起事情来就有点无所顾忌,怎么活命怎么来。

齐天林怕周围站的政府军士兵跟刚才那个倒霉蛋熟识,所以不急着站到外面去,而是拉低一点帽檐站在室内的阴影下看着外面奔来跑去的政府军士兵们……

爆炸紧接着又响起了一声,脖子上的耳机里传来布鲁克斯徐那个有点美国西部的口音:“十秒钟以后还有三次爆炸!”

原来都是他们搞的,就是要趁乱带走人,只是不知道那个将军怎么样了,不过之前说他睡觉了,应该已经弄昏了。

有时间提醒就好,齐天林也做好了准备,尽量不起眼的把毯子包提在手里,单手抓着AK步枪,把手指放在扳机上等着……

果然,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就连续响起,显得一次比一次响亮!

大量的人员跟士兵从酒店里面冲出来,生怕大楼因此而倒塌了,街面上的又再扩散开一点,也还是有点怕,但是又有部分比较生猛的,端着枪就往酒店里面冲,将军还在里面呢,鬼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齐天林没有携带什么定时炸弹,连手雷都只是爆破和烟雾各带了一枚,对他来说,战斗已经不太需要这些东西了,但是小组这三个人显然把这些周边的各种弹药武器都用得非常娴熟。

就是这一乱,齐天林就猫着腰一头冲上很有些粉尘烟雾的街道,这时才有空看了一眼那个原本还算完整的酒店……

其实爆破的威力应该不算太大,只是把很多房间的窗户都震破了,而且可以明显看到,爆炸是发生在不同的楼层,这样看来是可以起到混淆迷惑的作用,看来这三位之前反复对类似场景的演练,让他们在酒店里面如鱼得水。

那就自顾自吧,齐天林根本来不及仔细打量,按照自己早就看好的奔跑路线一头扎进对面的巷子里,居然还有四五个政府军人也在他周围三四米的距离一起奔跑,几乎没有什么平民在行走了,这座反复被政府军和反对派争夺的主要城市早就几乎是空城,也只有面对媒体才会搞出那么一些示威群众,而城里仅有的一点老百姓估计现在都躲在床下或者地下室里,只能祈求炮弹或者武装

人员不要冲进自己的家里……

战乱一起,平民就只能这样听天由命了。

齐天林不听天由命,混杂在一帮军人中间,不经意的把自己的步子放小一点,跑着跑着就到后面,这样也不容易让人注意到他,然后一个闪身就从酒店背后的一个停车场边翻过半人高的栅栏,躲进里面的绿化灌木丛里等待了几秒钟,发现没有什么反应才从容的站起来,快步往那辆七人座的面包车走过去。

经过侧面车门的时候,很随意的拉了一下,果然没锁,就把毯子包扔进去到后座,自己却不上去,端着AK步枪退开几步回到灌木丛附近,看着外面不少的军人跑来跑去,自己这边通过步话机通知:“已到车边警戒……”

在人没有到齐的时候先跑车上去躲着,是很不明智的行为,齐天林接下来就端着步枪,仰头朝着酒店上方煞有其事的做出一副执勤瞄准的模样,让有些经过的政府军士兵本来要过来的,看见已经有人在值守,反而就到别处去了。

洛克的答复很简单:“收到……”

齐天林还是提醒了一下:“我已换装政府军!”

洛克还是一句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收到!”

齐天林也能听见哒哒哒的枪声开始在酒店内此起彼伏了!

城里别的地方依旧也有枪声,但是现在就明显不如酒店这边密集了,下面的政府军士兵还剩在酒店周围都开始往酒店下面靠拢了,连齐天林背后都起码聚集了二三十个人!

齐天林换军装的时候是把对方挂在身上的弹匣袋也转过来戴上了的,低头看看自己胸前的四个备用弹匣,就伸出手指悄悄把上面的盖扣全部打开,甚至还把其中一个弹匣拔出来拿在手里,然后把自己的身体往灌木丛跟房屋边靠了一下,做好一旦上面有人冲下来就开始对外作战的准备……

这种混战的危险其实非常大,他自己都不得不选择一个面对外面跟楼体都能射击的地方免得成了夹心饼干……

按捺不住的政府军士兵有人开始翻过栅栏想更加靠近酒店,齐天林也不阻拦,自顾自的尽量仰着头一直看高处,免得别人看到他的面孔,余光却在注意瞟着那边酒店一个内部员工的货物进出口……

士兵们明显就不熟悉这个地形结构,只会闹嚷嚷的在周围没头苍蝇似的跑来跑去,偶尔有两个军官在指挥,看来也是没有得到什么确切的讯息,只是尽量的想把周围的路口都封住,防止被反政府武装分子跑掉。

却真没有想到自己围住的是什么人……

这一波就没有等

太久了,齐天林当先就看见布鲁克斯徐穿着一身厨师服装,满脸惊慌的拿着一大块桌布跑出来,齐天林赶紧在耳麦里面报告自己方位:“出口七点方向,红白格子政府军是我!”他明白那张桌布下面一定是一把已经打红了枪管的M4步枪!

果然,听到他这个呼叫的布鲁克斯徐抬头跟他远远的对看了一眼,就顺着墙边不多的五六辆车背后开始奔跑,就好像酒店厨师遇到爆炸逃出来一样,政府军士兵们也看见了他,稍一愣神就发现他跑到了车后面,呵斥着就围上去要他站住!

这么稍微一错开,齐天林跟布鲁克斯徐就形成了一个简单的钳击之势,在停车场的两个边角把政府军士兵这么包在中间!

然后那张桌布一下被扔开,一支漆成沙漠土黄色的M4步枪就开始清晰而迅速的小连发点射!

齐天林在这个时候也开始了,他没有第一时间从背后袭击那些正在包围布鲁克斯徐的士兵,而是端着AK步枪伸出墙角,首先就打倒了那两个拿着步话机的军官,必须要马上斩断这一小群士兵跟整体的联络!

借助混乱的现场,还有他身上同样的军装,直到他打完一个弹匣,起码放倒了七八个人,才有人似乎发现不对劲,想调转枪口射击,已经来不及了,齐天林换上一个弹匣继续开始点射,那边布鲁克斯徐的压力陡然减轻,就一边在车厢之间穿行,一边靠近那辆白色的厢式面包车,没有急着上车,只是站在驾驶位附近为依托,继续跟齐天林一起压制绞杀停车场内以及外围的士兵。

随着布鲁克斯徐在步话机里的呼叫,丹尼斯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厨师装埋着头从那个进出口扛着一个人出来!

齐天林怕他误会自己,继续在原地压制外面的人,直接喊对方:“发动汽车!”

布鲁克斯徐果然停止射击,先拉开后面的门,才窜上驾驶座就打火发动,丹尼斯把肩头死猪一般的人扔上后面,提着自己的步枪就冲到停车场入口处开始加入跟齐天林的射击配合,齐天林这个时候也跑出去几步,离开停车场翻到栅栏外射击,算是给面包车的出逃扫清道路,最后面就能看见洛克的白色厨师服上似乎有血迹的踉跄着,动作也有点中弹的感觉,但还是硬撑着冲出来摔上车,居然还在楼道口扔了一颗手雷!

面包车狂吼着运转冲出停车场,洛克已经靠在车门上,勉力的端着步枪射击,丹尼斯一下跃进车厢里,然后经过齐天林的时候,汽车根本就没有减速,全靠伸着的手就那么揽住齐天林一把拽上车!

离开的路线已经反复核对过好多次,几乎

就在脑海里,每个人都反复记忆过,只是作为驾驶员的布鲁克斯徐更加熟悉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开始往小巷的深处冲过去……

齐天林跟丹尼斯就在两边滑开的车门上挂着,半蹲伸出上半身,把步枪靠在车身上作为依托,向后面零星的射击!

洛克靠坐在中间的座位上,似乎已经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也许顺利的抓到人,又逃离了现场他一直强撑的精神头有点过了。

齐天林打空了自己的五个AK弹匣就干脆把步枪扔在车后座上,用脚尖拨开自己的毯子包,取出那支M4继续射击……

不停地间断射击,因为后面已经能看见纷乱的尘土,敌人还是追来了!

丹尼斯看齐天林在掩护,就扔了自己的步枪在座位上,撕开自己后腰上的一个急救包,取出一支短管,撕开以后,齐天林还以为是吗啡,要一针扎在大腿上起止痛和强心针的作用,却看见丹尼斯一下把那玩意儿塞进洛克的嘴里!就跟棒棒糖一样。

才猛然想起,这就应该是配发给美国海军在用的芬太尼!一种新型药品,比吗啡更有效,也更安全,然后就看见丹尼斯娴熟的戴上一次性橡胶手套开始给洛克止血包扎,期间甚至还从包里掏出一个一次性的医用剪,直接扒拉开伤口,就跟拔拉猪肉一样,从洛克的腰部钳出一颗弹头!又从他的肩部找到一块弹片,这一切都在颠簸着的面包车上进行!后面还有隆隆的枪炮声……

非常娴熟而习以为常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