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21章 带劲

第三百二十一章 带劲

洛克一直含着那根棒棒糖一样的药品,精神头却好了很多,扭头看看齐天林,树个大拇指:“不错!”

齐天林点头笑笑:“怎么回事儿?”指指他的伤口。

丹尼斯也没了之前的轻视,满脸的嘲讽笑意拿大拇指指前面开车的布鲁克斯徐:“还不是他,当时杀红了眼,洛克为了帮他掩护……”

布鲁克斯徐恨恨:“谁让那群孙子,不要命的往上冲,杀不干净!”

齐天林折腾了三个弹匣,看看后面的踪迹,有点忧患:“估计是不会松口的……”

洛克却从怀里掏出一个卫星电话,接听了以后挂掉:“确实不会松口……这是那个记者悄悄打过来的电话,说听见他们已经联系到一个正在西面清剿反对派的装甲团,将在前面拦截我们……运气不太好!”

络腮胡丹尼斯居然就这么吹了一声口哨:“徐……是不是你刚才打掉了那个家伙的卵蛋,他一定要找你报仇?”

小胡子就边开车边商量:“怎么办?原以为只有不到一百公里,一口气跑回去就可以,所以并没有掩饰往西的路线,现在怎么办?前方有拦截的话,这辆可爱的日产小车可不能抵挡75毫米的滑膛炮……”

洛克低头翻看自己又掏出来的一个GPS:“西侧……西北方向是山区,转往那边躲避,然后天黑以后再迂回到海边?”

丹尼斯只担心身体:“你目前的状况攀山可能有点困难?”

徐已经开始转向:“先靠近山区吧,不然待会儿一旦接敌就没得逃了……”

齐天林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会,换上第三个弹匣,单手把自己挂在车体边,继续警戒后面的追兵,视线范围内只能看见远处的尘土,说不上很近。

洛克却点名问他:“保罗?你在这个国家战斗过,有什么建议?”

齐天林专业:“这边的近海山区植被树林虽然都不是很细密,灌木丛也比较低矮,只要不被发现,隐蔽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我也赞成马上进山……”

那就没有什么疑虑,面包车飞快的离开主干道,尽可能的靠近山区进行前进,最后直接把车开进一条山区土路,等五个人都下车以后,丹尼斯跟徐就合力把那辆面包车推下山崖,无论对方能不能找到这部车,起码都可以延缓迷惑他们的追击决心。

然后块头最大的丹尼斯才扛起依旧处于昏迷的将军,单手持枪,徐让洛克挂在他的肩膀上,齐天林拿着几乎所有的装备跟在最后面开始步行爬山……

沿着没有

任何道路指示的山体,仅仅是依赖手中的GPS就开始翻山越岭。

只是走了没有二十分钟,齐天林看个子最小的徐搀扶伤势其实不轻的洛克就有些艰难,速度拖得有些慢,干脆上前把东西交给徐,自己把洛克一把扛在肩头,也单手持枪跟在丹尼斯后面,让这三个人很有点吃惊。

毕竟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体重还是跟一个壮年时期的特种兵区别还是有点大,何况洛克的身上还零七碎八的挂了那么多东西。

齐天林就只有做出点稍微吃力的感觉,其实他跟没事儿人一样啊。

这样的行进速度就有点快了,只是连续的翻过两个山头快一个半小时以后,洛克就有点艰难的开口:“就在这里……建立斜面防御阵地……”

齐天林不太清楚这些美军术语,就把他放下来看其他两人的行动,这边果然很娴熟,把所有的东西堆在一起,丹尼斯开始展开一些伪装布做掩盖,布鲁克斯徐却带着一支步枪到大约五十米外朝着进山的方向建立一个哨卡,洛克也乘此机会终于把身上的战术背心什么都脱掉,伸展开四肢,这么平躺在地面,深深的吸上几口气,还得放缓动作,以免拉扯到伤口。

齐天林整理好自己的枪支弹药,就多看了几眼躺在地面蜷缩着的那个头上戴着头套的老人……

用卫星电话报告自己的情况并讲解了具体措施以后的洛克,注意到他的视线:“我们都是在通风管道里面用压缩麻醉气的,应该要醒了,一般一支压缩瓶放翻一间屋的人都没问题,而且几乎是同时……”有点得意的从他的背心上抽出一支看起来掌心那么大的一个咖啡色小钢瓶扬了扬。

齐天林有点恍然大悟,怪不得当时没什么声音就把人给放翻了,也怪不得这些家伙喜欢躲在通风管道里,顺着风机用这个,太方便了。

丹尼斯却在两人旁边十多米外的一个高点建立的战斗阵地,齐天林对这种美式的特种作战阵型布置也有点好奇:“我现在应该去什么位置?”

洛克不隐瞒:“这是个典型的山区斜面防御阵地,徐那边是在正面军事脊线上的观察听音哨,丹尼斯那里是山脊线,他是火力准备位,我受伤了,你不熟悉我们的战术,就在这里属于预备队,有事情就到那个位置,属于前沿保护位……”仅仅三四个人,战术分布就井井有条,齐天林想起同样是在这里的山林中,被他跟萨奇攻击灭掉的那个观察哨好几个人,乱糟糟的野餐会,这也许就是军事强国的原因……

其实从他在宙斯盾这边英兰格公司的角度来说,对美国人的评价都不算

很好,英兰格佬总是有点酸溜溜的,而且美国军人也总是有点咋咋呼呼的,脑子里不是那种美国超人式的卡通思维,就是青春小屁孩的大大咧咧,但是眼前这些精兵跟他在阿汗富见到的那些美军士兵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看他抱着枪不说话,把头枕在背包上的洛克开口:“你……看起来是个华裔?”

齐天林不隐瞒:“嗯,但我现在是南非人了……”

洛克不看他,仰头对着天轻笑:“南非也是个出雇佣兵的好地方……要是能活下去,我迟早也要去当雇佣兵……我特么爱死这种感觉了。”嘴里还叼着那个棒棒糖似的小杆,不过估计药效已经过去了,明显能看见他的额头有一层细密的汗珠,在冬季的山林间,他又是被扛上来的,这只能说明他体内的伤势有点疼……

齐天林不安慰,无论他对美国政府或者那些幕僚团有什么心思,对这些一线作战的人员倒是心存敬意,因为他想折腾的是拿刀的那只手,而不是这些刀,何况现在他也是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的刀,正在胡思乱想,地面上的那个老人呻吟了两声,身体开始动起来,使劲的咳了两下,做了几个深呼吸!

醒了……

齐天林正要起身稍微坐远一点避嫌,洛克却抬抬手示意他帮忙把对方的头套摘掉,齐天林想想拉下红白格子围巾遮住自己的脸,才过去摘对方的头套,因为他觉得自己这样一张华裔的脸出现在这样的场景下,也太诡异了点。

毕竟当过军人,毕竟也是一国的国防部长,毕竟也还是一位将军,这个六十三岁的老人居然没有任何暴躁冲动的动作,只是用可能有些酸麻的手臂尽量支撑身体坐起来,尽量坐正,把双腿盘好,双手撑住两边,看着眼前还是一副厨师打扮,但已经有血有灰的洛克,一言不发。

洛克也尽量坐正一点,似乎表示尊重,用阿拉伯语开口:“本来您醒过来已经应该是在海边,准备跟着我们进入潜艇了,事情发生了一点变化,所以我们不得不在这里耽搁一下,您也就自然醒过来了。”潜水的时候,是必须要把昏迷的人弄醒,才能使用那种主动呼吸循环系统下潜水下,不过在齐天林听来,洛克的阿拉伯语也还是属于比较课本的那种,没他娴熟。

老人还是一声不吭,只是用有些傲慢的眼神打量了一番洛克,又移到一身叙亚利士兵打扮的齐天林身上,因为齐天林用头巾遮住了脸,就很有点像个内应的叛徒模样,引起这位贾拉尔将军的一声冷哼。

齐天林真是莫名其妙……

洛克腔调很熟练:“我们很欢迎您投奔自

由世界,摆脱暴君的政权,建立一个和平而民主的……”

老人一口打断:“别说那些冠冕堂皇的东西,你们究竟要做什么?”

洛克估计也对那套说辞有点腻歪:“您只要宣布脱离这个政权就行,以后的政权里面您也还能分一杯羹。”

将军却又是一声冷哼:“以后的政权?那个被你们践踏了以后扶持起来的傀儡政权?别做梦了!”

齐天林有点吃惊,之前他们不是说这些高官只要被抓住以后就很容易投诚么?

洛克还是不紧不慢:“根据我们的了解,您跟总统也不是同样的政治见解,当然我们只是行动队员,只是希望让您心里有个底,我们希望您平平安安的到达,有够分量的专业人员跟您谈。”

贾拉尔脸上还是那种讥讽的表情:“政见不同就要背叛我的祖国,把我的国家资源卖给你们?我跟他政见不同是因为我们都希望有一个强大的共和国!那是我们之间为了怎么让国家更强大进行的斗争,而不是你们这种肆意侵略,偷偷摸摸践踏人权的无耻之辈所以为那种卖国贼!”

齐天林差点听得都要鼓掌了,这些老搞政治的家伙,说起这种话来还真是带劲!

只是不知道能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