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22章 策略

第三百二十二章 策略

洛克确实也没有长谈的意思,就是看对方醒了,先交个底,免得在撤退过程中不配合,除了一开始的强行绑架手段,剩下的基本就要按照一个所谓的外交层面来解决了,所以他也笑眯眯的听着贾拉尔将军对他进行斥责,一点不动火……

面对这样身份不同的人,只要不反抗,也不会采用捆绑的手段,总之还算比较温和的处理。

这位国防部长的反应也比较奇特,根本没有大叫大嚷怒火冲天,似乎明白那些事情都是徒劳,所以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齐天林也没什么可做的,因为他们预计就是一天往返,所以身上携带了少量的单兵口粮跟能量棒,现在这么一耽搁,所以半夜可能才能回去,只能把身上的东西清理一下,就靠在旁边的树干上眯着眼睛打盹。

耳机里倒是每隔一会儿能听见徐和丹尼斯汇报他们的状况,除此之外,就是安静的山林以及不时呼呼吹过的山风……

其实齐天林倒不认为这个时候停留在这里是个什么多明智的决定,按照他的习惯,应该索性走远点换个地方下海,让母艇换个地方来接应他们,财大气粗的美国政府用一个将军换个微型潜艇的事还是会做吧。

只是指挥官不是他,而且别人的战斗方式也和他不同,最重要的是体力不同,毕竟洛克已经受伤了,看上去比较轻松,其实也难受。

休息了大约两个小时,大约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一行五人又重新上路,齐天林依旧把洛克扛在肩膀上,丹尼斯要去扛贾拉尔的时候,被这位将军拒绝了,捡起一根树枝当拐杖,杵着就跟在布鲁克斯徐的后面走了,丹尼斯做个鬼脸,捡起枪支落到最后扫尾。

公路上几十公里的路程,在山林中走起来基本上就是两三倍的距离,这还是因为这一带属于丘陵地带,起伏没有那么大,行进的难度也不算大。

齐天林扛着洛克走得很扎实,眼里还有余力观察那个几米外的将军,这个老头显然还是不甘心被俘,一路上似乎在试图做点什么记号,因为前面充当尖兵的徐都尽量跨越一切东西,尽量不弄断树枝和花草,不留下比较明显的痕迹,可这位僵局就有点故意拖拖拉拉的一路上弄出很多新鲜创口的折断,如果萨奇那种娴熟的跟踪好手,基本上就可以这么寻迹而来。

洛克显然也注意到了,在步话机里通知了一下前面的徐,结果这家伙居然回来就给了贾拉尔一脚踹翻!

齐天林没停脚步的从老头身边走过,洛克好言相劝:“你们的空军力量基本已经不

能出来搜寻,所以你弄这些也没用,他的脾气可不太好,你还是乖乖配合我们走吧……”

丹尼斯要伸手去扶老人,布鲁克斯徐却气冲冲的一把拖住老人就往前走:“如果你不好好的合作,我就只有打断你的腿!”看起来这位特种兵的心理问题真的需要解决一下了,在这样的行动中都不能保持比较平稳的心态,而且齐天林真觉得他似乎处在一个情绪爆发的边缘状态。

洛克随口呵斥了两句,让徐赶紧回到他的尖兵位置上去,丹尼斯才拉起那个也有些骂骂咧咧的老人跟上。

这样的行进又持续了两小时才停歇,休息了半小时左右,再重新出发,这样的行动在在天色擦黑的时候才移动到了原定海边目标东北方向二十公里外的山林边缘……

只是他们刚刚打算根据GPS上显示的一条道路下去寻找是否能有车辆或者夜里沿路靠近海边,就被路上往来的灯光热闹程度吓了一跳……

显然,他们这次是捅了马蜂窝。

路上的军车非常多!

而且是以撒豆子的方式,不停从军车后面洒下士兵跳到路边,每隔一段距离都有几个士兵聚在一起,各种电筒,火把,火堆,都被运用上了,而且明显能看见不少机动车辆都停靠在路边,随时待用。

也就是说,在这支绑架小队被那个突如其来的回撤部队逼迫修改了逃离路线以后,政府军是大概判断出他们要从海边撤离,索性在这几个小时内,就开始在沿海地带集结兵力严阵以待了!

硬闯这道封锁线就有点不现实了,而且基本上是可以预见的,只要他们攻击一个点,整个封锁线都会随之而来的包围,所以现在静观其变才是正确的做法。

挂上卫星电话的洛克也是这个意见:“不可能有战机过来做什么,这毕竟还是个主权国家,也没有得到联合国授权……”听到这句话,贾拉尔将军在旁边呸的啐了一口唾沫表示他的不屑。

丹尼斯脾气好:“您这是主动投奔民主世界……”

洛克继续自己的安排:“别的联动行动也要开始,我们就等等吧,二十多公里,只要防守被调动开,我们一口气也许就能冲过去。”

齐天林确实是想起了莫森说过他们会有不少人在外围做调动工作,也许就是防备这个时候的极端情况吧。

所以几个人就这么躲在一个山坡背后,一言不发的等待消息和机会,除了蚊子有点多,别的也还好。

果然,还没有到半夜,似乎就能听见枪炮声响起,在不同的方向都能看见天边有火光,应该有交火

跟爆炸产生……

一直没有说话的贾拉尔愤愤的突然冒了一句:“这就是你们的民主!”然后又不说话了,却换来布鲁克斯徐给他一脚。

丹尼斯一直在高处观察下面的情况,有点失望的在步话机里报告:“下面的人移动了一下,但是半数又返回了原位……看来是有命令只管这件事。”

这样的枪炮声交火一直持续了大半夜,直到凌晨三点多钟,轮流休息的齐天林才被丹尼斯叫醒:“走了……只有这个时间段来强行冲卡……”

齐天林二话不说,过去扛起洛克,丹尼斯这个时候就不顺从倔强的贾拉尔将军了,从腰上拆了几根捆扎带,把他的手脚绑好嘟上嘴也扛在肩膀上,就跟在布鲁克斯徐的后面,趁着夜色,偷偷摸摸的下山去……

这些守军应该是从下午就开始在这里驻守了,晚上也只简单的吃了点干粮,同样也没有帐篷,直接露宿在路边,有些长官倒是溜上车在睡觉,大头兵们就只能在路基边靠着,半夜前还有一些在路面上走来走去巡逻的人,现在下半夜都十来个小时过去了,确实累得不行,基本上有些静悄悄的感觉。

他们四个人都有夜视仪,翻下来戴好,洛克在逐渐靠近公路的时候,跟齐天林要求让他自己下来行走,这么一点短距离可能交火的状态,他下来,起码可以释放出两个战斗力,而不是让整队人只有布鲁克斯徐一个人能自如的战斗。

齐天林照做了……

黑暗中,从夜视仪里看出去,到处都是绿油油的感觉,火堆没有剩几个,照明的灯具倒是还亮着,有几部车和发电机开着的,所以难度真的不算小。

齐天林突然觉得似乎当年八路过日本鬼子的封锁线是不是也这样?

突破口是丹尼斯在高点观察良久选择的一个相对薄弱环节,两边都没有车辆,只有几堆士兵,最重要的是,那边就是大面积的石头,只要越过这里逃到石头中间,就有比较好的隐蔽,然后就能投入到那边临海的一片山林中去,只要到了那片山林顺着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

洛克的行走有点艰难,用肩部受伤的那支手死死摁住腰间的伤口,另一只手抓住自己的M4步枪,出发以前,他们都用胶布把枪支物品上面可能发出声音的部分都包住,所以现在基本上是静谧无声的逐渐靠近路边。

夜视仪在这个时候的作用更多的是帮他们在没有灯光的前提下,看清自己脚下的状况,避免失足或者碰到什么东西,发出任何的响动都有可能导致难以想象的后果。

布鲁克斯徐在最前面,这个小个

子确实很灵活,基本上是半蹲的形式把枪平端在头脸部,跟个螃蟹似的,平移着上了公路……

洛克接着上,他就只能尽量猫着腰,动作很慢……

然后是丹尼斯扛着贾拉尔,齐天林在最后……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确实有点惊险,齐天林借助夜视仪小心翼翼的从几个士兵中间穿过去,跟在丹尼斯一两米外的距离,也上了公路,对面路基上还有几个士兵,他们之间有个从车上卸下来的油桶,之前应该用里面的残油跟树枝烧了一堆火,现在熄灭了,但在夜视仪里能看见有些热度,所以士兵都在它附近。

随着丹尼斯小心的走过那个油桶……也许是他亲手捆扎的人很放心,又也许是脚下的专心让他放松了手劲,他肩上的贾拉尔突然蹦跶起来,一个倒栽葱,像个扔进油锅里的虾子一样,就把自己的头重重的撞在那个油桶上!

齐天林终于省起自己觉得为什么不对劲了,这个一直都基本保持合作态度的老头,根本就是在积蓄所有的力气跟机会,就要用在这关键一瞬间啊……

不然怎么好歹也是个国防部长啊,这点策略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