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24章 潜伏

第三百二十四章 潜伏

这次行动的厄运也许就从齐天林一开始的那个耳机小问题开始,总是磕磕绊绊,酒店内的一切看起来都顺利,因为徐多杀了几个人,就导致洛克受伤,接下来逃跑的线路又被一支视线未曾预料到的军队给截断,不得不进入山区……

现在又因为老人的宁死不屈,导致几乎全员受伤,如果齐天林没有这么逆天的能力,多半也是一瘸一拐,没法好好行走的。

这都不算完,也许就是为了印证那个老人的吼叫,也许是确认了这个老人就在这里,十多分钟以后,真的开始炮击了!

不是那种榴弹山野炮的轰炸,应该就是小口径的迫击炮,几乎是带着死神般的啸叫就开始碾压式的往树林里面砸!

以齐天林的耳力,甚至能听见炮弹出膛那种气体压缩被突然释放的声音,刚开始就惊骇莫名,这起码都是十多二十门小迫击炮在呈面打击,根本就不留活路啊!

他忍不住就拉拉肩部的老头儿:“他们不要你活命了么?”他应该都还随意的想过,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是可以用枪指着这个老头儿的头部,跟拍警匪片似的挟持人质离开呢,毕竟这可是所有军队的头头啊,投鼠忌器应该是很平常的事儿吧?

挣开了嘴的贾拉尔傲然:“只要被俘,我就只是个筹码,杀掉我这个筹码,就是我们的胜利!”似乎拉开嗓子又要喊好了,齐天林能感觉到他的腹腔在运气……

哪里需要再喊,炮弹简直是铺天盖地的飞过来一片一片的炸,而且明显很有章法,就跟老农耕田似的整整齐齐犁完一片,再换一片!

迫击炮弹在树林里的爆炸非常骇人,弹片简直就是乱飞,而且这种苏制的迫击炮弹一贯以来破片率就比美制的高,布鲁克斯徐冲过来狠狠的摇着贾拉尔的头发狂:“老子要杀了你!”

齐天林怕这个已经有点接近癫狂的家伙真的把业绩搞掉,加快脚步:“赶紧跑吧!你去协助丹尼斯,我看洛克已经中了好几枪了!”

丹尼斯的声音确实不太妙:“有弹片击中了我……洛克也有弹片,他现在失血非常严重了……”

洛克这家伙居然还能用自己的PTT开关说话:“不能停……不……停,冲,冲回去!”但是腔调谁都能听出已经很虚弱了。

徐简直有些发疯的跑过去跟丹尼斯抢人,因为丹尼斯受伤了……步伐有些踉跄,齐天林想一想,还是把步枪背到背上,转身几步,拉过洛克扛在自己的肩部,一边一个人就开始跑,那两人简直被他这种骡子般的负重能力给惊住了,赶

紧一左一右在他的两边几米外展开保护队形,在炮弹的飞啸声中亡命的往前冲……

夜晚的密林就有点讨厌了,这也是对方士兵不太敢进来的原因,且不说里面的敌人,就是地上的灌木树枝草丛都可以让人在里面行走,却草木皆兵了,脚下绊一绊,脸上的树叶反弹都会让人惊恐万分,而且本来就黑暗的夜间,树林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所以齐天林他们即使都带着夜视仪,速度也不会快到什么地步。

但是炮弹不受夜间的影响啊,反而是因为夜间更好观察爆炸落点,发射也更加精确,而且打过两轮,不知道是谁在指挥,没有了开始一窝蜂的齐砸,明显变得更有节奏起来,每次就两三发,但是频率非常高,如果换安妮来听,一定会说有点钢琴的味道,还是命运交响曲那种急促的感觉,就好像索命的绳套,在齐天林他们几个人的脖子上越来越紧……

那个老人居然发出一阵哈哈哈的大笑,齐天林实在是腾不出手去按他的嘴:“你们这帮狗贼!就等着给我陪葬吧!我也值了!”

洛克真的没有力气跟他对话了,只能虚弱的在齐天林耳边:“放下我……我来断后路……”

齐天林嗤之以鼻:“屁话……别人现在是无差别轰炸,断什么后路,都没人!”他是真有劲,还有余力说话呢。

洛克也不争辩,实在是没有力气争辩,按照齐天林扛人的经验来说,真的不太妙,他总觉得,越接近死人的身体,就越沉,死沉死沉这句话真不是骗人的。

洛克现在就很沉,有点软绵绵的沉,明显他自己也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肌肉了,呈现一种松弛状态。

齐天林高喊:“丹尼斯!再给洛克来一针吗啡!”这个时候只能拼了命的死马当做活马来医。

只是丹尼斯刚歪歪斜斜的靠近他,一枚炮弹的啸叫声就完全不同的直奔这里而来,他跟丹尼斯显然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大惊之下,只能把洛克朝丹尼斯的怀里一扔!

自己单手把贾拉尔往自己的怀里一屈,就地一个滚翻,死死的把他压在身下!

轰的一声爆炸应该就在附近的什么地方,齐天林只觉得自己背上一咬!似乎让他想起了上次在荒原上被追杀的经历,迫不得已的就只有摘下战刃,轻轻一挥,叼在嘴里,提着贾拉尔就反方向奔跑一段距离躲避爆炸,因为那一连串的炮弹袭击真的就跟坦克碾压过一样,也许后面已经犁过的地方还安全一点。

两人滚进了一个弹坑,齐天林甚至拔出战锤再狠狠的砸了几锤,才让两人都躲进去,期望看永远不会有炮弹掉在

同一个弹坑的传说是不是真的。

贾拉尔却一脸迷茫和愤怒的看着他,主要是他手中的战锤,战刃有刀鞘包裹,战锤的黄芒就这么淡淡的浮现在黑夜里,在坑里,甚至能看见上面细密的花纹!

老头强抑着自己的声音低声质问:“战……神,你!你背叛了战神!”

齐天林警惕的目光在看外面,观察爆炸点,口中随意:“你也知道奥塔尔?”

贾拉尔牛头不对马嘴:“你……你能让圣锤发光!你背叛了阿拉伯世界!”看来这个传说也是人人都知道,齐天林也是故意试探一下这个老头。

齐天林在隆隆的炮声爆炸声和弥漫着的硝烟味中,蹲下来:“你不会背叛?”

贾拉尔愤怒:“我绝不背叛!我永远不会背叛!”

齐天林想了不到半秒钟,突然就拔出战刃,同样闪着黄芒,同样吓了贾拉尔一跳:“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实在是齐天林一直都用红白格子的头巾围住了脸,他黑夜中也一直都没有看见过。

齐天林随手就在贾拉尔的小腿后侧肌肉上刺了一刀!

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肌肉和皮肤已经有些松弛了,但相对较好的生活条件,让他还是没那么瘦,一声闷哼,齐天林这一刀就刺了好几厘米进去,很窄的刀口,被齐天林拔出刀就伸手死死的按住……

贾拉尔莫名其妙的挨了这一刀,却死死的看住黄芒下那张红白格子包住的脸,满脸的大汗顿时就涌了出来。

齐天林用嘴叼住战刃,娴熟的从自己里面的内衣兜里掏出两颗子弹,把其中一颗就顺着那个极小的伤口用手指捅进去!

疼得老头又是一声惨叫!

齐天林轻声:“被抓是肯定的……屈膝投降也可以是暂时的,只要你想逃,按动这个,我来救你,那时再把事实公布出来,狠狠的抽他们一耳光,不是更有趣么?”

说着就把手里剩下的另一颗子弹拿起来给贾拉尔作演示,在黄芒淡淡的光芒下,这颗看起来好像子弹大小的金属颗粒,上面有个开关:“只要按下拨动这个,我就知道你在哪里,就能把你救出来!”然后就把这一颗又塞回自己的衣兜里。

是的,这就是齐天林出这次任务,给自己准备的唯一后路,两粒可以播报方位的跟踪器!

他真是个谨慎的人,出一个有点没头没脑的任务,就担心是不是给自己下了个什么套,不但没有携带自己那些电话,还在手枪弹匣里面隐藏了两粒这种跟踪器。

这种华国温州产的简单电子仪器原理很简单,里面有预置

的SIM卡,利用一般的移动电话网络,只要打开开关,就会自动向一部指定的手机每隔五分钟发送一个自身位置的短信!关闭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无线电讯号。

原本也许就是用来抓自己配偶偷情的工具,却被齐天林用来跟苏珊约定,要是自己被困在什么地方,需要营救就发出这个信号。

能做到国防部长的,自然不是傻子,瞬息之间,贾拉尔似乎就明白了齐天林一句话里面包含的巨大信息量,这种搞政治的人动起脑筋来简直就是比恩佐还快啊!

咬着牙,看齐天林顺手撕下自己的裤腿把那个小伤口扎住:“你……还在战斗?”

齐天林点头:“有种战斗叫潜伏……这么强大的敌人,不是只有莽撞硬拼就能战胜的,必须要策略……不说了!自己考虑是怎么回事,记住,绝对有把握不被发现这样的举动时候,觉得方便我营救的时候,才能给我发出信号,然后马上关掉,只有一次机会,别搞个千军万马的场面让我冲!”然后就一把抓起贾拉尔跃出弹坑,追随在爆炸声的后面移动……

十多分钟后齐天林就看见在一片灌木丛边被炸得浑身是洞的布鲁克斯徐!

已经断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