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25章 军礼

第三百二十五章 军礼

齐天林真有点惨不忍睹,但是还是伸手拉起那具尸体耷拉在自己的肩膀上,因为那一瞬间,他似乎想起了那些暴尸在利亚比荒原上的战友,无论如何都不想再看见自己的战友这样孤零零的抛弃在这里,所以宁愿一起奋力的冲,接着又看见丹尼斯拖着洛克艰难的挪动,他就不得不把贾拉尔跟徐都扛在一边,就跟扛着两扇猪肉一样,腾出一只手去帮忙拖洛克,丹尼斯显然也看见他肩上的徐,没说话,只是竭力的站起来,伸手拉住洛克的一条腿,尽量帮忙的前行……

身后北面的海岸线,突然枪声大作,爆炸声也剧烈起来!

这一次不知道是谁发起的佯攻,终于成功的把政府军牵制过去,因为爆发的距离实在是太近,让几乎这一带的守军都以为之前的那些人被炮击逼得往北走了,齐天林他们终于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不敢停下来,他们就好像已经烧干了汽油,连木炭都抓来燃烧的老爷车一样,苟延喘息着奔到了海边……

齐天林其实有余力,可他总得入戏吧,一方面不要让丹尼斯太过惊诧他的能力,另一方面也要让贾拉尔明白他是怎么在忍辱负重的搞潜伏工作,所以动作也有点艰难。

最让人惊讶的就是洛克,居然还没死!

那就最后再鼓起劲冲一把!

趁着天色只是蒙蒙亮,已经距离之前开火地点十多公里外,丹尼斯简直是有点含着泪把布鲁克斯徐给包扎到一个潜水包里,再跟齐天林一起帮洛克以及贾拉尔带上呼吸器……

那个国防部长真不是盖的,这后半程就全处于“昏迷”状态,避免有什么不协调的地方被发现,总之就是进入了一个自导自演全程飙演技的状态了,跟齐天林无关。

丹尼斯跟潜艇取得了联系,自己潜入水下浮起那艘MK6,齐天林把昏迷的伤员跟人质都搬上去,最后才是尸体也端坐好,自己没有上去,只是伸手挂在潜艇旁边,给丹尼斯做了手势,MK6缓缓的转身,不敢下潜太多,就这么在水面上往海面深处驶去。

因为他俩都不敢确定两个昏迷的家伙是不是能自行使用呼吸器……

于是母艇也上浮了短暂的时刻来把他们接上去,很巧妙,就是把驼在母艇背上的微型潜艇舱半露在水面上,丹尼斯在齐天林的指挥下把MK6直接开了进去,最后是他跳下来跟齐天林一起推进去的,几个水兵也从里面跑出来帮忙,在半人高的水中把MK6固定好,七手八脚的把洛克跟贾拉尔弄进去,而布鲁克斯徐的尸体,丹尼斯就谁也不让碰,一

定要齐天林跟他一起把这个战友的的遗体这么抬进去。

齐天林拒绝了医护兵上来给他疗伤,只是坐在徐的遗体边,慢吞吞的跟丹尼斯一起帮他换上一身干净的军装,那些伤口又经过了海水浸泡,可怖的张开着,两人都恍若未觉,斯条慢理的搞好,然后才分别去洗澡换衣服,丹尼斯也做了一个小手术才回来舱室,跟齐天林苦笑着对看坐在床铺上……

潜艇里面都是严禁吸烟的,两人只能这么有些无奈的坐在那里,直到有军士过来通知他们接受问询,看见齐天林有点诧异,丹尼斯才拍拍他的肩膀起身:“死了人,都要走这个程序,可以决定徐的勋章……”

齐天林坐在三个军士跟两个西装面前就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了:“我不是美国士兵,我也不明白你们的程序,我只表述我看见的过程……”

其实他跟布鲁克斯徐的接触真不算多,而且整个过程中徐的表现并不满意,只是这个时候,他还是拣自己看到的状况不痛不痒的讲述了一遍,只是在问到最后爆炸时候的状况,他才不经意的把自己摘出来:“之前徐的战术规避都做得比较好,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只是在成片爆炸声响起以后,我们判断敌方是地毯式炮击轰炸,所以都有一个脱离爆炸区的机动,他选择了另一个方向,不幸的是炮火砸向了他那边而不是我跟丹尼斯选择的方向……”

其实主动提问最多的却是关于洛克的情况,也许这牵涉到官员吧,所以格外详细,详细到洛克做出的每个决定都要记录在案,细致到什么时候洛克说过什么,有哪些人听见都要一一讲述清楚,估计还要跟丹尼斯的答案印证……

不过后面就没有齐天林什么事儿了,还没有上潜艇,他就把最后一颗信号发射器又装回手枪弹匣里。

上了潜艇他就交出了所有的武器,只留下那支P229手枪,这些武装人员虽然是在潜艇里面,还是允许他们携带一支手枪,也许是清楚他们的个人习惯。

当然齐天林也再没有见过贾拉尔。

整整四天的时间,齐天林也不问潜艇要去到哪里,只是每天跟着丹尼斯在舱室里相对无言,偶尔中间去看过一次洛克,这个霉字当头的家伙真活了过来,硬撑着躺在病**,给两人有气无力的眨眼睛。

等到潜艇终于上浮,齐天林跟丹尼斯也提着自己的大包下船的时候,才发现这里是一个海军基地,到处都飘扬着美国国旗跟星月旗,又回到土其耳了,齐天林试着给莫森打了个电话,那边很欢乐:“你已经回去了?听说你们死了一个人,不知道是谁,担心死我了!我们这边立刻就撤了,从公路撤离的,快得很……好,尽快回公司,上面很满意!我给你找了个伊克拉的活儿,我们七部也可以强势入侵伊克拉了!哈哈!”

看来公司政治也到处都有,齐天林翻翻白眼挂上这部还给他德尔宙斯盾内部集群电话。然后就准备找基地开一份武器转运书,委托这边军队内部的运输机构把这一大包枪械设备运回公司做保养,比他自己苦哈哈的背着走民用路线轻松快捷得多。

丹尼斯带着他办理完手续,表情慎重:“我谨代表我的战友跟布鲁克斯徐的家人,邀请你参加他的葬礼仪式……”

对于战友的遗体,美军每次都会不遗余力的抢回来,不然各支部队都会把这种遗失视为奇耻大辱,这基本上是一种西方军事文化的核心价值观,这种宁死不放弃袍泽的做法,也让美军士兵在战斗中很容易凝聚集体荣誉感,而不是只喊口号……

所以齐天林在那么艰难的情况,依旧不放弃战友的遗体,这种做法彻底得到了丹尼斯的认可,完全对他的信任了。

齐天林点点头:“行!”其实他的安排也是不回英法,打算在附近什么地方转悠一段时间,看看局势,因为贾拉尔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发出求救信号。

而对于在海外丧生的士兵,美军大多都会把遗体运送回本土下葬,只是为了不因为丧生而影响战地士兵的情绪,这边都会举行比较正式的葬礼仪式,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政治思想工作吧,对于凝聚军心,提高士气有很大的作用。

齐天林作为观礼嘉宾也获得了前排资格,只是因为他身份特殊,所以带着墨镜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一大堆穿着美国海军礼服的军官中间,连浑身包扎着的洛克也艰难的穿着军服坐在轮椅上。

下面是整整齐齐的好几百官兵,徐的棺材也停放在下面,覆盖着鲜艳的美国国旗,棺材相当的豪华,可是再精美再豪华的棺材,也就是棺材。

照例还是将布鲁克斯徐的步枪立在那里,他的军帽跟战靴也靠在步枪的上下,随着随军牧师的祈祷,以及高级军官的讲话,齐天林才知道自己现在居然是坐在一群隶属于第五特种作战群的军官中间,这是一个实际战斗力不亚于海豹,而名声却没有那么响亮,甚至会把他们做的事情都戴到海豹头上的强力特种部队,原来他们也在参与这种颠覆活动。

军官的讲话中自然没有提到布鲁克斯徐丧生于什么具体的战斗,只是高度的概括为为了人类的自由与民主……

其实到处都是一样的,都要这么讲大话的,齐天林墨镜下的眉毛

跳了一下。

最后由丹尼斯代表徐的战友上去讲话时候,他却提到了齐天林:“是这位不能提供姓名的战友,在生命危急的关头,冒着牺牲自己生命的危险,一定执意要将徐的遗体抢回来,而且也是他在最终帮助我和其他战友一起安全的脱离战场,完成任务,虽然您不是我们同一战斗部队的战友,在此,我以我个人的名义对您表达最诚挚的谢意!您是我永远的战友!”转身对齐天林端端正正的行了一个军礼,非常的庄重,庄重得让齐天林站起来笔直的行了一个注目礼,他可不会随意的行军礼。

所有的在场军人都整齐的对齐天林行军礼表示感谢,这个时刻,是无关乎政治立场或者所属阵营,仅仅是表达对人性的基本尊重,所以齐天林也担得起这个感谢跟尊重。

洛克也对齐天林表示了感谢,他是在仪式之后跟齐天林有了一次长谈,这个基本上没伤到骨头的家伙,只是因为补丁打得太多,失血过多而已,几天就开始焕发出顽强的生命力,话变得比较多:“废话我就不说了,只给你一个建议,你最好去参加一定的高阶军事指挥课程,不然真的会浪费了你的战斗能力,虽然是在PMC中间,不会有太多指挥的机会,但是那是一种意识上的改变,我已经把这个讯息反馈给了你的公司,希望他们不要错过你这样一个优秀的战士转变为领导者的机会,我想他们会考虑我们的意见……这就是我所能为你做的……多参加一些培训,我期待能在更高层面遇到你!”

齐天林有点匪夷所思,PMC也还有搞职业培训的么?

最后,坐在轮椅上的洛克再次给他一个缓慢的军礼:“感谢你救出了我的生命,衷心感谢!”

很正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