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26章 大气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大气

是丹尼斯开车送他去机场的,齐天林也需要这么一个自己不在场证人,只是有点疑问:“接下来我要去伊克拉了,这之前我想买点什么礼物送给我太太,有什么好建议?”

丹尼斯熟络:“迪拜啊!我们完成任务,手里要是宽松,就会去迪拜消费,其实那里就是最适合买高档礼品的,打折!狂打折……”

齐天林盘算:“迪拜?客机不得飞越两伊?算了,不靠谱,我不习惯坐在铁盒子里面越过战区,我还是去希腊,最近他们经济崩溃,我去看看有什么便宜可以抄底的,然后也方便回家回公司……”铁盒子就是目前特种兵最喜欢鄙视的直升机,对于这些上天入地的战士来说,飞机才是最让他们无力的交通工具,一旦出事,真没法反抗,当然,齐天林实在是因为阿联酋那边不利于偷越国境到土其耳来。

作为一个从内战国家逃出来的政府高官,一般是不会在英美这样的国家发表叛逃宣言的,那样英美在背后的动作感也太强了点,所以大多数都会选择在周边一些不起眼的小国家发布消息,目前叙利亚国防部长的消息还没有传出来,不知道政府军有没有在密林里面找到什么血肉模糊的尸体,他这边也不知道贾拉尔跟别人折腾到什么样了。

这个有些倔强的老头,从上了潜艇最后时刻在齐天林的手臂上重重的捏了一把,似乎在表达自己的什么决心,从此以后,就没有了消息,连下潜艇的时候,齐天林都没有看到他,之后更是没有他的任何音讯,他也装着不知道这件事,绝不询问。

但是他判断应该就在这几天,不会等太久,这个国防部长叛逃的消息就一定会如同爆炸新闻一样颁布出来,只是贾拉尔之前的表现肯定也被丹尼斯汇报上去,且看他自己如何转这个弯吧。

所以齐天林预测也应该就是在土其耳或者阿拉伯世界的某个国家公开露面宣布此事,所以他选择就在希腊游荡着等待消息。

在丹尼斯看着他挥手告别登机以后,齐天林就拥有了一份完整的出境记录。

齐天林这个时候已经是拥有高级武装承包商资格证的持枪人员了,只要人枪分离,就可以携枪过境。

于是带着完成任务之后的轻松感,齐天林漫步在雅典颇有些远古遗迹的卫城景区,新买了一部电话给玛若以及柳子越报平安:“没事儿了,我已经暂时告一段落,还有点收尾的事情,处理完以后如果有休假的时间就回巴黎一趟。”

柳子越问清楚在希腊,有兴趣:“米克洛斯还有圣托里尼都是旅游热点,特别是

圣托里尼的蓝白色调地中海更是目前国内装修的热点,我去做个实景节目,好,就这样,乖乖的等我过来!”

可玛若接起电话也是这个腔调:“希腊?嗯,就这样了……安全就好,明天,不,晚上我应该就到了,啵啵!”做了两个拟声词就迅速的挂了电话。

所以搞得齐天林跟安妮打电话的时候很有点胆战心惊:“我这边已经基本完事儿了,您还好吧?忙不忙?”

安妮笑得爽朗:“有点想你哦……什么时候回来?陪我去看球赛嘛……”

齐天林看她没有马上飞来飞去的意思才说后话:“我现在在雅典暂时落脚,还有些事情,不过现在可以联络,就想着给你打个电话。”

安妮一贯对他都是持表扬鼓励的正面扶持态度:“这才有点恋爱的样子,不过我也不知道正常应该怎么样,雅典在卫城有个博物馆,那里对面有家卖小烤饼的,给我带点回来?”她才真是在试着恋爱。

齐天林满口答应,都快挂电话才有点紧张急促的说了一句:“我爱你!就这样了……拜拜!”烫手烫脚的挂上电话。

安妮有些满脸笑意又愕然的看着手里的电话,楞了好大一会儿,才笑着站起来,走到落地窗边看着外面正在训练的场景,摸着脖子上的细皮绳,有点自言自语的低语:“还不错的感觉,哦?”

给苏珊打电话只说自己交了一颗跟踪器出去,要是接到任何地址,就转发给自己,那几部电话都放在自己这个丈母娘那里,苏珊满口答应,也不问他这次出来做了什么。

最后才给蒂雅打电话,这姑娘没在柳子越那,因为在那呆了几天就觉得无趣得很,直接返回了公司训练基地,天天还是跟那帮非洲小黑厮混在一起训练,他们已经挂在轮流出任务,按照苏珊的安排做一些北非,特别是有关索马里一带的护卫任务,苏珊是打算在索马里去建立一个办事处的,其实那个让很多人都觉得神秘危险的战乱国家蕴含着大量的护卫任务,主要为一些想出成绩的记者和想博名声的公众人物提供服务。

所以等第二天柳子越带着自己的人马赶到雅典,看见接机的齐天林身边,不远不近的就跟着玛若,做着一副小秘书的模样。

她有点牙痒痒,当着自己的员工不好发作,低声呲牙给齐天林看:“你什么时候把她也勾过来了?”满以为是个浪漫的二人之旅的,至于节目,还有别的主持人嘛。

齐天林态度和煦:“昨天就过来了,穆尼到这边就隔着一小片海,快得很,互不沾边嘛……我已经租了两部车了,这辆面包车给拍

摄组用,这辆越野车是给我们用的,我还给他们请了一位导游兼翻译,华国来的留学生,不会敲竹杠的,怎么样?”做起这些事情来,齐天林还真的很细心。

柳子越更牙痒痒,过去佯装亲热的挽住玛若往外走:“上次加拿大!这次你又来!”

玛若也无辜:“我也不知道你要来,他说还没来得及说你要来,我就挂电话了……总不可能叫我回去吧……多孤零零的。”小狐狸摆足了可怜样儿。

柳子越想拧她的脸颊:“还跟我装!啊!我幻想了多久的浪漫之旅啊!你这颗老鼠屎!”

玛若也许不明白她的典故从何而来,但是对老鼠屎绝对知道不是好东西:“不带这么人身攻击的,还好了,安妮跟蒂雅不在嘛,起码都少了一半,我知足了!”

柳子越垂头丧气:“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回头看看正熟络的跟下属们握手介绍导游的齐天林,嘴角却有点忍不住翘起来露出笑容,除了这一点点瑕疵,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确实是,等当天下午三人一起站在圣托里尼的海岸落日余晖下的时候,连这一点瑕疵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在国内做有关地中海的各种报道不算少了,涉及到装修的蓝白色地中海装修,柳子越说得都吐了,可是真的来到这个只有蓝白两种颜色的地方,她几乎是瞬间就迷醉了。

玛若好一点,她毕竟也是在地中海边长大的姑娘,可是眼前这样的景色让她彻底安静:“我要在这里安个家!”

齐天林也觉得美,不过他形容不出来,只有听柳子越叨叨:“所有在国内,有关地中海三个字的取景,都必须来圣托里尼,白色乡村风格城堡一般的欧式土房,加上蓝色的半球房顶,搭配一望无际的爱琴海碧天一色,这就是春暖花开,面朝大海的真实写照啊……”

齐天林就只会挟着一根烟,蹲在白色的石阶上嘿嘿嘿的傻笑,男人在外面拼搏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让爱人有享受这样美景的机会么,嗯,虽然这几位大能姑娘人人都能自己来,可是能跟爱人一起来才是最美满的嘛。

玛若有强迫症,要求齐天林必须按照这城里的男人打扮,就是那种白色纱笼裤,**上半身:“晒一晒,你这也太干净了一点,之前都还觉得有点黝黑皮肤的,现在怎么越来越白了,你看看当地男人,都是那种金黄色的皮肤,啊……赶紧的!”

就在最经典的山崖旅馆,他们租了一间套房,有两间卧室的,外面还带着一个小小的露台,玛若看了看很满意,居然下意识的冒一句:“安妮估计喜欢这里!”

柳子越也回答:“现在我已经很庆幸了……别提她!”

满眼望出去,各种被刷得惨白的建筑都被落日的余晖镀上了一层金色,很多游客都挤在高点观看这样的美景,难得这边三个人比较宽松幸福的坐在角落……

柳子越就想确认一下幸福时光的长短:“我们能呆多久?”

齐天林看看玛若就笑:“不知道……你们想呆多久就呆多久呗,我中途有事儿就出去,回头再来接你们一起回去?这次处理完以后我就去伊克拉,可能有个比较长的时间段会在那边。”

玛若不满的瞥他一眼:“你真是给我诠释了好景不常在的真实含义。”

柳子越角度不同:“那就要更加珍惜现在的日子,既然你的时间是不定,那就只有一个方案,一人一天,昨天算你的,今天我吃个亏,明天给你,怎么样?”直接撇开齐天林跟玛若谈判。

玛若也觉得这样说清楚最好,点头:“不过你总不至于这个时候就赶我出去一个人溜达吧。”

柳子越大气:“你搬根椅子坐到露台边角上,别让我看见就成!”

齐天林差点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