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27章 谨慎

第三百二十七章 谨慎

确实值得留恋的美景,只是齐天林时常坐在窗前擦拭拆卸手枪的场面,让随时手里都喜欢拿着一个单反相机记录美景的柳子越很无力:“你不要这么破坏气氛好不好?”

齐天林也无奈:“这是我的工作嘛,今天我也陪你去转过小巷子了……”的确是,柳子越带着点春花秋月的感怀,在狭窄的白色小山径上转悠了大半天,就呆呆的看着一只猫一朵花,就可坐上好一阵。

齐天林虽然不懂,可他就这点好,没不耐烦,陪VIP客户多了,不理解的事情也多得很,就那么靠在旁边的墙边静静的等了好久,有时还要被柳子越招手叫过去当她感慨的依靠物。

柳子越还是满意:“嗯,曾经我也担心过,我们之间会不会因为文化水平的差异有很多不能认同的地方……现在看来完全没有这个问题。”

齐天林撇嘴:“解决了经济问题,没有鸡毛蒜皮的事情,哪里会因为文化差异有什么,以前老一辈,多少人都是一个在外念书的书生,一个一直在家的裹脚婆婆,没听说合不来的。”

柳主播笑着就呸他:“你才是裹脚婆婆,我觉得是有了你那三位女性的原因,我就觉得其他事情都是芝麻小事了,没兴趣计较了……”

玛若端着点小吃进来:“语言不通其实才是个大问题,你们这样说华语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种游离感,保罗,你什么时候也把法语学好一点,我还是想能独享这一份儿。”其实这几天也说不上完全的分开,大多数时间都是三个人在一起闲逛游玩,都在试着慢慢寻找这很有点特殊的恋爱感觉。

柳子越挑衅她:“安妮什么都会,怎么都避不开她的,我这也是随口说说母语嘛……”

齐天林脸上带笑,眼睛却盯着房间里唯一的小电视,一台十四寸的小彩电,新闻正在播报叙亚利国防部长叛逃的信息!

这些天他从来都没有错过这方面的新闻,连在外面闲逛都带了一台小小的收音机,用单边耳塞收听新闻,玛若笑他是平时带耳麦习惯了,柳子越倒是越发有点眷恋的习惯挂他身上,因为她用华语说:“感觉你还是在工作的时候最帅!”

所以齐天林现在的样子就真有点符合她的喜好,简直就是下意识的飞快用两只手盲动,就把P229飞快的组装回去,眼睛一直盯着电视屏幕,装好手枪就放进腰间的枪套里,坐近点专心查看电视屏幕。

屏幕虽小,内容却很劲爆,这是政局动荡的叙亚利最近拉锯战中最有分量的新闻了,和之前那个下台然后叛逃的总理不同,

眼前这个有些精神恍惚的老人,可是叙亚利现任的国防部长!

他的叛逃意味着叙亚利军方系统的崩塌?

意义非常重大……

很有些混乱的场面,关于贾拉尔本身的现场镜头不多,周围非常多的记者,但是更多的是穿着西装带着墨镜的保全人员,按照齐天林的经验来看,这些人似乎PMC的成分大于某个国家特种人员的感觉,倒也正常,毕竟这种引诱对方投降的黑锅,没有哪个国家愿意来背,那就还是千年黑锅PMC来做吧。

在保全人员和记者簇拥下的贾拉尔,几乎没有说话,画面也是一闪而过他登车的镜头,似乎刚和谁洽谈过的样子,整个新闻更多都是关于他的资料视频,介绍他的生平已经他跟现任总统政见不合的基本原因,然后就是推测判断这件事接下来的连锁反应是什么……

虽然几乎各家媒体都在铺天盖地的播报这件事,但是贾拉尔出面说话的镜头基本都是截取于同一个画面,齐天林还询问了一下柳子越,她只看几遍就肯定:“画面剪辑过,说话都有点断断续续的,不排除有配音的嫌疑,因为张口音跟闭口音有些东西的面部肌肉运动是不一样的,不是单看口部动作。”换了频道再看看,她就有些确认:“实际上这个画面里的猫腻是很多的,这个国防部长出现的镜头其实还不到四秒钟,其他时间全部是剪辑素材,看来重点就是这个露面了……”

反复仔细的观察画面也找不到什么地点的讯息,周围都是黑乎乎的,选择应该是晚间在某个类似别墅或者度假村露面的。

齐天林脸上就有点诡异的笑容,贾拉尔这个老狐狸还是藏了点后手啊……那么应该自己上路的时间就不算远了,毕竟这个消息一旦爆发,带来的连锁反应对贾拉尔的派系以及家族都是很深远的影响,一心求死的将军不用考虑这些,但是要活下来演戏,那就必须要考虑自己的周围人了,所以这个时间不能太长,而且新闻拍摄应该也是一两天之前的事情,只是新闻说贾拉尔是在跟叙亚利不接壤的沙特宣布这件事的,真有这么远?

齐天林在整装待发了。

玛若似乎感觉到什么,晚间两人相处的时候,越发有点依恋:“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不管跟什么有关,你自己的安全是第一位,你安全回来……我才有幸福的感受。”这个有点简单的姑娘,只是想守住自己那份希望也简单一点的爱情。

齐天林认真点头……

只是这两口子都没想到讯号来得这么快,半夜就有一个短信发到了齐天林的手机上:“土其耳君士坦丁堡马马

拉酒店。”没有具体的房间号,能把信号精确到这个程度已经很难得了。

齐天林起身亲了亲被铃声扰醒的玛若额头,提起收拾好的一小包东西,就立刻出门了!

在这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小岛,齐天林早就留意好一艘小艇,趁着夜色飞快的出海,谁都想不到他会选择这个度假胜地的真实原因,只是因为这里正好介于希腊跟土其耳海岸线的中间,往东一百多公里就可以到达土其耳的岛屿!

所以,他除了带着一桶暗藏的柴油,什么都没有带,就这么在海面上一路狂奔,一口气冲到一座有飞机的土耳其小岛上,当天晚上他就已经不露痕迹的到达了上千公里外的君士坦丁堡!

关于贾拉尔现在在酒店,还是一家处于最繁华地带的高级酒店这个情况,齐天林倒是不吃惊,这反而更合情合理,因为作为这样的国家级领导人,一旦暴露在闪光灯下,就必须要给够场面上的东西了,表面足够的尊重,还要能让整个行为都在所谓的国际舆论的观察下,所以挑选一个比较繁华公开的地方才是首选。

其次这样的行为对叙亚利政权也是一种两难的挑衅,有种你就来弄走,背着国际舆论的压力,过来搞恐怖活动,算是绑着这座城市当人质,只要来造成了什么声势,就可以反打一耙说是恐怖主义,把大帽子扣在叙亚利政权的头上,动用联合国的那些条款名正言顺的做什么……

联合国?

在齐天林的眼里,联合国就是婊子的卫生巾,需要用的时候拿出来遮挡一下,不需要的时候,有多远滚多远!

也只有那些没有真正实力的国家才拿着联合国的鸡毛当令箭。

而他,才不会顾忌什么叙亚利政权会不会被扣大帽子呢,那都是那个总统操心的事情,他只知道搅黄了贾拉尔这件事,就行了……

所以到了马马拉酒店,看了整整一个通宵的周边环境,第二天一早他就消失在茫茫人海,溜出了这座拥有一千二百万人口的超级巨型古城,仅仅一天的时间,他就开着一部偷来的皮卡车重新靠近这家城里面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在晚餐最繁忙的时候,顺利穿着白色的食品配套公司服装,从后勤保障通道排着队把皮卡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

脸上用黑色化妆油彩涂得细致漆黑的一张脸,自己弄了一顶这里常见的白色圆顶帽,看上去就跟当地黑人没什么两样,异于西方人的那种轮廓让昏暗灯光下的守卫顺理成章的就放他进入了,这也是他昨晚在晚餐时间观察到的唯一顺利进入时间,到了晚上反而会封闭停车场,当然酒店大堂才是严

查区域,因为退一万不来说,万一有谁不开眼,真的要来反劫持这位国防部长,起码都应该是五到十人的攻击小队吧?

这么一个黑人不是既定目标。

齐天林知道这些停车场里面都是遍布摄像头监视器,根本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就好像那些帮工一样,穿着白色的袍子,肩上扛一袋,手里提一包,扛着顶大型收折的太阳伞,就进了电梯……

车上整整留下了四袋掩藏在一块块食品下的化肥,四袋已经被改造过成分的化肥炸弹!

一部在外面爆窃的手机正稳稳的绑在上面,从话筒发声器的两根电线上,接出了两根细线连接到了起爆器上,看起来很粗糙的一个起爆器,却是按照重犯教导他的车臣军人惯用方式制作,对于一切可能留下被分析的痕迹,齐天林都谨慎的考虑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