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28章 拨打

第三百二十八章 拨打

内部电梯没有外面给客人的那么光鲜漂亮,就是简单的绿色漆面,很多地方都被磨掉了,地上也没有地毯,就是一般的螺纹钢板,方便推车防滑,还充满一股怪怪的味道,齐天林艰难的抱着扛着东西进来,似乎一不小心就把高高的收折太阳伞靠在了电梯墙角,正好遮住了那个摄像头,仅仅遮挡了十多秒钟,他又骂骂咧咧的挪开了太阳伞,然后就到了酒店裙楼七楼楼顶的餐厅层……

这个酒店是裙楼七层,整栋大楼三十二层的结构,所以裙楼的楼顶就有一个很大的露台餐厅去,齐天林看上去,似乎就是给这里送物资来的,正是最忙的时候,领班很不待见这么一个送货的,就把他赶到厨房,要求那把看起来和自己露天餐厅的餐桌遮阳伞也不许拿出去,连酒店的LOGO都没有,怎么可能摆在外面?

五星级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

谁都无法注意到那两袋东西比齐天林进酒店的时候,已经小了一圈,于是他不吭声的埋着头选择一个人迹罕至的材料间深处,放下两袋物品,走出餐厅,去了一趟卫生间。

在这个基本上很少安装摄像头的地方,飞快的扒拉下身上的白袍,露出一身符合眼前肤色的略显正式的夹克装,一头接近黑人的那种贴着头皮的细密卷发,挎一个小包,施施然的就走出卫生间,混进了食客中间,甚至还点了一份高级套餐,坐在玻璃栏杆的露台边,看着君士坦丁堡那著称于世的夕阳,悠然的享受美食,眼睛却在看着下面的马路街道……

君士坦丁堡是占据亚非欧三洲交集点的一个著名古老城市,这座为了能远眺那个著名黄金水道大桥的五星级酒店就不得不建立在一片比较古旧的街道上,所以下面的路并宽,但是现在显然很多转播车跟记者都聚集在下面,就好像哪个世界级的大明星随时可能出来一样……

齐天林坐在那里,眼角不经意的飘向周围的各种大楼顶部,起码发现了三处狙击手观察点,看来还是防卫森严,刚才连皮卡车的车斗都要挨个检查,要不是这个十多二十分钟的高峰期太多配套车辆过来,仔细点也许都能发现他那些袋装的粉末了。

总的来说还是警惕性略差,认为这样的状况下,叙亚利是不可能发动什么攻势的,在这样的风尖浪口那个政府除了发出各种各样的抗议,声辩那是一桩无耻的、践踏国家尊严的绑架行为,都被整个世界舆论给忽视了……

连你自己的国防部长都不能保护,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信任你?

国与国之间,从来就是用实力说话的,

现在不过是找不到一个确实的切入口罢了,才让一帮很不成气候的反对派在尽量挣扎。

齐天林昨晚就是坐在一台电视和电脑前一边干活做炸弹,一边观看各种关于贾拉尔的新闻,仔细的分析了各种出现的图片照片跟时间,确定了贾拉尔确实就在这家酒店里面,外面的大帮记者不是傻子,他们也确实拿到了一些新闻,这里看下去,能动用转播车的,都不是小媒体,其中还有一些独立资格媒体以及在这一带最为特殊的半岛电视台,这个被称为阿拉伯CNN的电视台也在其中……

为了不留下痕迹,齐天林昨晚在搞到化肥等各种其实很容易分别搞到的原料以后,就直接弄开了一家手机维修店,因为这里几乎有所有他需要的工具跟手机,比起购买,这里不会留下任何影像和口头描述,杜绝被发现的可能性。

这顿饭他没有刻意控制时间,只是昨晚的新闻预报今天晚上大概八点左右,贾拉尔会举行一个记者招待会,虽然没有说具体的会议地址,但是看那些记者们已经纷纷在胸口挂上许可证,有些保全人员也在按照不同媒体进行分发准入证,就应该是在这里了。

齐天林是没有办法直接去会场上劫人,他不想自己的身影被过多的闪光灯给捕捉到,刚才所有暴露的身形已经尽量改变动作习惯了,但是那是在一般的正常情况下,他无法保证在战术动作的时候,不留下任何自己的习惯动作,而且那个时候面对太多的平民记者,他也无法强迫自己滥杀无辜。

所以他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行动……

很快,有些记者就开始被严格的检查以后进入酒店,齐天林结账以后进入电梯,就发现到最高三十层以上的三层楼就不能按动了,看来那个顶层的国际会议厅,被作为了这次的记者发布会地点,很专业的安排,也符合他的设想。

昨晚就电话预定了一个房间的他是在二十六层,下楼去总台拿过门卡,泰泰然的挎着包乘坐电梯到二十六楼,期间也看见记者们正扎堆从一部指定的电梯排队上楼。

顺手按动电梯钮的齐天林瞥了一眼维护秩序的几个武装人员,从都是使用的CZ手枪来看,应该不是宙斯盾的PMC分队,因为英籍的PMC公司成员,一般都是北约制式的手枪,应该不会出现几个人都采用这种捷克手枪的情况,也许为了把事件的影响降到最低,整个事情被分拆承包给了不同的公司?

走进那个确实很有些豪华的房间,齐天林就直奔卫生间,用工具钳打开那个固定起来的百叶气窗,然后就叼着战刃,斜跨着那个小包,把自己从那个

四十厘米见方的小窗钻出去,然后他就完全附着在这个豪华酒店处于近百米高空的楼面外墙上了!

天色已经黑下来,酒店有强劲的户外射灯照射出大楼雄伟的外观,这样的轮廓照射灯,都是专业灯光公司设计过的效果,并不是一味的到处都照得雪亮,哪里能够体现最有韵味的风格,哪里突出,哪里淡化,都是有内涵的,所以,齐天林选择的这一面是朝着风景美丽的海湾,为了不影响尊贵的游客俯瞰美景,是不会有过多的射灯这么照上来,只有几盏大灯拉出大楼的棱廓就行,齐天林根本不用担心被下面发现,而且一个人体在三十层的楼外立面上,真的很不起眼。

同样不起眼的就是楼体上的结构,从下面看起来比较平滑工整的立面,其实有很多可供拉手立足的地方,简单说比攀岩要容易得多,毕竟都是人工建造的东西,越是现代化风格的玻璃幕墙摩天大楼就越好攀登,反而是这家马马拉酒店为了融合进周围的阿拉伯风格,楼面是那种灰白色颗粒墙面,加上圆顶窗的形式,颇有些攀爬难度,不过这种东西在懂得攀爬的人面前就不是事儿,对齐天林来说更不是事。

有个简单的原则,每扇窗户的窗檐就是下一个窗台的落脚点,所以齐天林这么爬起来真的很轻松,他甚至不敢拔出战刃来用,想象自己要是磕点药,会不会轻飘飘的就被吹走?

真的,对他来说唯一的危险就是强劲的海风……非常的大……在这么上百米的高空这样的大风,加上下面遥远的海岸和比蚂蚁还小的人,这才是攀爬被绝大多数人害怕的原因,本身难度并不大。

这么快速的往上攀爬,经过会议大厅的时候,他还有闲暇轻轻的吊在窗边看了一小会儿,这里就是比较多的落地玻璃了,甚至还有露台,齐天林瞥见露台上有两个值班的PMC在抽烟,不过他本来就没有本意在这一层进攻,只是确认一下贾拉尔真的在发布会现场,就离开了。

那个顽强的老头儿真的在,只是现在坐在那个台上有点神情呆滞的模样,不知道是自己伪装出来还是被下了药,总之就是有点神不守舍的样子,记者会的主持人解释投奔自由的将军有些担心自己的家人……

所以贾拉尔基本就不说话,而是一个所谓的代言人替他宣读声明书,声明自己愤而离国的原因,都是因为对那个独裁的、残暴的、压制自由的政权感到无可救药,只有用离开来表达自己的愤怒,表示一种抗议……

很冠冕堂皇的理由,齐天林费尽眼力都没有在贾拉尔的脸上看到有任何讽刺或者讥笑的表情,总之就是那样没变化的

呆坐着……

齐天林可不能呆着,确认以后他越过这一层继续上攀,很快到达楼顶,这里才是他的目的地,因为从任何一份关于马马拉酒店的介绍来看,都强调这家豪华的大酒店是有楼顶直升机平台的,这似乎也是贾拉尔会被选择在这间酒店的最大原因。

随着齐天林小心的冒出半个头在上面伸头一看,果然一架机身上涂写着BHG字样的六人座中型商务直升机就证明了他的揣测,负责这次保护将军任务的果然是另一家PMC,蓝色颈羽安全事务,一家行内以直升机和低调行事著称的公司。

齐天林真的如同鬼魅一般烟尘一样从无法想象的大楼立面边升起来,轻飘飘的动手弄昏了楼顶上守卫的四个PMC,其中只有一个人迫不得已只好杀掉,因为对方明显战力非同一般,一击之下不但没有晕厥,还准备还手。

其中一个人就是直升机驾驶员,齐天林飞快的把人绑起来塞到角落里面,戴上他们通讯器材,把枪械都按照自己的计划摆好,检查直升机上的东西,拆开后座的一包备用降落伞,绑在楼边,把自己下降到刚才的会议楼层,静静的看着里面,直到宣布记者会到此为止,贾拉尔将军被扶着站起来……

他才按动自己的手机开始拨打预存的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