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36章 死气

第三百三十六章 死气

可是伴随莎琳娜的漫步随意询问,耳力特别好的齐天林听得最多就是前政府肯定应该推翻,主要是没有马上建立起来的新政权造成了权力真空比较烦,对现在民主跟自由倒是很满意,因为实在是太自由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当齐天林他们驾车在爱尔兰路上行驶的时候,这是有中间隔离带的双向多车道高速路,要是当地人发现自己走错了路,可以立马就在街道上掉头逆行……

这就是自由,没有约束的自由,他们可以随意的在车水马龙的路面上停下车换轮胎、修水箱,最重要的是,他们把这当做是自由的标志,对由此而造成的混乱置若罔闻。

最好笑的就是对于美国人的态度,首先他们承认美国就是头号世界强国,也是这个强国把整个伊克拉陷入到了中世纪的无政府状态,让这成千上万的人生活在没有公共设施、燃料、食物和医疗援助的环境中,那么接下来就是他们认为不是美国人不能让他们过好。

他们结论就是美国人是精心策划了这一切来惩戒伊克拉人,对这一点,几乎每一个人都深信不疑,只是不知道这种惩戒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用齐天林的看法来说,就跟华国国内的舆论总是引导所有人都在仇视华国,只有华国本土才是人间天堂一样的道理,大多数人都深信不疑。

所以莎琳娜的寻访过程并没有他们之前预想的那么紧张,除了她的英语只有少数居民能够回答之外,一切都在一个看似比较平静的状态下进行,前后的四名枪手拉开了距离,尽可能的站在路口能够看到不同的方向,防止突然冲出来的危险。

从上午十点过,这样的走动探访一直持续到中午,莎琳娜明显有些意外的惊喜,非常享受这样的行为:“我们就在外面吃过午餐再回去?”

齐天林摇头:“您这个真的是运气好,或许枪手恐怖分子爆炸男都在休息,您需要得到的已经得到,就不要太贪心了好么?”

莎琳娜双手合十:“吃顿饭!就只是吃一顿饭,好么……喏,就在街角那个餐馆,看起来挺热闹的样子。”演员嘛,摆点可怜状真叫一个驾轻就熟,无论眼神还是动作都如丝如扣。

齐天林无奈:“换一家吧……人多就容易成目标,那一家人少一点,也不在街角,街角才是最危险的。”两面临窗就很容易被选择为攻击目标,因为更容易看清楚里面的人。

于是蒂雅跟那个小黑妞就陪着莎琳娜走进了这家看来破破烂烂的饭馆,门口随意的在路边烤羊跟炖羊肉,齐天林等四人

就这么散开在街两头跟饭馆门口及对面,跟当地人似的这么随意的蹲在地上,警惕的打量周围的状况。

蒂雅就在微型耳麦里面现场直播她们丰盛的午餐,那个小黑妞被她指使着贴在莎琳娜的身边,打开麦克风 ,让齐天林随时能听见莎琳娜说什么。

人就是这样,纵然再艰难,再混乱的局面之下,总会有人开始做买卖,民以食为天,饭馆也永远都是最早开始恢复的,这么多年了,巴格达可以说早已经形成自己的生存模式,著名的卡巴烤肉跟库兹炖肉伴随着偶尔零星的枪声就这么被端上来……

莎琳娜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吃,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头巾,那里卡住了一部专业的CT1080P高清头戴式运动摄像机,镜头很小,从那个头巾的缝隙这么静静的记录着外面的场景,这也是齐天林劝说她不要携带照相机拍摄的结果,这样的行为更不容易引起围观和反感。于是从莎琳娜就在心满意足的慢吞吞保持头部稳定的状态下进餐,耳边听见周围食客们的聊天,她显然能听懂一些阿拉伯语,但是不全明白,偶尔还要问问蒂雅,这姑娘就是对英语一知半解,交流就很有点一知半解……

不过随着整个饭馆的人都稍微站起身看看,又坐下的行为,肯定会引起莎琳娜的注意,她把头也转过去,看着那个窗外的身影,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的身影……

一脸的木然,有点拖沓的顺着街道中间行走……

已经回到座位坐下的食客们议论纷纷:“你确定?这只小流浪猫被扣上了炸弹?”

“前几天我就听说了!”

“应该是那边街道的吉哈达搞的事情,反正这孩子也没了爹妈,成天小偷小摸,上了他们的当,他也成了吉哈达……”

“那这是朝着大院那边过去?待会儿又要听见爆炸?那我待会儿还是还回去把我的铺子关门好了,免得又有什么混乱……”

别的不一定都能听懂,爆炸,炸弹这样的词明显莎琳娜是明白了,三两下就处理完吃食,带着俩个小妞出来,一脸的焦急都被掩藏在头巾下,但是那双眼睛还是流露出来,一看见齐天林就伸手拉住他:“救救,救救那个孩子?”

齐天林他们可是看着这个表情有点怪异的少年走过去的,自然也看出来点什么,更加无奈:“我们都是旁观者,这些事情跟我们无关的!”

莎琳娜显然不接受这样的解释:“生命!那是一条生命啊,我求求您,伸手救一下这条生命,要付多少钱?我给钱!十万美元?够不够,二十万?”没有趾高气扬拿美钞砸人的气

势,只是不停的哀求,伸手抓住齐天林华国产的廉价化纤夹克轻轻的摇,眸子里流露出来的确实只有简单的怜悯和希冀……

那一刻齐天林又想到自己那个有点二的公主,在海滩边的小村屠杀时候那种心情,似乎又想起安妮一直所追求的人性当中美好的那一点东西,也许会显得不合时宜,也许会有些迂腐,但是不得不承认,人性中总是要有这些东西来救赎人类,人性本恶的人类。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很危险的……仅此一次,我真的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情了……”

接着就起身,在耳麦里面轻轻呼叫:“散开队形,向左注意周边远处高点,亚亚跟阿达注意附近行人,蒂雅你们俩注意客户安全,保持队形跟着那个少年……穿灰色袍子的那个。”

一件灰色的袍子,就那么罩在少年的身上,没有这个年纪的少年行走时候那种活泼的气氛,只有慢吞吞的挪移,顺便说一下,蒂雅现在行走时候大多数时间也没那样,都是踮着脚跟只猫一样警惕。

袍子有些大,略微显得有点臃肿,如果不是熟悉的街坊邻居,也不会注意到这个细节,加上少年一直低着头静静的走路,在这样灰尘扑扑的街边,还真不容易引起人的注意!

齐天林他们就拉开了距离,这么慢慢的跟在后面,齐天林还是跟莎琳娜走在一起,毕竟这才是他们最重要的目标,要防止客户受到任何伤害,齐天林现在可是一个一心想在宙斯盾往上爬的小主管。

莎琳娜有点失神的目光一直在那个少年的背影上徘徊:“吉哈达是什么?”

齐天林还想了一下,转头问蒂雅当时听见发音是什么,蒂雅明白的回应:“努力……”

现在精通阿拉伯语的齐天林顿时就明白了:“jihada……圣战分子。”

莎琳娜有些焦躁:“美国人是有些方式方法的问题,但是不也帮他们推翻了独裁政权么?为什么要针对我们?”

齐天林简单的解释:“就跟我们看见这件事,本来也可以不伸手的,这是人家的内务,管你屁事!”

莎琳娜立刻就回到这件事本身:“你要怎么解决?”都走了好一段了。

齐天林觉得有点凝重,开玩笑:“最简单的就是走到空旷地带,一枪打爆他!”

女影星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你不会的……对吗?你是最悲悯的欧洲公主的骑士!不是吗?”又试图伸手去抓齐天林的袖子,蒂雅在旁边看了就对客户翻白眼。

齐天林也翻白眼:“我双手沾满鲜血就是为了成就她的悲悯嘛

……好了好了,没这么复杂,如果他的腰间不是走私的什么东西,而是炸弹的话,我们一不可能在居民区检查,二也不可能在不确定周围有没有引爆人员的情况下检查,必须要离开一段,观察周围没有问题才能做什么……亚亚,超过那个少年,往前一百米警戒……阿达落后一百米警戒,向左注意高点,蒂雅你们过来照顾客户……”他自己就加快脚步往着前面几十米的那个少年走过去,这里是一条人比较少的巷道,两边都是土墙,不太利于周围对这里的观察,是个检查的好地方,莎琳娜居然还试图跟着他一起过去,被蒂雅跟那个小黑妞一边一个就挟持住,坚定的对她摇摇头……

同样摇摇头的还有那个少年!

当齐天林刚刚不掩饰自己的脚步声,走到那个少年的身侧一米多的地方,少年就有点木木的转过头,对着齐天林也摇摇头……

眼光里面没有吉哈达的那种狂热跟兴奋,只有一股死气,行将就木风烛残年的老人身上才会有的死气,以齐天林久经沙场的感觉来说,就是那种将死之人身上散发的带着点酸臭的味道。

少年轻轻拉开的领口,露出了电线跟胶带……

真是人体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