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37章 拆除

第三百三十七章 拆除

齐天林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拆弹专家,向左也不是,其他几个非洲小家伙就更不靠谱了,从拆弹的工作上来说,连炸弹专家冀冬阳都不是,拆弹是个很严谨,思维模式都有点不同的工作,总的来说,比安装要难得多。

鉴于自己不太怕炸,那么齐天林自己动手拆弹才是唯一的选择,所以对这个少年人体炸弹,点点头,齐天林就拉开自己夹克,露出腋下的冲锋枪,表明自己的战斗人员身份,伸手扣住他的颈项就靠到旁边墙面上去,少年一点都不抵抗,乖乖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齐天林在步话机里通知蒂雅:“让客户蹲下尽量贴墙,都不要看这边……”万一爆炸,他可不愿意谁看见他这么个骨头架子肌肉重生组合,那也太吓人了!

靠墙的目的就是彻底让可能存在的遥控爆炸手看不到这枚人体炸弹,盲目引爆可不是他们作风,一枚炸弹也不是那容易制造出来的,等齐天林看见绑在少年腰间的那部手机就更确定,对方不会轻易引爆,剩下的就是自己别毛手毛脚搞爆了。

因为选择使用在炸弹上面利用手机作为引爆装置,唯一的解释就是可以随时随地的引爆它,就跟他当时在马马拉酒店安装的炸弹一个道理,最好还是要看见值得爆炸的目标才会引爆,而且对于普通的伊克拉民众来说,移动电话都还是属于比较贵的产品,虽然眼前这部是华国产的低价山寨机,但是舶来品应该也不便宜,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华国的山寨机泛滥也降低了炸弹的制作成本。

但是随着齐天林慢慢仔细观察,少年的腰上的炸弹绝对不是什么简易爆炸装置(IDE),看上去非常的专业,起码来说比齐天林在马马拉做的那几枚炸弹要精致复杂得多……

半个烟盒大小的电路板上连接这移动电话,用胶带缠绕在少年的胸口上,所以能看见的电线都是从这里出来的,再从这块电路板上散发出来六组电线,分别跟六包塑胶炸药包连接着,那些可塑型的炸弹被捏合成了片状或者柱状,外面包着黑色的塑胶袋,然后再用胶带这么包裹在腰腹直到胸前。

重点就是电雷管,这个制作人绝对是专业选手,因为六组炸药他只用了一枚雷管,连齐天林这种半吊子都只会照着学到的课本知识用六枚雷管来连接,看来是那个电路板跟中间连接的导火索起到了引爆的作用,很懂得实践结合的一个家伙。

这种人体炸弹要么是强迫别人使用,要么是磕了药的狂热分子,但是几乎不会采用金属锁具来把炸弹锁在身上,那都是电影导演臆想的情

况,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在炸弹内侧增加一个压力垫,只要一揭开炸弹,离开人体就爆炸。

所以齐天林就算看见了一组组的线,也不敢随意的去拆,拆线也不是电影里面那么红线蓝线的那么选择,关键是不要遇到诡线就行,按照所有拆弹程序,最重要的就是把雷管跟导火索分离,这就是所谓拆弹最终极的目标,但是围绕这个会有很多人类的智慧被运用到周围来,诡计多端的人类真是在这一小小的环节上斗智斗勇,揣摩对方的心思。

齐天林首先关注的就是雷管上面有没有什么东西会引爆整个装置,做一个假雷管,当一拆掉真的就爆炸,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其次就是手机跟那个电路板,鬼知道这个电路板的回路是表达什么意思?两根线同时断掉就爆炸,还是断掉一根爆炸,抑或根本就是个唬人的东西?

齐天林只能感谢真主这幸好是一枚人体炸弹,其实人体炸弹相对来说算是最好打理的,因为人体在移动,那么很多的触碰线、诡线、红外线、光纤的暗藏方式就不适合,那些东西在固定炸弹上真是层出不穷,所以齐天林反复的检查导火索跟电雷管上面没有什么看上去很诡异的东西以后,就拔出战刃,干净利落的一根根线分开割断!

因为他还不能太耽搁,万一是高点某个地方躲着一个观察引爆者,看到这个少年走进这个巷道,很久不出去,说不定就会引爆了。

他可不知道战刃这种东西会不会导电,所以不敢一起隔断线路,一根一根的快速分离,然后就好像一个外科医生一样,先拿着那个电路板分解掉,放在蹲着的脚边,然后是手机,在拿起手机的时候,觉得格外的沉甸甸,印象中这种Z字打头的华国山寨机没有这么重吧,忍不住就用战刃轻巧的把手机外壳给削开,顿时心中想大骂,因为手机里面用塑形炸药又紧紧的压了一层在所有的空间里,如果拆弹者粗心的把手机拆下来放在旁边,万一电话打来,这个电话本身也可以爆炸的!

双重引爆的小诡计,齐天林的顺手救了自己。

接下来才是拆除身上的炸药,这里就非常的细致了,需要一点点防备里面的压力引爆器,齐天林仗着战刃在手,干脆采用最笨的办法,就跟小时候玩泥巴一样,把橡皮泥似的炸药,一点点的削掉!

他这种怪怪的拆除法就非要有这样一把削铁如泥而且薄如蝉翼的快刀了,注意自己手上的力量跟触感,很小心的移动刀刃,把削下来大大小小的炸药块扔开,胶带也一点点撕开,免得突然一下就全部掉落引发压力开关。

正午的伊克拉巴格达街头

,听不到那种华国炎炎烈日下常听见的知了乱叫,到处都静悄悄的,偶尔能听见耳机里面小黑或者向左的报告声,蒂雅则没有发出任何可能打搅他的声音,齐天林身上的夹克是巴格达街头阿拉伯男人们最常穿的样式,有点闷热,何况实际上他夹克里面是有一件战术背心的,虽然比其他人都少了一件贴身的防弹背心,可还是很热啊,战术背心上面好几个弹匣,还有各种零零碎碎的小工具小东西都包裹着,汗水不受抑制的这么从全身挤出来,不管怎么说,齐天林现在的心情还是属于比较紧张的状态!

炸药这个东西自从被人类发明出来,就一直在发展,从华国早期的火药,到苏威典大老板诺贝尔发明的炸药,再到现在梯恩梯、黑索金、C4各种各样配比,爆炸效果迥异的各种炸药,无论是谁,站在它们面前都还是会紧张!

除了在心里不停的念叨强调自己要细心,不要走神,连续的提供深呼吸给自己,帮助大脑的氧气充足不要犯错,齐天林却不由自主的浮想联翩——电影里面的主角都是怎么拆弹的?看起来那么帅,为嘛自己拆起来就这么操蛋呢?

然后就很想给自己一耳光:“拜托!不要在这种时候胡思乱想?!”

终于在削到少年右肋一块炸药的时候,齐天林发现了一根埋藏在中间的雷管!

炸药发展到今天,其实是比较安全的东西,一般状况下自己是不会引爆的,有些型号甚至用火都点不炸,必须要有一个小的引爆物,也就是雷管,雷管的爆炸力很小,但是主要就是用来造成剧烈的引爆功能,这里隐藏了一个雷管,就说明少年的身上还有一个新的引爆装置!

这该死的炸弹专家!

齐天林有点得意又反复告诫自己不要得意忘形的就沿着这枚手指大的雷管挖开来,找到它的线索,先摘除掉,再顺着线找到一个简单的压发线圈,只要把整个炸弹从少年的身上一取下来,施加在上面的压力消失,炸弹就会引爆了!

但是目前没了雷管,就算触发也不会炸……

齐天林简直是怎么都忍不住自己心底的欢呼,继续用类似的方法,一点点把剩下的炸弹切削掉。

整个过程中,那个少年都低着头看他动作,不发一言,也一动不动,齐天林开始还怕他神经崩溃,小声念叨着安慰,其实也是在安慰自己:“慢点慢点,不要动……乖乖的就好……炸弹么……其实就是这么一回事……没有多危险的……”

可是当他偶尔抬头的时候,却分明能够看见少年眼中的生气似乎在回复!

刚才那种一望

无底的死气已经消失了,一种求生的欲望在从心底浮起!

少年的汗水也越发的多起来,跟齐天林一样,都顺畅的从脸庞上流下来,最后在下巴上汇集成水滴,一颗颗的滴落在满是尘土的地面!

齐天林能感觉到自己浑身有种兴奋剂一样的腺上素分泌状况,看着剩下不多的炸药,再三告诫自己要持之以恒的慢慢切削,越到后面越要小心,就听见向左在耳机里面突然呼叫:“有人闯入!”接着就补充:“是武装分子!”

然后他的P90冲锋枪就开始哒哒哒,哒哒哒的三连发点射开始射击了!

齐天林手上还能保持稳定:“亚亚,阿达汇报!”

那两小黑的答案就是暂时没问题……那就收缩队形向齐天林以及向左的方位靠近!

齐天林再呼叫开车的俩个家伙:“N3地区,第二个交叉路口,赶紧过来支援!”

越野车上是有机枪的,在这样的短兵相接中,无论手枪狙击步枪都是渣啊,连突击步枪三十发的弹匣都是分秒打完的!

机枪才是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