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39章 不屑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不屑

两个东欧大汉给齐天林也提了一支M249机枪过来,以他现在的负重能力,在近战中不用这个玩意儿,简直就是浪费了。

在PMC当中很常见的一挺M249SPW特种作战型号轻机枪,收起枪托的时候,长度只有90厘米左右,比一支木托的AK步枪还短点,只是重量重了一倍有余,而且齐天林准备的这挺机枪还挂了一个两百发的塑料弹箱,特别的重,都是人家步兵在阵地上架着脚架用的,他就不怕沉,一共三十多斤的枪端在手里转身就开始迎敌了!

其实关于步兵枪支重量是有个定论的,运动中最好保持在十多斤的样子,十四五斤以上就会觉得很不方便,很累赘,齐天林不怕,一边招呼两个东欧大汉展开队形,在自己的两翼压制对方火力,自己就直接撞开土墙,开始有节奏的扣动扳机……

端着三十多斤的东西翻墙不是找事儿么?所以就着这个缺口,齐天林的机枪开始在多孔型火帽口喷射出火舌!

美军在轻机枪的使用上是有自己的定义的,班用机枪永远都是一个十人左右小队的最佳火力支援,而这款被全球最多武装部队作为制式武器的minimi机枪性能确实也是综合起来最可靠的……

但在齐天林的心目当中,从他孩童时期看连环画开始,就最崇拜一位华国的将军-徐海东,这位战争中的猛人就曾组织一支数十人的机枪队,硬生生的从数千人的包围中杀出一条血路,所以突围用机枪,简直就好像一道烙印给烙在了齐天林的脑海里。

一般亚洲人的体型还真不适合这样战斗,向左就有点咂舌的摇头,尽量依托隐蔽物把自己站高一点,为三位机枪手进行指引和点射掩护。

于是强横的三人组顿时就演变成为收割生命的邪恶机器了!

纵然是机枪,齐天林还是遵循短暂的一两秒扣放形式,一停一顿的射击,这样能够有效的抑制连发的枪口上扬,更重要的是,这样能减缓枪管发热的时间,尽可能长的工作,所以他就近似于突击步枪的用法,平端在射击线上,快速移动,快速点射,完全就是利用了机枪的大容量跟重枪管,面前的身体只要能看见,子弹就泼雨般洒上去!

人体在面对这样射速的子弹时候,只能是脆弱得好像煮熟的面条,因为齐天林的射击基线比较高,几乎所有的弹着点都在对方的上半身跟头部,死亡率非常的高,这也是他在战斗中的信条,一旦开战,就要尽量杀死对方,那才是保全自己的最好办法,而且也可以让对方少经历痛苦,何必磨磨蹭蹭的不去

见真主?

只是这样的场面就有点让人难看了,一具刚刚被他用连射打中头部的尸体躺倒在他的脚下,脸部因为被近距离打中,脑容量里面的东西都已经全部被弹头翻滚的力量给带走,里面都是空的,看上去根本没有头部的感觉,就好像一副空空的橡皮面具,还是面目全非的面具,头骨和脑浆成块散落在周围的墙角跟土沟里,宽松的裤子,同样的夹克衫下面藏着一副子弹袋,腰带上还插着一把阿拉伯风格的弯刀,脚上一双几乎磨穿了底的平底皮鞋,就是那种配西裤的懒人皮鞋,又皱又烂……

齐天林冷漠的只瞥了一眼自己的战果,无喜无悲的越过继续向前,无论对方是不是跟他都站在同样对阿拉伯的拥护中,只要发起了攻击,就是敌人,没得那么多道理可讲……

两名东欧机枪手就纯粹是仗着身高体重,每人一挺一米长的RPD机枪,下面挂着100发的弹鼓,一路熟练的靠墙角隐蔽前进,一直跟齐天林保持五六米的距离,展开点队形,娴熟的帮齐天林剪除两边的各种危险,还保证了自己的安全,在这样到处都是房屋的多障碍城市作战中,基本上他们就不会把自己暴露在对方的枪口火力之下,在对方胡乱使用火箭弹又没有手雷之类的攻击爆炸物下,基本上就不会中弹受伤……

这就是专业对业余的效果吧?

仅仅五分钟不到的时间,三个人就打完了自己携带的机枪子弹,都换过了一次弹匣,近千发的子弹在他们的面前留下了一地的尸体!

因为一旦那种重复轰鸣的机枪声开始在战场上响起,对大多数持步枪的枪手来说,都会造成一种心理上难以跨越的战栗感,毕竟持续有效的火力机枪手,就好像演奏步兵压制火力的乐手,奏响的就是死神收割生命的丧曲,很多未经训练的枪手都是在这个阶段就开始萌生逃跑的念头了,而一支战斗部队一旦在出现这样的想法,败局就要确定了……

从一战开始,机枪就在扮演这样的角色了!

战地上似乎突然就安静了下来,齐天林浑身汗如泉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满带火药味的空气,很呛人,但是他的身体这个时候激烈的需要氧气跟这样的动作来缓解刚才的高度兴奋,跟拆取炸弹时候完全不同的兴奋状态!

掉转头,那两个东欧人也靠在墙边大口的呼吸,脸上没有战后余生的快乐,只有睁大眼睛在呼吸中还不忘观察周围的紧张感,这就是熟手的反应,只要没有脱离战场,绝对还处于紧绷的状态,然后他们三人就看见这个小小的三角进攻队形的后方,摸摸索索的居然钻出来那个少

年!

端着一支AK步枪,枪口还在冒着白烟,一看就是刚才过度射击的结果,这支枪管基本上已经废掉了,但是那个少年有些疯狂的眼神又有些恍惚的表情,比枪管的白烟更醒目。

三个老兵看着他好像被扔上岸的鱼儿,也张开了大嘴在呼吸,但是不得要领的连呼吸频率都控制不好,把自己都呛住,终于忍不住笑起来!

少年似乎在笑声中才稍微正常一点,也想笑,却突然看见齐天林身后的一具具尸体,还有偶尔的那一张橡皮面孔,哇的一下就扔了步枪蹒跚着扶在墙面开始干呕,估计也没什么可吐的,反复的干呕都吐不出什么东西,齐天林这个无良的机枪手还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再看看,一直到不想吐就好了……”

两个东欧人不太明白他说什么,哈哈笑着,就收拾自己的机枪,根本不看地面的死伤者,交替掩护着就撤离了!

这就是在一座大都市里面公然发生的几十近百人的激烈枪战,直到这个时候,齐天林他们都还是没有听见所谓的警笛声,政府对这里的管理能力可见一斑。

带着一身冲鼻的硝烟味,三个人快速的在向左指挥下返回巷道,亚亚立刻凑上来接过齐天林的机枪,蒂雅却解下自己的一张头巾给他擦汗,那种带着少女馨香的味道,似乎能够冲淡一些暴虐的杀戮气息……

莎琳娜就一直用手扶着自己的头部拍摄,齐天林警告:“待会儿我们要检查,关于我们面部的全部要删去!”

莎琳娜不怕这浑身杀气腾腾的恶鬼:“打马赛克我比你还娴熟,回头把你们的面部都打码,多简单的事情!”

向左也跟着跳下屋顶,忍不住在齐天林的肩头捶了一下:“太猛了,你们!”齐天林露出点嘿嘿嘿的坏笑,对于向左来说,这种剧烈战斗还是接触得少了点,没有齐天林他们几个这么频繁,很期待的样子。

然后一群人就准备转身上车,就看见那个少年又拖着几支AK步枪踉跄着从房屋之间以及齐天林撞开的那个土墙缺口爬过来,口中胡乱的喊着:“等等我!”

原本就是因为他开始的战斗,莎琳娜带头定下脚步,于是其他人都只好停下,只有两个东欧人小跑着到巷道口去检查自己的车辆,亚亚跟阿达也展开点警戒,刚才他们俩没有参加到战斗,很有点觉得不划算。

齐天林看着少年跑过来献宝似的捧上几支他尽量能拿走的AK步枪,摇摇头:“我们不需要这个,你也赶紧找个地方逃命吧,他们肯定知道你是谁,不要被他们盯上了。”

少年有志气:“

我……我想跟着你们!”

齐天林笑起来:“你倒会看人……你太小了,还不能战斗……”

少年立刻就指着蒂雅跟那个小黑妞:“她们都可以!”有些虚弱的脸上充满倔强,虽然年龄小一点,但是他还是有点看不起女人,小姑娘都能做的事情,凭什么他就不可以?

蒂雅满脸的不屑:“来试试?杀你个七孔八窍!”看起来多娇媚个小姑娘,说个话动不动就是这么血呼啦吃的。

齐天林招呼走人:“你还什么都不能干,我们不吃白饭……自己好自为之……”他不是慈善家,全伊克拉到处都是战争孤儿,也不该他来做这件事。

可莎琳娜是啊,跳出来做决定:“我收留了!”她夫妇俩自己有三个孩子,还收养了三个孩子,真跟上了瘾似的,不停的收,还各个大洲各个国家都有,说起来跟齐天林的老婆似的。

齐天林瞥她一眼,收拾自己身上的东西转身:“随便您……走了走了,这里很好玩么,老呆在这里!”

谁曾想,那少年脖子一梗也不屑,只看齐天林:“我就要跟着你!我要学杀人!”谁乐意跟着个穿黑纱的女的了!

齐天林哈哈笑,懒得理他,人家可是大明星大富豪,可以过好日子呢,转身就招呼了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