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40章 自由

第三百四十章 自由

等两部越野车开回绿区的时候,齐天林有点无奈的看着第二部车车屁股的轮胎上面挂着的少年:“你还就死皮赖脸了不是?”

少年双手紧紧的扣住轮胎:“我能给您当向导!我熟悉城里的所有地方……我,我也能杀人了,今天我也开枪了!”刚开车没多久就发现了,莎琳娜还特别要求不要开快了,免得甩下这个少年,齐天林看他熟练的技巧,甩得下来才怪了!

齐天林不屑:“老子现在有GPS,滚蛋!我没那么好的善心收养人……”当初蒂雅跟他生活了那么久,他也曾经想让蒂雅自己去生活,在他的脑海里面还是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还不太认同那种一个人去改变另一个人人生的做法,虽然他结束过太多人的人生。

烦人的莎琳娜又跳出来搅局,指着齐天林问少年:“我说了我收养了,放在他那里生活可以么?”她站在少年面前,那个蜘蛛一样挂在轮胎上的少年面前,这是她想了一路的办法,她自己家里的六个孩子可都是温驯纯良的孩子,跟这小痞子一般街头长大的也不太好融合,那这样走个曲线,也不错。

少年显然不笨,脑瓜子转了几圈,点头:“好!”

齐天林气得笑:“老子要收管理费!”

莎琳娜态度悠然:“用钱解决的问题就是不是问题……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还是不敢放开轮胎:“阿里……阿里马达海尼亚……”眼睛看着齐天林。两个东欧人已经跟向左他们开始拆卸枪支弹药下车,急着要做护理,保养好枪支是PMC的必修课,亚亚就跟阿达嬉皮笑脸的蹲在别墅台阶上看热闹,蒂雅到了安全区就不管莎琳娜了,把齐天林的外套脱下来,拎着他的装备就上楼做整理,懒得管这些,还要去给齐天林看看能弄点什么好吃的,这才是她关心的事情。

齐天林也不喜欢呆在外面:“好吧,好吧……随便你们,阿里,你先跟着亚亚,喏,就是那个带着猴子的……是我弟弟,我洗澡去了,热死人。”

莎琳娜却有拉住他的动作:“我想跟你谈谈?”

齐天林不服从:“我只有保镖的职责,可不提供谈话聊天业务的……”一溜烟就跑了,战术背心被蒂雅拿走了,身上还是汗津津的很不舒服啊,谁乐意没事儿就聊天探讨人生了。

结果晚餐还是被莎琳娜逮住:“你现在不是一般人了……要学会转换思维方式,保护或者说帮助更多的人!”

齐天林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羊肉外加沙拉,艰难回应:“您是从什么时候

开始觉得自己不是一般人,有这么高尚的想法的?”

莎琳娜不介意他有点嘲讽的口吻:“当我感到金钱不是我的目的时候,我就需要另外寻找一个东西作为的我的信念,不然我做什么还有动力跟意义呢?”看来这位是真有别于大多数好莱坞的花瓶了,有自己的思想跟思维。

齐天林态度就稍好一点:“我不行,如果我的脑海里面太多悲天悯人的思想,会导致我扣动扳机的手指发僵,一个不必要的停顿,我就会丢命……”

莎琳娜倒是有点理解:“这倒是……只是当你回到……”看了一眼坐在齐天林旁边,若无其事的吃饭,偶尔管教一下小黑妞跟亚亚的蒂雅,才继续:“你不可能永远都在战场上吧,总有一天你会回到安妮的身边,那时你就需要转变你的思维态度了。”

齐天林不吭声了,对他来说,现在的信念确实跟大多数雇佣兵不一样,他不再觉得金钱是目的,寻找叛徒曾经是他唯一的信念,现在呢?他的信念在哪里?推翻美帝国主义么?别开玩笑了,他是得好好想想。

莎琳娜显然认为自己的沟通有了效果,很得意,接下来的几天都经常这么絮絮叨叨,换她的那些粉丝看见,一定会羡慕不已,齐天林却经常一声不吭的坐在台阶上,看亚亚跟阿达操练那个少年,阿里也尽自己可能的想跟上他们的节奏……

这些天等待的就是从科威特过来的消息,莎琳娜这种拍个片子动不动片酬就上千万的顶尖女星照理说因该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啊,也天天无所事事的坐在别墅屋檐下看一帮承包商操练,上次她的坚持出行就导致了那么多人丧命,她现在似乎也在思考什么。

一个电话确定了他们的行程,那边已经到港了,已经开始装车,他们赶过去国境线上接头,就正好能遇得上,于是这支承包商的小分队就立刻陪着雇主出发,毕竟这次的距离稍微远一些,就有四辆越野车同行,其中两辆悍马还在后备箱加装了重型机枪一类的重武器,带着二十来个全副武装的PMC就出发了。

鉴于客户的重要性,莎琳娜被安放在一辆带M2机枪的悍马车上,这都是美军离开时候低价处理给宙斯盾的军用越野车,具有能防备7.62毫米口径步枪弹的简单装甲,起码对付大多数恐怖分子是有帮助的,总比之前那些日产越野车好。所以蒂雅跟小黑妞也在这辆车上,再用好几件陶瓷板防弹背心给莎琳娜在窗边搭建了一个工事。

齐天林就只有站在最后面,操作那挺M2重机枪……

这个时候,才真的是黄沙漫漫……

一路往南五百多公里就可以到达伊科边境,但是这一路本来非常豪华的高速公路,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这个国家入侵科威特开始,就再也没有兴盛起来过了,曾经最为繁华的石油之路变成了一条著名的死亡之路。

当年入侵科威特以后,因为美国为首的联军介入,只好灰溜溜的撤离,可是撤就撤吧,非要撑个面子,说几句狠话,结果被美国人的飞机导弹追着这一路撤离,无数的坦克、装甲车辆、民用车辆全部都被打得稀烂,全都扔在道路两旁,形成一条独特的风景线……

至于这一路上丧失了多少人的生命,就更不用说了,美国当然说这些人都是穷凶极恶的入侵者,可是在齐天林看来,这些人不过都是听从指挥的士兵……

这也就罢了,这条路的最后还要接近著名的伊克拉第二大城市巴士拉,这个在伊战期间打得最为顽强的城市,迄今为止也是跟巴格达一样还处在最为危险状态的城市。

齐天林可不想到这里去沾一下杀气,一路上都警惕的跟另一个机枪手眺望远方,力求在茫茫的旷野上避免近距离的战斗……

他们同样是选择在黎明拂晓,第一缕曙光降临前就出发,因为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在睡梦之中,就连恐怖分子也许在野外守候了一个晚上准备伏击,这个时候,也是最疲惫的时候,而这种疲惫起码也会影响到他们的瞄准能力,虽然他们的枪法已经太差了。

但是即便这样,五百多公里的距离,还是让他们直到下午才堪堪到达最终的目的地,其实还是属于巴士拉市区的范围,只是尽量不进城,在郊区一个边境检查站的巨大停车场中。

莎琳娜居然比齐天林还熟悉这里:“我曾经陪送物质来过这里交接,但是因为我还有片约在身,送下物质上路,我就离开了,可是据说后来大半的物质都被贪污和买卖到了黑市上……”所以这次她才一定要亲手把这些东西弄到巴格达交给那边的慈善机构。

齐天林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怪不得黑市上的这些东西一直都不断货,原来就是您这样的冤大头在供货。”

莎琳娜鄙视他的漠然:“就算只有一点东西落到了平民的手里,救助了人,也算是我整个行动的成功,我只是想更多人得到救助罢了。”

面对这种道德品质确实跟自己的公主有一拼的高尚人士,齐天林不争论,了解一下情况,决定四辆车的PMC们休息一下,等会儿就开始出发。

莎琳娜也赞成这样的举动:“早一天到,就能让人早一点不挨饿……”这批物资从米粮到衣服,从玩具到小家

电,各种物资都有,整整装了二十五车,十轮的那种加长大卡车,齐天林都有些惊叹于这个女影星的执行力,比他这个老板强得不是一点半点,跟他那老婆女朋友倒是有一比。

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有点嗤之以鼻:“我是因为呆在这里觉得不安全才决定赶快走的,你看看那些远处蹲在山脊上,围墙上,甚至屋顶上看热闹的家伙,你以为就真的是看热闹么,他们就是吃腐肉的秃鹫,一旦发起攻击,就可以把你这些物资抢得一片都不剩!”

莎琳娜真的转头认真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围观群众:“他们……不知道我这是在做好事么?”

齐天林没好气:“他们只知道西方人来打了个落花流水,把所有的设备跟物资都砸得稀烂,除了帮他们推翻了独裁政权,给他们带来了无穷无尽的自由,什么生活的希望都没有留下,现在他们也享有抢劫所有东西的自由!这就是西方人所做的事情,打烂了原有的框架,却没能建立起新的框架就自顾自的走了,真操蛋!”

赶紧走吧,来的时候,齐天林就在路上物色了一处政府军的军营,那是驻扎在半路上一个水厂的,甚至还有两个PMC的小队也住在那里,起码能抵御外来进攻,相对比较保险,整个车队都到那里去过夜才是比较靠谱的,总比在巴士拉旁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