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41章 傻帽

第三百四十一章 傻帽

莎琳娜还是听专业人员的安排,立刻就要求她安排的雇员要求出发……

四部越野车只是向左开一部车到最前面打头阵,亚亚和另外一名宙斯盾的PMC跟他坐在一起,算是开路,其他三部车都藏在大货车里面,毕竟这次最重要的人还是在这边,VIP保护才是齐天林这个小队的主要职责,至于那些货物么,在他看来,丢了就丢了,反正最后都是要流通到黑市上的,只是看从劫匪的手里还是从那些慈善机构的执行人手里而已。

其实英兰格一直在巴士拉这边留了一些人,2007年他们就公开撤出了巴士拉城,但是在郊外一直有个军营,到后来连军营都撤走了,而且走得非常干净,跟巴格达有非常多的西方军人留在伊克拉军警中间做培训不同,巴士拉这边的军人都走得一干二净,别人不知道,齐天林过来这边之前,宙斯盾的伊克拉主管还是给他透了个底,这边是发展了一些当地人做特工的,必要时候可以求援。

因为巴士拉跟巴格达不同,这边一直都是南面的什叶派的大本营,除开国外的恐怖分子,最坚定的反美武装就是萨尔德,这才是伊克拉现在实际上最强力的军阀,这位刚刚三十多岁的什叶派领袖和所有那些反美领袖相比,就是年轻!

齐天林一边摸着下巴抓着身前的M2重机枪随着车身摇晃,一边远眺着那个朦朦胧胧越来越远的巴士拉城,心中不由得有点自嘲:都认识了利亚比领袖,结识了奥尔马独眼将军,还跟那个杳无音信的贾拉尔将军建立了私人关系,要不要也跟这位其实才最为有战斗力的萨尔德会个面呢?

要知道2008年,英美两军狠狠的围剿打杀了整整一年,都没有把这位来无影去无踪的壮年什叶派领袖抓到,这位已经退出了现政府的实际南方领袖才是这边的大地主啊……

带着这些胡思乱想,整个车队还算平安无事的到达了接近三百公里外的那个水厂,打头阵的向左汇报他车上的外籍PMC已经跟重兵把守的水厂守卫联系上,准备接受对方严格的审查,把车都挨个儿停进去过夜。

齐天林撇一下嘴,他明白这个严格审查不过是伊克拉军营索取贿赂的说法,低身给莎琳娜商量,这钱总不该他们PMC公司出吧。

莎琳娜有些匪夷所思:“我是来援助他们的妇孺啊?”

齐天林无奈:“没用的……人家出来当兵当警察,冒着被美军炸被反政府武装打的危险,就是为了收点好处嘛……别告诉我你们美国从来不收红包!”

莎琳娜还真没听过这

个词:“RED BAG?什么东西?”

齐天林懒得跟这个榆木脑袋废话,自己跳下车,背着自己的步枪过去,熟练的给带头的军官塞上两千美元,就当是停车费。

被莎琳娜在车上看见了,一直到齐天林跟向左指挥二十五辆货车跟四辆越野车还有一辆额外的油罐车停好,她还在喋喋不休的批评齐天林这种助长腐败的行为,才是让目前的伊克拉政府腐败横行的根源!

齐天林真是懒得跟她解释没有秩序的地方又没有道德,那才是腐败的根源,就跟华国现在也差不多,不过是这个美国女人少见多怪罢了。

这个水厂其实是个水质软化再生工厂,到处都弥漫着一股化学制剂的刺鼻味道,这里的供水关系到周围很多地区的饮水,所以还算是几方都约束着不攻击的地方。

司机们大都是伊克拉人,少部分是科威特的,不过以前科威特也是伊克拉的一个省独立出去的,所以才有当年侵略科威特这件事,齐天林就觉得伊克拉做得忒不大气,华国分离出去独立的地块多了,怎么没见华国去侵略?

这些长年运输跑这条线的司机显然很熟悉这里,纷纷下车生火做饭,蒂雅跟亚亚也不赖,熟练的搬出行军灶很快的也捣鼓起来。

可是这种貌似平静的状态只持续了一个小时不到,水厂高处的岗哨就开始发出警报了!

向左也在一个高点,很快就通过步话机告诉齐天林一个坏消息:“能看见密密麻麻的武装分子拉开阵线过来,分得很散……”

在这样的旷野上分得散的结果就是无论用什么武器攻击,效率都很低,除非有几十个狙击手进行精确射击。

齐天林只来得及拉上自己的客户往相对坚固的建筑物边躲避可能的袭击,然后指挥枪手们往高处去,这个工厂有比较高大的围墙,能够抵御一部分的枪弹袭击……

那些司机们也惊慌失措的想找地方躲避,场面一时之间很有点混乱,就在这个时候,向左在耳机里面就开始惊呼起来:“我草!这都什么人啊!”

齐天林也有点惊呆了,脑海里面只能浮现出一个念头:“阿拉伯兄弟的战术跟非洲人也没什么区别,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因为他那超人的听力真的听见很多支RPG发射的声音!

这是要把水厂里面的人全部都炸个底儿朝天么?

放眼望去,不用到高处,就能看见十多支火箭筒朝天发射,后面拖着长长的焰尾飞上已经有些夕阳的天空!

就跟迫击炮似的!

是火箭推进榴弹的简称,也就是用火箭推进器的形式在前面装一枚榴弹而已,这些榴弹要是直射多半就只能引爆在墙面上,可是往天上等助推器烧完不就砸下来了么?

匪夷所思的齐天林除了觉得景仰万分,就一边赶紧拉着自己的VIP小组寻找躲避场所,口中不停的大骂:“这帮孙子不知道先打一炮轰垮了墙壁再继续发射么?他们的脑子都是被羊肉烤焦了么!”真是恨不得自己变身成为一张防护网,把需要保护的人都罩起来!

所以最终还是只能选择尽可能的躲进建筑物里面,工厂嘛,有的是各种大小型建筑,齐天林招呼自己的人躲进了一栋相当空旷高大的循环池厂房,让三位女性紧紧的靠在巨大的水池边,亚亚等人也靠着,一旦垮塌,起码水池可以承担大量的冲击力,五六米高的水池有几千立方的水,也可以起到缓冲的作用……

莎琳娜还想招呼那些司机也多进来,却发现司机们早就娴熟的躲在了各自的大卡车下,想来也是,那是他们唯一的财产,怎么都舍不得离开……

齐天林安慰她:“你那些物资也有爆炸缓冲作用,车底下还是比较安全的,好了……”话音未落,就能听见那种嗖嗖的啸叫声!

榴弹们开始下落了!

从空旷的天空望出去,刚才划过天空的白线似乎还没有消失,居然又有两三支新飞上了天!

这难道就是在漫漫快十年的伊战中开发出来的新战术么?

齐天林真觉得嘴里都有些苦了!

然后榴弹们就开始砸下来!

再然后……

齐天林满心期待的爆炸声并没有传来!

只听一阵胡乱的砸地声从屋顶,外面的水泥地,车身上,以及各种周围的地方传来,有玻璃的碎裂声,泥土的闷响,水泥地的脆响,还有谁就居然被砸中了的惨叫声,但是就是没有爆炸声!

齐天林自从不畏杀伤以后,还是第一次这么端着枪,小心翼翼的走出大厂房,围墙外面还在呼呼的带着白线偶尔飞上天一两支火箭弹!

眼前的地上就砸着这么一枚火箭弹!前半截已经扎进泥土里,后半截就这么肆无忌惮的翘着!

齐天林简直是有点磨蹭的靠过去,慢吞吞的蹲下来,凑近了看见上面用华文清晰的写着“教练弹”!

他一直都知道华国其实才是世界上的第三大军火商,这些使用AK步枪的国家大多都有华国倾销的劣质弹药,比起东欧产的质量真不咋地,但是便宜啊,不过真不知道是谁把这些教练弹当成实弹卖给这些家伙的,还是

这些家伙压根儿就打开弹药箱不知道是教练弹?

只能发射不能爆炸的教练弹?

真是真主保佑!

于是几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一把络腮胡的PMC狠狠的一脚就把火箭弹踢出了十好几米远!

然后哈哈大笑着又走向下一颗没有爆炸的教练弹,又是一脚!

军营的人,司机们,包括慢慢好奇的靠到厂房门口的人们都看见他跟乐疯了似的,满院子到处踢榴弹!

还尽量都踢向同一个角落,打算最后都堆起来……

整整一晚,他们都在陆陆续续的搞这种骚扰!

齐天林没吭声,自个儿乐,跟向左说了下,俩都蹲在车屁股后面叼根烟屁股乐,外面的傻帽是不是发射了这么多没有看见爆炸,就一个劲的往里面打?

没有知识要有常识嘛!

不过这一晚上就没有怎么好好的休息,所有的司机跟士兵加上承包商们都担心万一要是有哪颗榴弹爆炸了呢?

整整一晚,直到天色发白,齐天林跟向左好好的把扎在路上的榴弹清理出一条通道才指挥二十六辆货车赶紧上路,想来那些火箭筒手们劳累了一夜,也该休息一下了……

但敌人真的是傻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