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42章 幽默

第三百四十二章 幽默

三十辆车绵延接近大半公里,在满是尘土的公路上行进,车窗上全都是沙砾跟灰尘,如果这个时候用雨刮刷一下,只会让挡风玻璃上更加模糊,而且还有很多弧形的痕迹,让观察更不容易。

外面很冷,温差很大的伊克拉荒原上,总是在早上吹着凛冽的寒风,齐天林把衣领使劲的拉高,不让风都灌进自己的脖子里,蒂雅倒是爬出来,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的勉力给齐天林帮头巾缠好,只露出带着风镜的眼睛,可是没一会儿,风镜里面又被呵出来的气给搞雾了,齐天林空有一身本事,还真拿这些东西没办法……

莎琳娜精神好,大清早就跳起来跑前跑后的指挥,她那几个雇员现在也被分配到其他PMC的车上去坐,现在车厢里的她居然端着一个小保温瓶在那喝热腾腾的咖啡:“其实还不错啦……运气不错,昨晚居然没有爆炸,这次还说得上顺利了……”汽车已经沿着大道进发了半个小时,似乎已经脱离了昨晚那个比较危险的区域。

齐天林想开口说话,被头巾抱住了,还是尽量伸长脖子从车顶的重机枪旁边观察远处的情况,心中暗暗腹诽:“顺利?特么的你居然敢用顺利这个词?”

“轰……”

就在齐天林自言自语的当口儿,一声巨响,就从前面传过来!

齐天林几乎不用看,都能判断出,这绝对不是运送物资的那些车,这种货车是不会发出这么剧烈的爆炸的,不是装甲车的弹药殉爆,就是油罐车才会发出的爆炸!

因为那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就好像核弹爆炸时候产生的音爆,搞得齐天林本来就露在车顶外面的鼓膜嗡嗡作响!

再看到前面那黑色的浓烟腾空而起,火光冲天,没得说,一定就是车队里面唯一那辆负责给所有货车加油的油罐车爆炸了!

还是被一支RPG火箭弹打爆的!

这个时候他们怎么不用教练弹了?

在一片混乱中,齐天林一边忿忿的想着,一边招呼蒂雅:“你来用这挺机枪,我过去看看!”然后就抓着自己的步枪跳下车……

高速行进在爆炸车辆之后的货车们纷纷踩下刹车,争先恐后的呈之字状在公路上乱摆,有些胆小的干脆就把车开下路基,躲到侧面,然后那些司机跳下车,娴熟的把自己紧紧的贴靠在路基土地上,绝不参与之后的军事行为!

齐天林已经能远远的看见天际边的一排黑色小影子了,十来个人的样子,他一边冲向爆炸的油罐车,一边在耳麦里面高喊:“两点钟方向,三百米距离冒头!试

探性攻击,压住!快压住!”

然后就听见那挺M2机枪的声音就开始了,突突突……蒂雅这小姑娘打得还蛮有节奏感的,只是她那个小身板不知道会不会被重机枪的强大后座力抖成个傻子?!

接着另外一辆悍马车上就是M19榴弹发射器,这种40毫米榴弹发射器看起来就好像一挺重机枪,发射的却是40毫米榴弹,以每分钟40发的速度,也就是每一两秒就一颗的速度砸过去!

而且一般PMC都喜欢携带高爆弹,这种东西能打两千米,在弹着点爆炸的时候周围五米都没什么好活的了!

声音有别于机枪,这玩意儿是通通通的声音!

耳机里能够听见各路PMC都在高喊的声音了,相互招呼着朝敌人可能存在的方位开始倾泻弹药!

其实也是紧张情绪之下的一种发泄方式!

要知道这个时候,其实大家伙儿都是路基上的活靶子,敌人要是火箭弹准确一点,一发就可以爆掉一车的人!

场面极其热闹,也极其混乱,噼里啪啦的枪声此起彼伏……

天色已经大亮起来,齐天林简直是冒着枪林弹雨跑到那个已经成为残骸骨架燃烧的油罐车旁边,巨大的高温让他根本不能靠近,偶尔还有子弹从他的附近飞过,嗖嗖的声音让人简直觉得胆寒,齐天林不胆寒,他还是不想死人,冲到那个已经过了一道火的驾驶室去看看,结果居然发现司机已经逃掉了,看来一看见火箭弹飞过来,这些久经考验的司机就弃车而逃了?

真神奇!

齐天林算是松了一口气,呼叫向左:“你特么的头车就没有看见什么踪迹?”

向左委屈:“我开车呢!周围真看不到什么人啊……现在都只能看见七八个影子在那边晃悠,我还打了两个,都没有打倒!”

齐天林气得笑:“没打倒还是没打到?枪法不好,小心老子扣你奖金!”

向左喊冤:“绝对打中了!没有倒下啊……我军区比武第二名啊!”

齐天林就觉得奇怪得很了……

招手用步话机呼喊自己那部悍马车过来装上自己:“留下最后一辆越野车在这边警戒保护司机,其他三部车,我们展开队形包抄过去,我在中间!”让蒂雅下来把莎琳娜压在身下,并用防弹衣把两人都盖住。

一声令下,两部悍马跟向左的车就拉开上百米的距离这么朝着敌人压过去,齐天林还用手里的M2重机枪间或点射一下敌人的阵地,只是发射越来越少,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又呼叫向左:“

你看见火箭弹是从这边过来的么?”

向左茫然得很:“我在最前面根本就没有看见什么发射的火光啊!”

齐天林招呼蒂雅跟小黑妞把莎琳娜保护好,自己的重机枪也是在威慑周围可能有的危险,然后随着几百米的距离逼近,三部车的人都集中起来,都惊诧的发现,这边阵地上什么人都没有!

居然用衣服扎了一堆假人!这种用木棍跟衣服包裹起来的假人打得倒才怪了!

向左还特别找到被自己打过的两个假人使劲抱过来给齐天林看:“看见枪眼了吧!我打的!”一副生怕被扣了奖金的劳模样!

来自文明社会的高级战士们顿时哑然了,莎琳娜还尽力的伸头出来用自己的高清摄像机拍了一下假人,就她笑得哈哈哈……

全副武装的PMC们都觉得极其没有面子,被这帮土鳖们在沙漠上玩了!愤愤然的赶紧开车回车队,这可不能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可是等齐天林他们回到公路上,跟牛仔一样开着越野车在旷野上招呼司机们开车上路,把货车逐渐召集起来赶紧离开的时候,数来数去,都只有十一部车了!

其他十四部运送物资的车在爆炸声一起,顺着混乱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向司机们问询的时候,发现所有伊克拉的司机和货车都不见了,剩下的全是科威特的,那些当地司机熟悉这周围所有的小路,也当然知道哪里可以处理车上的货物!

于是这个时候,莎琳娜终于也笑不起来了!

就轮到齐天林跟向左蹲在路边笑得前仰后翻,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特么的被机灵百变的土贼们耍了啊!

从昨晚的那些教练弹开始,人家就布了个局直到现在把这帮见惯了枪林弹雨的国际雇佣兵狠狠的耍了啊!

这就是一起恐怖分子勾结当地的货车司机事先周密策划的抢劫案啊!

目标就是这些物资运送车辆,首先他们夜间不停歇的用教练弹对水厂的车队进行骚扰,就是迫使PMC们放松警惕觉得他们是傻帽,当然也有可能是逼迫车队在天色未明风沙起的时候就出发,总之就是搞得整个车队人心惶惶。

接着再弄爆一辆油罐车,现在齐天林都怀疑那辆油罐车是不是自己引爆的,司机跑了没踪影,那就是为了引起混乱,混淆视听,使所有战斗人员都把注意力集中到这边的假人阵地来,从容的掩护那十四辆货车,就是油罐车前面的货车都胡乱开走了!

整个过程中,对方偷袭的人马就是胡乱的射击了一阵,勾起这边开

始反击也许就悄悄的撤离了,他们根本就不是想来袭击作战,就是虚张声势的掩护货车逃离啊!

这个慈善物资运送计划肯定是莎琳娜自己的人操作的,没什么情报外泄的可能,但是他们动用了不少当地司机开车啊,这些伊克拉的司机都是两面派,肯定就是他们勾结什么人干了这一票!

齐天林是真的笑的有点瞠目:“我……我怎么觉得我们好像给日军跑腿的伪军?被土八路漂亮的劫了物资?”

向左也笑得没心没肺:“对对对!运输大队长嘛!蒋光头也蛮熟悉这个的!”

所以等到剩下的科威特司机们又重新上路以后,莎琳娜终于忍不住开始骂人:“你为什么就笑得那么欢实!这是你们的失职!”

齐天林无奈的耸耸肩膀:“我们的职责是保护您,车队只是我们顺便保护的,而且这起抢劫案很明显就是因为你们雇佣了当地司机内盗嘛,根本就不管我们的事儿,您叫谁来保护都是这个结果!”

莎琳娜开始撒泼:“我不管!为什么你们笑得那么开心?”

齐天林好笑的讲述:“好几十年前,我们国家的独立战争中间,也没少搞这样的事儿,我们从小都是听着这样的教育长大的,现在居然被伊克拉的老百姓给坑了一把,这么一想就觉得挺好笑了……”

莎琳娜看怪物似的看他,唉……这意识形态不同,就是不能领会这种幽默啊。

真是黑色幽默……

不过接下来的路程就还算顺利了,直接运抵了巴格达,终于把这些物资交给了所谓的慈善机构,齐天林都有些歪嘴:“看看那几个慈善机构的家伙肥头大耳的,哪个不是吃饱油水的样子?”

莎琳娜就认真:“那好!从明天开始,我们每天都到黑市上面去看看,有没有我们的物资出现在那里!”

齐天林真想打自己的嘴:“找到了干嘛?您还打算直接抢回来?那怎么可能?”

莎琳娜有自己的思路:“我就还要从北面运物资进来!你们陪我再到北边去看看,以前我都是从叙亚利运进来的。”

好吧,那边是库尔德人的区域,听说环境比巴格达要好太多了,这个难度倒不大……

齐天林也想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