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44章 不可靠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不可靠

所有关于伊克拉北部民族自治区的资料跟介绍,都说明那边是个跟首都以及南部截然不同的世界,那里在整个伊战期间,都是美国花费大量资金进行怀柔政策拉拢的地区,基本上就没有受到那场旷日时久的战争对民生以及社会秩序的摧毁,反而是在这些年很获得了一些独立的资本和立场,毕竟这个民族相交居住的四个国家,要是都联合起来闹独立是周围的几个国家都不愿意看见的事情,所以这一带一直都很平和……

但是齐天林他们三个人驾驶一辆毫不起眼的本田小轿车刚刚离开巴格达往北一百多公里,就遇见了一场爆炸!

齐天林真的是有时都觉得很费解,爆炸这种手段真的可以解决问题么?很多时候被伤害到的都是跟局势完全不搭界的老百姓啊!他憎恶那些强权政治对民众的压迫,可是从反政府武装里面爆发出来这种完全是针对老百姓的爆炸案,让他也分外的觉得憋屈!

站在这处位于一个小城镇的清真寺外面对街的爆炸案现场,原本对这些惨案现场都不喜欢多呆的齐天林,因为莎琳娜非要带着点泪花在那里停留,不得不也停留下来耐着性子观看。

一个显然是自己不到十岁的小女儿被炸身亡的青年男子简直是声嘶力竭的在那里跪着发出哭声……根本不会因为自己是个男人就会遮掩自己的伤痛,也不会因为是个女儿就少掉半分的情感,只是因为失去了自己的亲人,这个看上去留着一点小胡须的当地男子,哭得是那么的悲伤,以至于有些哽咽得发不出声音,只能无声的使劲张着自己的嘴,似乎在使劲的控诉着什么,双手向外狠狠的撕扯着自己白色布袍的领口,把领口扯得很大,露出他强健的身体,却不能保护自己家人的身体,那种无奈,那种悲愤,那种极度的憎恨,似乎只有这种毫无意义的动作才能宣泄他难以抑制的伤痛!

口中终于含糊不清的高声胡乱喊叫着,各种真主、安拉的呼叫,连带针对恐怖分子、传说中的恶魔以及天杀的美国人都咒骂了一个遍!

周围还有别的尸体,还有别的伤员,还有更多的亲属在寻找过来,也有人在呼天抢地的呐喊哭号,而默默抽泣的人更多,还有更多人远远的这么观望着,就好像齐天林他们四个人这样……

对,是四个人,莎琳娜的要求麻烦归麻烦,这也是齐天林工作的一部分,不是所有的工作都是主动的进攻性任务,所以在巴格达休整了两天,安排好向左跟其他小队的工作,负责照顾这些雇员,以及关注慈善用品的发放,还有另外两个小型保卫工作以后,

他就跟蒂雅一起陪着莎琳娜出发了,临到走的时候,那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主动提出要跟着,说他去北方流浪过,熟悉那边的话语,这个倒是问题,毕竟那边不是以阿拉伯语为主,而是他们的民族语言才是第一语言,少年看上去也很有迷惑性,所以齐天林就同意带上他了。

这种时候,这个叫阿里的少年就体现出他的灵活感,下车灵巧的扎进人堆去,没多久就回来报告情况:“是因为这里要选举了,有人警告必须不许参加……”

齐天林咬咬牙摇摇头,发动汽车就快速离开这里,他不喜欢看这种场面就是这样,这样的亲情悲剧有时候真的会让他这种枪手对自己手中的武器产生厌恶感,那对一个雇佣军来说,就是相当危险的信号了,所以还是让自己心坚如铁吧。

可是那个莎琳娜不满的要讨论,甚至要求阿里换到后面方便她面对齐天林提问:“这关美国人什么事?他乱骂一气不是冤枉人?”

齐天林心情不好:“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传统跟模式,不是你们非要推广你们的民主跟自由,就要把别人的国家砸得一片混乱……”

莎琳娜费解:“可是之前的政权是独裁政治啊,每个伊克拉人都赞成推翻啊?”

齐天林点头:“是……之前的政权肯定不好,但是应该由别人自己来更迭,而不是外国人插手来管,国内并没有形成强有力的反对派,那么被外部势力打倒以后,要么依附外国人当卖国贼,要么就是现在这样,到处都是权力真空,乱七八糟!”

大明星睁大眼睛:“就是因为没有强有力的反对派,才让外国联军来帮忙推翻啊,这才能让广大人民少受伤害……”

齐天林懒得跟这种立场不同的争论:“我说还是因为国家不强大,只有国家强大了才能不被国外势力随便揉捏,现在揉捏得不土不洋的样子,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莎琳娜还要跟他争论,齐天林一个劲挥手:“您别跟我讨论,有空您见到你们那个奥黑子,跟他说,还有他那个金毛国务卿,他们有水平……我只关心今天晚上吃什么?!”最后一句是阿拉伯语对后面说的。

后面阿里立刻就跟个导航仪似的:“前面一百多公里过了山口就是大城市,那里就属于民族自治区了,太平得很,有烤羊和烤鱼……”

齐天林就奔着这个简单的目标加快车速,可是在伊克拉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显然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刚刚越过阿里说的那个山口,远远的能望见天边在红褐色的山体边似乎有个城市的轮廓跟影子,他们四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听见了炒

豆子般的枪声!

关键是枪声有朝着这边来的趋势!

但是四个人似乎都有种习以为常的感觉,连莎琳娜都没有格外的紧张,只是看着齐天林把小轿车赶紧驶下公路,停在一片岩石的后面,打开后备箱拎出两三个背包,连莎莉娜都分到一包,再各自提上枪支就找一片山崖躲起来!

齐天林让蒂雅做防守指挥:“你照看好他们俩,我到高处去看看,距离不会太远……”然后放下所有的东西,只拎着步枪就跟山羚羊似的快速往几百米外的山巅跑,蒂雅真的娴熟,指挥阿里跟自己马上用几个包袱做了一个简单的工事,这些PMC外出的登山包也有这样的功效,他们喜欢把外带的防弹陶瓷板就这么插在背包外面,必要的时候,这些背包也可以作为沙袋防弹,然后连阿里都有一支马萨达步枪,就这么警惕的看着外面,只有被强行挡在后面的莎琳娜说什么也不碰枪,倒是一定要对着少男少女枪手进行拍摄,认为这就是战争的后果……

出乎齐天林的想象,当他爬到高点循着枪声的方向看过去,绝对不是什么政府军或者这边的自治区军队对什么人的追捕,而是两伙看起来势均力敌的家伙在展开厮杀……

更出乎他预料的就是,这两伙各有十多二十人的家伙显然不是一般的伊克拉民众或者反政府武装分子,他们的战斗打得有声有色,正面突击、抵御,周边的包抄、堵截都做得有板有眼,表现出明显的战术素养,虽然没有达到很高的水准,但是很明显都是训练有素的家伙,这在伊克拉是很罕见的事情。

因为从一开始整个伊克拉就被打散了,所有的各种武装都是参差不齐的,就算有些来自共和国卫队的战力强一点,但是一起的人难免有刚开始摸枪的,眼前这两方都是水平很平均相当的家伙,只能说明都不是一般人……

后面还有更让他惊奇的事情,双方交战正酣,远处从城市的方向就顺着公路有大量的车队过来,这两边稍微犹豫一下,就各自选择不同方向撤离了,连高声呼喊都没有,来得也突然,去得也快捷,搞得这一片最后实际上就剩下齐天林一个人,还有山腰那里似乎躺下的四五具双方的尸体。

齐天林依旧静悄悄的观看着局势的发展,等车队稍微近一点,似乎就能看出比较整齐的服装跟车辆上的图案,应该是来自于那座城市的自治区武装,撒下一些人到处搜索找寻了一番,远远的没有跟上两边撤离的战斗人员,大声叫骂着就也撤离了……并没有到山腰的战斗现场来,周围到处都是旷野荒山,他们也不太清楚具体的战斗地点。

对他来说眼前的几具尸体很难看出什么信息,同样的阿拉伯长相,几乎同样的袍子,扔下的几支枪支也差不多,只是从穿的鞋子看来,这些人都是长期在野外穿行的家伙,脚上用轮胎橡胶皮做的凉鞋都磨得挺厉害……

齐天林正在那里有点纳闷的到处查看,突然就听见一声轻微的响动,动作非常敏捷的调转枪口,身体快速的低俯,做出一个很标准的反应动作,那边有一具他还没有靠近查看的尸体,居然有点动静,手碰倒了一支本来耷拉在上面的步枪!

齐天林快速的打量一下周围没有发现别的动静,才小心的过去,先一脚踢开步枪,然后半跪下用询问:“你是什么人?”

眼前这个还是看不出什么征兆的家伙胸口上中了好几枪,眼见着是不行了,颤颤巍巍的想抬手,口中含含糊糊:“以列色……人来了,伊琅人不可靠!”

然后就头一摔,死了!

齐天林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里又关以列色人跟伊琅人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