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45章 支使

第三百四十五章 支使

快速的搜索这具尸体身上,除了找到两封书信,什么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都没有,齐天林没有耽搁时间,快速的到另外一方的尸体上翻找,最后却在对方几十米外的一具尸体上发现手腕戴着一块苏威士生产的手表,磨损得比较厉害,但是绝对是一块价值比较昂贵的男款表,这就有点反常了,于是齐天林本着非洲主义的精神,快速的剥下来,然后清理掉自己的痕迹,接着就离开了,因为他担心那些被城里的武装车辆惊走的人会倒回来收敛战友的尸体。

小心的先攀上山巅,翻过山脊,回到那个山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齐天林招呼着隐蔽好的三人赶紧上车,最好还是在天黑以前进城,不然那些自治区的武装在夜间总是比较紧张的,万一被误伤了可不划算。

凭着PMC公司的证件跟伊克拉国民政府颁发的通行许可证,详细的检查了四个人,觉得没有什么威胁,他们终于进城了。

进城以后,确实有一种迥然不同的感觉,这座被库德尔民族分子控制的城市顿时呈现出难得的安静,街道上车辆往来,商店餐馆都正常营业,随着夜幕降临,路灯跟居民家里的灯光都次第打开,安静生活的气息充满了视线范围。

莎琳娜又开始陶醉:“这就是我们美国从一开始就对库德尔做出了保护,才有现在这样安宁的生活!”

齐天林已经懒得理这个女人,这种完全从美国人思考模式出发的行为和思维,说再多都是白费劲,专心驾车寻找路边的餐馆解决晚饭。

确实很不错,一家路边看起来还很有点档次的餐馆成了选择,一坐下来还没有点菜,热汤、豆酱、沙拉以及凉水就每人一份满满当当的摆满桌子,这些日子,阿里跟着亚亚他们生活,已经能够逐渐恢复比较正常的进食,可咋一看见这样正式的吃饭,就有点局促,蒂雅现在就没有了吃货的感觉,帮齐天林把面前的东西调整好以后,管教阿里:“吃饭就吃饭,别扭来扭去的!”

得益于亚亚的灌输,阿里显然对这个阿拉伯裔的女孩很有点阶级上的畏惧感,赶紧坐好,只是齐天林拿着菜单找他咨询菜品的时候,才敢说话。

这顿饭非常的美味,路边还有端着类似华国维疆那种冬不拉来卖唱的歌手,齐天林邀请了一位,一边听着这个男人的歌声,一边试探的跟饭馆老板打听周围城市的情况:“我们是出来旅游的,请问哪些地方安全一些?”

老板有些皱眉:“去年都还好……今年开始就枪声要多一些了,什么人都在往这边跑,什叶派逊尼派,还有很

多外国人……不是你们这样的外国人,是旁边国家的,多事得很啊!”

旁边国家?

晚上住进城市里面唯一说得上档次的酒店,一个人的齐天林才掏出今天在战斗以后发现的东西来慢慢查看。

首先看到的却是那块手表,一翻过来来,背后一个类似七头铜烛台的图案就让他恍然大悟,摩德萨!

这是那个著名的以列色国家情报机构的标志的!真的是以列色人来了……

连忙翻开在另一方尸体上找到的信笺翻开,满篇的阿拉伯语不为难,很清晰的表达出来这是一份地方上的什叶派长老,传递给某位长老领袖的信件,表达的却是他们已经在伊琅人的帮助下,跟逊尼派以及库德尔人达成了协议,将会在阿苏拉节前三天在靠近伊琅边境的一个山村进行三方会谈,算算时间也就是七八天以后的事情。

齐天林就开始伤脑筋了,戴手表的一方肯定是以列色人的情报人员或者特战人员,他们一直在渗透这一带,毕竟无论是叙亚利还是伊琅,都是反对他们建国的最强有力者,目前叙亚利如此的风雨飘摇,很难说其中没有以列色的影子,所以他们在这片土地上发生战斗也再正常不过了,而且也不愿意被当地武装发现,但是另一方呢?

是萨尔德的迈赫迪军?可是这种民兵武装的战斗力应该没有刚才看起来那么强吧?伊琅人的革命卫队精锐分子?可那个临死的忠告却是伊琅人不可靠……

齐天林思索一番,决定还是争取再陪着大明星在周围做个几天的自驾游,最后兜到那个山村去看看。对于这个风尖浪口的国家,他来的目的,就是要在PMC的工作掩护之下,好好的了解并试图寻找一点什么,这样才能明了自己做的事情究竟应该如何选择方向。

双手放在脑后,齐天林展开身体靠在床头,静静的思索……

阿里本来是跟他住一间屋的,可是等齐天林洗完澡出来,这个少年就揣着一支亚亚发给他的手枪藏在腰间,执意要到走廊上去放哨,说这是他应该做的事情,齐天林劝都劝不住就随他去了。

蒂雅自然是陪着莎琳娜住在隔壁,专业的把窗帘拉上,拖动**的床垫在墙角给莎琳娜铺上一张床,自己就直接用睡袋睡在她侧面的地上,根本就不睡酒店的床,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防止暗杀行为,莎琳娜一直有点讶异的看着她操作:“你以前跟着安妮在一起的时候也这样?”

蒂雅摇摇头:“上班以后才开始这样的。”

莎琳娜有点怜惜:“这就是你选择的生活跟工作?你这个年纪的女

孩子很多都还在学校念书,等男朋友来追求自己……”

小姑娘自在:“我有丈夫了……”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抽出一支短管突击步枪放在睡袋边才准备入睡。

莎琳娜给噎住:“呃……是保罗?”手指还指指隔壁,一双绿色的眼珠有些好奇的看着蒂雅,她的绿色跟蒂雅不太一样,稍微灰一点,也许这种看起来更朦胧的感觉也是她拥有著名迷离眼神的原因?

蒂雅似乎也只有涉及到齐天林才会多表达一点,抿上嘴点点头。

大明星试探:“可他是安妮的……男朋友?”

蒂雅不屑:“先让给她一段时间罢了。”其实她表达的是她们,谁叫英语没有华语那么博大精深呢?

莎琳娜还是燃起了旺盛的八卦之魂:“索菲亚……允许这样的存在?”

蒂雅还是知道为齐天林保守这些秘密,随口敷衍:“本来就是……安妮早就明白了。”

莎琳娜实在是难以想象高贵的欧洲公主居然有这样的感情细节:“怎么可能?索菲亚多独立的女性……”

蒂雅不耐烦了:“你得好好休息,明天才有精力到处走,我也要休息好,才能做出准确的反应!”把手搭在一柄小小的防卫爪上就闭上眼开始睡觉了。

莎琳娜只好停止谈话,但是对自己那个好友的情况,真是好奇万分。

所以第二天一早起来看向齐天林的眼光难免有点不同……

齐天林不在乎这些,打开一份电子地图,在GPS上研究周围的环境,顺口询问阿里知道周围哪些地方的情况,早上起来,他打开门,就看见这个少年抱着膝盖坐在走廊的地毯上打盹,可开门的声音一响,就好像被蜘蛛网惊动的蜘蛛一样睁开眼,真不知道亚亚给他灌输了些什么。

其实莎琳娜的目的真的只是过来看看,作为一个深刻了解眼见为实的成功人士,她不光是在银幕上成功,相关的商业以及慈善事业的运作都相当出色,这方面她甚至比她那个专注于演戏的老公还要擅长,所以给齐天林的要求也是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尽可能真实的到处看看,察探一下传说中伊克拉最太平的北部库德尔地区是不是真的这么太平。

而在齐天林现在看来,这片安宁不过是表面的,下面涌动的暗流不比巴格达平静多少,正要出个什么事情指不定一下子就折腾起来。

背后的势力跟黑手太多了……

但是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按照一般思维来说,都是为了伊克拉的石油或者别的利益,可是他呆上这么些日子以后,就明白绝不是这么简单

了。

不过这些深层次的思考也就是思考了,齐天林的主要任务还是驾驶这辆小轿车在这片相对平静的北部地区到处转悠,除了遇见一两次不开眼的抢劫行为,倒也没有出什么大事情。

边境城市他们也去看了,这边甚至还有自己的国际机场,如果不嫌费用高,还可以从这边的机场入境,确实是一条不错的运输线路……

但是不知不觉之间,齐天林就把行踪靠近了那个三方会谈山村附近的城市,距离那里还有一百多公里的距离。

晚上照例在一片平和的街头吃过一顿大豆汤加米饭还有炖羊肉的丰盛晚餐以后,齐天林正式跟莎琳娜商量了一下:“我到附近有个关系人那里去一趟处理些事务,应该在后天白天就能返回,希望你在这个时间段,能够比较安全的呆在酒店,我一定尽早回来。”

莎琳娜可不是笨蛋:“这就是你要选择这家在自治区军营旁边酒店的原因?哦……你到这个城市来也是因为这个?”

齐天林笑笑不否认:“如果你觉得我在办私事,扣除护卫金额就是了。”

莎琳娜探询:“如果不太保密,你能否带上我一起去?”

齐天林立刻放出严肃的表情:“不可能,非常的危险!”

莎琳娜的也立刻有了更大的兴趣:“危险?我……就是奔着危险来的!”口气跟表演戏剧似的,肢体语言也很配合,甚至想伸手指挑齐天林的下巴,她主演的电影大多都是枪战片,这是她其中一部片子里面著名的台词,这么说出来还真是有种跟银幕上不同的慑人魅力!

齐天林严阵拒绝,再三告诫以后,就回自己房间整理一点东西准备出发,打开门却发现蒂雅跟莎琳娜一起站在门口,莎琳娜忍不住笑的把自己藏在后面,推在前面是一脸企盼和关切的小姑娘!

这老娘们还真会支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