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50章 目标

第三百五十章 目标

(祝各位中秋快乐,加更一章)

所以剩下的战斗真的演变成了攻坚战……

一般来说,这样的人数情况下,作为长途奔袭的一方,真的很不愿意做这样的行为,特种作战的定义就是出其不意,以突袭的形式快速达到目标,尽可能的保证己方人员的安全,减少损失,一旦演变成这样的攻坚战,就变成了常规作战的形式,何况还有几辆装甲车虎视眈眈的在侧面!

所以,齐天林就看见那个拦截小队,偷偷摸摸的就开始往下面包抄过去,看来是打算利用那边吸引住火力,用这一小撮人突袭达到目的。

所以十来分钟后,这边突然发起的攻击,简直让村庄里面的护卫们大惊失色,原本凝聚起来的一些战斗力跟信心开始崩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溃败,开始没头没脑的朝着装甲车那边转移,不管死活了……

这才是攻击方的目的,他们可没有轻易狙杀那些逃往装甲车方向的人,他们似乎也在等待什么目标!

一旦有人成功逃脱,就形成了榜样效应,越来越多的护卫簇拥着自己的领导往那边逃,剩下的好像就是那些最彪悍的麦赫迪军护卫了,他们已经战死了一部分在外面的迎敌中,现在更是这帮人在死死的顶住冲击村庄的伏击者。

齐天林不看战斗,专心把视线放在村庄里面,观察那个萨尔德的行踪,一直都没有看见,当然这些宗教分子,人人都有一把大胡子,黑夜中是真的不太好辨认,只能是看相互之间的行为方式,毕竟那种尊重或者保护的动作是可以泄露身份的,这也是狙击手的一个必修课,通过战地行为寻找指挥官。

果然!

一个已经脱掉了大黑袍的大胡子,跟四五个几乎同样打扮的武装护卫一起,突然从楼房里面出来,动作非常急促,有种看好了时机才出来的感觉,表面上一点不起眼,但是几个人靠得太紧密了,周边的人也许是想用自己的身体来阻挡子弹,可是这种下意识的行为,陡然就让靠得太近的几个人显得有点不寻常!

齐天林马上把夜视仪转过去仔细观察,相信他们的踪迹也会暴露在同样的热感仪和夜视仪中,目光就锁定他们,跟着他们接近村子的外围,马上就要出村庄,可是这个时候齐天林分明看见那几个人中有两人往后看了看,在冲出村庄的时候,停留下来靠在了村边的房屋背后……

然后黑暗中突然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枪声!应该就是那队佯装撤离最早突入到装甲车跟村庄之间的小队,他们选择在这个时候突然开火。

他们的倚仗就是黑夜,没有高科技支援的护卫们只能凭借火光以及爆炸的余光判断,被他们躲闪匍匐着就真的靠过去了,不知道看出了什么结果,快速的往后退,然后远处的伏击者都在退,有条不紊的开始撤离!

潮水一般的撤离,就如同他们开始攻击时候的状况一样,交替的火力掩护,挺起来热闹的程度似乎差不多,其实已经有很多人开始朝同一个方向,西南方撤离了。

他们达到目的了?这是过来杀萨尔德还是谁的?

齐天林真有大把的问号,但观众就是观众,他这么一个人也做不了什么,就在那里静悄悄的看……

撤离非常的快,十分钟不到,突然一下,外围的枪声就没有了!

那些外围的进攻者一下就停止了射击!

那种暴风骤雨之后的突然宁静,让人的耳朵还很不适应,所以连护卫们也都跟着突然停止了射击,这一片一下就沉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齐天林偷偷的看看自己的手表,仅仅晚上九点不到,这场持续了一个小时不到的高强度战斗不知道伤亡了多少人,他是知道进攻方肯定也有死伤的。

但是他也注意到外围依旧还有少数的几个点,有人!

大都是两三个一组的情况,距离比较远,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动的……连那个撤离的拦截小组都有一个人留在他这边,这些人就从多个角度围住了村庄。

这些应该都是狙击小组……

戏还没完。

齐天林的注意力放到村庄里,那个同样死一般寂静的村庄,没有人走动,没有人叫喊,就那么诡异的等待着周围的反应,时间似乎都停顿下来,这一停顿就是半个多小时……

村庄里面似乎真的确认没有危险了,才开始陆陆续续的走动起来,哭喊声和呼叫声此起彼伏,一些已经逃到装甲部队那边的武装分子也开始慢慢移动过来……他也特别注意到,之前没有逃出村庄的那两个隐藏在村口的人,也慢吞吞的混在那些人中间,退回了房屋里面,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而齐天林特意的观察一番,似乎那个有点胖的萨大胡子就在其中!

但是没有人敢冒黑到村庄以外的较大范围搜索,一切都只有等到天明以后才能行动,现在只能等待,悲愤的等待。

等待的同样还有齐天林跟那些狙击小组,他们都好像钉子钉在那里一样一动不动,似乎还在等待什么,可什么也没发生,一直到快天明除了外围有伏击者把自己的死伤人员收走,没有任何的动静……

于是在接近天明之前,那些

狙击小组终于也开始撤离了……

齐天林思量了一下,在自己这边那个狙击小组经过自己附近的时候,突然暴起,一把摁住这个最后的拦截者,一击之下就把他弄晕,稍微一检查,果然携带了一支M700的狙击步枪和一支AK突击步枪,齐天林拔出战刃拉出点微微的黄光抵近对方面容跟身上一看,十足的PMC打扮!

在他身上一阵搜索,没有看见任何标记或者徽章,可是在战术背心上顺手卡着的伪装帽却暴露了狙击手的真实身份,一顶看上去好像女人们喜欢用的浴帽一样的松散网格帽,这种被称为小丑帽的装备几乎就是被称为大卫王雄鹰的以列色伞兵部队的特有装备!

弄醒这个家伙用刀抵在他的咽喉上,用英语发问:“之前突然袭击又撤离的那批人是什么人?”刚刚清醒过来的狙击手一声不吭。

齐天林加点砝码:“我不是阿拉伯人,回答几个问题我就放你走,赶紧,不然你跟不上你的其他战友了。”

这个诱惑果然有点打动人,犹豫一下,压在地上这个人开口:“土其耳人,这帮库德尔人里面有鼓吹建国的死硬派,这次会议要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就问出来这些。”土其耳人最烦就是分散在几个国家的库德尔人想合起来建国,确实有这个作案动机。

齐天林刀尖再抵紧一点:“最后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的,我只是好奇!”顺手把那顶帽子扬了扬。

狙击手嘴动了一下,咬咬牙:“我退伍了……现在是PMC!”

齐天林想哈哈大笑,远远扔了对方各种枪械,转身就跑……

整个战况他算是明了了,应该就是那支以长途奔袭著名的伞兵部队来剿杀萨尔德,理论上来说,以列色人现在唯一担心的中东对手就是伊琅,要是亲伊琅的萨尔德上台对他们可不利,所以才有这么一场战斗,一场让外界都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战斗。

一路往回跑了,这是他很少没有意外财物收获的一次行动,他没兴趣去关心萨尔德是不是已经被干掉,但他在刚才听到那个狙击手说自己是PMC的时候,突然就有种醐醍灌顶的感觉,最近一直有点迷糊的心态似乎突然就明了了。

一边跑,脑子里一边转悠这段时间的思路,自从打算转战PMC主流公司行列,当个捣乱的家伙以来,他一直在纠结自己的立场,究竟是站在战友们的立场上去报复美国,还是站在那个自己表面上没有感情,其实一直深爱着的祖国立场上。

刚才那些人一下就让他明白过来,国与国之间的战斗一直都在进行,没有所谓的对错

,所有的行为都是站在自己祖国的立场上,必须要站在国家的立场上才能理解,他这一段时间的混乱都是因为他站在了一群国际雇佣兵的立场上去思考这件事情,一方面是拿钱做事的佣兵行为,一方面又是针对一个国家行为的不满,让他的思路一致有点混乱,不知道着重点在什么地方,从他杀掉那两位将军开始,他就有点念念不忘那个将军临死前的那种表情,为国家而亡的表情。

这是他这样一个漂泊在外,浮萍一样没有根的家伙所不能体会到的感觉,刚才那场多头混战,他才深深的感受到,只有为国家而战,所有的思路跟情绪才能理清,萨尔德是为了什么?为了伊克拉的未来!伊琅的装甲车也是为了伊琅的利益,甚至那些袭击库尔德领导的土其耳人,也是为了自己国家领土不被分裂……这些奋勇冲杀的以列色军人就更不用说,半个多世纪以来他们一直都在前赴后继的为了国家战斗%

无论祖国是怎么样,那片土地总归是自己的家园,只有为国而战才是自己的终级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