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51章 嬉闹

第三百五十一章 嬉闹

所以接下来一直到莎琳娜离开后,齐天林都有点沉默寡言的感觉,很多时候都自己坐在屋檐下一副思索的样子,蒂雅不奇怪,除了出任务的时候,其他时间都坐在他旁边,跟着一块儿发呆,她还最喜欢这样的感觉。

齐天林原以为伊克拉还是美国人重点布局的地区,他一直过来的目的就是看看有没有什么擦边球可以打,现在却发现表面上的美国已经基本上撤离了这里,实际上的情况要么是谍报战线的暗战,要么就是政治层面的东西,他在这里腾挪的空间已经很小了。

一旦理清了思路,他就明白自己为什么来了伊克拉就有点找不着北,因为这里实在是没什么可折腾的了,这么一想,他就决定先回家看看母亲了,毕竟柳子越也回国办事,希望他一块回家见见父母,这个时候,小夫妻的感觉就不太一样了,当然,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他希望能尽快把那十六顶军盔带回去,找个风景秀丽点地方长眠下来,他一直有点耿耿于怀。

反正最近也没有什么格外高强度的单子,他给莫森打了个电话,表达了自己对伊克拉市场的失望,惹得莫森一阵嘲讽他不熟悉市场,鼓吹他的叙亚利市场才是最好的,答应帮他再看看什么地方火爆点,就同意他离开了,毕竟齐天林这种人确实要用在高报酬的业务中,公司也才有高收入,放在已经慢慢趋于表面上平静的伊克拉,真有点浪费。

接下来齐天林把自己带到伊克拉的小队整理一下,愿意留下来继续在这边揽活儿的,就借着宙斯盾已经办下来的手续,挂靠着以沙漠鹰的名义自己揽,也可以继续做第七分部剩下的活,两个东欧人有兴趣,打算从公司再要点人过来,正式在这边做,向左听了齐天林准备回国,犹豫一下,决定也留下来,他想看能不能揽点华国石油部门的活儿,以前这种业务都是找伊克拉本地人的,战斗力不强,水货不是一般的多,因为西方的PMC公司都有这样那样的顾虑原因不好接华国的单子,他想来破这个冰。

齐天林笑着点头:“多找点东欧人加入这个队伍,降低敏感度,华国石油巨头有钱,多搞点!有大事儿就叫我来帮忙,但最好别叫老冀,俩华国人就有点扎眼了……”

可是他带着亚亚跟蒂雅打算离开伊克拉的时候,接到玛若的电话,要求亚亚到她那边去办点事,齐天林是有给她和安妮打电话报备自己的行程的,安妮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叫他回来的时候,一是记得买点特产小吃,二来就要去伦敦找她,有个小惊喜。

蒂雅低头看看自己的服饰:“没什么不对吧,我这些日子天天都这么穿,嗯,也按安妮的说法,天天都洗澡换衣服了。”在她看来,这是多么大的一件事情,还踮着脚给齐天林闻闻。

齐天林享受了几秒钟才介绍传统文化:“你在华国那些日子就没有这么穿吧?华国呢,只有家里有人去世才这么一身黑,太不喜气了。”

蒂雅不怀疑:“上次不是跟安妮一块儿么,她要求那么多……”眼睛一亮,有点高兴,伸手就挽住齐天林:“这次就我们一起回去了?”两人都没什么行李,枪械都交给向左保管了,确定下一步的战地才会通知把物资运过去,那些战地上用的衣服什么的也没必要带走。

齐天林也觉得挺轻松:“很难得吧,还是先到香港去买点东西再回家吧,这次要见的人可不少。”

蒂雅不在乎去哪,上了飞机都还这么紧紧的挽住,拉起面纱遮挡自己的笑容,齐天林小声恐吓她:“有些原教旨极端分子可见不得你这么在外面挽着人。”

蒂雅更不在乎:“我自己的男人,管他们什么事,谁要是再唧唧歪歪,一枪打爆……”顺手就摸摸自己的大腿,上机之前,不但没有枪械,连唯一随身的军刺跟防卫刃都被拆下来放进了行李里面托运了,拉着齐天林的手就在自己光滑的大腿上感受,瘪着嘴鼻表达自己的不习惯。

齐天林也不习惯,他的两件法宝也都托运了:“离开战场了,就要学会改变,当个普通人……”

还真不容易当普通人,因为蒂雅从上飞机开始有点打小主意,让齐天林坐到靠窗的位置,方便她这么依偎着靠他怀里,所以这姑娘就坐在靠近机舱走道边。

这是一家中型客机,虽然是跨国飞行,毕竟巴格达的现状在这里摆着的,无论旅游还是商务,都没有那么多人,所以一排也就四个座位分列走道两边。

小姑娘正舒舒服服的抱着齐天林的手臂靠着,琢磨着怎么才能让齐天林的手换到别的地方,就看见前面两排的地方两个挨着坐的阿拉伯男子几乎同时起身,一个往前走,一个往后走!

现在的蒂雅真是非同往日了,那种职业敏感型加上女人的直觉,下意识的就抬头看齐天林,她的动作也惊动了正眯着眼睛假寐的齐天林,还没完全睁开眼就皱起了眉,原本就在蒂雅怀里的右手,轻轻的挠了一下姑娘的腰,低声:“这两个人不对劲!”

确实是不对劲,在伊克拉的人几乎人人都警惕,前后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样的情况,毕竟同时起来匆忙的前后走,真没什么好解释的。

他顺手就拉掉了领结,把塑料袋往地上一扔:“我警告大家不要有任何的行为,我身上都是这样的化学炸弹!”随着他的话音刚落,扔到带着防静电地毯上的塑料薄膜袋拉开的地方显然有什么化学物质见到空气就剧烈燃烧起来,然后引爆了那一小管化学炸药,嘭的一声闷响,就把那个地面炸开一个碗口大的洞!

显然炸弹制造者反复考量了炸弹的威力,既要有震慑力,又不能击穿飞机结构,影响到飞行以及舱内气压。

这个小型爆炸确实引爆了机舱内所有人的情绪,尖叫声和怒斥声居然响了起来,齐天林有点诧异,这些人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保持沉默吗?也许这才是人第一瞬间的正常反应吧……

就在爆炸旁边的几名旅客才是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使劲抱住自己的头,全身都蜷起来,不停的发抖,爆炸溅起来的物质弹到身上的感觉,就好像死神在敲门一样,一下子就把他们的惊慌感提到了最高值!

反应比较正常的就是机上的武装护卫员,这是巴格达起降的飞机全部都有的一个设置,一名携带手枪的安保人员刚把一支手枪拔出来,就被那个一手扣在自己腰带上的阿拉伯男子给惊住了,很明显那里还系着一条更大的炸弹带!所以那个安保人员立刻就不敢开枪了,只能呆呆的看着那名阿拉伯男子一脸赴死的表情走过来,轻轻的从他手里摘下手枪,一把特制的小威力手枪,弹头的侵彻力不足以击穿机舱舱壁,这也是各国飞机安保枪械的统一特点。

那个正往前面走的同伙也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了领带,同样把这条有塑料薄膜袋的小炸弹挂在了驾驶舱的门上,敲敲机舱门:“请打开舱门,不然我就只有炸开了,我不能保证这枚炸弹的威力……”

驾驶舱里的飞行员和听到爆炸声躲进去的一位乘务员没有什么犹豫了,只好伸手打开舱门,这名同伙进去就熟练的开始指挥驾驶员转向,把飞机往阿汗富开。

齐天林当然不知道这个目的地改向了哪里,心中只觉得一阵乱烦,好端端的看着要回家,结果就遇上这样的极端分子!他可没有束手就擒的习惯,天知道这架飞机是不是最后跟911一样撞向什么地方,所以右手悄悄的就解开自己的座椅安全带,也伸手到自己的皮带扣上一抹,皮带扣就弹出一把刃口只有几厘米长的小刃!这种东西在金属皮带扣上,很容易就通过了巴格达机场的安检,老实说,那个安检真不怎么样,不然这两人的炸弹也不会这么容易就上来了!

当然齐天林这块皮带扣也是承包商的习惯,基本上穿戴好以后,总会在任何能

放武器的地方都要放点什么武器,这样心里才有安全感,蒂雅一斜眼就看见,一脸的惊喜加不满,似乎齐天林有这样的好东西,居然都没有给她也弄一个,抱着齐天林的右手臂一个劲的摇!

蒂雅简直欢喜得不得了,一把就拉过那个皮带扣真有点爱不释手,仿佛自己现在不是在劫机的现场,而是某个游乐场一般!

结果齐天林解下自己金属扣的手表,从表带里面又拉出一根几厘米长,薄薄的刀片!

那个机舱里面的劫机犯眼看控制了局面,招呼机尾的空姐把那个安保人员的双脚用对方的皮带牢牢的扎好,就从最后一排开始要求男性都用自己的皮带扎上自己的双脚!

接着就看见一身黑纱,扭来扭去得意嬉闹的蒂雅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