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52章 翻滚吧

第三百五十二章 翻滚吧

如果说这小姑娘没这个动作吸引到劫机者,估计他还不会想起,一看见这身黑袍,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很简单,如果蒂雅穿着一般的服装,和齐天林亲昵一点或者怎么样,或许都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反感,因为纵然她有阿拉伯的面容,也许有别的教育背景或者生活环境,不遵守也就罢了。就是因为她一身阿拉伯女性典型的黑袍面纱,打扮极为标准,却肆无忌惮的腻歪在齐天林身上,看起来还好像不是阿拉伯人的一个男人身上,这真有点让极端主义分子感到很愤怒的!

所以那个手里拿着手枪的劫机者气势汹汹的就从机尾往前走,随着他走过的步伐,平端着的手枪指向左右,潮水一般的旅客就把头全部低下去抱住,不敢看他,这种掌控局面的感觉,也是很容易让劫机者感到得意洋洋,当然,齐天林他们是再了解不过这种情况的,只要拿上枪对着其他人就很容易有这样的心态,他们从一开始就在学习克服不要这么做,因为自以为拿上枪就可以制服所有人的想法,只会让自己愈发的危险……

眼前这名劫机犯显然就是这样……

齐天林还在思索呢,他的计划很简单,在反复查看确认了似乎没有第三个劫机分子以后,先搞掉后面这个,再伺机到前面搞掉驾驶舱的那个,只是因为今天心血**让蒂雅坐在了外面,现在他很难不动声色的起身进攻啊。

所以侧脸瞥见目标这么走过来,齐天林是真有点儿惊喜,低声吩咐:“待会儿他过来,你叫他一声,然后就弯下腰,他只要靠过来我就干掉他!”蒂雅严肃的点点头,对她来说,这算是战术安排吧?那一定要好好配合的。

可惜他们俩都没想到劫机者是直奔着黑袍少女来的,恶狠狠的就伸手一把拽住蒂雅的头巾往外拉:“亵渎先知的贱……”就被齐天林一把抓住了这只手腕!

他都从没这样粗暴的对待过小姑娘,心疼得要命,哪里容得他人这么动手?这个时候,根本就不讲什么策略了,铁钳一般的右手一加力,劫机犯就疼得松开手,看他张嘴的模样,齐天林一把就往自己这边拽过来!

他的力气可就太大了,对方来不及叫喊就这样一个横身被摔到座位上,完全就是横卧在齐天林跟蒂雅的大腿上,另一只手的手枪刚转过来要开枪,就被齐天林那柄从手表表带里面拉出来的簧片刀一下穿过手腕钉在前面的座椅背上!这样两只手都被控制住才能保证没有爆炸的可能性。

疼得手指张开,手枪掉下来正好被齐天林接住,可疼得张开的嘴正要叫

喊,就被已经跳上座位的蒂雅按住他的胸膛,毫不犹豫的就举起那柄皮带扣刀,灵巧而娴熟的捅进他的咽喉里!

声音似乎就被这一刀给死死的堵在了咽喉部,荷荷荷的吐了几个音节,可一只手被钉住,一只手被齐天林抓住,根本没有办法去抓蒂雅的手,这小姑娘心可狠,立马就把刀拔出来,换到胸口又扎进去,现在已经不需要数肋骨了,非常娴熟的就在第五肋间缝把刀尖捅进去再横拉一下!

结果之前从喉部拔出来的时候,带着喉部的气泡,血一下就迸出来,溅了齐天林一身!

蒂雅这个时候居然觉得这才是大事,抱歉得很,扔了刀片就给齐天林拍衣服,反而把齐天林胸前的血迹搞得到处都是!

齐天林哭笑不得的也跳起来在座位上,把还在挣扎的劫机犯死死摁住,让他根本没有机会发动炸弹,直到一动不动断了气才掀到地上:“你看好!我去收拾那一个!”

这几下的动作真是兔起鹘落,就那么一个回合,齐天林的抓扯钉住跟蒂雅的下刀捅杀几乎是同步的,一瞬间,周围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这个劫机犯就被两个侩子手熟练的绞杀了,蒂雅一脸愧疚的送齐天林踩着座椅走上过道,自己才拔下椅背上的簧片刀,很有些恼怒的跪在座椅上,给已经摔落到地面的劫机者尸体又是一刀,再一刀!就跟小孩子拿刀片玩划泥土游戏似的!

这种面对敌人的做法,她自然是又娴熟又理所当然,可这样的行为看得过道那边跟她同排的乘客,两位中年男性,简直要昏厥过去,也许上飞机的时候他们还带着点什么目光打量过这个从眼部看起来就有点美艳的少女,现在他们只想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做什么傻事!

齐天林一跳到过道就给周围正要惊叫或者欢呼的人做个噤声的手势,熟练的掏出自己那张PMC的武装人员识别卡晃一下,也给那个还被绑着的安保人员晃一下,让他们认为自己是个什么人物,做个手势让空姐给安保松绑,自己就赶紧转身往驾驶舱去了,事不宜迟!

随着他往前面走,乘客们也终于意识到有人站出来了,自然是兴奋异常,只是齐天林一路都做出噤声手势,还是知道这个时候的重要性,尽量的捂住自己的嘴齐刷刷仰慕的看着他走过去!

齐天林忍不住都拨了一下脸上的墨镜,实在是有些眼光实在是有些火辣,还得侧着身尽量不要被驾驶舱那边看见,因为这架的机型普通舱的过道在左侧,稍微能够遮挡一下开着的驾驶舱门。

乘客们还是知道配合,没有站起来或者有什么动作,尽量躬下

身子躲在椅背下,也还知道危险没有过去,目送他一下靠在第一排前的舱壁上,右手拿着手枪,拉开套筒,确认一下里面的子弹已经上膛,飞快的伸头看一下商务舱以及驾驶舱门的状况,想一想,转头回身看看周围,面前几位乘客极为期待的看着他,没点定力还真容易飘飘然起来。

齐天林在挑选东西,最后锁定了面前一个男人手边的单反相机,伸手指指,那个男人赶紧拿起来要给他照相,齐天林哭笑不得的一手抓过,再飞快的伸头瞥一眼驾驶舱,招手让这个男人站到自己身边叮嘱:“我去驾驶舱,你跟在我后面让商务舱的几个人不要喧哗!”

不等这个有些瑟瑟发抖的男人同意,他就一手手枪一手相机走出去!

机舱地面的地毯很好的掩盖了他步行的声音,那个男人犹豫一下还是跟在他背后,背对驾驶舱,双手分开,一脸的夸张表情,向抱着头惊奇张望的商务舱乘客们无声的警告!

但是他还是没有阻挡住商务舱的乘客们简直永生难忘的看着那个带着墨镜,一身血迹,穿着平常衬衫加多袋裤男人的行为……

齐天林简直是熟练的几大步就迈进驾驶舱,那个劫机者正在一脸紧张的看着机舱里面的复杂仪表,劫持飞机不是汽车,周围是没有任何参照物的,飞往那里只能依赖仪表,他应该是受过一些培训,能够勉强看懂,这样才能避免被飞行员欺骗,但是这都是瞬息万变的东西,后面的状况听起来还平稳,面对两个身上绑满炸弹的人,还真不太容易有什么人敢冒险的。所以他的一只手一直扣在腰带上,注意力全在前面!

一台带着18~55可变焦镜头的单反相机,被反过来凑到他的脑后,就好像正准备叫他转头看刚拍的照片一样,齐天林的另一只手就举起手枪,对准镜头盖,嘡的就是一枪!

然后就双手向两边就扔掉相机跟手枪,一下把瘫软往地面滑下去的尸体扶住,主要是把对方的两只手钳住,慢慢的离开身体!

选用单反相机就是因为他还是信不过这支从来没有用过的手枪,他可不想子弹在穿过对方的头颅以后在驾驶舱玻璃上或者仪表盘上打出个什么窟窿造成什么后果来,而在对方手扣着炸弹开关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枪打爆对方从后颈窝到眉心这一段,而且子弹越翻滚越好,那么单反镜头里面坚硬的镜片应该就能起到这样的效果,打进对方脑后的时候,弹头应该已经翻滚起来,足以切断对方后脑的神经中枢,全身瘫软了!

确认解决了问题,才礼貌的对两位闻声惊讶回头的驾驶员抱歉:“小孩子不懂

事,已经解决了……请赶紧回到原有航线上,另外你们有没有带别的什么衣服,我这身上实在是……”

然后把手上的尸体放平在地面,再次确认已经断气,才转头对那个还背对自己的男子开口:“可以了……这台相机你应该不会找我赔吧?”

那个一下就软了腿坐在地上的男人完全是无声的摇摇头,一副脱力的表情……

一位驾驶员也跳了起来,一脸的惊喜:“谢谢!”然后就从自己身后取下一副衣架:“我们的衬衫,先凑合一下?”

所以等齐天林换上这件有肩章的乘务衬衫走回机舱的时候,真是迎来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蒂雅终于正常了一点,带着恋人应该有的动作,乳燕投林的一下跳下座位跑跳着跃进他的怀里,咯咯笑着:“死翘翘了!我检查过了!没反应!”

您这个时候就不能说点什么甜蜜话么?怎么也应该献上一个香吻什么的,但是这个看起来很有点浪漫的行为还是换来了乘客们更加热烈的掌声,舱内通话也传来了机长的感谢话语:“非常感谢刚才这位英勇的先生,我已经通知塔台,我谨代表我的航空公司和这所有的乘客对您表示最高的敬意……”

劫后余生的感觉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