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53章 问清楚

第三百五十三章 问清楚

到达香港机场的齐天林和蒂雅立刻就被从独立通道带到一个房间做笔录,两人都出示了自己的私人军事承包商资格证,虽然华国政府不认可这种东西,但是也能证明两人具备这种杀人的能力,何况两人都是外国护照,外加那架飞机也不是华国民航的,事发当时也不在华国领空,无论哪种情况都跟华国无关,也就是有个协助调查权,拿他们没辙。

原本还要他们出席一个记者招待会的,可是齐天林一看外面简直人山人海,可以跟安妮驾到媲美的记者群,立刻就摇头拒绝,坚决不出现在闪光灯下,这个倒也好理解,面对恐怖分子,谁都不希望暴露自己的真实情况,免得引来杀身之祸,所以机场方面的警署要求他们暂时几天之内不得离开香港,佩带了一个定位装置就悄悄的派车把他们送到了市区一家酒店,作为补偿,这些天的酒店费用他们承担。

因为蒂雅肆无忌惮的在酒店大堂搂着齐天林的行为,陪同人员就为他们定了一个套间,大床房的,实在是合了黑袍少女的心思……

把他们送进房间,然后告辞的陪同官员走前再次提醒:“这位女士还是最好换一身衣服,你们现在已经……出名了!”指指电视机,才礼貌的消失了,毕竟这二位是正当防卫救了大家没错,只是要求他们滞留协助调查以及需要其他几国的手续认可而已。

齐天林顺手打开电视,打开自己的行李包取出两人的内衣,嗯,两人的内衣都是一样的,蒂雅拿过去洗澡了,打电话给前台让他们随意的从酒店配套的服装店给他们各送一套牛仔裤加衬衫来,待会儿再出门逛街买衣服好了,香港不就是个购物之都么。

接着就给玛若打电话,他本来就要在香港停留一两天,因为玛若会按照他的要求把军盔发到这家酒店来,他决定要亲自带着这些战友的遗物走进祖国的大门,因为他就是那么无声无息的离开那条边境线的,对这件事分外的敏感。

可是刚挂上电话,他就被电视上的画面跟声音给吸引了,因为港媒的电视上,一张他抱着蒂雅的照片好清晰!

一定就是在解决完劫机者以后,蒂雅跳到他身上,引起欢呼的时候,现在的照相机,手机可以说是人手一台,一定就是在那个时候被人拍下来的!

画面上的他倒还显得俊朗威武,穿着一件制服嘛,只是脸上还带着血迹,当然这些血迹跟墨镜一起把他的脸倒是遮了个严实,蒂雅的脸上也还带着面纱,可拍摄者显然是在他俩侧面,拍到了小姑娘那充满喜悦跟眷恋的眼神!

劫持

到港的客机,已经好些年没有发生过了,而且还在路上就被一个华裔长相的男人解决了,算是很带劲的一件事情,所以香港媒体把这件事炒得非常热闹,采访许多这次同机的乘客,毕竟这架飞机就是从巴格达直飞香港,除了过来做生意的伊克拉人,大多都是以香港辐射东南亚一带的人,还有不少内地人,所以描述起事发经过,个个头头是道,特别是内地客,几乎都把齐天林描述成了华国神秘部门的神秘高手,究其原因都源于齐天林在起身时候扬了扬一张证件卡,一个坐得近的乘客唾沫横飞的指手画脚:“喏……就是这么大,好像一张身份证卡一样,全是外文的,上面没有照片,但是有个好凶狠的徽标,一看就是猛人啊!”

齐天林都好奇的摸出自己那张PMC识别卡看了看,这是一个所谓的PMC联合协会的标记嘛,又是喷火的龙,又是拿着刀枪的,当然凶狠了,但是这是一条西方龙吧?关华国神秘的有关部门什么事情了?

当然更多的记者提问都围绕在那个黑袍少女身上:“他们是情侣么?当时是他们两人一起把劫机者解决掉的?”

问了好几个人,终于有个脸色不太好的:“是不是情侣不知道,但是那个女孩儿,是我见过最……最英勇的。”用手比划了一下戳来戳去的动作,本来想说残暴血腥的,看着周围那么多的镜头和麦克风,还是改口了。

接着还有不少两人的照片,各式各样,居然还有一张是刚上飞机蒂雅抱着齐天林被人偷拍的!齐天林看得目瞪口呆,接着他的电话就响起来,柳子越的声音好啼笑皆非的:“你是不是有做电视明星的潜质,你说我已经多少次在电视上看见你了?下一次是不是就该轮到玛若陪你上镜头了?这个月在沪海有个电视节,你陪我去走走红地毯?这样我才觉得扯平了!”

齐天林好无奈的:“我们回家嘛,遇见这样的事情,要不是怕耽搁了早点回家见你,就随便他飞哪里了。”

好话都爱听,柳子越的音调转得很低柔:“我也想你……早点回来嘛……”

齐天林还不太会把握,酝酿以及维持这种气氛:“要不要我给你买点什么东西回去,要在香港停留几天……”

柳主播的声音愈发柔顺:“嗯……我只要你……回来……”不愧是靠声音吃饭的,百转千回,荡气回肠,听得齐天林似乎每个毛孔都跟吃了人参果似的打开。

亲昵了几句,挂上电话,齐天林听见卫生间门的声音,指指电视转过头:“你看,我们上电……”话给噎住了,因为只裹了一张白色浴巾的少女,顶着湿漉漉的

头发蹑手蹑脚的出来,脸上有点偷偷摸摸的笑容,看见齐天林在注视她,居然有点脸红!

十七岁的大姑娘了,身材不知不觉的长高了,虽然还比不上营养最好的安妮,也已经快追上玛若的个头,浴巾有点短,堪堪盖过臀部,露出两条格外纤长的腿,一直都掩藏在黑袍里面,原来一旦暴露在视线中,显得这么动人心魄!

如果说安妮的腿标榜的是长,蒂雅的就象征着细,真不知道这个姑娘平时那么多力量训练,肌肉纤维都长到哪里去了,难道是小时候营养不好的结果?

发现齐天林的视线集中在她露出来的长腿上,小姑娘咬咬嘴皮,还试着把浴巾下摆稍微提高一点点,完整显现出来……

齐天林这才醒觉,应该还是比例,这双腿相比全身,比例太长了点,加上蒂雅的脸型又偏小,九头身的感觉显得格外明显!不过齐天林确实不是行家,惊叹了一下,就拿过看电视时候送上来的衬衫牛仔裤:“先换上,待会儿上街买衣服。”

谁知道蒂雅居然一迈腿,就踩着软绵绵的大床过来熟稔的挂在他脖子上,故意的甩甩头,洒了点头发上的水花在齐天林脸上:“给我擦头发嘛……”撒娇的口吻显露无遗。

齐天林伸手抱她坐在**,看见一双细腿这么盘起来:“毛巾呢?”

蒂雅仰头,淡绿色的眸子带着笑意:“就用我身上这一张……”说着就要伸手去拉掉,齐天林心里真的荡了一下,刚才少女踩上床的时候,过高的浴巾下摆下面……似乎,什么都没穿?

跳着赶紧去卫生间拿了一张毛巾出来站在床边给蒂雅擦头发:“里面不是有吹风么,你别告诉我你不会用。”

蒂雅熟练的双手拦腰抱住他,把自己的脸贴在齐天林的腰间,漫不经心:“我就要你给我擦……”柔顺娇艳的模样,哪里有客机上拿刀戳着玩儿的那种表情?

齐天林粗手粗脚的胡乱打理一下就要把少女推开,实在是这种依偎的感觉无论哪个男人遇见都会觉得血脉贲张,小鹿乱撞吧,何况蒂雅把头发甩出来,脸贴在他的裤腰位置,这个动作实在是有点,嗯,限制级了一点,蒂雅还顺手就把一只手放在他两腿间了!

小姑娘不放手,抬头嘿嘿笑:“我现在知道怎么回事了!”那只手居然捏了一把,没反应都要有反应的!

反应还很大!

齐天林简直有点大窘!

他不是对蒂雅没想法,之间的关系也基本都明朗了,可是他实在是觉得还太小了点,反正都在一起,再过两年再操作实际行为嘛,谁知道小

姑娘进攻起来凌厉得很!

齐天林完全是跳开的,跑到自己刚才坐的那张椅子上,似乎能掩盖一点反应,蒂雅却如影随形的一下坐到他的身上,轻飘飘的,就好像一片羽毛一样,伸手又挂他脖子上,轻轻就把头靠在他的颈边,试着抱紧点,又放开一些,再换点动作抱紧一点,又松开,好像在玩一个有趣的尝试游戏,口中微微的笑声带着点喘息声,就在齐天林的耳边晃悠。

齐天林想聊天分散注意力:“你……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些事情的?”以前不是都不太明了么,一直都有点不得要领,所以还不知道怎么折腾齐天林的。

蒂雅立刻就咯咯咯的笑起来,张开点嘴,咬住齐天林的脖子,微微用点力,鼻子哼哼着含糊不清:“你老是躲着我,欺负我不懂,人家丽达早就和亚亚在一起,他们什么都做过了,哼!我什么都问清楚了!”说着伸手在自己两腿之间又一把揪住齐天林的小兄弟。

丽达?那个一直陪着蒂雅在伊克拉的小黑妹?

亚亚这个假公济私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