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55章 洪亮

第三百五十五章 洪亮

其实事情很简单,第二天航空公司的感谢函就跟一位公司董事一起过来了,还奉上了一张奖金支票,不算多,两万美金,不过也能抵消两人在香港的购物消费了,除了齐天林不同意跟着一块去参加记者招待会,这件事儿就算了结了。齐天林的主要事务还是在等自己的快递,稍晚一点才空运到达,直接送到酒店。

一个定做的长方体皮箱,把每一顶军盔都用海绵包裹起来再叠好,有两顶实在破损得有些厉害,格外单独包裹,齐天林还有心情开玩笑:“都是弟兄,他俩死得惨一点,待遇就高一点,你们也不要有怨言。”

蒂雅就安安生生的坐在他身后,看他坐在高高的酒店落地窗前擦拭这些军盔,齐天林很少这么叨叨:“看见没……香港,已经回归祖国了,每个公民都可以来旅游观光,很漂亮吧,也不知道你们哪些是农村兵,哪些是城市兵,有没有乡巴佬连香港都不知道的?”

“就是这个方向……是澳门,也回归祖国了,属于我们的地方,都要一点点的拿回来,那边是台湾,就不用说了,再过去一点点就是钓鱼岛,嗯,日本人还在跟我们争,你们估计也不知道这事儿。”

“这边就是祖国,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去,不知道你们是哪里的籍贯,都跟着我回渝庆去,大后方,发展得也还不错,就在那里休息,看看现在的新生活是什么样了……”

这一坐就直到晚上夜幕降临,万家灯火璀璨香江,齐天林静静的这么坐着,似乎也想起那些跟他一起丧命在荒野上的倒霉蛋们,直到蒂雅的手不知什么时候从后面搭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站着靠在他的身后……

第二天一早,两人就提了两箱物品过关去鹏圳,原本可以从香港直接飞回去,但齐天林一定要陪着这些不知名的战友跨越国境线,于是就在过关的时候被叫住检查了,谁叫他的箱子有点怪怪的醒目呢。

齐天林配合的放在桌面上打开箱子接受检查,蒂雅也把自己拉着的购物箱子打开,为了不敏感,两人的刀具都用礼品盒装着放在蒂雅的箱子里面,看看没什么特别的就关上了,只是这边看齐天林箱子的年轻海关人员有些皱眉:“你这些属于二手军品物资,是用于商业目的?”因为单一品种一旦超过合理个人使用数量,就会有这样的询问,看上去叠得整整齐齐的海绵包裹很像商品,打开一个边角就能看到是军盔。

一边说,一边就随便拉开一个包装,随意的就把钢盔扔到检查台上:“你这已经不属于个人携带物品,超过了合理数量,必须要申报!”

不知道这个年轻的海关人员是心情不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伸手继续在齐天林的箱子里面拨拉,随手就拉开包裹的海绵带:“你这些东西生锈了,会不会有检疫问题,你不会是弄了些洋垃圾回来吧……”

齐天林的手缓慢而坚定的挡开了那只正在挑挑拣拣的手:“我再重复一遍,需要办理什么手续,我办理,但请你的动作轻一点,不要乱翻!”

海关人员明显有点火气,动作颇大的伸手到箱子去,声音也变得尖利起来:“我在检查你的物品,我警告你,不要妨碍我执行公务!”

齐天林的声音不大,但是动作越来越强硬,一下就把那支抓住一只军盔正要往桌面上摔的手腕紧紧的钳住:“放手!我也警告你,如果你再这样对待我的物品,我就会投诉你的公务行为!编号004734的这位同志!”手上一用劲,那只军盔就掉下来,被齐天林的另一只手接住,轻轻的放回箱子里!

箱子是放在一个齐腰高的查验台上的,这个年轻的海关人员被齐天林这么单手扣住,似乎有些恼羞成怒,居然伸手抓住箱子整个就往外拽,口中大声叫喊:“请求支援!有人暴力抗拒检查!”

最先支援的当然就是一脸不爽站在旁边的蒂雅,一个箭步跳上查验台,迎面一个踹步就把昨天刚买的长筒靴蹬到这名海关人员的脸上!

齐天林可是牢牢的钳住了他的手,看他要摔箱子,也有些恼怒,另一只手抓着那个军盔就砸在对方的手上,军盔锋利的边缘一下就疼得海关员放开手,脸上又遭到重击,看着多高大端正的一个小伙子,呜咽两下居然当时就哭了起来!

齐天林跟蒂雅是真瞧不起这种娘娘腔,甩手就扔了他,力量还不小,摔了个坐墩在地上!

但是站在外围的武警立刻就靠了过来,另外几名海关人员也靠过来,只是也许考虑到影响,没有携带枪支,只是用步话机在通报:“三号进出口发生状况,请求支援……重复一遍……”

齐天林根本就不理睬这些东西,掸掸头盔,嘿嘿笑两声:“还是老伙计好使!这些小屁孩儿懂个屁!就知道唧唧歪歪的风花雪月!”

抬头看蒂雅:“下来!你个吃货!你穿的短裙!丢老子的脸么!”蒂雅惊觉的低头一看,可不是!今天早上觉得牛仔短裤太短了,换了条格子短裙,一冲动就忘了!赶紧按住裙摆吃吃吃的笑着就跳下查验台,也混不把周围慢慢接近的十来个制服人员当回事。

齐天林低头把这面军盔细心的放回去,把箱子里面的东西都整理一下,那个坐在地上脸上挂着眼泪

的海关员不忘职责的提醒:“箱子里有匕首!他要行凶!”

齐天林真有些奇怪的看一眼这个男人,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腻歪,手上把箱子摆正,转头看向周围:“我警告你们不要采取什么过激行为,最好是叫你们的领导来跟我谈话,不然产生什么后果,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武警毕竟属于纪律部队,六七个人都这么慢慢的围过来,他们都是除了军装就是一条腰带,外加一个步话机,没有什么额外的警械,所以近到大约两米的时候,形成一个包围圈,也不动了,对他们来说,保证肇事者不要逃逸,等待其他人来处理就行。

很快,一个挂着上尉军衔的武警军官就带着两名腰间挂着手枪的战士过来,皱眉看现场:“发生了什么情况?直接到后面的接待室沟通,全杵在这里干什么?”毕竟这里作为一个对外的窗口,往来的人士很多,现在已经有不少过关的国内外游客都拿着手机在拍照了。

不等齐天林开口,那个已经被同事扶起来的海关员一脸的虚弱状:“我按照规定查验他的物品,他不但不配合,还动手打人!”齐天林惊诧的看见他这个时候居然还撒娇的跺了一下脚!

齐天林打开皮箱盖,那个海关员继续烦人:“箱子里面有武器,他要行凶!”

齐天林顺手就抓起台子上的一卷打包带砸过去:“闭上你的娘娘腔!”还真吓住了!

上尉正要说什么,齐天林就拿起刚才那只军盔:“我已经告诉过他,我会办理任何手续,但是请对这些东西轻拿轻放,尊重一点,他不听,我就只能教育他懂得什么叫不忘本!”

上尉三十来岁的年纪,跟齐天林差不多,一眼就看出了这只军盔有什么不同,特别是上面用白漆写着1979的字样,军队的人对这些日子都非常敏感,一下不自觉的就挺直了自己的腰板,有些迟疑的开口:“这些……”他已经看见打开的箱子里面全部都是层层叠叠的军盔!

齐天林轻轻的放回这只军盔:“这是我在国外找到的遗物……”顿了一下:“我想让他们一起回国,再带回去下葬。”然后就推开一步,掌心向上示意随便检查:“请尊重他们……”

上尉跟周围的士兵都有些愣住,上尉摘下自己的白手套,有点慎重的上前一步,深吸一口气,才先取出那只剥掉包装的军盔轻轻放到台面上,再取出一只,慢慢的打开,捧在手里,轻轻的挨着第一面放在一起,继续取出第三只……

一只只斑驳的军盔就这么整齐的摆放在查验台上,带着弹孔,带着刀劈斧砍的裂口,带着爆炸的痕

迹,随着最后两只破烂得让人触目惊心的军盔被捧出来,那个高大的上尉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

军盔被取出来的同事,那六七名武警士兵,已经不由自主的挺直腰板,改变了围着的形态,站到齐天林的身后,还下意识的有一个向右看,立刻排成队列的动作,齐刷刷的站在那里,无声的看着上尉的动作……

太平的日子过得太久了,有很多人都已经忘却了那些记忆,但是军中的袍泽永远都不会忘!

当那柄黄铜匕首和臂章被拿出来的时候,那个没有眼神的海关员居然还咋呼:“刚才他就是想拿这个东西袭击我!”

上尉没有丝毫的犹豫,抓过台面上的一顶还算完整的军盔,跨过一步狠狠的直接用头盔顶面砸到他的腮帮子上,一下就把这个呱噪的家伙仰面翻飞出去!

然后才有点不好意思的使劲抹一把眼睛,嘿嘿两声:“特么的有灰!”最后放下军盔和匕首,后退一步,认真的检查一下自己的着装,思考和叮嘱了一下,才在两名同样整理了着装的带枪士兵的面前站好,使劲的绷直腰背,把下巴抬得好高!

“武警第三五二七部队指战员热烈欢迎各位为国捐躯的烈士!回国!”好洪亮的声音!

士兵们跟齐天林几乎一起低声轻呼:“欢迎回国!”

因为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过境大厅里,这一刻鸦雀无声……

然后就突然爆发出整齐而巨大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