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56章 不和谐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不和谐

齐天林的行程无端端的就又增加了一天。

他被邀请带着这一箱的军盔到这支武警部队的驻地参观,对军营,齐天林很熟悉了,没太大的兴趣,只是那个上尉说得很恳切:“我想对战士们做个教育,已经汇报给上级了,都觉得很有必要,我们也不希望今天海关员那样的年轻人出现得越来越多。”

这倒是,一个记得历史,记得过往英烈的民族才会有血性,有凝聚力,齐天林同意了,只是整个过程,他都站在远处的树荫下,看着操场上整齐列队的士兵,恍惚有点回到了十来年前自己在兵营里的模样。

确实有上级领导出现,一个中校表情肃穆的跟齐天林握手:“我仅代表军人这个集体,感谢你所做的一切,看得出你身上也有兵的味道,我想提个不情之请。”

齐天林随和:“您说……”

中校指指已经被战士们重新包装好的军盔:“我想请你把这批烈士的遗物转交给我们,我们会作为部队的传家宝,一直传下去,让每个战士都记得他们。”

谁知道齐天林居然摇了摇头:“我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被作为炫耀武力的战利品,屈辱的挂在那里很久了,我想他们都累了,我要带他们回家,让他们好好的休息。”语调平缓,却毋庸置疑。

中校的鼻息都变重了一些,他没有想到有这样的隐情,楞了几秒钟才艰难的开口:“战利品?”

齐天林都觉得有些痛苦,闭上眼沉默一下:“嗯,是我们从越南人手里夺回来的。”

如果说之前,这位军人是把齐天林作为一个爱国商人或者什么来看待,现在,他就不知道面前这个带着络腮胡的汉子是经历过什么样的状况,才用得上夺回这个词了。

低头拉一下自己的军装下摆,干净利落的后退半步,用军人特有的硬朗动作,给齐天林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齐天林受得起,站直身躯跟对方握了手,就在士兵们惊讶的眼神中,过去提自己的皮箱,那个上尉看看这边的中校,中校对他摇摇头,上尉就指指周围给齐天林:“既然您要带回去,那请给我们一个护送他们的机会……”十几部军车已经整齐的排开在操场边,每辆车前面都有一排持枪的士兵,只是战士们都换上了常服,力求把现代军人最好的一面展示在这些英烈的面前。

两部迷彩越野车开道,每辆拆掉了顶棚的国产军用越野车上坐满了士兵,前排副驾驶座上都有一位战士小心翼翼的捧着用叠起来的国旗托住的军盔,整整十六辆这样的军车,用中校的话来说,要让英烈们看看他们用鲜血

换来的国家安宁,看看这个三十年前的小渔村,现在的繁华大都市,这都是他们的家园。

好多年了,很少出现这样军车集体出现在闹市街头的情况,刚开始的喧哗,争相看热闹,等挤到前面看清楚那些战士手上显眼的国旗跟破损的军盔,再加上那些敏感的年份数字,总有记得那段历史的人,原本就人流如织的街头就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注视着那些特殊的军车缓缓的驶过街头……

曾几何时,军牌车辆成了某些人炫耀自己关系的玩物,军车也成了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代表,而耀武扬威的特权车队更是老百姓背后骂娘的重点,可是今天,所有看清了这支军车车队的人都沉默了,所有好奇的从后排挤到前排的人似乎都凝固了,车队就好像一支装在枪口上的消音器,所到之处,换来的都是静静的凝望……

齐天林坐在前面第二部车里面,看着窗外的民众,口中终于喃喃:“回来吧……这个国家的魂……都回来吧……”这些年,这个国家丢失的东西太多了!

无论是精神、民心、血性和那种应该在骨子生根的道德价值观!

坐在前面副驾驶座上的中校闻言转头看了看他,没说话……

部队方面还是知会了城市交管部门的,也挑选下午两点左右这个交通不太拥挤的时间段出发,但车队的行进显然还是影响到了一定的交通,在某些十字路口,预先安排的交警们娴熟的阻挡过往车辆,给车队让出一条直行通道,被管制的司机们也娴熟的开始破口大骂,直到他们看见过去的是什么车,或者直到晚上他们才从新闻跟网络上知道自己是被什么所阻挡……

新闻媒体第一时间就炸了锅,简直风驰电掣一般的就开始围堵尚在周围,摄像车很快就跟在旁边全程拍摄,无数的记者开始在街头采访询问,征求事发过程,得到的却大多都是有点悲伤沉默的表情。

网络当然也是重点,无数现场拍摄的照片被疯传到各种论坛以及网站,各种各样的图片成为争相讨论的重点,那些集中在战士们肃穆表情的图片,那些军盔的特写,那一串串触目惊心的日期数字,那些伤痕累累的创口,似乎都在传递着一点一滴的故事……

一种缅怀先烈,反省现在,展望未来的思潮在流动,对这个目前到处都充满不平等,不理智,不公正的社会似乎多了一些思考,各种各样的言论都在传播,但无论结论如何,基本上都是对这些逝去的英灵表达了最崇高的敬意……

当然,人这个复杂的团体,什么样的人都有,也不乏有人哗众取宠博人眼球的新言论,探讨是

不是国家在作秀,转移社会矛盾等等等……

总之很热闹,起码给很多人都上了一课……

齐天林是不知道这些的,跟身旁的蒂雅一起直接被送到机场停机坪,战士们用国旗包裹好军盔再放进那个皮箱的时候,居然有个战士忽然嚎啕大哭!

大多有点红眼圈,齐天林跟中校和上尉握握手道别,相互根本就没有问过对方姓甚名谁,只需要一种简单的军中袍泽之情就可以联系起来。

直到飞机起飞,一路上都安静如水的蒂雅看看齐天林有点呆呆的表情,慢慢伸手摩挲他的手背,似乎想试着缓解他的情绪,齐天林才笑起来:“没事……傻姑娘,我在想把他们怎么安排。”

按照他的想法必须是要找一片不会被打搅的地方,这些年烈士陵园被地产商损毁的事情连他在网上都看见过,在他没离开这个国家的时候也听说过陵园荒芜的事情,可是要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他又怕这些战友孤单,最好是自己在渝庆什么高点去买一小块地,可以俯瞰那个巨大发展变化城市的地方,让他们看看自己的生命都换来了什么……

蒂雅这傻姑娘就又来打岔:“要不要你换到里面去坐,要是还有那种带着炸弹上来的,我们还是那样杀他个不能翻身?”国内检查得就非常严格了,齐天林要不是军车直接给送进去的,说不定那条皮带刀都能给搜出来!

齐天林心情彻底好起来,想哈哈笑:“这里又不是伊克拉,哪有那么多劫机的……”可前面的机舱电视就在播放新闻,维疆那边发生了一起劫机事件,在飞机乘客跟机组人员的通力合作下,合力制服了劫机者,顺便也播放了最近在飞往香港一起劫机事件,蒂雅就好惊喜:“嘿嘿……我们……嘿嘿!”

只是电视上那个一身黑袍的姑娘怎么都没法跟眼前这个时髦打扮,洋溢着青春烂漫气息的异域少女拉上点关系吧?齐天林有些庆幸的想着……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鹏圳武警部队显然通知了这边的兄弟部队,飞机降落以后,没有按照惯常的规则停到登机廊桥边,而是在一片开阔地,下面整齐的停着近二十辆军车和大批的士兵,齐天林能辨别,这些是当地的野战军部队,不是武警……

机上的乘客们就有点兴奋:“这是抓了什么贪官么?大官的护卫车队不应该是这种吧?”只有一些似乎看见齐天林两人是被军车送来的乘客,才好奇的有些观望这边,齐天林只好提前要求蒂雅赶紧戴好墨镜跟拉上面纱,自己也戴上,飞机在滑行,通知可以打开手机,才打电话给外面接机的柳子越:“可能另外有

人来接我们,要是待会儿我们没出来,你就开车到机场车辆出口等我们,跟着一排军车走。”

柳子越嘀咕:“你又搞什么名堂嘛……妈妈都跟着一块儿呢……”这可是她想了好久的,这次见面就可以名正言顺亲热的拥抱一下,准保纪玉莲跟刘晓梨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所以两位母亲要跟着来,她一点不反对。

齐天林能理解这些军人们的想法,在国家还没有一个完整的军人遗骸的礼仪制度的时候,当他见识过美军对待自己阵亡士兵的态度时候,他真心觉得需要调整一下对待这些国之卫士的尊重程度,所以给柳子越匆匆解释了两句就挂了电话,因为两名穿着极为正式的上尉军官已经登机上来,站在客舱口朗声:“蜀都军区8793部队奉命迎接回国烈士!”

闹哄哄一片好奇声的机舱里面一片安静,除了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