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58章 轻松

第三百五十八章 轻松

柳子越是真在路口开着那辆沃尔沃越野车,看着一大队的军车从面前经过,最后有一辆越野车停在她面前:“您的丈夫说让您跟在后面……”

丈夫……

这个词儿现在听起来真暖心窝子,柳子越禁不住就露出点笑容点点头,转着方向盘跟在后面,刘晓梨观察着呢,一叠声的讽刺:“笑得跟什么似的!也没见孵个蛋回来!”

柳子越现在底气足,转头跟自己妈打嘴仗:“我们现在都在忙工作!都在出成绩,聚少离多,感情好不就行了!”

刘晓梨跟女儿的交流真没个大小:“老娘我现在还能动,赶紧弄个孩子我们好带,以后老了老了带不动了,不更影响你们的工作?”

柳子越情绪好得很:“我们又不差那点钱,请保姆就是了……再说家里面人又多……”突然觉得说漏了嘴。

当妈的不知道说的是女婿家人多:“我们人多又没住在一起,你说你们非要在国外生活么?我们也不想跟着出去!”

纪玉莲一贯是跟闺蜜在一边的:“早点生吧……早生好恢复身材……”她更明了自己这个儿媳,也更熟悉现在年轻人在乎什么。

这点果然有点打动柳子越,思忖着拿手指敲方向盘:“好像倒也是……早点生个老大也不错。”

刘晓梨再次会错意:“老大?你打算多生几个?这个好!嗯,去外国也好,没这个限制吧?多生点,家里就热闹了,你们走,你爸又喜欢跟他那些老战友混,我们都无聊你知不知道?”

柳子越下决心:“嗯!我想想办法……”

齐天林的谈话刚刚开始:“我不知道您指的是哪些事情。”

少将笑起来:“你的防备心很重嘛,我姓吕,你叫我吕叔好了……老柳有个好女儿,我没有,不过也算我的子侄辈。我们就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国家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你报效祖国的时候到了!”

齐天林坐得很端正,看着眼前的少将:“然后呢?”

吕少将直接:“你要进军方的部门是最好,无论是情报部门还是特战部队,由你挑,要自己建立新编制,也可以!但是你如果非要进国家的其他行政部门,我提醒你,可能没有在军队里面那么……单纯。”求贤若渴的劲头很足,表达的诚意也很够,有一点点私心也不避讳。

渐渐已经有点夜色,车厢里面打开了一盏小小的LED灯,让谈话的双方都能看见对方的脸跟表情,不然黑摸摸的多不习惯,齐天林就看着少将的表情:“您也觉得其他行政部门不

单纯?”

吕叔回答很干脆:“我是个军人,一辈子都是军人,军人不参与政治,只做好保家卫国的本分事情。”

齐天林把头慢慢的移开,看着外面的夜色降临,山城的夜景非常美丽,是齐天林十多年前绝对想不到的美丽:“祖国日益的强大起来了……我也有值得为祖国报效的能力了……两全其美,是么?”声音不大,似乎在问将军,似乎也在问自己。

吕少将显然是志在必得:“你在战斗中的能力,以及你在外界积蓄到的人脉,都可以让你在新的工作上干得很出色,其实不会改变你目前的生活方式,你依旧继续你的模式,只是为祖国效力而已,从你的行为来说,你是有一颗拳拳的爱国之心的,对吗?”伸手指了指后面,那条蜿蜒的车队,那十六面军盔,齐天林也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似乎下定了决心……

转回头看着将军:“我不会加入任何的国内组织或者机构,我已经是一个持南非护照的华裔,也就是华侨。”

少将有点吃惊,但不奇怪,双手十指交叉在小腹前,斜靠在车壁上看着齐天林:“为什么?给我一个说得通的解释?”

齐天林点头:“很简单,我可以为了祖国做任何的事情,甚至献出我的生命,但是不会为了国家去做什么。”

吕少将有些皱眉:“你有不同的政治见解?对于一个军人来说,这是个危险的信号。”

齐天林摇头:“我不懂什么政治,我只知道一个简单的道理,我能为之全心全意付出的国家,应该是一个让老百姓都感到自豪的国家……我得说我没有这种感觉。”

将军皱着眉头正要说话,齐天林摇摇手继续:“您可以先听我说完……我不是只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一个人,这些年我走过了很多地方,无论真相假象我都看到过很多,平心而论,不是这样一个政体,国家走不到这一步,国家已经有泱泱大国的气质了,能够在很多方面立于世界之林了,但是我个人感觉,老百姓却没有从这种整体国势的提升当中有什么幸福感……”顺手指指后面:“就好像面对这样的事情……人心已经散了,太多的事实和无奈,已经让我失掉了这种自豪感,我不否认,一旦我加入,我就是一个既得利益者,我就会得到不少东西,但是我也就丧失了我可以独立观察和感受的权利,只是这台巨大的国家机器的一颗螺丝钉,将军,我已经厌倦了做螺丝钉……”

将军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一切的建设,都是需要过程的,目前也不过是过程的一部分,最终我们会建设成为一个国泰民安的社会……”

齐天林笑着摇头:“我就是个现实的老百姓,那是以后的事情,是国家宏观的事情,要我为国家做贡献,OK,那么国家为老百姓做了什么?如果做得够多,老百姓就会感到自豪了,所以,很简单,我还是做个生意人吧……您有什么需要雇佣我做的事情,我们按单结账,概不拖欠,如何?”

吕少将应该是没有想到齐天林居然会面对这样一个唾手可得的美好地位,做出拒绝的举动,沉吟了一下:“看来你离开祖国的时间太长,有了很多误解和愤世嫉俗的想法?”

齐天林哈哈的笑起来:“误解说不上,看得透彻了一些才是真的,您也不用提醒我是否需要修正我的思路,我就是我,不会对什么威胁做出妥协,现在的国家毕竟也不是那些独裁的政体了,对吧?”

少将有点探询的看着他,露出点笑容:“很难得啊,三十岁不到的年纪,你居然能这么有底气的跟我说话,你的倚仗是什么?”

齐天林也笑:“您觉得是什么?”

少将猜字谜:“那两个海中的箱子?”向左跟冀冬阳总归还是把两枚核弹的事情汇报回来了。

齐天林摇头:“那不过是小玩具,我都不稀得拿出来玩的小玩具,你们对我了解有多深?”

吕少将显然在心底评估齐天林关于这个玩具的定义:“手握一个颇具战斗力的雇佣兵团队,还在世界级的雇佣兵公司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当然你跟苏威典的那些关系就不用说了,但也仅此而已,我们看中的是你这年在外面积累的现金战斗经验以及你现在说出的特殊位置。”他也不讳言。

齐天林决定翻一些底牌:“这些也都不值一提,我得跟您解释一下,我实际上关系不错的是利亚比、叙亚利、阿汗富等地,如果要在这些地方兴风作浪,可以让美国人或者西方社会伤透脑筋,而实际上我跟美国军方也有不错的关系,我曾经和他们的人并肩作战,并一样为战友夺回遗体……”用手指指后面示意:“我才是个军人,一个只在战场简单分别战友敌人的军人,一个一直在战斗的军人,而不是只用来威慑的那种军队……”

将军必须感到惊讶了,毕竟这些东西一直都是齐天林自己的底细,没有谁意料得到,他翻出这些底牌,也算是列出自己的筹码,可以谈判的筹码,但将军毕竟是将军,脸上没有太多变化:“看来你的背景已经很复杂了……这可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趋势。”

齐天林赞同:“同样我也不能信任你……所以我更多不能被人知道的东西还隐藏在暗处……”

吕少

将做出了一个试探:“不能被国家所信任的人,如果对国家有威胁,不如尽早的消除掉!”

齐天林一点都不意外:“嗯……那是我最不愿意见到的局面,因为伤害到我以及亲人的后果就会有难以想象的疼痛,其实这个时候您最应该做的是看清楚我不是可以被你们控制的棋子,而是应该被你们争取的民主人士,我甚至连向你们展示我的反制手段的兴趣都没有,因为我只信奉一击毙命,一旦动手,就一定会留下一个巨大的伤疤,我能保证。”

少将简直是用严峻的目光看了齐天林好几分钟,最后才摇摇头:“我不知道你的信心从何而来,但是显然你是有备而来的,看来你是铁了心不准备回归到祖国大家庭当中来了……”说完这句话,停顿了很久,似乎能洞悉思维的目光一直在齐天林的身上游动……

齐天林很轻松……他自忖能应对任何威胁,只是确实不想有任何尝试的可能性,他不愿伤害到这个国家的任何人。

但是最后将军还是叹了一口气,伸出手,齐天林也伸出手握住:“那就先建立一个联络通道吧……我真的很好奇,你有什么倚仗,可以完全不用防备我接下来会做任何事情?”

齐天林笑笑不说话,怎么解释?

我又不怕挨枪子,伸手只要到越野车的后面抓上自己的两件法宝,天下之大都由得去……

怕个逑……

唯一的牵挂不过就是亲人和那颗热爱祖国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