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59章 盒子

第三百五十九章 盒子

交接仪式是在一个市内的军区大院完成的,黑压压的操场上经纬分明的站满了士兵,一长排叠放在国旗上军盔被一一包扎起来交给齐天林,由那位少将亲手交给这位被介绍从国外夺回这些东西的爱国人士。

看来还是给齐天林有了这么一个定位……

齐天林在提着皮箱跟军方握手告别的时候,又轻轻的翻了一张牌:“关于我们的业务范围,其实您可以尽量想远一点,举个例子,前不久叙亚利的国防部长,是我亲手绑走的……”如愿看到对方惊讶的表情,然后才颇有些恶趣味的不动声色走人。

到了军区大院,蒂雅就被交给了纪玉莲,小姑娘用依旧带点外国腔的话语糯糯的喊了一声妈,就抱着纪玉莲的手臂站在XC90旁边,柳子越也挽着自己的母亲一起看着整个仪式结束,才迎接齐天林这么气宇轩昂的走过来。

没有想象中的乳燕投林,就那么带着惯常的亲昵迎上去,稍微踮一点脚在齐天林的脸侧亲一下,就牵着手一起过来,齐天林规规矩矩的喊两声妈,把箱子搬上车回家。

齐天林开车,纪玉莲跟刘晓梨多心有灵犀的,有意无意的就把蒂雅这小姑娘拖着坐在后面,下了车也说买了东西给小姑娘,把老实姑娘就给支应开了。

回家上楼的柳子越终于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换上睡裙却坐在以前齐天林睡觉的飘窗台上,抱着膝盖看自己的丈夫:“以前你睡在这里时,是不是我对你太苛刻了一点?”

正在收拾自己衣物的齐天林笑着埋怨:“你那时不待见我嘛,这么漂亮的老婆只能看不能摸,多残忍的。”

柳子越也笑:“现在呢?有没有成就感?”

齐天林点头:“老婆孩子热炕头,已经差不多了,很满足。”

柳主播被提醒:“是可以要个孩子了,妈妈都在催呢。”

齐天林却有别的事情:“我们要不要补办个婚礼?不是说女人都比较期待穿婚纱么?”

柳子越认真思考:“可以办一个,但是现在做了夫妻似乎也没有那么想,可能在传媒圈子里面看太多的悲欢离合,婚礼的盛大程度似乎跟离婚比例成反比的。”

齐天林莞尔:“你这么说,安妮她姐姐非得找你拼命!”没人能跟玛丽公主比婚礼的盛大程度吧。

柳子越不介意这个时候提到别的姑娘:“怎么样?你跟安妮,我看她是刻意的跑到伦敦去扎根,不跟我们这些平民姑娘打成一片?”

齐天林点点头:“都有自己的架子跟尊严,尽可能都

有自己的空间吧,不说她……我这次就是回来看妈和陪陪你的,然后直接返回欧洲,一块儿走?”

柳子越舒心的伸手把齐天林招过去从身后抱住自己,靠在窗台上看着静谧的别墅区专属湖面:“让我们这段时间就好像正常夫妻一样过段日子?”齐天林轻轻点头,手就按照正常夫妻一样轻轻的在爱人身上滑来滑去,手感确实好,不纤瘦也不肥胖,让他有些爱不释手。

柳子越轻轻的扭动身子配合他,口中却提醒:“蒂雅这小姑娘不会搅事儿吧?”

齐天林都懒得回应她,自顾自的动手……

柳子越恰好猜错了,长大的蒂雅有自己的原则,属于自己的空间跟时间就珍惜,回到这样的地方,她就安安静静的做个旁观者。

当然,她也不寂寞,纪玉莲跟刘晓梨是明白这非洲姑娘心思的,天天都轮番带她出门逛街或者见客访友,目的就是牵制住她,给柳子越制造机会。

柳子越现在回国没有录节目的压力,更多时候就是谈业务,之前自己已经拍好的一系列圣托里尼的风光片跟时尚装修节目就是敲门砖,齐天林就全程伴随,柳子越介绍的时候就说是自己先生,外籍华裔商人,似乎她这样的名人也应该配这样的家人,一点不奇怪。

于是短短的时间,齐天林就陪着柳子越去了一趟沪海跟平京,两人就当是蜜月旅行,生意谈不谈得成不是很在意,重点是难得这样轻松的走走。

只是其间在平京,柳子越也陪着齐天林谈了一次生意,坐在四星级酒店几层楼的中庭咖啡厅里,听着悠扬的钢琴伴奏声,跟一位华国广电部的官员聊天,直接把电话打到齐天林的电话上约谈的,两口子的行踪一直都在有关部门的掌握之中,要找到他们实在太容易了。

这位仅仅是副科长的官方身份必然只是个掩护,也就是为了齐天林这样的身份显得正常:“关于东突的资料是你收集到的,军方的反馈也到了我们这里,这次我们就委托您操作一次,将隐藏在阿汗富的三名东突危险分子缉拿归案,资料都在U盘里面,价钱方面您开个价就行。”

齐天林苦口婆心的搞知识普及:“不能这么财大气粗的,都是纳税人的钱,不能因为意义重大就无所谓成本,大概的核算一下,需要多少人去,难度有多大,交通工具的方式,撤离路线,交火的可能性,得出以一个数字,加上一定的合理利润,才交给PMC衡量能不能做,这是做生意,不是搞政治。”

副科长有些愕然,还不太习惯乙方给甲方省钱的方式:“您给我大概的说说,我们以前也

没有做过这种东西。”

齐天林熟练:“您这按天结算差不多就是每人每天两千美元到三千美元的业务,除了一个提前到达的观察员多点,其他人估计都是三五天完事,一共也就五六个人就可以做,说到底,整个单子十到十二万美元的样子,当然保险要由贵方提供……我们是有正规合同的,还可以提供发票!”

副科长就呆滞了:“这……这么便宜?”

齐天林跟个业务员似的,使劲揽:“可不咋地,PMC很好用的,你看看你们为了打击东突分子,光是一次震慑性质的演习就要调动五千人左右,前后准备期一个月,后勤保障什么的算上,不花个一两百万美元是收不了尾的,效果嘛……恕我直言,除了提醒东突分子更注意方式方法隐蔽一点,没有一毛钱的实际效果,对于士兵来说,这种演习也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这钱都是打水漂的,但是一百万美元交给我们,起码可以解决掉二十至三十个头目,最重要的是,没有任何政治风险,性价比不是一般的高!”

副科长一叠声的:“高……实在是高,我们再合计合计!”他当然不用说政府搞演习还有什么地缘政治意图,你跟个雇佣兵说那么多有什么用,但是齐天林表达的经济实用真能打动人。

直到这位副科长走了好一会儿,柳子越还在哧哧的笑:“我很喜欢你这样……做个生意人嘛,不要一天到晚打打杀杀的,你谈起生意时候,话就多起来,没有平时那种比较木讷的感觉。”

齐天林喝一口咖啡:“自己的东西当然熟悉了,你叫我说别的,我都不懂……”

柳子越职业病发作:“要不带个摄像机去拍摄点战地风光片,我也可以编辑一下,回头看看你都在干什么,老了也算是个纪念,说不定还能去拿个什么奖呢。”

齐天林嘿嘿乐:“我们做的事情很多时候不但见不得光,连人性都没有,哪能记录,不过说起拍片子,回国之前,我在伊克拉给那个莎琳娜做保镖,她就搞了个HD摄像头叫我拍东西,打得乱七八糟,哪里有什么好看的,她看了最后都无奈,说剪都剪不出来,现实的东西真没那么好看的。”

柳主播被转移注意力:“美国好莱坞那个莎琳娜?人怎么样?是不是很有魅力?”

齐天林不在乎:“一般般了,工作嘛,有点罗嗦有点二,跟安妮差不多,至于长相,我只能说卸了妆很普通,没你这么光彩照人。”

柳子越轻松接受齐天林的赞美:“本来镜头前的美感跟镜头下面就是两码事,你去看看电视台,正经八百上了屏幕看起来好

看的,下来多半很一般……嘿嘿,我是例外。”还是有点臭美。

两人都很享受这样的业务之旅,各自都谈成了几笔,只是回到渝庆,连柳成林也来找女婿谈业务。

他过来别墅的时候,齐天林正坐在后面的花园里面做有机玻璃盒子。

这就是他自己打算给军盔们做的包装盒了,他到处走了一圈,觉得买块地做什么还是有点怪怪的,最后觉得自己后花园对着那一片湖光山色也挺美,周围的别墅小洋房也不埋汰人,就决定把一溜儿军盔埋在自己的花园靠着湖岸边了。

只是想着金属的战盔已经有些锈蚀,做了一道封锈处理以后,还是舍不得直接埋到湿润的土壤里面,就自己去定了一批厚厚的有机玻璃片,抛光切割好送过来,兴致勃勃的自己坐在后花园用无影胶细细的粘接,争取做到不留缝隙,下面再细细的铺上一层防潮剂,封严实了,还是能比较安详的感受环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