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60章 行程

第三百六十章 行程

柳成林一看齐天林做好的已经封住一顶军盔的盒子就知道怎么回事儿,脱了西装卷起袖子,也拉了一把户外的椅子坐在桌边帮忙:“这点手艺我还是有的……”

就是用针管针头把无色似水的胶水打到缝隙里粘住六块板形成盒子,简单得很,翁婿俩手扶着东西,相互帮忙,配合很默契,口中顺便说事。

柳成林不评价齐天林的世界观:“军盔这件事做得很好,有气节,我也喜欢你现在这样处理,没有那些花架子,就是简单随心,但老吕跟我说起你的时候有点悻悻,觉得你没有全心全意为国效力,我就说年轻人见识的东西多了,思路不一样,不能强求。”

齐天林小心的注射胶水:“国家时政也不是我这样一个小兵可以评述改变的,我只是做好我能做的事情,游离于这个体制之外,我就有权利拒绝不合理的做法,毕竟还是有太多不像话的方面,无论军内党内,有很多人都已经忘掉自己是怎么得民心得天下了。”

柳成林告诫:“你的心思我明白,但是千万把握好分寸,没有必要搞对抗,两败俱伤只会让外国人看笑话,捡了便宜。”

齐天林吹一吹胶水,其实都是速干的,柳成林试着松开手,盒体很结实,因为齐天林选了比较厚的玻璃片,整理着别的材料,齐天林给老丈人宽心:“我明白,说到底我就是不想成为个别人谋私利的一杆枪,只做对整体有益的事情,别拿那些窝心的事情来烦我。”

柳成林还是明白齐天林的境况:“那你……这么孤身在西方社会,一定要保重好自己,面对那些国家机器的时候,个人再强,轻易就会碾成碎片了。”这个时候,他就真的成了一个絮絮叨叨的父亲。

齐天林点头承认:“卧底嘛……所以我才不接受任何关系,我收费做事,甚至把有些事情转给西方的承包商来做,这个卧底也做得干干净净,没有什么把柄。”

柳成林赞扬:“对!心里面有谱就好……我自己这边呢,就是代表华石油跟你谈谈的,我们在利亚比跟伊克拉都是有石油勘探以及开采项目,一直以来花钱都请不到西方安保公司,只能聘请当地警卫,听越越说,你前段时间都驻扎在伊克拉,那边的情况你也了解,当地人都是串通的,很不靠谱,绑架勒索没少发生,我就想你能承接一部分来做。”

齐天林接待大客户:“没有问题!无论是在伊克拉还是利亚比,我都能做,利亚比是我起家的地方,现在都有分公司在班西加,伊克拉我也驻扎了一个小队在那边,都是随时可以增加人手的,

何况伊克拉有个你介绍的家伙那边就想接华国的单子,正好!”

柳成林居然比那个什么部门的官员还专业一点,从自己的公文包里面掏出一叠资料:“这里有我们之前签订的合同,价格你参考一下,然后就是需要提供安保的各个项目,你可以安排从哪里着手,一个个来,签订合同,派人护卫……”

柳子越跟纪玉莲靠在二楼的窗户边看着下面两个男人,心情好:“我儿子还是不错吧,看你这段时间笑容也多,你们从小就是看了八字的,天生相合。”

柳子越还没说话,刘晓梨的声音刻薄的从后面传过来:“为了合八字,老娘我硬生生的拖着了两天才生,你倒是给我抓紧点,这些天你们天南地北的到处跑,赶紧拿个结果出来,要不要去做个检查,你不行还是他不行?”

柳子越真抵抗不住自己这个当妈的说话没遮拦,哀求:“行了……我们好得很,一定完成任务……就算要怀孕也有个周期嘛!”

纪玉莲给自己闺蜜做脸色,刘晓梨会意的开口:“那个公主现在怎么样了?”

柳子越坦诚:“甩不掉了……人家早就在外面开始了,我去晚了点,不过现在没拿证。”

刘晓梨居然庆幸:“幸好幸好……要是她拿了证可不好抢。”

纪玉莲一直不好意思开口问:“公主……不欺负人吧?”跟安妮相处过的,都觉得是个善良温雅的好姑娘。

柳子越笑着开导:“还行……有点傲气,尽量都不打照面的,她在伦敦,玛若在……”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不过一般她可是不会出这种错,指不定才是故意的。

刘晓梨跟纪玉莲果然好奇:“谁?”纪玉莲只是偶然听见过一次,说齐天林有个法西兰的小女朋友,当时纠结在安妮这姑娘身上,没在意,现在就有点在意了。

柳子越摆一脸沮丧的模样:“阿林正儿八经的女朋友,是个法西兰的姑娘,就是跟他合伙开公司的……”

俩当妈的眼睛就对视一眼,还是忍不住询问:“她能接受?”

柳子越尽量趾高气扬一点:“我有证!合法夫妻,不接受都不行!只是时间阴差阳错晚了点,所以也拿她们没辙。”

刘晓梨还是揶揄自己朋友:“哟……你们齐家不得了了,还有个童养媳,以后生的孙子非洲欧洲到处都有!”

纪玉莲强压新鲜感和兴奋劲,尽量埋怨:“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乱成一锅粥了!”

刘晓梨继续鄙视她:“你看看你看看……内心高兴得很吧,一天到晚都说齐家断了根,现

在热闹了!”

柳子越打圆场:“还好了……各过各的,也不干扰,我在巴黎,那个玛若在穆尼,就这小姑娘特殊点,随时跟着他的,据说杀了不少人,心狠手辣得不是一般般。”

说起蒂雅都有点吸凉气,以前在这里住的时候看着一天到晚像个缺少母爱的听话孩子,每天亲热的跟着纪玉莲,跟着朱迪学习各种刀术枪法还以为是闹着玩儿的,结果上次听柳子越一描述她在电视台杀人的情形,被吓了一大跳。

可能想象中,跟齐天林一起搞战斗公司的那个玛若一定比蒂雅还心狠手辣,刘晓梨终于没了气焰,提醒自己女儿:“跟那个什么,还是客气点,这些都是杀人不吐骨头的恶女人,不要惹毛了,有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了。”

柳子越暗笑,也不解释,直摇头:“总之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就这么凑合过吧,他其实也还不错,知道疼人,也没啥坏习惯,反正经常出差,去她们那,我就当出差了。”

搞得纪玉莲还惭愧得很,一个劲拉着儿媳妇的手捏捏。

弄了两三天,十七个盒子做好了,匕首和臂章单独装一起,铺上防潮剂,才把军盔都端端正正的垫在国旗上放好,齐天林沿着湖畔,整齐的挖开一条长沟,不太深,一米不到,一字排开的把玻璃盒子都埋进去,朝着山水之间,再掩埋好,打开一瓶白酒从一头淋到另一头,祭奠完毕。

确实没有什么花架子,接过一直站在一边的蒂雅递过来的热毛巾擦擦手:“怎么样,回到这边的家里有没有觉得无聊?”

蒂雅摇摇头:“还好,就当是休息,安妮有打电话来催问我们什么时候去伦敦。”

齐天林不罗嗦:“现在就走,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也陪了妈这么些日子,还是得回去做事……”小姑娘就明显流露出有点欢天喜地的感觉,毕竟对她来说,战地确实也更适应一些。

柳子越的事情也处理好了,就是让法人回来跟有些高层谈谈合作的情况,毕竟这种直接在国外取景的节目方式,有人做,但还没有柳子越这么专做装饰装修类的,比较冷门,其实房地产又是个有钱的行当,契合度比较高。

告别送行的父母,三人登上西行的飞机,这就是大飞机了,三人坐在一起,齐天林自然是在中间,柳子越还在看自己的文件合约,顺口询问:“探索频道有个野外求生的栏目,听说是一个退伍特种兵做的,你有没有兴趣或者能力做这种?”

齐天林一个劲摇头:“我的麻烦还不够多?哪里有精力去做这种抛头露面的事情。”

蒂雅也学着齐天林摇头:“我们要上班的,没时间!”

柳子越略微疑惑:“安妮叫我们过去干嘛?她还说玛若也过去了……该不会是要搞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吧?”心里似乎能想到什么,没这么快吧?

齐天林一样不知情:“说是要给我一个小惊喜,全家都可以去看看,肯定不是坏事儿,那就去看看了。”他也在看自己的合同文件,思考接下来去利亚比还是阿汗富,前者是华石油的事情,华国在那边的项目其实比较多,但损失很大,柳成林只交了石油系统的过来,但是顺便给他提了一嘴,很多华国的项目都瘫痪在那里,如果那边的局势稳定下来,还是想拿回来的,这个就需要有人出面来做,他想过去探个底,这才是柳成林给他提醒到的大业务,就类似他跟蒂雅之前藏匿过的那个水泥厂这样的设施,于情于理华国都应该拿回来,关键就是看自己有没有什么强硬的手法,不然就又只能抗议几声了事,十几位数字的投资全部都打了水漂;而阿汗富带着人去抓东突分子都是小事情,顺便看看老鹰的踪迹有没有可能找到才是他唯一的目标。

至于伊克拉,已经直接转给向左去试着操作了,估计会以东欧人跟小黑为班底组成一个数量不小的护卫部门在那边开始逐步接手华国油井的安保工作。

只是等他见到了安妮以后,行程居然就被确定了,还是得去北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