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63章 解释

第三百六十三章 解释

非常出人意料,这个外表看起来粗糙混乱的城堡一旦进入到室内,就有非常富丽堂皇的一面……

还在逐步的收拾,但是已经收拾出来的一间会客厅,非常的大,主要是空高非常高,对于在城市里面住惯了的人来说,这样的穹顶简直有点奢侈,全部都是按照柱子的距离形成一个个十来米大小的高顶,墙面非常光洁,居然还挂着几幅油画,看边框都是非常古旧的模样,说不定还是古堡原有的,安妮顺手拉开非常高的落地帷幔窗帘,露出带有中世纪风格的拼花玻璃门,外面是一个半弧形的露台,齐天林算是知道,这公主为什么喜欢露台了,敢情城堡宫殿都是没事儿就一个露台,哪里有一般平民住宅小里小气的阳台?

德国贵族先生态度非常好,对安妮更是保持一种相当严谨的礼仪风范,说话有一种比较独特的嗓音,用齐天林的理解就是就好像轻机枪一样,急促而清晰。

其实维拉迪的注意力一直在齐天林的身上:“早就听说您,我居然有这样的荣幸可以一睹您的真容。”

齐天林一比就真的是个粗胚:“您别这么客气……安妮说您还有事情要找我谈谈。”随意的拉过一把雕花缎面古典椅子坐下来,邀请对方也坐下,只是不知道现在个所有权到底是谁,主人到底是自己还是对方。

维拉迪微笑着点点头,举一下手,一个站在门口的随从就过来,恭敬的奉上一个文件包,维拉迪取过打开,齐天林对这个看上去肯定是真皮,但是有点历史的文件包有点似曾相识,对方已经取出一张照片,不需要仔细看,齐天林的瞳孔就紧缩了一下,但脸面上还能保持若无其事的样子,随意的坐得稍微正一点,把左手手肘放在了椅子的扶手上,其实是不经意的滑开点左边腋下,随时都准备拔出贴在那里嗜血而噬的战刃……杀人!

因为那张照片赫然就是当年被他在抢夺战刃时候杀掉的那个德国人!

对方的护照跟那个神秘的牛皮小本儿现在都还静静的跟那包钻石躺在巴黎的一家银行保险箱里!

对了,那个牛皮小本儿就是跟眼前这个文件包一套的,一样的那种比较特殊的青灰色,犀牛皮?

如果是来追讨的,说不得今天就要杀人灭口了,至于后面的事情,后面再说!

齐天林现在真说得上是心狠手辣的屠夫了,右手手指都随意的摆动了一下,似乎是在做杀人前的热身动作,口中还是随意:“这是……”

维拉迪的注意力还在自己手中的照片上,抬起头的时候带着和煦的笑容:

“这是我的叔叔,舒尔曼.冯.维拉迪,我是他从小抚养长大的,感情很好,但是两年前他参加一次在非洲的探险活动就失踪了……”

齐天林心中帮忙回答:“死了,老子亲眼看见死的!”脸上就有点呆滞:“哦?怎么回事?”

安妮这个时候正好端着一个托盘过来,银灿灿的那种雕花盘子,装着茶壶跟几个茶杯,她脸上的表情就恰当得多,惊讶得恰到好处:“真的?舒尔曼叔叔两年前就失踪了?也没听说啊?”然后就借着这个端茶倒茶的动作,双手轻轻的敛一下裙子,轻巧的坐在齐天林的身边,伸手娴熟的挽住齐天林的右手肘,倒是无意中掩盖了齐天林准备暴起的姿势,可她开飞机的时候都还穿着长裤呢,什么时候换了裙子?

维拉迪其实没多少悲伤的情绪挂在脸上,但是神色还是黯然:“所以我想委托你的男朋友帮我寻找他的踪迹。”

齐天林不会做为难样:“嗯,非洲哪一块?我主要在北非和中非比较熟悉,当时走的情况怎么样,同行的有哪些人,有没有什么线索。”

维拉迪居然摇头:“我叔叔跟我不同,他是一个真正的冒险家,毕生的精力都用来到处探索冒险,我们家里人也习以为常,但是自从他开始准备这次非洲探险,就基本上没有跟周边的人做任何的讨论了……”

齐天林学福尔摩斯的表情:“这……有点反常?”

维拉迪轻轻的抿一口红茶,还对倒茶的安妮表示了一下谢意:“以前他的任何一次出行都会详细的知会家人他的行动计划,留下严格的时间日程表,以及各种联络方式,唯独这一次,他谁都没有说,就悄悄的消失了,但是走的时候,绝对是自己走的,没有任何被胁迫的迹象,之前也是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包括健身、物资、天气等等,我都是通过这些线索才大概推测他是去到非洲的,不然真的是一无所知。”

齐天林尽量摆出专业的架子,他的内心也不排除这是个圈套:“我需要您提供一套详细的关于舒尔曼先生的全方位资料,特别是关于他的过往冒险行动,我们是军事承包商,具备各种战斗以及追踪的能力,但不是侦探,所以资料越翔实,越能够找到蛛丝马迹……”

维拉迪直接就把那个包放在古旧的茶几上面推过来:“里面有一个移动硬盘,里面收集了所有关于我叔叔的资料,图片以及文字都有,还有关于他的各种新闻报道,应该能有助于您的分析。”

齐天林尽量文质彬彬:“那么您需要得到什么样的结果,还是有什么特定的要求。”

维拉迪简短

明了:“生见人死见尸,我希望的是你发现他的线索第一时间就能通知我进行沟通,然后特别注意他身边有个随身的手写笔记本……皮面的,就跟这个包是一样的材质,是我们家传的东西,所以我才把这件包交给您,好了,现在您可以报价了。”

齐天林觉得这种跟安妮一个档次的高档人士,价格报低了简直就是侮辱人家,狮子大开口:“两年的时间……我想您也委托其他人做过类似的工作,那么难度就不低了,我们做事跟其他人不太一样,是按照阶段性收费,也就是不让您花冤枉钱,初期收您二十万欧元的项目启动费用,我们会有一个专业的非洲小组跟进这件事情,有了阶段性成果再给您报价汇报,不会漫天要价,因为我现在也无法评估您这件事的难度。”

维拉迪显然认可,立刻就掏出支票本签署了一张二十万的现金支票,齐天林也熟练的打电话叫玛若尽快出一份合同,挂上电话:“现在是不是需要来谈谈关于这个岛屿的合同了?”

维拉迪脸上没了刚才的黯然,哈哈大笑:“这是个拥有诅咒的幽灵岛屿,是安妮一定要这个岛,我才同意交易的,钱的事情不过是个玩笑,我的律师已经把这里的产权以及相关的契约书都送到了安妮的办公室,你安排律师办理交接就可以了,我来的目的就是我的叔叔,看过二位那么精彩的硝烟之战,我也通过你们圈子内的人了解过保罗的情况,才下定决心把这件事交过来。”

齐天林脸上才有点精彩:“嗯?能做这件事的侦探社或者承包商公司一大把吧?您为什么会选择委托我?不会仅仅是因为您跟安妮的私交吧?”安妮也颇为好奇的看着对面的委托人。

维拉迪看看周围,他的人就撤退下去了,安妮点点头:“我们刚过来,没有随从……”

德国贵族依旧端上红茶,优雅的喝一口才开始讲述:“这座岛屿其实是属于我叔叔的,只是因为他的失踪,我继承了而已……这样的岛屿在我的岛屿王国中并不多,只有十八座,但是每一座在二战时期都是具备相当战略意义的地点,所以这个城堡其实曾经是一位德裔的贵族跟法系贵族通婚后的产物,最终被我的家族收购……”

这边的两口子没有询问为什么故事要从岛屿本身说起,就当是听个故事,尽量坐得比较舒坦,聚精会神的看着对方。

贵族继续讲故事:“二战中这些看起来散布得毫无规律的岛屿,被我的一位长辈利用起来提供给第三帝国海军部,作为情报收集点,为著名的海狼战役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直至二战结束,这些岛屿的秘密都没有被

发现,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这些封存的情报解密,在这之前这些岛屿都是作为战争遗留也被封存起来,是我的叔叔利用这些解密的情报证明了所有权,才分别从英兰格跟法西兰以及西牙班等几个国家手中拿回了这些岛屿……”海狼战役也就是所谓的德国潜艇大战,狙击一切海面上的同盟国舰只,无论民用军用,原来这些岛屿都起到了观察哨的作用,他这个叔叔看起来能量不小,拿回一个两个还可以说是运气好,几乎个个都讨要回来,那就正要有强大背景了。

安妮间或帮忙添一下茶:“海狼观察哨这个事情我也听说过,只是没想到这一座岛屿就是其中之一,我只是因为我们这个家庭的原因,要选择一个双方都比较方便到达的地点,而且他的武装公司也需要这样一个海外场所。”

维拉迪终于说到正题:“但是这中间有个关键点,我的叔叔……他其实是一位研究第三帝国的资深学者……”齐天林两口子顿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齐天林也顿时想起来当时那位舒尔曼在临死之前是喊过一句第三帝国的荣耀,这维拉迪也没说实话!

维拉迪接下来的解释果然跟安妮预想的差不多:“这些年来在欧美这一直都是个很敏感的课题,而且一直都有一些关于我叔叔的传闻,那么在这个时候我如果大张旗鼓的寻找他,无论是委托什么样的公司,最终都会把这件事流传出去,所以我委托的这个人必须是在欧美体系之外的人,没有利害关系,但又要能获得我的信任,这样的情况下,安妮当然就是我信任的根源,您又是个来自非洲的华裔,所以我希望获得二位对这件事的守口如瓶……”

这个解释看上去很合理……